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生子系统:攻略气运之子还得是我 > 何处不相逢(七)

何处不相逢(七)


“不是我的心血,是前人的心血。我不过是汇总集合了而已。它们的去处,就交由夫人决定。”郁念白起身就要离开。
  她此行中原志在君怀渊。
  【但是好感度没动哦。】
  系统适时的出来泼凉水。
  确实难攻略。
  郁念白还是头一次遇见这种情况。
  估摸着是方法还没有找对。
  她再琢磨琢磨。
  ……
  何保年的寿辰大办,前来送礼的人络绎不绝,君怀渊一行人在门口等着人记录。
  “我先去找父亲。”何韶等不及这些,对一众小辈交代了两句就离开。
  李惊鸿溜走想去后厨看看今日有什么吃的,李双溪倒是想跑去人多的大堂玩儿,可是被李双淮看着,觉得束手束脚。
  君怀渊安静的站立着等待。
  “……记东珠一对!”
  一声高喝,君怀渊看见了熟悉的身影。
  郁念白。
  他们竟然又见面了。
  “好久不见。”郁念白轻笑着说。
  顿了顿,君怀渊正要开口,就听她不停顿的开口道,“……双溪妹妹。”
  动作一滞。
  竟然是给李双溪说的。
  君怀渊内心微妙起来。
  李双溪眨了眨眼,堆在脖颈上的围巾遮住了她大半张脸,她露在外的眉眼弯弯,甜甜说道,“郁姐姐也好久不见。”
  “郁姐姐不和表哥打招呼吗?”
  这话说的。
  好像君怀渊和郁念白多熟似的。
  李双淮拉了一把李双溪的袖子,皱眉,“你怎么说话呢?”
  李双溪烦都烦死他了,“别老管着我!”
  郁念白对李双溪的话并不觉得冒犯。她浅浅一笑,“双溪妹妹天真烂漫。”
  李双溪隐藏在面纱底下的面色一红。
  天真烂漫?
  说她?
  听着还怪不好意思的。
  等到核对好礼单,郁念白就带着人率先一步进了大门。
  被忽视的彻底的君怀渊:“……”
  他应该没有开罪过郁姑娘吧?
  虽然上一次自己醉酒了,但是君怀渊怎么都不觉得自己会是酒后失德的人。
  况且如果他真的做了什么,郁念白不至于还把酒菜钱给结了吧。
  明明说了是他请吃饭的。结果成了她请吃饭。
  李双溪水汪汪的眼睛一转,靠近君怀渊,悄声道,“表哥,你和郁姐姐吵架了吗?”
  更加莫名其妙的看一眼李双溪,按理来说,在李双溪的视角下,自己应该和郁念白没有说过话才对。
  她怎么一来就默认他们两个相谈甚欢呢?
  其实仔细想来,他们二人的相处也算得上相谈甚欢——只不过是郁念白单方面说的话多些。
  李双淮没眼看李双溪。真的是被娘宠坏了,握了握拳,但是还是让着她好了,不然还能怎么办呢。
  “没有。”君怀渊见事情完毕,也准备走进大门,“还有,我和你郁姐姐没有那么相熟,你不要再说一些惹人尴尬的话了。”
  “惹人尴尬?”李双溪的眼睛瞪大,“郁姐姐没有尴尬啊?”
  那她跑那么快做什么。一眨眼就走了。
  君怀渊想着刚刚郁念白的反常举动。觉得这话到底是会让人难堪吧。
  “好了,外祖父还在里面等你呢。”君怀渊不欲多纠缠这个问题,只好抛出其他的事情吸引李双溪都注意力。
  “对对对,好久没见外祖父了!他肯定最想我了!”李双溪欢快的跑进去,李双淮连忙跟在后面。
  说风就是雨。
  君怀渊慢步跟在最后,也不急着去见何保年。
  他知道何保年看见自己,心里也一定是喜哀参半。
  晚些再过去吧。
  走到大堂后面的花园里,往深走,君怀渊停在了花溪处,这里栽种了十几棵桃树,春暖花开,现在正是桃花盛开的时节。
  花瓣飘零,下落在涓涓细流的溪水中,随着清澈的溪水远走。
  目光同溪水流向而动,夹杂着落英的水源尽头,停着一个人影。
  淡紫的衣裳与粉红的花瓣都像是这春日里的春意。
  美好馨芳。
  郁念白。
  君怀渊没想到会在这么僻静的地方见到她。
  “公子喜欢桃花吗?”郁念白一手轻抚低矮桃树的花枝,一边闲庭信步向君怀渊走来。
  他喜欢桃花吗?
  喜欢吧。
  他没有讨厌的花。
  可是郁念白这样问他,他却直觉的能感受到,她问的应该不是桃花。
  “公子怎么不说话?”不过心底思考间,郁念白已经走到了君怀渊身前。
  不是,怎么忽然就离这么近。
  刚刚不是还表现得不熟的模样,转身就走了吗?
  “原来是公子心里别扭了啊。”女子轻轻笑起来,那声音撩得花枝颤颤巍巍的抖动,不受控制一样的落下片片芳菲。
  君怀渊听的郁念白这么说,才意识到自己居然说出了心里所想。
  这、这简直是反常。
  君怀渊略微不敢看郁念白的视线,偏侧过脸,低低道,“抱歉,姑娘……”

  “这有什么好抱歉的?”郁念白被他逗笑了,“公子这么想,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君怀渊显然不能理解为什么郁念白会高兴。
  “为什么……”
  话还没说完,眼前是一截纤细修长的小臂,女子衣袖间的阵阵淡雅花香四处溢散,霎时盖过了周围馥郁浓厚的桃花香气。
  耳上一凉,女子的手掠过他的耳廓,像是在他耳上放了什么东西。
  郁念白退后一步,打量着君怀渊耳边簪花的模样。眼里是明晃晃的笑意。
  伸手去碰了碰耳上的花枝,许是动静太大,惊动了花枝上盛开的花瓣,惹得桃花不高兴的飘落。
  垂眼的时刻,花瓣擦着他的眼尾眼睫而落,轻轻柔柔的一掠,似有若无的力道,像是在撩拨他的心弦,却又转瞬无情的离去。
  君怀渊内心居然生出了一丝无法言喻的暧昧缠绵之感。
  花开花落,若即若离。
  只觉得这花瓣像极了把它放在自己耳上的主人,都一样、都一样的……
  “公子不喜欢吗?”见君怀渊垂眼久久不语,郁念白以为是他不喜欢耳边簪花。
  倒是可惜了,君怀渊气质清绝,即便眼底有温柔浮动,也不及这桃花相配来的更显温润而泽、清之濯濯。
  “不喜欢就扔了吧。”
  郁念白淡去双眼里的笑意,她清淡的开口,
  “总归不过是,一枝桃花罢了。”


  (https://www.uxiaoshuo.cc/59467/59467930/98049823.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