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生子系统:攻略气运之子还得是我 > 何处不相逢(六)

何处不相逢(六)


燕自春双眼亮晶晶的看着郁念白,期盼郁念白能夸他一句机灵。
  他知道自己天资愚钝,脑袋很不灵光,但是他有一颗求学上进的心!
  头也不抬,郁念白随口道,“你别思考了,我听得发笑。”
  燕自春委屈巴巴,“怎么就好笑了。”
  “君怀渊和你有仇?”郁念白放下手里的东西,手臂环在胸前,若有所思的看着燕自春,“你怎么老把人往坏了说?”
  跟上眼药似的。
  再说了,他给了冯列东西,冯列自己守不住,所以物归原主,这也能怪到他身上?
  守得住说明冯列有本事,证明他配得上君家兵器。守不住了,自然就要作出决断,要么转让他人,要么物归原主。
  “没有仇啊。”燕自春想了想确实没和君怀渊结仇,不仅没有结仇,还根本没有过交集。
  “就是觉得少宫主喜欢他,为了他千里迢迢从南疆跑来中原,我很不开心。”
  听到燕自春这么一说,郁念白一顿,抬起头拧眉古怪的看一眼他,“你不开心什么?”
  别是在经历她各种“折磨”之后……喜欢上了她吧?
  燕自春摸摸后脑勺,“我也说不清楚。反正心里不得劲,不开心。”
  缓缓吐出一口浊气,郁念白问,“你喜欢我?”
  “当然了!”燕自春肯定着用力点头,双眼亮晶晶的,“蜃宫没人不喜欢少宫主!”
  “只要见了少宫主的人,都会喜欢少宫主!”
  说起这个,郁念白就头疼心累。友好体质真的很拉友好度。
  不过郁念白也放下心来,燕自春不是喜欢她。无论从他的反应还是回答上来看,他都不喜欢自己。
  松了口气。
  “你是觉得该他去南疆找我?”
  “对!少宫主真厉害!我就是这么觉得!”燕自春心里又佩服了郁念白一点。
  “他又不认识我怎么去南疆找我?”郁念白好笑。
  不出意外,君怀渊应当不记得小时候的事情了,也不记得她了,可不是只有她亲自来中原找人吗。
  “再说了,我希望他能一辈子都不会和魔教扯上关系。”
  燕自春大为不解,“为什么?魔教听起来多威风啊!”
  “……”
  不欲顺着燕自春的思路说话,郁念白自顾自继续道,“总之,他安安心心当他的中原少侠。剩下的,让我来做就好。”
  “少宫主说的都对。”燕自春立刻卖乖。
  “他当众给令牌是因为察觉到了冯列身上的异香。他或许残存的记忆里,告诉了他这香是药人种蛊前所用的药引,有激发精气,麻痹控制的作用。”
  “他应当是误以为幕后之人想要通过控制冯列得到什么。他便抛出了一个诱饵试探,试图引得幕后之人提前出手,他好暗中伺机而动。
  结果醉佬真的只是写假方子换酒钱,所以对他的诱饵没有动静,他只好上门拜访冯列。”
  醉佬是那群老不死的里面,勉强算不贪心的人。若是这事换了一个老不死的来,凭他们那副心性,分分钟落入圈套,被君怀渊活捉。
  “那……就算这样,捉到了要害冯列的人,对君怀渊有什么好处吗?”燕自春觉得有哪里不对,“那人要害的是冯列,又不是他。而且捉到人之后,冯列手上还有令牌。冯列是既安全了又有便宜捡,怎么看怎么不亏。
  君怀渊费力气这样做,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全无好处吗?”
  “他不是收回了令牌吗?再说了,你不是说他是滥好人吗?”郁念白盯着燕自春说,眼里似是轻笑,“滥好人做事,也要好处吗?”
  燕自春噎住,随即转瞬一想,“少宫主也觉得他是滥好人?!”
  “嗯。”
  几不可闻的应声。
  燕自春却敏锐的捕捉到了耳朵里。
  郁念白想了想从前他的所作所为,可不就是滥好人嘛。
  “他最近有什么动静吗?”郁念白继续手下的动作。
  “属下打听到,他似乎不日就要随他姨母一家启程去参加外祖父何保年的七十大寿。”燕自春别的不行,就打听消息和轻功一绝。
  郁念白问他,“有办法安排身份进去吗?”
  燕自春为难道,“何保年是中原武林里的高手,寿辰当日虽然宾客众多,但是去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不好作假身份。”
  那岂不是错失良机。
  多好的见面机会啊。
  “不过属下知道冯夫人本名徐曼英,她的父亲徐增义是何保年的挚友,据说是早年一起插过刀的交情。虽然两家的小辈不怎么联系,但是他们二人倒是一直有联系。”
  “可以让徐曼英安排少宫主随其父徐增义一同前往何保年的寿宴。”
  郁念白当即就去找到了徐曼英。
  徐曼英还没来得及高兴,郁念白就说明了来意。
  “这事。”徐曼英略微沉吟,“这事倒是不难办。”
  “我修书一封交给父亲就是了。到时候姑娘带着我的礼物,说是替我送礼便好。”
  徐曼英让老嬷嬷去取来一早备好的礼物。她本就抱恙多时,本也打算差人送礼上门就是了。如今只是换了个人送礼物而已。
  “姑娘医术高超,我实在感激不尽。”徐曼英这话不假,她早被这病折磨了许久,起初还羞涩不想看诊,后来却是看诊都看不出所以然。
  “没什么,只是拖久了所以不好治。”郁念白觉得没那么夸张,她安慰徐曼英道,“平时注意着就是了。本来或多或少都会有点病症。平常心对待就好,就当作是个普通的咳嗽好了。”
  徐曼英听的愣愣,她倒是第一次听人这么说。
  平常心对待?当作是个咳嗽?
  见徐曼英这个反应,郁念白猜测,或许是因为大家羞涩亦或是其他原因,所以不太了解这些。
  想了想,郁念白又洋洋洒洒写下几页纸交给徐曼英,“这些常识,夫人有能力的话,就让更多人知道吧。”
  徐曼英出手阔绰,想来应该会有这个能力。
  “这是姑娘心血,我怎么好意思……”徐曼英推搡面露为难道。


  (https://www.uxiaoshuo.cc/59467/59467930/98049824.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