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生子系统:攻略气运之子还得是我 > 师徒(一)

师徒(一)


微生藏构显然无法理解这处心境为什么会限制住他。
  不过微生藏构是个不走险着的人,如今事情超出了他的预料,他得拿出一些东西,让局势好重新回归到自己的手里。
  微生藏构手现一本书册,书册自动翻页,哗哗的书页声在慕念白脑海回荡。
  “这是什么?”
  慕念白头一次见这个东西。
  微生藏构见她不知道他手中拿着的是什么,嘴角隐秘的微微上扬。
  神书的存在,本就鲜为人知。
  见过神书的人,必须死!
  微生藏构眼露锋芒。
  书接天意,而他微生藏构就是掌书之人。
  慕念白轻挑起眉峰,这本书,好像有些奇怪?
  微生藏构指尖作笔,在虚空中零零写下几笔。
  书页颤动,它们无风翻页,纸张抖动的震耳欲聋。
  微生藏构嘴角的微笑无法再维持,为什么、为什么神书没有办法启动?!
  慕念白给了微生藏构许多的时间,也不见他闹腾出什么花样,失去了耐心,她干脆一把抢过微生藏构的书。
  阵法结印随着书离去的方向疾驰而去,可微生藏构总是要慢慕念白一秒。
  书轻飘飘的到了慕念白的手中。
  微生藏构拼尽全力也无法凭借联系拉回神书。
  为什么?
  微生藏构暴起,又开始了一轮狂轰乱炸似的结印轰炸。
  慕念白一手翻开这本书,想看看这书有什么宝贵的,一手架起屏障,挡住微生藏构如星海般浩瀚的法力吞噬。
  等到仔细看清楚了书页上写的内容后,慕念白皱起眉头。
  这都写的什么东西啊。
  怎么看都让人不适。
  还下界血脉不予过通天门,非修行者之间的血脉不予入‘道’资格。
  写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微生藏构平日里就看这些东西?
  别把脑子看坏了吧。
  没了兴趣,慕念白将神书扔还给微生藏构。
  微生藏构没想到慕念白竟然将书直接扔还给了自己。
  果然是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所以才如此无知。
  “好心劝你一句,少看点,别把脑子看坏了。”慕念白见微生藏构拿到书之后宝贝的模样,好心提醒了一句。
  微生藏构,“你,又怎么会懂。”
  “神书所载,必然成真。”
  慕念白看向微生藏构。
  微生藏构不再多言,他见神书失灵便不再想着依赖它,周身法术倾泻,汹涌澎湃的向慕念白和慕渊奔涌而来。
  慕渊只记得眼前从一片白茫茫化为鎏金的光彩,再然后......
  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等到再次醒来时,慕渊眼前还是白茫茫的一片,他听到身侧人在翻动书页。
  “师尊?”
  慕念白闻言停下动作,她看向慕渊。
  “微生藏构呢?”慕渊略微不自在的开口。
  “躺地上了,伤得不轻。”慕念白冷哼一声,这样为人父亲,她这一顿打都算是轻的了。
  “你知道这本书的来历吗?”慕念白不知为什么,总对微生藏构最后说的那句话有些在意。
  书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慕念白没有发现什么不同。
  “这是微生家的神书,我听说凡是写在神书上的东西,即刻成真。”慕渊轻轻柔柔的说,好似在讲一件非常寻常的事情。
  这世上知道神书存在的人本就稀少,而慕渊说的这几句话已经是很多信息量了。
  这是慕渊无意间得知的微生藏构的秘密,这也是微生藏构下令让人处死慕渊的理由。
  可惜,阴差阳错,微生陌抢着拦下了慕渊被微生藏构处死,说想要自己来亲手杀,结果却将人扔下了下界。
  “那这书上的内容,是谁写的?”慕念白没想到这方世界还会有这样的东西存在。
  慕渊摇摇头,更多的事情,他就不知道了。
  “但是我知道,这一页是微生藏构写的。”慕渊手指了指那一页,“我认得微生藏构的字迹。”
  “据说这书是上古时期就被微生家族所掌管的神书。”
  慕渊不理解为什么会有这样逆天的存在,这样的存在还被一群虚伪的人所掌握。
  慕念白终于意识到了为什么微生藏构会那么宝贝这样东西。
  “那...你要它吗?”
  慕念白的问题,是慕渊从未想过的道路。
  对啊,微生藏构可以拿着它主宰各人命运,只用轻飘飘的几个字就可以让人永世不得翻身,神书的力量,承接天道。
  他慕渊是不是也可以拿着它,为己所用呢?
  这是慕渊从前从来不敢想的事情,他即便被扔到下界,也只满心想着找微生陌、微生渐复仇,却从不曾动过这个念头。
  可如今,神书就被慕念白递到自己面前。
  只要自己伸手,它就是自己的了。
  从不曾拥有过的力量、无法想象的主宰权利......
  “不要。”
  慕渊轻轻的拒绝慕念白。
  声音轻淡的像是在说什么稀松平常的事情一样。

