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生子系统:攻略气运之子还得是我 > 情落(五)

情落(五)


怪有占有欲的。
  慕念白眉眼无奈,弯了弯,说道,“你这样……”
  “可不行。”
  慕渊沉溺在慕念白似有若无的纵容中。
  明明都是因为她自己才会这样。
  心底悄悄反驳,慕渊口中却说,“我会藏起来,不让别人发现我的心思。”
  “……”
  她是这个意思嘛?
  慕念白思前想后也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表达出过这意思。
  他是自己长歪的。
  飘忽了一下眼神,慕念白默默给自己甩锅。
  “咳。”
  干咳一声,“要去看看那个鬼魂吗?”
  慕念白忽然对慕渊提议,慕渊道,“那个苏美人?”
  “她叫苏美人?”
  “不,我只知道宫女太监们叫她苏美人。”
  这应当不是她的名字。
  “去看看吧。”
  危危红墙外,苏美人飘着自己徘徊。
  慕念白和慕渊跟在她身后。
  深夜的红墙看上去更暗。
  “怎么这墙这么高?”鬼魂飘了飘自己,“做人的时候爬不出来,做鬼的时候飘不进去。”
  慕渊听得鬼魂幽幽的叹息,他对慕念白说,“皇宫有紫薇斗气保护,寻常精怪邪祟无法入内。”
  慕念白一弹指,刚还在抱怨的苏美人霎时弹跳起来,越过了那层层红墙。
  捂住嘴惊呼,苏美人连忙飘着去找自己那个苦命的女儿。
  应当在哪里呢?
  飘了半个皇宫,苏美人终于在一处嬷嬷那里找到了自己的孩子。
  孩子在篮子里,睡得正好。
  怎么看怎么不像是要夭折的模样。
  “怎么会说活不了多久呢?”苏美人怜爱的摸了摸篮子里婴儿的脸颊。
  那老太医说的话,慕渊也不理解。
  看着虽然是早产婴儿,但是营养很足啊。
  “嘎吱——”
  门开了,是一太监。
  太监过来抱起篮子里的女婴,手上拿个帕子就捂住婴儿的口鼻。
  连挣扎都不曾有。
  苏美人急得团团转。
  慕渊也震惊,他就要出手阻止太监。
  太监却松开了手,“唉,这样损阴德的事儿怎么下得了手啊。”
  慕渊立刻就要现身去把孩子抢过来,却没想到苏美人动作更快更利落。
  她不知怎么的晕了太监,双手虚虚抱着女婴。
  鬼魂的实体还不算多实,半透的手臂稳稳托住婴儿。
  慕念白负手在身后,伫立在外,似乎不怎么关注这边的动静。
  然而苏美人的身体肉眼可见的凝实了起来。
  苏美人似有所感的看了一眼慕念白的方向,果然看到了两个隐在黑暗处的两抹身影。
  “多谢。”苏美人遥遥一颔首,她轻声道谢。
  看着怀中的孩子,苏美人轻咬下唇,“我想把她带走。”
  “那你就带走吧。”慕渊肯定道。
  “可是……”苏美人又纠结了,“可是陛下……”
  “他和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慕渊说,“你死后未散,形成鬼魂证明你自有自己的机缘。从前种种,你就当是自己历劫了吧。”
  “你将来能飞天遁地,他……他顶多活个百十来岁就没了。”慕渊故意说道。
  在慕渊看来,这个男人实在不怎么样,他自然没什么好话可说。
  苏美人最后还是带着孩子走了。
  “我带走了,想来他也没有办法。”苏美人不再叫那男人陛下。
  慕渊目送苏美人离开,他和慕念白悄悄离了皇宫。
  这皇宫向来是历代国师加持保护,慕渊和苏美人能这样出入如无人之境,多半是因为慕念白之故。
  只有慕念白才有那个层次的实力水平。
  慕渊悄悄抬眼看走在自己身前的慕念白。
  慕念白比自己矮些,慕渊能看到她乌黑的发顶。
  其实从前,慕渊看的最多的就是慕念白的青丝。
  毕竟脸被厚重的面具挡下,慕渊只有将目光落在慕念白的发丝上。
  身前的人忽然停下,慕渊停顿不及,撞上了她。
  伸手扶住慕渊,慕念白问,“怎么走神?”
  “想什么那么入神?”
  今夜实在漫长。
  慕渊仿佛回到了筑幽山,那个只有星辰永夜的地方。
  他和她漫步在一片郁郁葱葱的兰草花中,清幽的气氛如同永恒。
  此时此刻,梦回往昔。
  “师尊……是一直跟在我身后吗?”慕渊摊开手心,递到慕念白身前。
  他怎么会知道?
  慕渊猜的。
  不然他第一次进皇宫的时候怎么会这么畅通无阻。
  明月入眼,慕渊在慕念白的眼底看到了清晰的月轮。
  何必事事都要知道的那么详尽呢。
  “我随口说的。”慕渊摊开的手心接住了一缕清风。
  他虚虚握了握手心,发乱上他的脸颊,他看向苏美人离去的方向,“师尊之前对苏美人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那个啊。”见慕渊不再追问,慕念白轻眨一下眼睫,顺着慕渊的话讲,“她自有自己的机缘。就在我给她指明的那条路上。”

