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屠城


血腥描写注意!!

        ———————————————

        多弗朗明哥很聪明,天龙人的血统或许体现在这里?加加里想,仅仅一个星期就将恶魔果实开发了基础功能。据迪亚曼蒂所言,这可不轻松,真不愧是拥有霸王色的人。

        可喜可贺的是,加加里终于记住了恶魔果实的名字。那个神奇的东西也终于摆脱了像是"奇怪的毒苹果","扭曲变异的梨"这种丢脸的称呼。

        他很少去找自己的父亲和弟弟了,几乎每天都和他新收的四个手下待在一起:托雷波尔,迪亚曼蒂,琵卡和维尔戈。

        不过是两个猥琐大叔和两个小孩而已,加加里想,多弗的这方面的眼光差了点。

        “喂,快起来,你在干什么。”应大名鼎鼎的多弗朗明哥的要求,加加里每日跟着他们起早贪黑的训练,包括但不限于:体力训练,格斗技巧,恶魔果实开发。

        “我没有恶魔果实,不需要参加这个训练。”加加里的态度异常坚决,她可是只懒散的猫科动物,阳光这么舒服,她开始想睡觉了。

        “你不是毛皮族吗?怎么弱的这么可怜。呵,废物。”多弗明哥冷哼一声转身离开,留下了一脸难以置信的加加里。

        “可恶的多弗朗明哥!你在狂什么啊!给我站住!”

        真不错啊,又是一场林间的追逐战。

        兼恶魔果实的开发训练。

        “多弗,我们不应该这样。”霍明古的善良其实让加加里有些不理解。

        准确的说,应该是敬佩夹杂着难以理解。

        他的思想就像是没有生活这充满恶意的世界上一样。虽然有喜有悲,但依旧像是神一样怜悯着原谅着世人。

        霍明古先生大约是听到了多弗朗明哥的计划:以明天黎明的第一缕阳光为号角,让这个加盟国边缘的岛上城镇从世界上消失。

        ——放出那只被囚禁已久逐渐成形的野兽。

        加加里保持了沉默,沉默的看着那对性格截然相反的父子。她时常觉得多弗朗明哥像是捡来的,和他的父亲,弟弟完全不一样。

        多弗朗明哥没有回答,他只是看了他的父亲一眼,就直接离开了。

        事后,加加里坐在山崖的树上想,如果是她的话,会怎么做?

        她想了许久,从午后想到了黄昏,依旧没有结果。看着渐渐落下的太阳,加加里的内心不知为何逐渐平静了下来,于是她再次询问自己。

        她得到了新的答案。

        结果其实是有的,但是她在纠结,反复的极其难受的纠结着:

        在她看来,宽容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但是她的内心没有那么干净。

        子弹是没有感情的,它们麻木残忍的收割着生命,像是死神的镰刀一样锋利精准,锋利精准的带来僵硬的尸体。

        一个人两个人,血河和无数尸体

        当暴力和死亡成为日常,而人们逐渐麻木着这一切时。那么善良和宽恕就是人们吃饱饭无聊时的可怜笑料。

        除了这个,以牙还牙或许也是个不错的决定。

        但是她内心还是没有勇气去触碰这一条线。

        即使"活下来"三个字挤满了她过去短暂的人生,即使偷鸡摸狗成为日常,她依然没有想过发起大规模的屠杀。

        没有人不想要活下去,她坚信着,这是生命在无数次的进化中烙在灵魂上的本能,并且无关智慧与否。

        “喂,加加里,你在做什么。”多弗朗明哥看她保持着动作坐了一下午,终于还是走了过去,因为好奇。

        “嗯?什么?怎么了?”加加里回过神时才发现太阳已经落山了,只留下了一两抹温柔的橘黄色的余光。

        “你坐一下午了。”多弗朗明哥控制着指尖的细线将他拉上树,坐在了顶部的树杈上,低下头看着下面的大猫。

        “啊,没事,在想一些事情。”

        算了让他自己做决定吧,加加里想,没有经历过他所经历的痛苦,也就做不出来他所选择的决定。而她只需要保护好他们,对她来说重要的人就足够了。

        “想了一下午还是没有结果?你可真是没用。”

        “哈?我没用?你有本事在指挥我的时候说我没用啊?别让我去做那些丢人的事啊!”

        “嗯,没用的家伙。”

        “啊啊啊啊——多弗朗明哥!!”

        看来,今天的训练量在无形之间加倍了呢。

        简直像是历史重现。

        不,这比历史更加令人恐惧。

        哭嚎的人群,滚烫的空气,扭曲的人影。加加里蹲坐在至高点看着这一切,这是分配给她的任务,观察汇报也就是凑人数。

        环形的火圈基本杜绝了人们逃跑的可能,昔日温暖的小镇被死亡和烤肉的诡异香味所覆盖。

        多弗朗明哥闻到这味道明显有些不适,但是此刻的他没有在乎那么多,他走在马路上,身后跟随着如影子般四个人影。

        “恶魔!天龙人果然都是恶——”男人还未将话语说完,便被竹棍敲晕,倒在烈火之中发出燃烧的噼啪声。

        “求求你们!放过我的孩子!他还小!他还没有认真见过这个世界!”哭喊的孩子被无形的细线横向切开,喷洒着鲜血倒在了面容僵硬的母亲怀里。

        “早知道就应该早点杀死你!你个恶魔!!”白色的粘液瞬间将人堆满,只留下了一只奋力挣扎却逐渐变得无力的手。

        这里是哪里?加加里再次问了自己一遍。

        这里是地狱,更是人间。

        她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自己浑身都炸了起来,大脑更是僵硬的彻底。似乎有一条白色的布覆盖在大脑内里——完全的,空白一片。

        而本能告诉她,不要继续思考,于是她闭上了眼睛,尝试转移注意。

        此时哭喊着跪地求饶的男人,在过去是个对九岁孩子动手的暴徒。

        想要安度晚年的老人,在过去曾经大声诋毁谩骂着十一岁的孩子。

        多弗朗明哥宛如一位神一般,平等的审判着众人。他只需要动动手指或者嘴,就会有人去执行,去贯穿,去收割生命。

        太阳——在血雾的映衬下缓缓上升,同往常一样照耀着这片截然不同的土地。


  (https://www.uxiaoshuo.cc/56875/56875415/92698463.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