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生子系统:攻略气运之子还得是我 > 六年(二)

六年(二)


慕落花很喜欢慕渊,她从前幻想过躺在棺椁里的父亲醒来后会是怎么样对自己。
  想的最多的就是对自己严厉。
  可是没想到,慕渊非常温柔。
  慕落花觉得不可思议,她常听闻,父母中总是有一方温柔一方严厉。
  这似乎是千古不变的定律。
  可是她慕落花何其幸运,她居然有两个都纵容自己的父母!
  慕落花时常警醒自己,不可以太过飘。
  不然,岂不是对不起慕念白和慕渊?
  “左边!”慕落花伸手努力够树上结的果子。
  慕渊听话的向左偏移一点。
  慕落花骑在慕渊的肩头,指挥着慕渊移动,好方便自己去摘果子。
  明明都是修行者,一个法术不就摘下来了?
  慕念白不明白二人的行为。
  “娘亲!”慕落花高兴的大叫,不等慕渊放下自己,就自己直接跳下地,她举着刚摘到的果子,跑向慕念白。
  “这可是我亲手摘的!”慕落花得意道,“娘亲尝尝嘛~”
  事实证明,就算是慕落花亲手摘的果子也不会改变果子难吃这一事实。
  慕念白咬了一口就不欲再吃了。
  可是看着慕落花期待的眼神,慕念白艰难的准备再咬一口。
  手腕被握住,慕渊低头就着慕念白的手,啃咬了一口果子。
  那么难吃的果子,慕渊吃的面不改色。
  而且他吃一口还不算,他吃了一口又接着一口。
  直到把整个果子啃完。
  不留一点残余。
  慕落花高兴的拍手,“好吃吗?我再去摘一个……!”
  慕渊及时制止慕落花的行为。
  “你……今日是不是还没有去找你的叶叔叔比试?”慕渊卖掉了叶斐,“你按照我教给你的方法,肯定能赢。”
  “好!”
  慕落花说起比试比谁都来劲,立马掉头往山下走。
  舒了一口气。
  慕念白笑出声,慕渊莫名的转头看她。
  “你适应的倒是很快。”
  适应什么?
  慕渊一头雾水。
  “一醒来,就多一个女儿是什么感觉?”慕念白笑着提醒道。
  看着慕念白好整以暇的模样,慕渊老实道,“嗯,觉得是假的。”
  “那你又怎么觉得是真的了?”慕念白挑起一边眉头。
  “她说是你说我是他爹的。”慕渊说,“你说的话不会有假。”
  慕念白故意道,“万一就是假的呢?我就是在骗你和骗她。”
  “……假的啊。”慕渊想了想,“好像就算是假的也没关系吧?”
  笑起来,“总归我不在乎这些。”
  真耳熟啊。
  慕念白微微侧目看向慕渊,他这样,倒是让她不忍心欺负了。
  “我睡了多久?”慕渊偏过头,随口扯了个话题。
  “睡?”慕念白叹息道,“你那是濒临死亡了六年。”
  慕渊没想到居然这么严重。
  “如若不是我去找你,你可就回不来了。”慕念白说,“你不是说有把握吗?”
  慕渊自知理亏,他不说话。
  “我用了多少天材地宝,还费心打造了一口玄冰的棺椁,这才让你苏醒。”
  “你自己说说,你是不是欠了我不少?”
  慕念白伸出手指,看模样竟是真的在记账。
  慕渊按下慕念白的手,小声道,“不用记那么清楚。”
  “我会一直还给你的。”
  “一直一直。”
  ……
  时光荏苒,山中时间流逝的分外快。
  慕念白看慕渊悄悄的躲在慕落花身后,那模样偷偷摸摸的,不免好奇。
  “你在做什么?”慕念白悄无声息的出现,慕渊却好似早有所觉,镇定的竖起一根手指,示意慕念白噤声。
  慕念白看了看慕落花,就是在练刀罢了,看不出什么不同寻常。
  “她把叶斐打赢之后说要和万仙尊打,结果输了。”慕渊解释前因后果,“可是这次她输了没哭。”
  慕念白一顿,“那不是好事吗?”
  “也不算好事吧?”慕渊想了想,“还是要开导开导吧?”
  也对。
  慕念白凝眉听慕落花在低估什么。
  “有胡子了不起啊!我也能有胡子!”
  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慕念白看了看在嘀咕的慕落花,欲言又止。你应该不能有胡子。
  “居然说我没阅历!”慕落花忽然丢掉长刀,那把威风凛凛,曾一刀斩碎本源的神兵被扔在兰草花海中,一动不敢动。
  完全没有当初那副对慕渊的姿态。
  “不行!我今日起就要下山历练!”慕落花说风就是雨,她甚至打算不辞而别,直接捡回来长刀就要离开筑幽山。
  慕渊头疼,“幸好悄悄跟来看了。”
  不然人走了都不知道去哪里找。
  “没关系,我一算就知道她去哪里了。”慕念白宽慰慕渊道。
  慕渊看了几眼慕念白,他的重点是这个吗?
  见慕渊频繁的看自己,慕念白不解,她说的是有哪里不对吗?
  算了。
  慕渊忽觉心累。

  “我们跟上。”
  慕渊说。
  自从苏醒后,慕渊就觉得自己犹如普通人,即便还能用术法,还能结印,但是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
  尾随着慕落花下了山,慕念白委实觉得他们这样做显得偷偷摸摸。
  “我们可以隐匿身迹,为什么非要这样坠在后面?”慕念白实在躲得心累。
  慕渊一本正经道,“凭她的本事怎么可能看得透我们的隐身法术?那岂不是在偷窥?”
  “我们现在这样就不一样了,她没发现,是她本事不到家。”
  慕念白捂脸,他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啊?
  “我觉得应该没有本质的分别。”
  慕渊一顿,抬手下了屏障。
  原来是慕渊和慕念白说话的功夫,慕落花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往这边来查探。
  慕渊眼疾手快的下了屏障。
  差点翻车。
  “说好的不用法术呢?”慕念白笑他。
  “她本事到家了。”慕渊还是一本正经,“那我们就只能作弊了。”
  “而且你不是说了吗,没有本质区别。”
  “……”
  横竖都是你有理是吧?
  慕念白以前怎么没发现慕渊还有这样耍赖的一面?
  “奇怪?”慕落花喃喃道,“明明感觉有人啊?”
  慕渊闻言夹紧了尾巴。
  慕念白笑不停。
  慕落花小朋友的历练之路简直可以用顺风顺水来说。
  完全不用慕渊和慕念白出手,她自己就能打,打不过的还有各种奇遇,实在不行她手上还有那把非凡神兵。
  长刀出鞘,一往无前。
  慕念白,“你都把刀给她了,你还在不放心什么?”
  慕渊语塞,“万一呢。”
  “万一?”慕念白指了指被慕落花快耍出花来的刀,“那把刀铸造出来的概率可比万分之一低多了。”
  慕渊犹豫,“那再跟一些时日。”
  非常顺利丝滑。
  唯一要说有什么例外大概就是慕落花闯了一趟东极国的皇宫。


  (https://www.uxiaoshuo.cc/59467/59467930/98049838.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