  “你之前不是说不想我收她为徒吗?”慕念白故意问慕渊,“那你还关心她?”
  别扭的别开眼睛,慕渊翁里翁气的道,“那、总是不一样的嘛。”
  “她要是真走到了墟掩洞,我我收她为徒怎么样?”
  慕渊提议道。
  怎么样?
  不怎么样。
  你这不是占人家便宜吗?
  慕念白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这才开口,“我不会收她为徒,她是鬼魂,修行之法不在墟掩洞,我也不擅此道,她有过更好的去处。”
  慕渊微张了眼,“那你不是在骗她?”
  “这怎么能叫骗?”慕念白责怪道,“我不能误人子弟,但是她需要个念头走一走。”
  “而且她走不了多远,就会看到。”慕念白算了算,“看到属于她的未来。”
  慕渊皱眉,“那说起来,应该是我骗了她。”
  “我以为她女儿是因为早产体弱所以活不成了。”慕渊略感不好意思,谁能想到那个老太医的话是这个意思,“其实她很健康。”
  “那个太监不会出事吧?”慕渊想起那个被苏美人弄晕的太监。
  “宫里的人自有生存之道。苏美人把孩子带走了,那这个孩子怎么不算是死了呢?”慕念白道。
  心情没由来的沉闷起来,慕渊觉得无论是微生家还是这个皇宫,无论是微生藏构还是这个所谓亲生父亲,都不是他想象中那样美好。
  甚至让他讨厌。
  像是一座一座沉重的大山压在心头。
  “天下有好的父亲吗?”
  慕渊闷闷不乐,他想着应该是自己运气不好,可自己运气也太不好了。
  两个人,都一个德行。
  撇嘴,慕渊干脆道,“我要是当父亲肯定不像他们一样。”
  慕念白:……
  见慕念白没说话,慕渊怕她不相信,追着说,“真的,我绝对不会和他们一个德行。”
  没有怀疑你的意思。
  慕念白这次是真的没话可以说了。
  【哈哈哈。】
  “……?”
  为什么系统还要吐槽。
  “嗯,我相信你。”慕念白含糊道。
  慕渊半信半疑,实在是慕念白的表情看上去实在是难为情。
  他捉摸不透。
  被慕渊一直盯着看,慕念白微微闪躲,她莫名心虚。
  突然出现了一个问题,她好像还没告诉他一件事情。
  抬头望了望天,慕念白其实不是很想回忆那天脑子一热做的事情。
  但是现在好像不回忆不行了。
  “我遇见了微生陌。”
  慕渊及时的开口打断了慕念白的纠结。
  “他……好像走火入魔了。”
  慕念白对微生陌有点印象,是一个有天赋的孩子。
  也是一个……和他父亲很像的孩子。
  “师尊。”慕渊正色的对慕念白道,“我觉得我要快一点了。”
  “你有把握吗?”慕念白问。
  慕渊茫然的摇了摇头,但是又不自信道,“虽然……说出来有些不好意思。”
  “可是我能感觉到有什么在……指引我,呼唤我。我或许该去试试。”
  慕念白闻言敛去眼底的复杂,不愧是气运之子吗?
  “你何时启程?”
  慕念白只道。
  慕渊一怔,她不觉得自己痴心妄想吗?
  “随时。”
  这样吗。
  慕念白看了看双手空空的慕渊,“那你去吧。”
  慕渊眉眼沉静,微微弯起的弧度暴露了慕渊的好心情。
  “你该出师了。”
  慕念白忽然提起。
  “我该为你准备一份出师礼物。”
  慕渊觉得自己不能出师,可是慕渊又很期待慕念白的礼物。他幻化出慕念白最初时候给他的纸鹤,“这是……我给师尊的礼物。”
  这纸鹤慕渊从来没有用过。
  他也确实用不上,毕竟慕念白就时时刻刻跟在他身后,哪怕他意识不到。
  慕念白指尖碰了碰纸鹤,纸鹤的翅膀就立刻振动起来,摇摇晃晃的起飞,环绕在慕念白的身侧。
  纸鹤散出萤火,点点落落。
  “它、它们会为你祝福。”慕渊学着慕念白当初说给自己的话那样讲给慕念白听。
  慕念白嘴角噙了笑意,“下次再见。”
  随着点点落落的萤火,慕念白如以往每一次那样,散去在空中,随风而逝再无踪迹。
  慕渊指尖接住一点萤火,他低声喃喃,“我该怎么……做。”
  ……
  【你怎么来这里了?】
  系统不解慕念白如今什么都完成了,好感度七十五了,孩子也在路上了,这个世界的任务能完成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按照系统的想法,慕念白可以养老了。
  怎么还给自己找事情做。
  “他要去做的事情有点难度,我想给他打造一件趁手的兵器。”
  慕念白落在山岳之巅。
  云海激荡形成旋涡,山峦迭起隐身在云海倾泄间。
  这里有着几乎化为实质般的云海。
  很是适合她铸造。
  ……
  慕渊在慕念白走后就踏上了旅途。

