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生子系统:攻略气运之子还得是我 > 斩断(一)

斩断(一)


剑圣觉得慕渊未免太没有心气,有些事情若是连想都不敢想,那才是真的糟糕。
  慕渊轻笑,“我只会是第二。”
  剑圣看慕渊,“这么笃定?”
  “当然。”慕渊毫不客气。
  “为什么?”剑圣想知道其中的详情。
  “因为第一只会是我的师尊。”慕渊说的理所应当,“而我会一直努力当第二。”
  “……”
  剑圣无言,孩子有志向总是好的。
  慕渊走完下界一遭,他回到墟掩洞,不成想,他一眼就看到了自己没想到会出现的身影。
  慕念白。
  兰草花不知何时竟然盛开,慕渊精心养了那么多年,都不能让它盛放,如今却一个两个开得正欢。
  “你回来了?”
  慕念白本弯身怜爱一株兰草,听到身后的动静,便转身看来。
  慕渊看了看慕念白手下的花朵,开得非常好。
  花瓣舒展,边缘不见衰败。
  是一株正值盛开的兰草花。
  慕渊走过去,抢走兰草花上面的素手。
  固执的握在手心,慕渊道,“我好想你。”
  慕念白被慕渊的直白打的猝不及防,下意识咳一声,“我……给你带来了礼物。”
  “是什么?”慕渊口上这么问,眼睛却一瞬不动的盯着慕念白。
  “是一把刀。”
  慕念白召出长刀。
  手刚刚碰到长刀,慕渊就被它身上的气流震动起发丝。
  衣裳猎猎作响,而慕渊只是碰了碰它。
  慕念白心底一叹,这把刀不太乖。
  手覆盖上慕渊的手背,慕念白微微用力,带着慕渊握住长刀的刀柄。
  刀身清脆的“嗡鸣”——
  似是不满慕念白这样的举动。
  然而“嗡鸣”几声后,长刀还是认命一般的接受了慕渊的触碰。
  慕渊握在手心里后,结结实实的感受到了长刀的分量。
  “我想,它应该能帮上你的忙。”
  慕念白轻笑。
  手指拂过刀柄,慕渊对它喜不自胜。
  它看上去好像很不服慕渊,但是慕渊还是握住了它。
  “明日是墟掩洞的祭司,你要来看吗?”慕念白说。
  是了,慕念白是墟掩洞的司祭。
  慕渊想起来了,
  “要。当然想看。”慕渊还没看过慕念白祭祀的模样,
  不过……
  “我们祭祀是求什么?”慕渊直接问出来,“向谁求?上天吗?”
  “祭祀求得是个开心?”慕念白拧眉想了想,给出了这个似是而非的答案。
  “不是向上天求。”慕念白断然否定,“是向……墟掩洞的开山鼻祖求。”
  墟掩洞的开山鼻祖?
  这完美触及到慕渊的知识盲区了。
  “你不知道。”慕念白像是才想起来什么,“慕家就是开辟出墟掩洞的先祖。”
  “而慕家后代子女,就是墟掩洞的历代司祭。”
  慕渊没想到还有这一层关系。
  “我会去看的。”
  ……
  慕渊看了看堵满了的人群,他感觉平日好像也没有这么多的弟子啊?
  叶斐被万木春禁足许久,今日才被勒准放风一日。
  见慕渊的模样,叶斐神秘道,“不知道了吧?每次祭祀都是这动静!”
  “是墟掩洞难得一见的热闹场面。”
  “还会有不少人摆摊呢。”
  叶斐的话刚说完,慕渊就看到有人在吆喝着卖灵符。
  和下界好像没什么不同。
  “他们不少人可都是为了看司祭专程回来的。”叶斐神秘兮兮的在慕渊身边说。
  “你师尊可比我师尊受欢迎多了。”叶斐感叹道。
  这有什么好比的?
  慕渊觉得叶斐莫名其妙。
  “晚上才开始祭祀,现在才黄昏,就已经水泄不通。幸好咱们来的早。”叶斐和慕渊占了个好位置。
  “为什么大家都这么喜欢我师尊?”慕渊问。
  印象里慕念白好像都是深居简出。
  叶斐白慕渊一眼,“你不喜欢你师尊?”
  慕渊一顿,耳根悄然爬上红晕。
  “可别得了便宜还要卖乖。”叶斐眼神警告的看着慕渊,“多少人想当司祭的徒弟呢。”
  慕渊小声反驳道,“我的喜欢和你们不一样。”
  “怎么就不一样了?!”叶斐听了没往其他地方想,略带气愤,“大家都很喜欢好吧!”
  慕渊:……
  真是讲不通。
  “不过等你看了司祭的祭祀之后就懂为什么大家都喜欢司祭了。”
  叶斐说得没错,慕渊看到祭祀后,觉得叶斐说得一点也不夸张。
  深黑繁复的衣裳上,衣领袖口处绣了暗红的花纹。
  暗红的丝绦垂坠在腰上,宽大的衣袖时不时遮住丝绦,让腰肢若隐若现。
  慕念白脸上戴着那种厚重怪诞的面具。
  在这深沉的夜色里,她的舞姿翩翩。
  慕渊想起来那一支月下独舞。
  身影和眼前逐渐重合。
  都是她。
  最后,绚烂的焰火悄无声息的盛开在夜空。
  人们被焰火所吸引,纷纷抬头,等到再把目光落回台上时,方才主舞的司祭已经不见了踪迹。
  慕渊丢下叶斐,他挤出人群,往筑幽山赶。
  他有种直觉,慕念白应该在那里。
  果然,慕渊又在兰草花海中看到了慕念白。
  “我……”
  慕渊走近慕念白。
  慕念白看他,怎么欲言又止?
  骤然被扑倒,压下一众兰花草。
  慕渊低头看着慕念白,她总是这样不对自己设防,让他能如此轻而易举的就扑倒她。
  如果她不想,他是永远也最不到的想到这里,慕渊心口发烫。
  慕念白躺在兰草花海里,入眼帘的是满天星辰永夜,
  轻笑,“你想做什么?”
  慕渊刚刚脑子一热就把人压倒在身下,倒是没想过接下来该怎么做。
  “不会了吗?”
  慕念白轻柔的声音像是在蛊惑慕渊。
  “我知道。”
  慕渊迷迷糊糊的,“我要……”
  “双修!”
  对,慕渊想起来了,慕念白是不是曾说过要双修?
  慕念白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
  “师尊会双修吗?”慕渊俯下身,热气打在慕念白的耳垂上。
  坏了,慕念白还真不会。
  现在去学还来得及吗?
  “不会了吗?”
  慕渊说着慕念白刚刚说过的话,学着慕念白轻笑。
  看了看慕渊红透耳根的肤色,慕念白说不上是什么滋味,只觉得,好像……有点可爱?


  (https://www.uxiaoshuo.cc/59467/59467930/98049844.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