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妖采奕奕 > 第16章 第16章

第16章 第16章


——未知领域

        祁奕眉头一扬:“当着一个孩子的面,别胡说八道。”

        白时眨巴眨巴眼睛,不太懂拂曦彦的话,他回头,不解地看着拂曦彦。拂曦彦微笑了一下,伸手在他肉嘟嘟的小脸上揉了揉,“乖,别怕。”

        白时点点头,紧紧搂住拂曦彦的脖子。

        拂曦彦感觉自己从刚刚开始就有点精神不集中,大概是刚恢复的缘故。他望向了缓缓从地上爬起来,满脸不甘的嘉。他的目光冷淡至极,仿佛一潭深渊寒潭一般,看得嘉一阵心惊肉跳。嘉的手下,更是被那股强大的气势给镇住了,一个个都呆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那是妖尊级别的气息。

        嘉不敢置信地瞪着拂曦彦,声音有些发颤,“你为什么会在这?你不是应该?”

        “不是应该死了吗你是不是想说这个?”拂曦彦皮笑肉不笑,大掌轻轻抚摸着怀里白时的小脑袋。不知何时,白时脸上的纹络,仿佛被抚平了一般,慢慢地褪去,身上的燥热也渐渐消失。白时觉得自己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样的畅快了,精神一松,就躺在拂曦彦的胸口沉沉地睡着了。

        拂曦彦抱着白时,然后俯身将两截断裂的笛子拾了起来。“都过去上千年了,你这争强好胜的毛病还是一点都没变。怎么样,我的残羹剩饭好吃吗?”

        “什么意思”嘉死死盯着拂曦彦手中的断笛,下一秒,他突然意识到什么,怒吼道:“是你搞的鬼!”

        “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妖尊妖力吗?我都差人送到你面前了,你还有什么不满的吗?”拂曦彦遗憾地摇着头,“我还以为这么点不至于撑死你,看来是我考虑得不够周全。”

        嘉的头发化作无数锋利的尖刺,气势汹汹地直取拂曦彦。一旁的祁奕眼疾手快,一手铁索一甩,便将尖刺尽数挡了回去。

        “明扬”嘉气得咬牙切齿。

        “认错人了,我不是。”祁奕语气冰冷,手上的锁链依旧在不停地朝嘉发动着猛烈的攻击。

        “嘉大人!”手下们这才反应过来,纷纷冲上去想要和祁奕拼命。

        祁奕的背后,拂曦彦的眼瞳微微一缩,一抹阴冷的光芒在他的眼中一闪而过。他的指尖一弹,强大的吸力横扫而出,嘉的那些手下顿时被吸成了一滩鲜红的血液,被那黑色的漩涡吸了进去。嘉的脸色煞白,身体摇摇欲坠,就差一口鲜血吐出来。与此同时,祁奕甩出手中的铁链,将嘉的身体捆得结结实实。

        祁奕瞥了一眼嘉,又转头看了一眼拂曦彦,问道:“你做的?”

        “我都还没插手,这些人就先插手了。”拂曦彦一副很是委屈的样子。

        听到这句话,嘉的表情变得扭曲起来,双瞳赤红如血,“凪!你竟然敢吞噬我的属下!”

        拂曦彦嘴角露出一丝冷意,“我早就说了,让你别招惹我。你就是不肯,怨得了别人?”

        又有一大片尖刺朝祁奕袭来,但都被阻挡在了空中,最终变回了柔软的头发,纷纷垂落了下来。

        “我不想掺和你那破事,教训你这事,还轮不到我。”

        就在拂曦彦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外面就传来一声剧烈的爆破声,紧接着就是轰隆巨响,房屋剧烈地晃荡起来,窗户玻璃都碎了一地。拂曦彦嘴角勾勒出一抹得逞的弧度,只见他伸出手,五根纤长的手指轻轻一划拉,原本闭着的门口被“唰”地打开了。

        房间外面是一个空荡荡的诺大空间,可此时却淹没在熊熊烈火之中。外面一大群妖兽正身陷火海中,有的已经被烧得焦黑了,有的则是躺在地上痛苦地呻|吟。而有个站在火海正中央的人,却毫发无损。

