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生子系统:攻略气运之子还得是我 > 斩断(四)

斩断(四)


「前面有几章是一章四千字,是我补的字数,如果觉得看着不连贯,可能是因为我补了字数没看到,可以回头再看看」
  “其实弟子挺有把握的。”慕渊道。
  慕念白,“……你倒是很自信。”
  略微不好意思,犹豫了一瞬后慕渊小声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这么觉得罢了。”
  难道是因为他是传说中的气运之子?
  【是的,没错。】
  好吧。
  慕念白被系统说服了。
  “那你去吧。”慕念白干脆果断。
  怎么都不挽留一下自己?
  慕渊忽然又别扭了。
  见慕渊不走,慕念白好奇,“还有事吗?”
  “……没。”
  慕渊幽幽,他叹气,一步三回头的看了看慕念白。
  “……”
  搞得跟生离死别似的。
  至于吗?
  慕渊双眼期待的看见慕念白张口,“快点走吧。”
  “……”
  ……
  万木春板着脸对慕念白道,“说好的要讲呢?”
  慕念白为难道,“他有事走了。”
  “走了?他能有什么事?”万木春不以为然。
  “好像是去上界做什么事吧?”慕念白轻描淡写道。
  万木春也就没放在心上。
  心里骂了两句那小子,万木春也就作罢。
  直到有一日,万木春感到地动山摇,出屋一看,天空竟似有隐隐裂纹。
  万木春大惊失色,这是怎么了?
  难道传说中的天柱折,地维绝。
  这动静不可谓不大,墟掩洞的所有弟子都纷纷出来查看。
  叶斐也是。
  “师尊,这是怎么回事?”叶斐问万木春。
  可把万木春给问着了。
  他也不知道啊。
  他去找慕念白,却见慕念白神色悠闲的在打理兰草花海。
  那片兰草花海开的可真好啊。
  万木春怎么不记得它们是什么时候开的了?
  “你怎么一点都不着急?天都要塌了。”万木春吹胡子瞪眼。
  “你这么着急做什么?一点高人的风范都没有。”慕念白责怪道。
  万木春捋了捋胡须,“现在呢?”
  “现在是白胡子老头。”慕念白轻笑。
  “说真的,怎么忽然天生异象?”万木春不再东拉西扯。
  “哦,可能是慕渊的动静大了点吧?”慕念白看了看断层了的天际,一道冲天肆溢的刀光硬生生将天劈开。
  “这是什么神兵?”万木春咋舌,他看着就觉得不凡。
  “嗯,我去不周山借了点山川日月的精华凝造的一把刀。”
  一把刀。
  她说的可真轻巧。
  万木春说,“你可真费心思。”
  “费不了多少心思。”慕念白站起身,似笑非笑的看着万木春,“你也想要吗?”
  她这么问,万木春心头不由得意动。
  “可以的话……”
  “不可以。”
  慕念白见万木春一脸吃瘪,微微一笑,“你回去吧。墟掩洞不会有事。”
  话音刚落,天空洒落万千金箔,犹如实质一般。
  万木春这次震撼了。
  “真的没有事情吗?看上去,天好似要裂开了。”
  慕念白皱眉,双眼透出琉璃色,她似在看遥远的未来。
  “真是的,怎么把自己搞成这副模样。”
  慕念白喃喃道,万木春还没想透她说的是什么意思,慕念白就身形消散在原地。
  不知去向。
  “这一个二个的。”
  ……
  慕渊眼前是一片红彤彤的景色,他看着眼前的微生陌。
  慕渊想毁掉的东西太重要了,重要到以至于微生和相里不惜人力的前来阻止。
  在他们确认慕念白没有跟来时,对慕渊顿时不屑一顾起来。
  可哪里知道今日的慕渊亦非昔日的慕渊。
  唯一棘手的还是微生藏构。
  “你这逆子。果然早该将你杀死。”微生藏构怒火中烧,他一手翻飞,磅礴的阵法如排山倒海般向自己袭来。
  慕渊这一战打的艰难。
  在难舍难分的关键时刻,微生陌出现了。
  微生藏构忍不住笑道,“不愧是我的儿子。”
  “哈哈哈……”
  微生藏构的大笑戛然而止。
  因为,微生陌的结印朝着他而去,势如破竹,一去不返!
  慕渊都被这一幕整得有点懵。
  他还有余力握紧手里的长刀,慕渊开口,“为什么?”
  微生陌眼里的猩红比慕渊只多不少,他浑身都是暴走的法术破体而出。
  “只是找到了一个更加可恨的人罢了。”微生陌情形看上去远比慕渊糟糕。
  微生陌走火入魔多年,他刚才又是最强最毫无保留的一击,微生陌知道自己大抵是活不成了。
  “哈哈哈哈。”微生陌笑起来。
  他大笑起来的模样和微生藏构方才一模一样。
  不愧是父子。
  慕渊神色复杂,他牢牢握紧长刀,蓄势待发。
  微生陌却全然无戒备,他道,“我讨厌你,讨厌你的母亲,如果不是你们,我的母亲又如何会死。”

  “可当年一遭变故,我又觉得微生藏构才是我该最讨厌的人。”
  微生陌摔倒在地,他无力的翻身,喘息着仰头看天。
  这里是上界,是此方世界里最接近“天”的地方。
  可是为什么他一仰头,头顶还是顶着一片天空?好似无穷无尽。
  果然是天外有天。
  当年那个女子孤身一人带着微生渊硬闯通天门时,微生陌才信了这句话。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微生陌无力维持大笑,生命的流逝来得太快了。
  偏头看还站着的慕渊,微生陌心底还是有遗憾。
  早知道微生渊会过得这么好,他当初就该听微生藏构这个父亲的话,直截了当的杀了他!
  微生陌在最后选择杀微生藏构,不是因为不厌恶微生渊了,只是微生藏构更惹人厌恶罢了。
  如果可以、如果可以的话,所有人都该去死!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如果不是因为他们……
  微生陌缓缓闭上眼睛。
  母亲,没有人知道你的存在。
  而我,已无法再继续了。
  愿,来世的天不再这样高深。
  慕渊站了许久,他见微生陌彻底没了呼吸,才拖着沉重的脚步走过去。
  微生陌临死前曾提及母亲。
  慕渊不了解微生陌的母亲,甚至根本没有听说过微生陌的母亲。
  可是慕渊有那么一刻真的共情了微生陌。
  因为慕渊,也有一个很好的母亲。
  可也仅仅是一刻钟。
  看着微生陌毫无生气的身体,慕渊不会原谅他。
  但慕渊不会因为他耽误时间,因为他的此行正是来解决造成一切悲剧的根源。
  不是微生陌,不是微生藏构。
  是这荒谬至极的天道。


  (https://www.uxiaoshuo.cc/59467/59467930/98049841.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