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生子系统:攻略气运之子还得是我 > 何处不相逢(五)

何处不相逢(五)


郁念白听清了君怀渊的话,却还不太懂他言语之下的沉重。
  是有什么她还不知道的事情吗?
  这般想着,郁念白反倒安静了下来。
  忽然安安静静的,不故意凑上前,君怀渊倒是有些不习惯了。
  即使他们才见面了两次。理应谈不上什么习惯和不习惯的。
  这时小二端上菜肴上前。
  “有酒吗?”郁念白看着佳肴满桌却少了一样东西。
  小二笑着点头,“客官想要喝什么?”
  “要你们招牌。”郁念白开口。
  “好嘞客官,请稍等。”
  君怀渊没想到郁念白还会喝酒,他向来不能沾染酒水,不然就会头脑发晕。不过他内力深厚,可以化去酒力顺着呼吸排出。
  但是这样行为与浪费无疑,所以君怀渊平时能不喝酒就不会喝酒。
  酒酿上桌,郁念白斟了两杯酒,将一杯放在君怀渊面前。
  “公子尝尝。”郁念白说着已经饮下自己杯中酒水。
  本想推辞,但是看郁念白已经率先一步饮下,君怀渊也仰头喝下。
  只一点点应该没有事吧?
  再次醒来的时候,君怀渊茫然的看着陌生的房间。
  头疼的像是要炸开。
  门被打开,是那个小二。
  “客官醒了?”小二恰适时候的端来一碗醒酒汤。
  “那个姑娘呢?”君怀渊不由出声询问。
  “姑娘已经走了。”小二永远都是一副乐呵呵的模样。
  “走了?”
  这倒是始料未及。
  “是啊,不仅走了还结了银子,更是叮嘱小的给客官煮醒酒汤呢,让小的这个时候给您端来。”
  她结的账?还知道了他会在这时候醒过来?
  迷迷糊糊中,君怀渊好像想起点什么。
  好像他吃了一小杯酒之后就有点不胜酒力,然后就是晃晃悠悠的站起来,天旋地转……接着好像就是有人扶住了自己。
  女子淡雅花香丝丝缕缕的钻入君怀渊的鼻尖。
  她搀扶着自己,自己大半力气倚靠在她身上,似乎受不住自己的体重,她微微倾斜了身子,艰难的一步一步带着自己走。自己的手搭在她的肩上,青丝在自己眼前……
  就回忆起那么片刻的画面,君怀渊就觉得自己快熟了。
  他艰涩的开口,“是那位姑娘扶我回来的吗?”
  口上这样问,但其实心中知道多半是她了。
  “不是啊客官,是小的扶客官来休息的。”小二说,“客官喝得酩酊大醉,是我将喝醉了的客官扶回来这里的。”
  是小二?
  君怀渊怔了怔?
  “你说真的?”那他记忆里的片段又是怎么一回事?
  小二笑了,“小的骗客官做什么啊?小的记得清清楚楚,就是小的扶着客官回来的。”
  “那实在是多谢你了。”
  君怀笑起来,从怀里拿出碎银子给店小二。
  店小二开心的接住碎银子,“客官别忘了喝醒酒汤。”
  等到店小二退出去,君怀渊收起笑容,沉眉思索起来。
  他的记忆绝对不会出错。但是店小二说的信誓旦旦,且神情不像是撒谎,这倒是让他不明白了。
  如果说店小二的记忆出错了,那是谁让他出错的呢?
  郁念白?
  君怀渊皱眉,记忆里是她扶着自己回来,若是为了隐藏这一点,只让店小二改口就是了,本也不算得大事,至于要费功夫彻底改变记忆吗?
  或许是会影响姑娘家的清誉吧。到底是自己醉酒了,冒犯在先。君怀渊心底叹一口气,生出一点歉意。
  不过这世上,真的有能改变记忆的方法吗?
  ……
  “去把醉佬带回南疆。”郁念白冷下眉眼,沉声吩咐燕自春。
  燕自春闻言一愣,“醉佬在中原?”
  “不仅在,还在到处坑蒙拐骗呢。”冷笑一声,郁念白想起那药方就想笑,用药习惯一点没改,生怕别人不知道是他写的方子。
  “醉佬可能不听我的话。”燕自春纠结道,“要不少宫主去……”
  “不听话就打断腿带回去。”郁念白冷言道,“我还要专门去找他请他回?你怕不是也吃醉了酒,在异想天开吧。”
  “要么打断腿把他带回南疆,要么等着他被君怀渊追查到然后在中原坐穿牢底。”郁念白随意道,“卖假药害人性命要被判几年?君怀渊会不会继续追查?你来中原的时间比我长,你自己掂量吧。”
  漫不经心的捋了捋垂在胸前的长发,郁念白道,“反正我和那群老奸巨猾的东西也没什么感情,要我说,他们有一个算一个,早就该死了。要不是看在宫主的面子上,我哪里会管他们死活。”
  有管他们的功夫,她不如去找君怀渊多培养培养感情。
  抬眼看了看好似懵了的燕自春,“我知道你和那群老不死的感情好。这事你自己决定吧。”
  说完,郁念白就起身离开,她答应了要给君怀渊做一身衣服呢,忙得很,这群人别耽误她事儿。
  ……
  等君怀渊顺藤摸瓜寻到住处的时候,已经人去楼空。
  屋内还有打斗的痕迹。
  但是应该走了一段时间了。
  线索居然就断了。
  皱眉看了看屋内,君怀渊四下翻找了一圈,有许多没来得及处理干净的痕迹。
  痕迹种种都在表示,屋子的主人应该是南疆人。
  站立在屋门前,君怀渊微微垂头。
  ……
  “少宫主,那个冯列把令牌还给君怀渊了。”燕自春一板一眼的回禀。
  正在裁布制衣的郁念白甚至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谁是冯列。
  “哦。”
  她现在不关心这个事情了。君怀渊最后找不到已经回南疆了的醉佬,也没再深究,和冯列也没怎么联系,所以郁念白快忘了这个人了。
  “少宫主是早料到冯列会还给君怀渊令牌?”燕自春试图扭动他那个不太灵光的脑袋瓜,“我知道了!一定是君怀渊料定了在众人面前给冯列令牌,会惹得众人嫉妒,去找冯列麻烦,到时候冯列不得不把令牌物归原主。”
  “这样一来,他君怀渊就面子里子都有了,还会被人称赞!果真是好深的心机!”


  (https://www.uxiaoshuo.cc/59467/59467930/98049825.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