U小说 > 生子系统:攻略气运之子还得是我 > 出气(三)

出气(三)


慕渊此前见过的最强大的力量就是微生家长老们。
  可是和慕念白比,似乎又不值一提。
  如果不是两只眼睛看不清楚,慕渊或许更能身临其境的领会一下这场绚烂的战斗。
  慕渊只呆呆的被慕念白牵着手走,没有一点反应。
  好像耳边听着有人向他们冲过来。
  然后就是倒地的声音。
  一个接着一个,接连不断。
  在他们如潮水的行动中,慕渊能感觉到慕念白牵着自己有条不紊的前行。
  速度不徐不疾,姿态悠然自得。
  似乎脚下的从容逼着那些人前仆后继的上前来攻击。
  从没想到,原来打败他们......居然是这么容易的事情。
  “你还记得是谁欺负的你吗?”
  慕念白组织过一下措辞后说。
  欺负。
  简单轻松的词语。
  “微生...陌,”慕渊话只说了三个字就又沉寂下去。
  “不、所有人...是所有人。”
  只是微生陌吗。
  哪里只是他。
  慕念白听了没什么反应,她只道,“那就都算一遍账吧。”
  ......
  “有人在通天门闹事,指名道姓要拜访微生?”微生渐眉峰高高挑起,他像是听见了什么笑话。
  “是谁?”微生陌则是轻轻反问。
  “说是墟掩洞,筑幽山司祭,叫慕念白。”
  微生渐和微生陌都对这个名字没什么印象。
  微生渐撇嘴,“什么无名小辈?我还当是下界的那什么剑圣。”
  “下界中,也就他的实力能看一眼吧。”
  微生陌没说话,但是看神情分明是很认同微生渐的话。
  “可是...人、人已经快要打到微生的主家门口了!”
  微生渐皱眉,断然否认,“怎么可能?微生掌三洲领地,她就算能打,怎么会这么快找到主家?”
  “她身边带着一个人......看样子似乎是,”
  “微生渊。”
  ......
  “师尊用的是剑吗?”慕渊站立在慕念白的身侧,他能感受到慕念白的动作,看上去好似是剑招。
  “是。”慕念白没有否认。
  “师尊不是说未入剑道吗?”慕渊还记得慕念白曾说过的话。
  “能杀人就行了,入道不入道有什么关系。”慕念白轻笑。
  慕渊却觉得哪里不对劲。
  “果然劣质的血脉,就会为微生家带来灾祸。”
  这一声极淡,极轻却回响在整个上空,如在耳边诉说。
  清晰无比。
  微生陌。
  微生后辈中最强的战力。
  慕念白一弹指,隔绝阻断了微生陌的声音。
  慕渊目光准确的捕捉到远处微生陌的方位。
  “你同你的母亲一样低劣,本该是下界的蝼蚁,却总是在妄想一些得不到的东西。”
  微生陌眸光一闪,似是没想到慕念白能阻断自己传音的能力。
  慕渊整个人都很冷淡,这样的话,他早已听过千百遍。
  但是慕念白不冷淡,她手上是从微生家人手里夺过的长剑,她举起手,似是遥遥一挥,微生陌却见,相隔这么远,一道巨大无形的剑气激荡压下。
  抽出佩剑,微生陌目光如炬,他将剑横在身前。
  剑气还在缓缓下压,似是要把他逼得下跪。
  像是在较劲儿似的,微生陌不肯抽身后退,他不能被这个陌生的女子给吓到。
  受不住力道,微生陌单膝跪下,微生渐见状加入一起抵抗。
  只一刹,微生渐也单膝跪下。
  “抵不住,我们先退!”
  微生渐一把拉住微生陌后退。
  然而就在两人后退后,那巨大的激荡剑气瞬时化为乌有,余留一抹清风,掠过二人的一片衣角。
  微生陌恼怒,他哪里看不出来,这个女子是在戏耍他们!
  “敢耍我?!”微生渐也看出来了,登时气恼,“我一定要你好看!”
  双手合十,手指翻飞,鎏金光辉萦绕,微生渐要给慕念白一个颜色看看!
  慕念白对着飞来的结印像是无动于衷。
  印迹在靠近慕念白三尺的地方,就自发散去,留下缕缕光线。
  微生渐头一次见到这种情形。
  他张大了眼睛。
  微生陌当机立断,“叫父亲来!”
  微生渐立刻就要捏决传信,奈何决总是不成形。
  微生陌满腔怒火,居然这个时候掉链子!
  干脆自己上手捏决,但是如微生渐一样,决总是无法成形。
  豁然抬头,看着嘴角噙着浅笑的女子,微生陌声线发紧,“是你做的?”
  慕念白大方的一点头。
  “你是怕了父亲,所以才不让我们传信的吗?!”微生渐色厉内荏,他厉声威胁道。
  吵吵闹闹的,真是聒噪。
  慕念白干脆封住微生渐的嗓音。
  微生陌眼眸深邃,微生渐不算多厉害,可是微生主家的人,除了微生渊以外,都是自幼受天道福泽沐浴庇佑,即便什么都不会,都能抵上下界之人苦修百年。
  她这样厉害,为什么他们之前从未听说过?