        拂曦彦抱着白时便走出了房间。祁奕虽然很想就地解决掉嘉,但是眼下形势不同,于是也连忙拽着锁链跟着。被此情此景傻了眼的嘉,不得不被祁奕连拖带拽地出了房间。

        看到拂曦彦抱着的是白时,男子额头上的血管都竖了起来,不过在看到拂曦彦的时候,他还是愣了一下,随即很快就冷静了下来。他快速走到拂曦彦面前,伸手就从拂曦彦怀里接过仍在熟睡的白时。

        拂曦彦当然很放心把孩子交给他,毕竟

        “后辈,你怎么把孩子给他?火是他放的吧?”祁奕一看孩子被送到一个陌生男人手里,有些着急,赶紧向拂曦彦问道。嘉在他的背后,看清了那道身影,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

        来人金发碧眼,在四周熊熊火光的映衬下,宛若从炼狱中走出来的王子殿下。他身材挺拔修长,帅得嚣张跋扈,右耳上戴着一枚类似于蛇眼的琥珀色耳钉,一身银灰色的衬衣,外面套着黑西装背心,配合一条黑色休闲裤,显得干净利落。

        “这位是白时的父亲,烈子爽。”拂曦彦介绍道。

        祁奕双目一睁,“你是,小烈神?”

        烈子爽张了张嘴,到了嘴边的话,却是咽了回去。“我没想到你们会先一步到,外公,外婆”

        “好久不见。”拂曦彦点点头,对烈子爽的称呼非常满意。

        “等等,外婆不会是在叫我吧?”祁奕额头一跳。

        烈子爽似乎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样,“我妈和姨妈对跟我说了,外公刚恢复记忆和力量不久。外婆就更不用说了,看样子就能辨认出来了。”

        说完,也不给祁奕反驳的机会,低头查看白时身上的伤口。当他看到白时稚嫩的脖子上有一道血红色的伤口时,那碧蓝的眸子立刻变得冰冷异常。他用大拇指在白时的颈间划了一下,一团火焰从他的手指上窜了出来,顺着他的动作传到了白时的伤口上。很快,白时脖子上的伤口便消失不见了。下一秒,他一个响指,祁奕和拂曦彦突然听到了身后传来了什么东西燃烧起来的声音。

        转头一看,只见嘉那头缭乱不堪的长发已经被烧掉了一大片。看样子,他刚刚正准备趁祁奕两人不备试图偷袭他们,是烈子爽将危机化解了。

        “打我儿子,好玩吗?”烈子爽单臂将小孩搂在怀中,一手插在口袋中。

        嘉的头上冒着缕缕黑烟,整个人就像个疯子一般在原地跳跃。他双目赤红,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浑身都笼罩在浓重的煞气之中。

        拂曦彦眨巴着眼睛,一副好学的模样,“奕哥,这直接烤了没问题吗?”

        祁奕看到嘉这副模样,抓铁链的手紧了几分。“犯人死于意外也是毫无办法的事。”他目光深沉,眼角眉梢带着隐忍的怒火。就在祁奕想有下一步动作之时,他裤袋里的手机适时响了起来。他拿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是邱涵煦。

        “邱院?”祁奕接了电话。

        “小奕,你在哪?怎么一大早就不见你人?”

        “在逮捕犯人。”

        “犯人?是抓白时的人吗?”

        “对。”

        “那太好了。这件事牵涉的有点多,记得把犯人带回一心院审讯。”

        祁奕没说话,一旁的拂曦彦却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迟疑。

        “小奕?”

