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逢魔游戏 > 第9章 第9章

第9章 第9章


被这样一双磊落含着笑意的眼睛看着,许愿收起了爪子,就如同过去的每一次一样,即使情绪上困惑,性子也还是软绵绵的。

        外表柔弱的人就这点吃亏,连生气也缺乏气场,更遑论站在她面前的,是个气场尤其强的男人。

        “为什么?”她声音很轻,带着涩意。

        所有的困惑、盘踞在心头的疑问,最后都凝结成三个字。

        ——为什么?

        即便嘴上没有斥责,她清澈的眼睛却带着清晰的责备,他的行为给她带来了深深的困扰,她的眼神已明明白白表达出不满。

        林季延自然看到了,他却一如既往的心思深沉,委婉地拒绝满足她的好奇心:“地上凉,回去睡觉吧,我们明天再说。”

        “我不想等到明天!”许愿仰着脖子,异常执拗,“我等了你一星期,我要答案,你现在就给我。”

        “为什么你要来?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

        她的语气里满是焦虑和急切,这是身处迷雾里的人普遍会有的反应。

        林季延于她,是看不懂的存在,她是少有见他暴戾一面的人,但那是几年来的唯一一次,之后他都表现得很正常,大多数是柔风,有时是细雨,只是今年,细雨时不时幻化成暴风雨,她被淋个彻底。

        而现在,他又成了一团浓雾,叫她雾里看花。

        “别急,你想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

        明明这一切都是他带来的,他却表现得如同施恩者。

        “没那么复杂的。”他安抚,“决定要过来,是因为你住的地方不安全。”

        “那篇报道,我看到了。”

        许愿了然,那篇女生夜跑被袭的新闻见报以后,恰逢某地一个女生独自出游,被人谋财害命抛尸大山,两件事一起上了各大社交媒体热搜,关于“独身女孩子是不是容易受侵害”这个话题讨论度很高。

        那恰好就是两个月前的新闻。

        然后隔壁这间屋子就被租出去了,所以时间点上确实是吻合的。

        她勉勉强强接受他的好意。

        堵在胸口的浊气也散去了一些,没有那么义愤填膺了。

        “我很安全,你观察了两个月,不是看到了吗?”她干巴巴的,满脸都写着拒绝,“倒是你在我家门口抽烟,害我担惊受怕了好几天。”

        ——你才是我生活里最大的危险分子。

        她在心里小声控诉。

        林季延又伸手揉乱她的发,眼里的笑意没有退去,话语直白:“我又不是神仙,也有吃醋的时候。”

        轮到许愿语塞。

        那几根烟蒂,都是余巍送她回家后出现,他说他会吃醋,那他就是在吃余巍的醋。

        她突然看懂了他的用意。

        “你故意的?”她讷讷地开口。

        故意让她发现那几根烟蒂,故意在她起疑心深夜偷窥时,故弄玄虚向她走来。

        林季延欣赏她单纯又有点傻气的脸庞,不置可否:“我其实想试试看,你有多聪明。”

        “果然脑瓜子还算灵光。”他笑着,“不会不那么让人放心了。”

        许愿胸口起伏,眼里终于喷出怒火:“林季延,你可恶!”

        两人明明对峙,可又不是那么一回事,因为一个板着脸,一个始终微笑,颇有涵养。

        “是很可恶。”林季延竟然全盘认同她的指控,“我可不是会做无名英雄的好人,你一直知道的。”

        他蹲下,目光和她平视,眼里波光粼粼,全是企图。

        “你还应该知道,生活就是这样的,你越是想躲开某个人,越是躲不掉。”

        “他会想办法找到你。”

        许愿不同意:“不是的,生活不是这样的。”

        生活是可以捏在自己手里,如果她更小心些,他根本没有机会站在她面前,亲口对她说这番话。

        林季延看穿了她的沮丧,薄唇讥诮地勾起:“这不是我说的,是墨菲定律说的。”

        “有空可以去看看那本书。”

        他直起身,又像没事人似的摸了摸她的头顶,“回去睡吧,明天一起吃饭,来了g市那么久,最有名的叉烧都没尝过。”

        听着他若无其事的语气,许愿的叛逆再次浮现,她掀起眼皮,黑色的眼珠里全是年轻的倔强。

        “你就不怕明天敲不开我的房门?”她眼尾上挑,凭着一腔孤勇和他较劲,“半夜搬走这种事我又不是没有做过。”

