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青色街 > 第17章 目击了目击一切的人的人。

第17章 目击了目击一切的人的人。


17日常,接二连三。

        “哈……哈啊……”

        吵死了。

        “哈啊……哈啊……哈哈哈哈……”

        吵死人了!

        “哈啊……吵死人了吵死人了吵死人了吵死人了吵死人了!!!”

        嘴里不受控地大吼出声,苏叙劫的大脑震了一下,倏地回过神来。

        平复了下跌宕起伏的心跳,

        苏叙劫很快意识到,刚才那些吵死人的喘息声和狂笑声竟然是源于他自己的。

        衬衫被汗浸透,黏腻地粘在身上,胳膊也又酸又痛。苏叙劫想把它抬起来活动两下,而这一抬却让他看见了惊悚的一幕。

        他发现自己的手上沾满了血,手指的酸痛和膨胀感也正是因此。但这些血却并不属于他,而是源自于他身下的另一个人。

        那人的头发凌乱,偏着脑袋已然昏厥过去,口鼻都往外淌着血。

        但意外的是,即使被揍成了这副惨不忍睹的样子,这人的嘴角竟然呈上扬状,表情安详满脸写着心满意足。

        苏叙劫愣愣地凝视着他,动了动自己猩红的手指。然后他像是想起了什么,焦躁地嘶了口气,朝着旁边的树干上、还有这家伙的衣服上嫌弃地抹了抹这些黏糊糊的血。

        等用对方的黑衬衫彻底把手擦干净后,苏叙劫站起身,抬脚踢了踢这不知是死是活的家伙。

        出于人道主义,苏叙劫觉得自己或许是要把这家伙送去医院。但他转头又想了想,还是决定不给自己找麻烦了。

        算了。

        反正所有人也会以为这是“战争机器”干的。

        苏叙劫本能地想。他皮笑肉不笑地勾起嘴角,发出阵阵笑声,但笑着笑着就愣住了。

        笑容逐渐消失,他缓缓睁大了眼睛。

        哥哥……

        对了。

        所有人都以为战争机器是哥哥来着。

        不能往哥哥身上泼脏水。谁都不能,我也不能。

        往哥哥身上泼脏水,还有散播谣言的混蛋们都通通得死……!

        苏叙劫发觉他差点成了自己最作呕的那些混蛋,不禁恼怒地几拳锤在树干上。

        直到手指锤出血,锤的皮开肉绽,锤的血肉模糊,他心里才稍微好受了一点。

        苏叙劫闭上眼睛呼了口气,正想快步离开,可这时他眼前白光一闪,紧接着又听见了道清脆的快门声。

        他瞬间清醒了过来。

        还有什么人在这里。

        除了他、除了地上昏死的男人和倒在树丛里的女人以外,还有什么人在这里。

        等等、快门声……?

        哈……哈哈,那些叽叽喳喳的死麻雀们甚至都丧心病狂到埋伏在这种地方了吗?

        因为天色黯淡,那鬼鬼祟祟的家伙又像是藏在暗处,苏叙劫找不到对方的位置,只能用眼睛警惕地扫过四周。

        午夜的公园此刻一片死寂,只有塞恩大厦的霓虹灯微微照亮了这里。

        苏叙劫吞了吞口水,缓缓走向之前那把插在树杈里的手锯。

        他的指尖探上把手,轻轻拽动着它。

        也就是这时,旁边的草丛里发出簌簌响动,有什么人试图趁着他看似走神的空档仓皇逃跑。

        苏叙劫得意地笑了起来,他早就料到会这样,于是麻利地一把甩出那手锯就追了上去。

        既然不能让哥哥被抹上污点。

        那就抓住这个偷窥的混蛋来做替罪羊好了。

        苏叙劫面目狰狞地紧逼其后,而跑在前方的那家伙也不知是紧张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突然脚下一绊摔了个嘴啃泥。

        他摔的非常狼狈,连蹬了好几下地面都没能站起来。于是他又手脚并用地朝前挣扎了几步,但因为浑身发抖而最终踉跄着跌回地上。

        苏叙劫眼看就要够到那家伙,他甚至已经在心里脑补起处死这家伙的流程,可这时他的脚下好像踩到了什么软绵绵的东西,那触感就像是柔软的面团。

        苏叙劫浑身抖了一下,心底莫名升起股恶寒,连忙抬腿换了地方落脚。

        而那坨软绵绵的不知名物体突然开始蠕动,紧接着竟然揉着脑袋缓缓支起身子。乌黑的长发顺着肩膀凌乱地披散,如花似玉的脸上透出些许乌青。

        竟然是个女人。

        等等。

        女人……?

        苏叙劫怔住了。

        他狐疑地观察了一下女人华丽的衣着和看上去价值不菲的首饰,紧接着意识到着了一件毛骨悚然的事。

        这是此刻倒在地上、被他揍昏过去的那家伙不久前在草丛里用手锯劈砍的那具“尸体”。

        “唔,很痛啊……”

        女人扶着脑袋,语气中带有一丝哀怨。苏叙劫看见她的颈脖上留着一道被利器狠狠劈砍过后的痕迹。

        但没有血流出来。

        苏叙劫明明记得自己亲眼目睹了男人行凶的那一幕,也记得他的手锯上沾满了血。

        他确信这个女人不可能还活着,就算还活着,也不可能像是个没事人一样坐起身来。

        但此刻这女人的样貌依旧光洁如新,除了颈脖上的那道刀痕,以及脸蛋上的细小乌青以外什么都没有留下。

        呵,今天晚上还真是见鬼了啊。

        真有意思啊……

        真是太有意思了!!