  他本就计划着造访完下界的门派,虽然第一个门派的经历和他想的略有出入,但是他也不算没有学到东西。
  之后慕渊按照计划挨个拜访。
  在路上,慕渊意外的遇见了苏美人。
  慕渊没有想到还能见到它,更没想到会这么快就遇见她。
  她在傀儡术见长的门派,慕渊一度怀疑她是不是被人骗去当引子练傀儡。
  “你想法真阴暗。”苏美人道。
  慕渊不信苏美人在皇宫里生活,想法会有多单纯。
  “这个红绳上我有下禁制,你戴着吧。”
  慕渊到底不放心。
  他不确定这个地方是不是慕念白说的苏美人的“未来”。他没有慕念白那样的本事。
  苏美人接过红绳,转身就给襁褓里的婴孩戴上。
  慕渊见状,只好又默默拿出一根红绳。
  苏美人难得笑得眉眼弯弯,她又接过红绳自己戴好。
  “你放心好了,我不会轻信的。”苏美人说,“还有,我叫苏杳,杳无音信的杳。”
  “……”
  慕渊不好评价苏杳介绍自己名字的方式,他颔首,“我叫慕渊……”
  想了想苏杳的自我介绍,慕渊接着说,“……深渊的渊。”
  “那就有缘再见了。”苏杳的眼睛弯成月牙模样。
  慕渊辞别了苏杳,他接着走。
  这一路上,他名声渐渐起来,走过的门派越多,心里的念头也就越清晰。
  他更加坚定了目标。
  如果说十年前,慕渊满腔怒火、不甘怨恨的迫切希望自己能做到这件事,那如今的慕渊,心境已经澄明平和了许多。
  而在这种平静下,是慕渊更加坚定的步伐。
  伸手抚上心口,慕渊静静感受那处。
  他的心里藏着一片心境碎片。
  嘴角微微勾起,慕渊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你很厉害。”
  他素有下界剑圣的美称,他曾有一次机缘,得以入上界,也是因此,他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假以时日,你定能是天下第一。”
  他收了长剑背负在身后。
  慕渊闻言不为所动,向他行礼后,慕渊这一趟的历练算是该落上句号了。
  他见慕渊心平气和,不见浮躁,更主要的是,慕渊看上去实在是年轻。
  后生可畏。
  “我所言非虚,你只要继续努力,天下无人会是你的对手。”
  慕渊终于动了,慕渊看向剑圣,“天之下又算得了什么。”
  食指向上指了指。
  “天上还有一个天。”
  剑圣知道慕渊说的是上界。原来慕渊也知道上界。看来也是有机缘的人。
  “天上天下,我都不会是第一。”


  (https://www.uxiaoshuo.cc/59467/59467930/98049845.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