        她自以为还有退路,墨菲定律也奈何不了她,她把眼睛睁得很大很亮,极力营造气势。

        但站在她面前的是林季延。

        一个爷爷是商界灵魂人物、外公是法学界大拿的男人,他从小被这两个显赫且同时拥有高度处世智慧的祖辈教养长大,已然成了一个风度翩翩的高智商怪物。

        即使被威胁,他那张遇事眉都不动的俊脸也还是温润如常,只是又弯下腰去,与她平视。

        “腿长在你自己身上,我又舍不得打断,你当然可以半夜搬走。”

        他声音很轻,却沉甸甸的压在别人心上:“可是,愿愿,阴沟里的老鼠才过这样东躲西藏的日子。”

        楼道光线不佳,他的眼睛却灼亮,逼得许愿眼睫颤动了几下。

        “你想把你的日子过得这么不堪吗?”他笑了笑,“何必呢?”

        许愿瓷白的脸扭过去,用沉默反抗。

        他真的很懂她,知道她绝对不愿意过动不动就搬家的日子,甚至,在经历了那么多颠沛之后,她比任何女孩都渴望安稳。

        林季延又笑,即便捅到她伤心处,也不打算停下来。

        喜欢一个人,当然会爱屋及乌,连她的犟脾气也会喜欢上。

        喜欢和得到,总归差着距离,总是要用上一些手段的,他胜券在握,因为驯服本身,就是一个能让男人肾上腺素攀升的过程。

        “你刚工作收入有限,g市的房东也不是吃素的,好不容易搭起来的小窝舍得不要吗?折腾自己也折腾我,最后所有人都受累。”

        林季延平淡的语气,却软硬皆施,字字戳在人的软肋上。

        许愿肩膀耸动,深吸了一口气。

        她一个字都吐不出,根本没有能力反驳。

        鼻尖酸酸的,但是又提醒自己不可以哭,已经够弱了,不可以再被他笑话。

        她只是攥紧了裤子的一角,指尖都泛了白。

        林季延看着眼前娇小的女孩子,一双湿润无辜的大眼睛,宁可看着那片斑白发霉的墙壁,也不愿和他对上。

        是真的把他当成蛇蝎吧?

        他心里沉重地一叹。

        那极致混乱的一夜之后,两个人在身体上已经跨过了那条界限,但心却隔得更远了。

        这都怪他,违背了自己“徐徐图之”的原则。

        伸手将她的脸扳过来,四目相对。

        狭□□仄的楼道,一点点温情流淌开。

        “做错事的是我,不要去惩罚你自己。”林季延的眸光温柔,“十字架很沉,让我来背。”

        “我们这样——”许愿六神无主,茫然又无助,“怎么和家里说?”

        “大家会把我们当怪物。”

        虽然他们的父母已经在去年年尾办完离婚手续,她和林季延在法律上是两不相干的陌生人,但在他们父母再婚的这八年,身边所有人都默认他们是一对感情甚笃的兄妹,即便没有血缘关系,也相处融洽,感情很好。

        好到,所有人都以为林季延会听从法学家外公的建议,在耶鲁法学院拿到硕士学位以后,去纽约最顶尖的律师事务所工作。

        但是他没有。

        当许愿在山区支教,家访途中摔下山崖失踪一个晚上的消息传到大洋彼岸的第三天,林季延便回国了。

        回国后,他直奔许愿所在的山区。

        许愿曾经以为自己是林季延生活里不值一提的一个小人物。

        生性骄傲的他,被迫接受小三登堂入室做了自己的继母,还要忍受小三的女儿在他的家里行走,叫他一声“哥”。

        她也曾悄悄地想,她一定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假以时日,他会把她拔走,让她有多远滚多远。

        但那天晚上,当她在疼痛中醒来,睁开眼,看到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男人,还有他眼中的红血丝,她蓦然明白,她也许低估了自己在他心里的地位。

        她或许不是他生命里最重要的那个人。

        但也不是没有存在感的。

        最起码,他不能忍受她走开太远。

        她必须待在他的视线范围以内,一旦她走远,他就会亲自出手,将她拽回来。

        就像现在这样。

        “我们合法恋爱,为什么会是怪物?”林季延灼灼逼视着她,“这世上就算有怪物,也不会是你我。”

        “不是的。”许愿摇头,泪光闪烁,“顺序错了。”

        “是,顺序错了。”林季延拂去她眼角的液体,“我们上了床,但还没有恋爱。”

        许愿一听这两个字眼就炸了,急急忙忙捂住他的嘴:“你不要说出来!不许说!”