  “为什么?”慕念白却还不忘放弃引诱慕渊接下这本书,“你知道它意味着什么吗?它可以弥补你现在修为的不足......”
  “师尊,我以前就一直不懂,为什么微生陌不让我修行,所有人就真的都不让我修行,我也就真的......不能修行。”慕渊低声说起从前。
  “我甚至不明白,为什么只微生家拥有这样逆天的力量,而其他人无论如何都追赶不及,甚至连衣角都摸不到。”
  “我后来知道了是天道眷顾微生家。”
  “师尊。”
  “可这很奇怪不是吗。”
  慕渊眼神虚虚落在慕念白一处,他尚且年少,不过十三岁,脸上却很少有情绪波动。
  “为什么他们可以随意决定他人的生死,可以随意的决定他人的命运呢?”慕渊轻柔的问出这句话,好似真的不解。
  “那你拿到这本书,你就可以不被他们随意决定,你还可以......”
  慕念白的话还没说完,慕渊就打断,“我不想决定他人的命运生死。”
  “把它毁了吧。”慕渊努力找到慕念白的面容,试图和她对视,“师尊可以做到吗?”
  慕念白无奈了,她对慕渊道,“人偶尔走一走捷径也是无妨的。”
  “可我不想。”慕渊抿唇,他近乎倔强,“我或许确实是笨了点,娘平日就爱说我不懂的转弯,是一个死脑筋。”
  “我自己可以成功。就算我自己不可以也没关系。我不想我的成功失败都是被他们写好在了一张纸上的残墨。”
  慕渊向慕念白说起这个压在心里从未对人说起过的想法,就算是母亲也没有对她说过。
  脸上有些微红,慕渊知道自己不过一个平平无奇的普通人,口中却说这些,多少有点大言不惭、异想天开了。
  “好。”
  慕念白应下慕渊的要求。
  慕渊只觉得耳边好像有什么破碎的声音,随后就看到白茫茫的空间里,飘散着一缕鎏金的光点。
  “师尊会不会觉得弟子这样太蠢啊。”慕渊内心难得忐忑。
  “不会。”慕念白安抚道。
  “那如果弟子接下了那本书,师尊会不会觉得弟子太贪啊。”慕渊被安抚后没有放心,反而更加纠结。
  “......”
  慕念白觉得自己在答一个送命题,好像怎么回答对方都不会满意。
  “不会。”慕念白接着说,“不论你怎么选,我都不会觉得你不好。”
  “我永远相信你的选择。”
  慕渊愣愣,他想起来慕念白对微生陌说的那两句:我双标。我对他没有那么多的要求。
  【宿主说好的不攻略呢?】
  慕念白不懂系统为什么忽然冒泡,但是她自认为自己没有在攻略啊。
  这么小一孩子,个头和自己差不多高,自己怎么可能会下手?
  无视掉系统的忽然抽风,慕念白见慕渊不再忐忑而是转为发呆后,挥手撤掉了心境。
  在外面的微生陌和微生渐见慕念白和慕渊安然无恙的出来,微生藏构反而躺在地上,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
  慕念白现在在得知神书的存在后,有点动杀心了。
  说真的,她本来只是打算打一架然后把解除烙印和封印的方法问道后就走人的。
  但是,她现在怎么看微生家的人,怎么看不顺眼。
  【提醒宿主一句,你要是杀了他们,攻略人物可能会留下心魔。】
  怎么可能?
  她帮他报仇雪恨,他还能留下心魔?
  【所谓因果,攻略人物有自己的因果,宿主帮他,可不见得全是好事。哦,对了。攻略人物不能修行,有没有心魔好像无所谓。那宿主请继续。】
  “......”
  好了,慕念白现在彻底放弃追杀这两个人的心思了。
  可是不能给还没成长起来的慕渊留下后患才是。
  “怎么回事?!”微生渐忽然大叫。
  慕念白见微生渐身上流逝着片片鎏金的光斑。
  而微生渐身上的修为气息骤然陡跌。
  几乎一瞬间,就和普通人无异。
  只有残存的一丁点修为在身。
  微生陌也和微生渐一样,只不过,微生陌最后留下的修为依旧扎实浑厚,和微生渐截然不同。
  果然是微生家最强的后辈。
  倒也不算完全徒有虚名。
  慕念白猜测应该和自己毁掉了所谓神书有关。
  “解除烙印和封印的方法教出来。”慕念白直接开口。
  微生渐还在发疯,他怎么、怎么忽然成了废人?!
  “烙印不可能洗除。”微生陌冷笑,他现在忽然看开了,既然打不过,恶心她两句也是好的,“他身上‘祸’的烙印会跟随他一生一世。”
  如果慕念白在微生渊被下烙印之前毁掉神书,那烙印或许还不会生效,可惜,晚了。
  和微生家族依赖天道福泽庇佑修炼得来的修为不同,没了神书,修为会消失,可是烙印既成,不得更改。
  “微生渊,永远不可能修行。”微生陌近乎冷漠的说出这句话,他就是想看慕渊苍白脸色,最好是摇摇欲坠的模样。

