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青色街 > 第5章 5.爆炸。

第5章 5.爆炸。


5塞恩,大厦内。

        “栀子?”

        “嘘——”

        女孩比了个手势,拽过苏少的手腕。

        “换个地方说。”

        苏少没有抵抗。

        女孩把他拉到了附近一个人流较少的长廊,走到电梯口按下了“上”的按钮,又摘下兜帽和鸭舌帽把包裹在里面的长发披散开,像是憋了很久一样长舒了口气。

        眼前的漂亮女孩名叫颜栀子,过去也是事务所里的成员,孟仙年一直把栀子当成最喜欢的女儿般宠爱,栀子也一直都是事务所内那个活泼开朗的小姑娘。

        但此刻苏少看着她白皙的脸蛋和精致的妆容,以及身上性感又夸张的长裙礼服,感觉这些年来栀子还真是变了很多。

        ——少了几分清纯,多了几分艳丽。

        “你怎么来这了?”栀子问他。

        “呃……”

        苏少知道自己是因为周辕青说会帮他恢复正常人的生活,才不惜冒着被抓捕的风险来到这里。可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把这件事告诉栀子。

        “让我猜猜,”栀子歪头想了想,“是辕青让你来的?”

        “……”

        “噢,我就知道是他。”

        栀子撇撇嘴,“那家伙之前就一直叨叨着想把你接过来,没想到还真去了。”

        “……”

        “我知道你讨厌他,但辕青他对于那件事真的很后悔,他也在很努力地想办法挽救了……算我拜托你,苏少你再别生他的气了好吗。”

        “……”

        ——生气?

        ——那件事?

        苏少能想到的只有以前在事务所时周辕青总喜欢在他喝水的时候故意撞他的杯子,然后看着他被呛到的样子哈哈大笑。

        “喂,你能不能别这么冷淡!”

        “……冷淡?”

        栀子翻了个白眼看上去想骂他两句,但最终瘪着嘴巴改了口。她捋了把长发走进电梯,苏少也跟着迈了进去。

        “也对,我和你讲什么呢,你这什么都不懂的小狗,不知道什么时候脑子才能好使。”栀子哼了一声。

        苏少撇了撇嘴,栀子明明比他小上几岁,可说话却不知跟谁学的也总是这副咄咄逼人的样子。

        他想了想,觉得一定是跟周辕青学的。

        毕竟还在事务所里的那阵子他和周辕青每次吵得天翻地覆时,栀子都是选择帮着周辕青。

        而且即使苏少对感情不大敏感,也能看出栀子似乎一直对那家伙有着说不清的复杂感情。

        苏少本想反驳栀子的话,以自己的方式和她吵几句嘴,却发现栀子臂弯挂着的挎包模样很奇怪。

        那包的侧面好像有什么小东西在一闪一闪地跳动。

        “怎么了?看我包干嘛。”

        栀子见他一直盯着它看,将那精致的小皮包拎起来好奇地瞄了两圈。而女孩将包拎起来的一霎那,苏少浑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给我!”

        他立刻从栀子的手里夺过那个包,紧接又用尽全力猛地挥出几拳敲碎了观光电梯的玻璃,将它飞快地甩了出去。

        下一刻那个不大的皮包在空中刹那间爆炸开来,楼层中央的巨大吊灯被瞬间炸了个粉碎,被震裂的玻璃碎片疾风骤雨般朝着四周飞射出去。

        苏少看着那空中的浓烟心里一阵后怕。好在实验室的经历令他的身体机能远超常人,刚才又反应及时将那皮包丢得够远,才没让他和栀子被困在电梯里生生炸死。

        苏少护住缩在一旁捂着头吓呆了的栀子,皱着眉警惕地观察起周围,注意到对面平台上有个奇怪的家伙正死死地瞪着这里。

        而见苏少看过来,对面的那个家伙倏地避开了眼神,混进了身后的拿着手机拍个不停的围观人群中。

        “怎么回事……”

        栀子紧攥着他的衣角,声音颤抖地问他。女孩显然被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吓的不轻,缩在他怀里泪眼汪汪,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苏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懂。

        “有人想杀我,”栀子的情绪波动起来,“对,就是这样。一定又是那些恶心的家伙……”

        “谁?”

        苏少本是想听她说完的,但下一刻他意识到自己和栀子此刻所处的环境极其危险。

        地处观光电梯高层,暴露在外一览无余,更别提还有个鬼鬼祟祟一直监视着他们的不速之客。

        于是苏少连忙按下了离他们目前所在楼层最近的按钮,祈祷着电梯赶紧到站。

        “就是以前还在事务所时总来找仙哥闹事的那些家伙。你忘了吗,他们总是来找麻烦,之前也骚扰过辕青几次,最近收敛了一阵子我还以为他们消停了呢,没想到今天又……”

        “事务所?”

        “对啊。他们总说着恨透了我们事务所,不把我们都消灭不罢休……等等,你的手?”

        顺着栀子惊恐的眼神,苏少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右手正往下滴着血。

        它的模样看上去可不怎么好,刚才时间紧急苏少不得已只能用拳头来敲碎电梯,玻璃碎片划破皮肤留下横七竖八的口子,不少碎片还嵌在了肉里,血流不止。

        不过幸好在苏少的认知里不存在痛觉这一说法,所以也没什么特别大的反应。

        于是一个问题在他的脑海中冒出了:

        疼痛究竟是怎样一种感觉呢?

        苏少愣愣地看着自己鲜血纵横的右手陷入了沉思。

        他似乎也是尝到过那种感觉的,在那间阴暗潮湿的实验室里。

        穿白衣服的家伙用针头朝他的身体里注入各种各样的药剂,观察着他接受那些东西后表现出的反应。苏少也不记得过去的事,仿佛从一出生开始就被关在这里,没有尊严没有人性。

        后来他崩溃了,声带遭到损毁讲不出利索话,被铁链拴住活像条畜生,世界变得一片空洞。

        那段时间就像是做了场醒不过来的噩梦,丧失麻木了痛觉的他开始自暴自弃,见人就厉鬼在世一般撕咬,苏少觉得反正自己也不再是“人”了,那干脆就做个彻头彻尾的畜生好了。

        ——但什么时候这种想法开始改变了呢?

        ——什么时候他又开始想管自己叫做“人”了呢?

        苏少想起和孟仙年第一次见面的那天。面对孟仙年朝自己伸出的手他选择忘恩负义地从他身上扯下块肉,然后就挨了那人一拳。

        那一拳很疼、疼得他直接哭了出来、那是他记忆里第一次如此清晰地感受到疼痛。

        后来孟仙年把他带回了家,把他作为“人”带回了家,而不是困在笼子里的“畜生”。

        或许也就是那时候吧。

        以前的苏少只是想从笼子里跑出来,想见见阳光,想晒晒太阳,和条狗的确没什么两样,而现在的他想有生活、想有家人、想有感情,或许这才是真正想以人的身份活下去。

        但是他真的可以吗。

        这样的他真的可以吗。

        苏少不知道。

        孟仙年也如周辕青所说离开了他、离开了事务所,苏少也不知道自己该去问谁。

        他越想越觉得头晕目眩,眼前晃了神好像又回到了那个阴冷潮湿的实验室。

        苏少连忙扶住了电梯的扶手支撑住身体怕自己倒下,那些玻璃碎片受到挤压后也嵌的更深,可他依旧尝不到任何疼痛的滋味。

        糟透了。

        他咬着牙想。


  (https://www.uxiaoshuo.cc/56874/56874264/94538581.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