        “呵呵、呵呵呵呵、啊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苏叙劫突然将追杀替罪羊的事抛却了脑后,眼看着那家伙屁滚尿流地逃跑也没有追上去的意思。

        他两眼放光,兴奋地狂笑,高高地扬起手锯,朝着这不知是人是鬼的女人砍去。

        “你怎么会还活着呀哈哈哈哈哈哈——”

        女人愣了一下,顿时爆发出刺耳的尖叫,如花似玉的脸蛋霎那间变得灰败。

        苏叙劫正在兴头上,但下一刻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在女人发出惊叫的同时,一道黑色的浓雾呼啸着席卷而来,苏叙劫感到有什么东西正疯狂拉扯他的手臂。他烦躁地朝后看去,发现那黑雾竟延伸到腰间,逐渐攀上了他的手臂。

        很快他便被控制住了半身的行动,紧攥着的手锯也掉落在地上。

        什么鬼东西?!

        苏叙劫动弹不得,只能用布满血丝的眼睛恶狠狠地瞪着那些黑雾,仿佛想将它活活用眼神烧死。原本瘫在地上被吓呆了的女人见状,也连忙连滚带爬地逃开了。

        “放开我,妈的……!”

        苏叙劫啐了一口,干脆朝后倒着飞奔起来直直地撞向树干,随着砰的一声巨响,他的脊椎痛得钻心,但那黑雾也给他松了绑。

        苏叙劫难受的想干呕,但现在的情况显然不容许他喘息。

        他忍着痛再度捡起了那把手锯,胡乱地朝那片黑雾砍去。一片混乱之中,他竟然觉得自己砍到了什么实体。

        “嘶——!!”

        他甚至听见那黑雾发出了一声吃痛的叫喊。

        苏叙劫本以为自己是出现了幻觉,可仔细一看锯齿,上面明显吃到了些新鲜血迹。

        得知了这一情报后苏叙劫得意洋洋,正想再劈出几下,但那浓雾却忽然分崩离析似的分裂逃窜,融化进周围黯淡的环境里消失不见。

        什么啊……逃得还真快。

        不知过了多久,等到周围紧张的氛围全部散去,苏叙劫才感到自己身体各处无不蔓延开钻心的疼。

        他全身上下的骨头仿佛散了架,再也支撑不住沉重的身体,直直地朝后倒在了地上。

        恍惚之间他看见自己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好像有什么人发来了消息,但他已经没有力气去捡起它了。

        ……

        “小青哥?你的电话响了哦。”

        时间已经接近凌晨两点。

        身材火辣的漂亮女人——林孤里推了推趴在吧台边的男人,但对方偏着头毫无反应。

        林孤里扫了一眼堆满吧台的空酒瓶,叹了口气。

        周辕青喝醉了。

        可他的手机又一直在响个不停,有什么人在不断地拨打着他的号码,单数林孤里看见的就有六七次。

        林孤里试着过提醒周辕青,可他一直迷迷糊糊地灌着酒,嘴里念叨着胡话,什么对不起、什么我错了、什么毁掉了一切,全然没有在意自己的手机已经被别人拨打了数次。

        电话从几个小时前开始就持续响动,不过期间也有停滞过一段时间。

        就在林孤里快要把这件事忘掉,准备收拾店铺打烊的时候,它又响了起来。

        不会是什么很重要的事吧……?

        林孤里拍了拍倒在桌上的周辕青,见他仍旧没有反应,捡起他的手机接通了电话。

        “喂?我是——”

        林孤里刚想告诉对面的那个人周辕青现在的情况,顺便也想问问对方是否能把他接回家。

        可不等她的话说出口,对面就爆发出一顿慌乱的质问。

        “你是谁?!你把他怎么了!!把手机还给他!!!”

        那声音是个女孩。

        但就像是刚经历了什么很恐怖的事情一样,女孩的声音颤抖不止,听见电话那头的声音不是她认识的周辕青后更是惊恐地大吼大叫。

        “呃,妹妹,你冷静一下。我只是小青哥的朋友,他很好没什么事,你放心。但现在他在我这里喝醉了,要不……你来接他一下?”

        “他为什么会在你那里?!”

        “嗯……说来话长。小青哥说他约了朋友,但那个朋友好像有事耽搁了一直没有来,所以他就在我这里多坐了一会。”

        “他现在在哪,他现在在哪?他现在在哪……!!我要见他……我……”女孩哽咽起来。

        不知怎的,林孤里莫名觉得这个女孩的声音意外地熟悉,像是在哪里听过。

        她刚想回答女孩的话,原本醉倒在一旁的周辕青却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了起来,从她的手心里抽走了电话。

        “嗯……栀子?怎么了。”

        周辕青皱着眼捏了捏自己的鼻梁,脸颊微红还没完全清醒。

        周辕青关掉了免提,对面的女孩说了什么林孤里自然也听不见。

        可能是小情侣吵架?

        林孤里回想起在酒吧门口撞见周辕青时他魂不守舍的样子。

        但很快,林孤里看见周辕青原本朦胧的双目逐渐变得惊慌。他脸色骤变,瞪大了眼睛,像是被人从头到脚泼了一盆冷水。

        “我、我马上去找你。”他连声音都在哆嗦。

        周辕青抓过丢在沙发上的外套,连句道别的话都没说就匆匆离开了酒吧。

        林孤里眨了眨眼。

        看来不是小情侣吵架啊。


  (https://www.uxiaoshuo.cc/56874/56874264/94415616.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