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生子系统:攻略气运之子还得是我 > 尽头(一)

尽头(一)


如今的东极国皇帝,慕渊怎么看怎么年轻。
  难不成他那个亲生父亲已经去世了?
  死的可真够早的。
  无聊的看了会儿新帝的模样,慕渊猛地发现了,他好像是那个身怀厄运的小皇子来着。
  当时周围的人都得对他退避三舍。
  如今看他趴伏在桌案上,周遭人伺候的模样,好像已经不被厄运困扰了。
  慕念白盯着新帝看了许久。
  久到慕渊盯着慕念白看了许久她都没有发现。
  “你在看什么?”慕渊发现了,自己不出声的话,她大约是不会发现自己也在看她。
  “哦,随便看看。”慕念白随口道。
  “随便?”慕渊幽幽道。
  谁随便看看看得这么入神?
  这也要酸?慕念白微微偏过头,“就是想着你和他同父异母,想找找有没有相似的地方。”
  “那你找到了吗?”慕渊闻言也看了一眼新帝的模样。
  “一点都不像哈哈。”慕念白弯眯了眼睛,“你们应该都像你们的母亲。”
  非常好。
  慕渊很满意。
  “那别看了。”慕渊赶紧拉了拉慕念白的袖子,“人都快跟丢了。”
  慕落花哪里会走丢。
  她都快走到新帝跟前了。
  慕渊默默沉默,怎么他们两父女都得走一遭皇宫然后在皇帝面前开大吗?
  新帝双眼似水沉静。
  “你长得很眼熟。”新帝手上的朱笔依旧在写字,可他没头没尾的说了话。
  身旁立着的太监吓了一跳,怎么回事儿?
  谁在和陛下说话?
  闹鬼了不成?
  新帝不理会颤颤巍巍的太监,“朕应该见过你的父亲。”
  慕落花惊愕新帝竟然能见到自己,更诧异新帝说在自己的身上看到了她父亲的身影。
  她长得更像母亲多一点。几乎看不出父亲的影子。
  “你与朕应该也算沾亲带故。”新帝见老太监吓得屁滚尿流,不由笑了,故意继续道,“可惜,朕能给你的东西,你应该瞧不上。”
  老太监都在想新帝是不是犯了癔症了!
  先帝才去世没几年,新帝怎么就招惹上了不干净的东西了?!
  去请国师!得去请国师!
  新帝放任老太监手脚并用的爬出大殿。
  “你很讨厌他吗?”慕落花好奇,这个新帝怎么跟故意吓老太监似的?
  “嗯。”新帝撂下朱笔,他一手托着下巴,“这宫里的所有人朕都讨厌。”
  “连这座皇宫也讨厌。”
  那你真可怜。
  慕落花在心底悄悄说。
  “你说我们是沾亲带故,虽然我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不过想来你应该也不会骗我。”
  慕落花如是说道。
  慕念白眼里流露出复杂,在筑幽山时跟个小霸王似的,天天找人打架,怎么下了山,反而这么容易轻信别人?
  难不成这和筑幽山的风水有关?
  慕渊则是心里欣慰,他女儿就是单纯善良!
  “我送你一样东西吧。”
  新帝闻言真的等待慕落花给他的东西。
  慕落花挥手变出一株兰草花。
  “这是筑幽山上的兰草花。”
  新帝拿过那一株兰草花。
  “它有什么不同吗?会常开不败?”新帝拿在手心里把玩。
  “不会,不好好养照样会死的。”慕落花纠正道。
  “那你做什么送给朕?”新帝口上这么说,可还是放轻柔了把玩的手指。
  慕落花生疏的开口,“就是……嗯……想告诉你……我那里的花和你这里的花也没有什么不同。”
  手指一顿,新帝似笑非笑,“你是想说什么吗?”
  “想说的就这些了。”慕落花连忙摆摆手,“你能看到我,说明你肯定天命不凡。”
  “朕是因为学过国师的两手视术。”新帝淡淡打断慕落花。
  “……哦。”
  慕落花没想到自己想岔了,“那……”
  “那我走了。”
  新帝古怪的挑眉,“这就走了?”
  本来也是误入,可不得快点走了吗?
  慕落花泄气,“哎呀,本来想安慰你,但是奈何水平不过。总之、总之……”
  “我知道。”新帝点点头,他不再自称朕,眼神也落在慕落花的身后。
  “你走吧。”
  “再不走,恐怕有的人就会担心了。”
  慕落花撒开腿就走。
  慕渊出来之后说,“那个国师有点本事啊。”
  “毕竟是人间帝王,国师有本事不是很正常?”慕念白知道新帝看到了她和慕渊。
  “有没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慕念白问慕渊。
  “什么?”慕渊听不懂慕念白的发问。
  “发现他没有受烙印影响,是不是松了口气?”慕念白把话挑明。
  慕渊想了想,反问道,“你怎么知道我知道他身上有烙印?”
  因为我跟着你来过这皇宫。
  “我好像没有说过这事吧?”
  慕念白沉默,这小子该不会早知道自己偷偷跟在他身后这件事了吧?
  “……我算的。”半晌,慕念白偏过头开口。

  “哦,师尊真厉害!”
  “……”
  慕渊隐秘的压下嘴角的笑意。
  ……
  慕落花一路顺风顺水,慕渊安下心,慕念白在慕落花身上留下印记后,两人就打算回筑幽山了。
  不料回程路上遇见了妙欢宗。
  早知道就该直接凌云回去,为什么非得走回去?
  慕渊心头涌起一些不好的回忆。
  满脸通红,耳根脖子处更是红到要爆了似的。
  偏偏还一脸的强自镇定。
  慕念白伸手戳了戳那片爆红的肌肤,慕渊遏制住自己想伸手捂住那处的想法。
  他呼吸错乱,任由慕念白的手戳自己的耳根,耳根灼热的温度,让慕渊觉得慕念白的指尖微凉。
  “这是想到了什么?怎么这么红?”慕念白故意发问。
  闭了闭眼,慕渊选择装死,全当听不见。
  “欸?”
  一道女子的惊呼宛如慕渊的救命稻草,他睁开眼去看声音来处。
  就算是无事发生,他也要去关心一下!
  一睁眼,慕念白和慕渊就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人。
  苏杳。
  慕渊一顿,慕念白应该不知道苏杳的名字。
  “苏杳?你怎么在这里?”慕渊脸上的红色渐渐褪去,他问苏杳道。
  “啊,来找我女儿啊。”
  苏杳还是如同从前那样,眉眼流转时娇媚横生。
  “对了,给你们讲个好消息!”
  “皇帝死了欸!”


  (https://www.uxiaoshuo.cc/59467/59467930/98049837.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