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妖采奕奕 > 第6章 第6章

第6章 第6章


——朝贤东郊一心院

        “可以。”祁奕点头,“现在有掌握到什么情报吗?”

        叶桃扶额,精致的妆容掩饰不住她的疲惫,“情报不多,而且还不能确定白时的失踪是否与小烈神有关。以免惊动鬼王,我们也不能贸然去跟他那边接触。”说着,叶桃从笔记本中取出夹着的两张照片,轻轻推到两人面前,照片分别是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的半身照。“这是白时,”叶桃指了指其中一张照片,小男孩长着一张稚气未脱的小脸蛋,墨黑色的短发下是一双晶莹剔透的黄琥珀蛇瞳,叶桃随后又指了指旁边的照片,“这是他的双胞胎妹妹,烈卿。”

        “两个小孩不同姓?”拂曦彦问道。

        “白时继承了父亲鬼王的鬼族血脉,而烈卿则是继承了小烈神的烈神不死鸟血脉。姓氏不同应该是和这个有关系。”叶桃解释道,“接到一意院院长通知说白时不见的时候,我们就立刻赶到了一意院。一开始想先从白时的胞妹烈卿那里打探消息,但是烈卿一直拒绝离开宿舍,谁也不见。”

        拂曦彦看向另一张照片,照片上的烈卿有着一头金灿灿的波浪卷长发,一双水汪汪,闪烁着星辰大海般的明亮大眼睛,白皙粉嫩的脸蛋儿,就像是一个精致的洋娃娃。祁奕的唇角微勾,“是不是觉得在哪里见过?”

        “头骨记忆里面的那个金发女孩”拂曦彦努力回想着今早看到的记忆片段,虽然当时只能模模糊糊看到金发女孩大致的轮廓,但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他基本可以肯定当时冲着他这边大叫的正是烈卿。

        叶桃眼中闪过一抹欣喜,“你们知道什么吗?”

        祁奕将桌上烈卿的照片拿起来,“今天的会议桃姐也听说了吧,袭击我们的头骨在生前见过一个金发女孩,这个金发女孩就是烈卿。”他晃了晃手里的照片,“一个只有10岁的孩子出现在夜店,这本身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她还跟店里的人起了冲突,那就更不寻常了。”

        “你的意思是,绞丝彷陵遇袭,跟白时的失踪有关?”叶桃皱起了眉头,习惯性地将指关节按压在嘴唇上。

        祁奕将照片放回了桌子上,“也不能排除这个头骨只是恰巧在死后被妖利用这个可能性,但是我们可以顺着这个方向侦查。”

        “我明白了。”叶桃的眉头皱的更深了,这件事比她想象中的还要严重,“最坏的结果就是白时被妖给抓走了,这直接牵涉到鬼界和妖界之间的关系。”

        拂曦彦开口道:“能直接对鬼王之子出手,这个妖应该不简单吧?”说完他看向一旁的祁奕,发现对方满目笑意。祁奕给他的感觉,与其说是在和同伴探讨情报,不如说他正在享受名为“任务”的游戏。但也很有可能是他样貌天生就是这样,无论是眼睛和嘴角,都总会不动声色地向你透露出笑意。

        “这个嫌疑妖还擅闯妖王的陵寝呢。”祁奕说道,“既然已经确定了目标是谁,那我们就直接去见见这个鬼公主吧?”

        “你亲自去?”叶桃问道。

        祁奕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现在调停队就我一个最空闲了,派工也只能派给我自己了。”

        叶桃抱歉地笑道:“等会我会把手续办好的,这边的线索就交给你了,麻烦你啦。”

        “小事,没有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好的,万事小心。”叶桃跟着站了起来,给两人开门。

        开门的瞬间,似乎有什么东西齐刷刷地缩回到了工位上。叶桃清了清嗓子,看着从办公室里出来的两人。祁奕一直以来都是一心院的焦点,这个叶桃早就习以为常了,不过现在又来了一个相貌突出,还是真正的王室成员,看来这一心院的日子是一天比一天精彩了。