  “你护着微生渊,我猜你一定是不知道一些事情。”微生陌转换了计策,他朗声对慕念白说。
  “你可知道,微生渊的母亲是下界的一个普通修士,我父亲下界一趟,就被她给缠上,逼得我父亲不得不将她带回上界?!”
  “这样虚荣的女人,骨子里的血脉就低劣,更遑论她生下的孩子?!”
  “今日你护着他,谁知他会不会在来日就弃了你,另攀高枝?”
  “你们才相识多久?三日?五日?不能再多了吧。你确定,你知道他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微生陌一口气说完了所有的话,他既是为了让慕念白能够动摇,更是为了给父亲前来争取时间。
  他这么久没回去,父亲一定会起疑心,前来查看。
  他只需要拖延一些时间就好。
  慕念白带着慕渊走近微生陌和微生渐二人。
  百尺距离,一步缩进。
  “在你的诉说中,好似你父亲全然无辜?”慕念白对微生陌道,“你在为自己觉得委屈,还是在替你母亲觉得委屈?”
  “自然是为了我母亲!”微生陌见慕念白是个女子,想着说为了母亲应该能让慕念白生起怜悯心,感同身受。
  “那你父亲做了这样的事,你怎么不为你母亲讨回公道?”
  你怎么不为你母亲讨回公道?
  微生陌喉咙发紧。
  “因为你打不过你父亲。我说的对吗?”慕念白帮他说出口。
  “休要挑拨离间!”微生陌忽然失去了冷静。
  “我只问你一句,慕渊可做过什么?”慕念白说他叫慕渊。
  慕渊本来一直缄默不言,此刻他不由得向慕念白靠近。
  她还记得,他叫慕渊。
  微生陌显然也对慕渊这个名字感到陌生。
  “慕...渊?”微生渐很生气,他怎么敢自己改名字?
  “慕渊他性格孤僻,三句话都说不出,我们、我们......”微生渐想说两句慕渊的坏事,可是满脑子都是自己做过的事情。
  他是坏,不是蠢,他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才算得上伤天害理。
  “他随意伤人,对同家族的人出手,手足相残,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微生陌恢复了冷静。
  微生渐一愣。
  这么说、好像也对。
  他们打了微生渊,微生渊可不得打回来吗。确实是手足相残。
  只不过,他们和微生渊可不一样,微生渊是普通人,他一直不被准许修行。
  慕念白闻言摇头,“你们都是修行者,他不过是一个普通人,他如何和你们相残?”
  本来要张口为自己辩解的慕渊张了张嘴复又闭上。
  好像有师尊在,自己不用为自己辩解,师尊会帮他解决一切。
  不过,他还是不想被慕念白误会。
  “我问了你们那么多,别的不觉得,只觉得你们谎话连篇,实在是......低劣之人。”
  慕念白故意把最后四个字咬重。
  微生陌目光阴狠。
  “好了,别这样看着我,我来就一件事,打你们为我新收的小弟子出出气,顺带解开他身上的烙印。”
  慕念白直接了当的开口说。
  微生渐像是听见了什么笑话,“你收他当弟子?!”
  慕渊心里一紧,他忽然就要开口打断微生渐的话。
  奈何慕渊沉默寡言了这么多年,哪里比得上微生渐嘴皮子利索。
  “他身上有‘祸’的烙印,此生都不会被大道接纳,他无法修行!你收的这个弟子,可是真的废物。”
  微生渐恶劣的看着慕渊肉眼可见苍白的脸色。
  “哦~看来你的新弟子还没有告诉你这件事?他可是一直都知道的哦。他骗着你让你收了他为弟子,还骗着你让你来上界为他出气。你对他倒是掏心掏肺,可是结果,人家一直骗着你呢。”
  微生渐来了劲。
  “他这样谎话连篇,果然是......低劣之人。”
  微生陌冷冷接过微生渐的话,他将慕念白的话还了回去。
  慕渊心跳渐起,他不是......
  “哦。”慕念白‘哦’了一声,“我双标。”
  微生陌惊愕,她在说什么?
  “对他,我没有这么多要求。”慕念白开始展现自己的双标,“而且是我自己要来的,和他没有关系。”
  “之前你说,他来日会另攀高枝?”慕念白负手站在微生陌面前,她随意一笑,“他不会的,因为这世上,不会有比我更高的高枝了。”
  微生陌彻底阴沉下来脸色,她这人狂妄自大,他要让她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什么叫天道眷顾!
  “陌儿,退下。”
  听到熟悉的声音,微生陌和微生渐立刻后退,慕念白也不阻拦。
  拖了那么久等来的大人物,她也很拭目以待。
  微生藏构人未至,法阵先行。
  法阵在脚下若隐若现,慕念白拉住慕渊闪退至后方,几乎就在他们离开的瞬间,法阵蔓延出无数锁链,鎏金暗纹的锁链冲天而起。
  微生藏构落在阵法前,他眸光淡淡,轻轻扫过慕渊后,目光停留在慕念白的身上。