        “我什么都忘记了,全都忘了,你也不要想起来——”

        她成功得被他逼哭,像是做了错事的小孩,生怕离经叛道被大人们发现,害怕、战战兢兢,否定已经发生过的一切,只想要找个角落缩起来做鸵鸟。

        林季延抓住她乱动的手,在她手心落下干燥的一吻,要她正视现实。

        “这也是我的第一次。”他深情述说,“跟这么好的愿愿在一起,我终身难忘。”

        “如果你全都忘了,只能说明我做得不够好,你心里在怪我,对吗?”

        许愿含着泪花,无法表达。

        其实她也有错的。

        她不该脑子发热,在毕业季和他来了一趟说走就走的旅行,那天晚上的梅子酒明明只是浅尝辄止,可是雷声阵阵,她从小就怕惊雷,除了他滚烫的怀里,她哪里都不敢去,一夜荒唐就这么发生了。

        叫了几年的哥哥,突然成了自己床上的男人,许愿的三观俱裂,理不清这乱成一团的生活,干脆远走g市。

        他做得不好吗?

        她扪心自问,他当然有错,父母离婚后,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就很奇怪了,私下独处时,他的眼睛里全是不可言说的侵略,她凭着直觉逃开。

        可他步步靠近,不许她躲,甚至在她最伤心最脆弱时将她拐走,借着那段只有他们两人的旅行,将两人之间的薄纱狠狠撕开。

        他利用了她的单纯无知,可最后关头也克制过,给了她最后的机会。

        “再不走,你今晚就别想走。”他的眼睛当时亮得吓人,喘得她浑身燥热。

        她能走的,可是她没走。

        她能往哪里去?

        毕竟哪里都是冷冰冰的现实。

        支零破碎的家庭只给过她伤害。

        已经是植物人的爸爸昏睡多年,没有丝毫会醒来的迹象。

        她那个爱慕虚荣的妈妈,刚离婚半年不到,又不甘寂寞地给她找了一个新贵继父,新继父有两个女儿,在背后骂她妈是“老女表子”,踩着男人实现阶层跨越,她这个女儿十有八九得了她狐媚老妈的真传,将来也要走同一条路。

        同父异母的弟弟瑞瑞发高烧,深夜只有她和保姆送他去医院急诊,小家伙在梦里呓语“爸爸妈妈”,可是他的爸爸妈妈在哪里快活呢?

        他们两个各自结了新欢,再过一年,也许又要给他们添弟弟妹妹。

        触手可及,只有他的胸膛是温暖的。

        只有他才懂她的痛苦。

        因为她的痛苦,他也有。

        他们都有把结婚离异当儿戏的父母,也有一堆不熟悉的比他们小很多的的兄弟姐妹,他们都在这个家庭里找不到自己的位置,甚至最可恨的是,身上都携带着来自上一代的纵情的劣质基因。

        所以一场惊雷过后,错误不可收拾地酿成了。

        许愿不是那么保守的姑娘,她可以接受自己一时头昏脑热陷入一夜情,可是她不能接受她□□愉的对象,是林季延。

        她叫了好几年“哥哥”的男人。

        “是我的错,我醉了,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干涩地开口,带着渺小的期望,“当它没有发生过,可不可以?”

        “不可以。”林季延斩钉截铁地拒绝,“这是我们两共同的第一次,你单方面否决它,并不能说明它没有存在过。”

        他神情冷肃,气质里的温润无害早就退去,现在的他,流露出性格里异常凌厉强势的一面。

        “愿愿,你必须明白,不是所有醉了的女人,都可以让我破了原则的。”

        “因为是你,也只有你。”

        他拍了拍她的肩膀:“我希望你懂。”

        许愿仰起脸,星子一般的眼眸,怔怔地定格在他脸上。

        “你问我为什么来?”他低头,与她咫尺距离,近到呼吸相缠,“因为我知道顺序错了。”

        他唇边溢出的轻笑,令这个夜晚愈加柔软温柔。

        “我们上过床,接下来,该恋爱了。”


  (https://www.uxiaoshuo.cc/56876/56876136/92205980.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