        ——朝贤天煦城一意院

        一意院作为朝贤最顶尖最全面的学府,招生规模极广,下至幼儿部,上至大学部都有涉及。不少朝贤的贤才能人从小就在一意院就读,最后作为一意院大学部的毕业生进入社会,为朝贤的未来发光发热。也有不少毕业生选择留在一意院,为朝贤培养出更多的杰出人才,使得朝贤在学习文化方面取得了突破性的成长。

        不过最能体现一意院与其他学府区别的,是一意院另外还设立了对其他种族开放的学府。如今各种族之间的关系趋于稳定发展,互相之间结合虽然鲜少见,但经过几百年的岁月,混血后代也有了一定的数量。人类在教育文化方面自古以来就非常重视,这种重视甚至超过了其他任何种族。从古至今传承下来的体系、规模,还有文化的传统和历史,使得人类文化始终保持着最为高级和强盛的水平。正因如此,更多父母愿意将自己的子女留在一意院专为其他种族设立的尚景堂就读。

        由于祁奕的空间传送实在过于便利,两人很快就从一心院直接跳到了距离几十公里远的一意院。下午四时正,尚景堂幼儿部的教导主任李凝在接待室接待了祁奕和拂曦彦。虽然她端庄的面庞上是布满血丝的疲惫双眼,但向拂曦彦行礼的姿势还是一板一眼的十分标准。

        当祁奕问起烈卿的时候,李凝脸上的神色更为凝重了。“烈卿在白时失踪的时候一直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谁也不愿意见。”

        “你确定她一步都没有踏出过房间吗?”祁奕问道。

        李凝露出一丝疑惑,“是这样的,负责看管孩子的宿管确定她没有离开过。”

        祁奕:“可以麻烦您带我们去烈卿的房间吗?”

        李凝:“难道你有办法让烈卿出来?”

        祁奕笑道:“要试试才知道。”

        李凝显得有点为难,“我们之所以没有强行进入烈卿的房间,是因为我们不想惊动到鬼界那边”

        “放心吧,我保证不会弄出很大动静来。”

        李凝自己是做不了主,“那我先找院长商量一下”

        “让他们试试吧。”

        三人同时循声望去,见一梳着黑色低麻花辫的男子站在接待室门口,正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们。

        “皓辉殿下”李凝赶紧从座位上站起来,向男人行礼。见她这么一称呼,原本也坐着的祁奕也跟着从座位上起身,行礼。

        拂皓辉一边挥手让他们起来,一边朝他们走了过来,“这里不是皇宫,是教书育人的地方,不用行礼啦。我刚来的时候不是说过吗,李主任真是健忘呢。”

        李凝不好意思地点点头。

        “哥。”拂曦彦朝他的哥哥客气地叫了一声。

        “阿彦,真没想到你会出现在这里。”拂皓辉伸手轻轻拍了拍拂曦彦的肩膀,但他的注意力很快就从拂曦彦身上转移到他身边的那个面无表情的男人。“这位是?”

        “一心院调停者,祁奕。”祁奕简单地介绍了下自己,“刚刚殿下说我们可以去,我没听错吧?”

        “没有听错。”拂皓辉细细地打量着祁奕的脸,“一心院出来的人不仅精明强干,还,”他用大拇指摩挲着自己的嘴唇,“赏心悦目呢。”

        “不愧是哥哥,帮大忙了。”意识到一丝危机的拂曦彦反手一把抓住拂皓辉的肩膀,强行让他重新面对自己。

        “但是,这个需要请示院长”李凝有些为难地说道。

        “院长那边我来说吧,我们这边也毫无办法不是吗?”拂皓辉一脸轻松地说道。

        “那我这就带二位去。”李凝一扫之前的忧色,笑着说道。拂皓辉自上一年被派来一意院后,就深得一意院上下的喜爱,连院长都对他颇为信任。既然他本人都打包票,那应该就是没问题了。