  没有人知道微生陌为什么这样讨厌微生渊,或许只有微生陌自己知道。
  慕渊却没有微生陌意料之中的反应,他微微的侧过头,眼里是空洞,是自己下的封印阻碍了他的视线。
  微生陌之所以不完全让他瞎,就是因为想让他一辈子都在模糊中度过。
  不能完全失去视野,又不能清晰看清视野。
  只能不停的努力去摸索辨别,可最后还是得不到结果。
  他要痛苦的挣扎,因为这才是微生陌想要看到的。
  可是慕渊现在却格外平静。
  话真多。
  慕念白受不了微生陌的废话,把人整晕,顺带把已经有失心疯征兆的微生渐一起整晕。
  这里有那么多的额微生家的人,何必非要问这两个呢?
  外围的弟子,被慕念白无情套出话。
  拿到了想要的东西之后,慕念白就打算带着慕渊走了。
  “师尊...不解决掉他们吗?”慕渊拉住慕念白的衣角。
  “你想我解决掉吗?”慕念白问慕渊。
  只要他想,慕念白表示也不在乎什么留不留下心魔了,有心魔了之后再说吧。
  “弟子......”慕渊犹豫,“弟子想......之后自己解决他们。”
  最后那句话声音小的慕念白差点就听不见。
  “好。”
  有些恍惚,慕渊觉得自己好像得了个非常宠爱自己的师尊。
  他们明明不过一面之缘,她却对自己百依百顺。
  “师尊......不会觉得弟子分不清轻重吗?”慕渊又忐忑的问。
  又来了。这孩子真没安全感。
  “我说了,我会永远相信你的决定。”慕念白声音里的无奈都快溢出来了。
  再说了,不过这几个人而已,翻不出什么浪花。
  留给慕渊将来去解决也没什么大不了。
  “你这么自信将来能解决掉他们?”慕念白打趣道。
  微生陌可是说了烙印不可祛除,慕渊这辈子都无法入道了。不入道,怎么修炼呢。
  而且慕念白也问过微生家的其他弟子了,得到的答案和微生陌口中所说一模一样。
  “弟子不是自信。”慕渊微微窘迫,他脸颊微微泛红,“只是今日见识到师尊的本事后,弟子觉得世上无绝对,即便强如神书那样的存在,也依旧可以被打破。”
  “弟子希望、希望能成为和师尊一样,能亲手斩断枷锁的人。”


  (https://www.uxiaoshuo.cc/59467/59467930/98049862.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