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生子系统:攻略气运之子还得是我 > 师徒(五)

师徒(五)


慕渊气喘吁吁的跑到石阶的尽头。
  筑幽山顶,有一整片茂盛的兰草花,虽然不曾有鲜花绽放,可是郁郁葱葱的兰草依旧美丽。
  慕渊看到一个纤细修长的背影。
  深黑的衣裙,袖口衣领都有着深红的纹路。
  长发垂坠在身后,深红的发绳束好青丝,腰间有着同样深红的丝绦。
  是慕念白。
  慕渊总是在心底悄悄叫她慕念白。
  “……筑幽山只有星辰永夜。”
  这里是慕渊看过无数遍的夜景,可好似此刻一瞬间就不一样了。
  慕念白缓缓抬起手臂,广袖顺着她的手臂下滑,露出她纤细的手臂。
  砰、砰砰砰……
  心跳如擂鼓般震耳欲聋。
  慕渊耳里是啸啸寒风声,配合着他自己心跳的鼓点,慕念白开始了她的舞蹈。
  慕念白的舞蹈配上独属于慕渊的乐曲——止不住的心跳、乱了的风向。
  慕渊只觉得今夜的月色太朦胧醉人,这一支月下独舞,只怕是自己生出的幻觉。
  不然为什么这么美好。
  月色下,女子的舞步似浑然天成,缕缕清辉浸染了女子的青丝,好似华发夹杂在其中。
  乱了的风向让慕渊满脸都是碎发。
  他一双眼睛藏在碎发后。
  眼里是一动不动的专注。
  萤火点点汇聚,随着女子的舞步移动。每一个转身,每一个舞姿……
  慕渊不知不觉靠近,等到他意识到自己的举动的时候,他与慕念白相隔不过咫尺之间。
  手指弯曲,慕渊果断伸手,他想握住慕念白的手,他已经快忘记这种感觉了。
  差一点、就差一点就碰到了。
  慕念白的身影散去,慕渊什么都没碰到。
  嗒、嗒嗒……
  伸手摸了摸脸上的冰凉。
  雨水?
  慕渊仰头,天空中哗啦啦的雨水骤降,哗啦啦泄下。
  原是潇潇雨下。
  “师尊。”
  慕渊猛地坐起,他感受到手心有什么。
  摊开掌心,是一只萤火。
  萤火在慕渊摊开手心的一瞬间就飞走,慕渊急忙掀开被子追去。
  哗啦哗啦的雨声不歇。
  骤雨疾风,和他梦里一模一样。
  慕渊冲进雨幕里,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追着萤火而去。
  或许是想再继续方才那个美好到梦幻的梦。
  “怎么不打伞?”
  豆大的雨滴打在伞面,雨势很急切,慕渊在雨里面不过一会儿,就浑身湿透。
  一把向自己倾斜的纸伞出现在自己眼前。
  慕渊呆呆的看着执伞之人。
  “不过一年不见,就不认识我了吗?”
  慕念白面具下轻笑出声,她执伞而立,出现的突然,可慕渊觉得,她应该早就等在这里了。
  等了许久。
  “师尊。”
  看着慕念白戴着的面具,慕渊想起他在梦里似乎见到的是慕念白未戴面具的模样。
  嘶——
  想不起来了,想不起来慕念白不戴面具的样子了。
  不过慕渊此刻无暇顾及这些细枝末节,比起虚无缥缈的梦境,眼前的真实才是慕渊梦寐以求的。
  果断握住慕念白执伞的手,慕念白微微动了动,却到底没抽回。
  慕渊终于舒缓了脸色,他被冰冷雨水打湿的碎发紧紧贴在额头。
  他一双眼睛像是被雨水冲刷过一般,澄澈到一眼见底。
  他嘴角微微上扬,看上去很开心。
  慕念白捏诀将慕渊身上的水汽祛除,慕渊还亮晶晶着一双眼睛看着自己。
  “我运气真好。”慕渊孩子气一般的说出这句话。
  “嗯。”慕念白应道。
  慕渊弯了眉眼,他头一次笑得这么眉眼俱弯。
  可惜运气总会有花光的那天。
  慕渊总是有点悲观,可他不想现在说出来扫兴。
  “这里的萤火会为你祝福。”慕念白像是不经意的一指重重雨幕外的点点萤火。
  “所以,你的运气不会用完。”
  “实在不够,我还会把我的运气借给你。”
  慕念白把本就倾斜在慕渊头顶的伞彻底交给慕渊。
  慕渊握紧伞柄,他知道,她又要走了。
  慕念白退后一步,隐入夜雨重重里。
  慕念白忽然停顿下来。隔着厚重的雨幕,慕渊在夜色里只看到她向自己伸出手,她摊开掌心,掌心那里,停着一只萤火。
  慕渊瞪大眼睛,刚要说什么,慕念白就已经不见了踪影,而她原本的位置上,只留了那一只萤火在飞舞。
  “那不只是我的一场梦,对吗?”
  轻轻低喃,慕渊目光追随那只萤火,直到它飞入深厚夜色里,再也寻不到踪迹。
  握紧伞柄。
  慕渊撑着伞,徒步走回了房间。
  又该开始崭新的一天了。
  ……
  叶斐敏锐的发现慕渊好像心情很好,虽然以往来拿药材的时候也不见沮丧,但是哪有这几日的容光焕发。
  “发生什么好事了?”叶斐悄悄打探慕渊的口风。
  也没入门啊,怎么这么开心?
  慕渊微笑说,“前几日我师尊回来了。”

  “啊?”叶斐一时间没反应过来慕渊说的是谁,“哦,你说司祭啊。”
  “司祭平时也常年不在墟掩洞,我都习惯了。”叶斐点点头,“司祭回来一次确实难道。”
  “师尊平时也经常闭关吗?”慕渊以为慕念白以前也爱闭关。
  “闭关?司祭那么厉害,也会闭关吗?”叶斐夸张的说。
  慕渊收拾背篓的动作一顿,他不着痕迹的接话,“那师尊……平时不在墟掩洞,是去做什么了吗?”
  叶斐大大咧咧道,“这事谁能知道呢?听说是在找人吧。”
  “找什么人?”
  “这我哪能知道。”
  叶斐给了慕渊一个白眼,“我才来多久啊?十年不到吧。司祭活了三百多年了。”
  “我也就是前些年听师尊说了一嘴,你想知道去问我师尊。”
  慕渊在心里暗自记下这件事,有机会要去问问万仙尊。
  慕念白要找的人,他也想帮忙。
  知道慕渊是要去万木春那里,慕念白就没跟着,隐私分寸感,慕念白自觉把握的很到位。
  现在慕念白正在下界凡间的东极国。
  【来这儿做什么?】
  “找一找慕渊的母亲。”
  慕念白又去了一趟上界,闯了一趟微生家,这次顺利多了。
  听说微生藏构不知所踪了,微生陌也不见人影,唯一一个微生渐又失心疯了。
  慕念白只好问微生家其他人,他们三两句话就说完微生藏构怎么遇见的慕渊的母亲——阿无。


  (https://www.uxiaoshuo.cc/59467/59467930/98049858.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