        “哥,那我们先走一步了。”拂曦彦说完,抓起祁奕的一只小臂就将人直接拉走。

        拂皓辉斜倚着书桌,看着三人离开,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阿彦很少这么紧张,真是有意思。”

        和一心院建筑的整体风格一样,一意院的建筑也采用了同款的园林风格:绿树青山,亭台楼阁,假山水池,还有各种奇异的植物。因为和普通人不同,而且本来数量就不多的尚景堂学生,所住的学生宿舍全部采用单人住宿制,这样也可以避免被别人知道他们的身份。李凝带着二人到了临时住宿区,左拐右拐来到了一个房间门前。烈卿的房间相对要大一些,和其他的房间也有一些距离。

        李凝轻轻敲响了房门,“烈卿同学,是我,李老师。老师有事想和你谈谈,可以出来一下吗?”

        三人在房间门前等了足足有三分钟,门的另一边却毫无回应。李凝回头看了看两人,无奈地摇了摇头。

        祁奕点点头便走上前去,将手按在门把上方的门锁上。“你知道密码吗?”

        “密码只有住在里面的学生自己知道。”李凝说道,“我们和尚景堂的学员签订了保密协议,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我们是不会强行进去的。”

        “是害怕鬼王问责吧。”祁奕淡淡道,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拂曦彦注意到他按在门锁上的手掌正散发着忽闪忽闪的红色亮光,就像一条静静的溪流,缓缓将锁链包围起来。

        “咔哒。”一阵开锁的声音响起。

        祁奕直接推门而入,拂曦彦和李凝紧随其后。首先映入三人眼帘的是一扇敞开的窗户,窗外的风吹进屋内,掀起窗帘飞舞。房间的另一边地上,散落着几件女生的衣物。

        李凝环顾整个房间,连卫生间也查看了好几遍,“奇怪,烈卿不在房间里”

        “已经跑了。”祁奕来到了敞开的窗户旁,透过窗户可以看到一意院后面的一片小树林,再往外就是繁华市中心了。

        “我确认一下”李凝说着就掏出了手机开始拨打电话。

        拂曦彦捡起地上的一条小裙子,“这是一意院幼儿部的校服,还有体温”

        祁奕伸手道,“给我看看。”

        “嗯?哦”拂曦彦乖乖将小裙子双手递给祁奕,但他不明白祁奕为什么会突然对这条小裙子来兴趣。他能够想到的可能性就只有一个。

        “奕哥,你,是要穿吗?”

        他话音刚落,祁奕单手接过小裙子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从进入接待室到刚才都面无表情的祁奕,一度让拂曦彦怀疑他是不是有什么心事。他那不苟言笑,公事公办的作风与今早在一心院的他判若两人。如果不是现在的祁奕侧头对他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他都差点忘了眼前这个人天生媚骨。

        如果是这样的祁奕,穿小裙子也肯定美若天仙,倾国倾城。拂曦彦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后辈,我发现你的思维方式还挺清奇的。”

        祁奕说完这句话,手中的小裙子已经被一片红光所笼罩。拂曦彦一眼就认出这是今天早上看头骨记忆的那道血红色光芒,而祁奕一脸严肃地盯着前方也证实了这一点。

        “有什么发现吗?”拂曦彦谨慎地问道。

        祁奕没有回答,而是握住了拂曦彦的手,将他的手放在了小裙子上。

        这股力量仿佛是从祁奕体内的血液流淌出来般,有着和早上一样炙热柔软的触感。拂曦彦的眼前逐渐呈现出了这样的景象:

        这是刚被脱下来,躺在地上的小裙子视角。一个金发女孩换上了便装后,听到了门外传来了李主任叫她的声音。她三步并作两步来到窗户前并拉开了窗户,轻车熟路地爬上了窗台。

        然后,女孩化作了一只有着漂亮金红色羽毛的鸟儿,从屋子里飞了出去。


  (https://www.uxiaoshuo.cc/56873/56873281/91826187.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