  “你就是慕念白?”
  “你能躲过我的攻击可见修为深厚,何必想不开?”
  微生藏构声音浅淡。
  不理会微生藏构的话,慕念白又问了一句问过微生陌的话。
  “我只问你一句,慕渊可做过什么?”
  微生藏构像是不解慕念白的话。微生渊做过什么他哪里知道。
  而且他什么时候叫慕渊了?
  “他本该死了,如今为什么还活着?”
  微生渐头皮一麻,是他和微生陌觉得让他死太简单,想让他去下界吃苦才违抗了父亲的命令,闹出的这些事端。
  慕念白皱眉,生死在这人的口中实在轻淡。
  他为什么能这么无谓的掌人生死?
  “那正好,现在该修正这个错误了。”微生藏构见无人回答,也不气恼,他缓缓抬起一只手臂。
  一个个阵法随着他手臂指向的方向蔓延开来。
  一个接着一个,好似不要钱不费修为一般。
  慕念白正了脸色,她一手将慕渊挡在身后,不过眨眼,阵法蔓延到眼前,只差毫厘就要在二人脚下,慕渊忽然觉得眼前一白。
  本来是模糊的视野,此刻只余下白茫茫的一片。
  没有其他的颜色,没有任何的起伏。
  “师尊?”慕渊紧张的叫慕念白。
  “我在这里。”慕念白握紧慕渊的手,给他以安抚。
  慕渊得了回应,感受到慕念白手心的温柔,放下心来。
  “这是你的心境?”微生藏构看出点什么不一样,“在你的心境里,你受伤只会更严重。”
  “是我的心境。”慕念白道,“没办法,你作弊,我只能把你拖进心境了。”
  作弊?
  慕渊听不懂。
  微生藏构也听不懂。
  “你灵力绵延不断,是什么在给你补充?”
  慕念白问。
  “这是微生家应得的天道庇佑。”
  微生藏构说。
  应得的。
  哪里有那么多应得。
  微生藏构不欲多言,又抬手向慕渊攻来。
  然而这一次,微生藏构明显感觉到不一样。
  身上那种延绵不绝的力量好似枯竭,身上本该被庇佑加持的力量好似褪去。
  “你做了什么?!”
  微生藏构高声质问。
  慕念白发现了,不管是微生陌还是微生藏构,只要他们发现事情不在掌控内后,就会变得和一开始淡漠的模样判若两人。
  他们真是依赖天道的福泽庇佑。
  “我说了,这是我的心境。”
  “心念一处,天地皆白。”


  (https://www.uxiaoshuo.cc/59467/59467930/98049863.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