        “我知道了。”

        四周的火势越发凶猛,眼看着房屋就要坍塌。

        “先不说了,挂了。”祁奕挂掉了电话。

        烈子爽一挥手,四周的火焰像是他手中的傀儡般,慢慢地消散在了空气之中。即便如此,周围已经被烧成了一片焦黑,地上躺着的妖死的死,伤的伤。

        拂曦彦伸手将神色凝重的祁奕揽入怀中,熟悉的气息令他飘忽不定的意识镇定了不少,但是祁奕却伸手推开了他。

        “干嘛?”祁奕几个小时前已经知道,恢复记忆后的拂曦彦会耍流氓,但他没想到都这时候了,他居然还有心思做这个。

        “我只是想保护你免受浓烟侵扰”拂曦彦一脸委屈。

        祁奕一时语塞,但是看到拂曦彦委屈巴巴的模样,实在是无法责备他。他叹了口气,“先出去吧,邱院要我们把人带回去。”

        原本在地上苦苦挣扎的嘉听到这话,干脆直接摆烂,一动不动。

        烈子爽一听急了,“你们要带他去哪?我这账还没算完呢!”

        他的声音一出,所有人都只觉得一股寒意袭来。他们看到了天花板被吹得四分五裂,一股狂暴的劲气扑面而来,将周围的一切都吹得粉碎。幸亏几人反应迅速,躲避及时,才没有被砸伤。

        几人跑出了被掀顶的房子,拂曦彦和祁奕才发现这是一个小岛上的小房子,脚下是柔软的海滩,一眼就能看到一望无垠的海洋。一抬头,见一黑衣男子凌空而立。他身边凝聚着一团又一团的黑气,如同乌云般遮住了整个太阳,使整片天色阴沉暗淡,仿佛随时会降下暴风雨来。

        那人立刻发现了他们,纵身一跃,来到了他们的身前。周围的空间变幻莫测,隐隐有电光闪烁。

        黑衣男子身材细高挑儿,脸孔隐藏在阴影中,只露出一只闪烁着亮光的琥珀色蛇眼,周身气势凛然,让人不寒而栗。直到他走近拂曦彦,祁奕才发现他的“海拔”竟然还在拂曦彦之上。

        拂曦彦的眼睛微微一眯,虽然一脸嫌弃,但并没有流露出任何的恶意。祁奕隐隐感觉到,这两人看对方的眼神,似乎有一种“同类相斥”在里面。

        “哥哥,总算找到你了。”男人径自朝烈子爽走去,不由分说就将烈子爽连人带娃一起揽入怀中。

        烈子爽虽然没有反抗,但也没有给男人好脸色看,“我也没让你找我”

        虽然祁奕不认识这个男人,但从那标志性的黑发玄衣,左蛇眼,右假眼的特征就能马上认出,此人,啊不,此鬼,正是鬼王白辰。

        之前就听叶桃说过鬼王的右眼是假的,至于为何会失去这只眼睛,便无从得知了

        看着烈子爽很不爽地被白辰揽在怀里,祁奕再次注意到了烈子爽戴在右耳上的那颗琥珀耳钉。

        难道是

        这就是鬼族的情趣吗?

        “行了,既然已经找到了,那就先走吧。”拂曦彦打断了他的思绪。

        白辰这才依依不舍地把注意力从烈子爽身上挪开半点,“这不是,我尊敬的外公大人嘛?一千年不见,您总算是投胎回来了。”他直起身,但仍然将烈子爽紧紧地圈在怀里,“没能及时送上我最真挚的祝福,还请外公大人不要见怪。”

        拂曦彦不置可否地淡淡一笑。

        琥珀蛇眼一转,将视线投向在一旁的祁奕,露出一副颇为乖巧的样子,“外婆好。”

        堂堂鬼王居然叫自己“外婆”,祁奕感觉背脊发凉。

        也没等祁奕有何表示,白辰又说道:“外公外婆团聚,我们就不打扰了。先走了。”

        “等一下,我这还有账没算。”烈子爽想要单手挣脱白辰的钳制,显然是徒劳无功的。

        “那个,小烈神,我们需要将犯人带回去一心院审讯。能不能先缓缓?”祁奕虽然也不太情愿留嘉活着,但既然是邱涵煦的命令,他也不得不服从。

        “外婆现在在一心院工作吗?”烈子爽再次打量了下祁奕身上的便装,也没看出来有关显示他身份的东西。

        “呃嗯”祁奕选择了妥协。

        “好啦哥哥,你在外面玩了几天也累了吧,我们回家休息,好吗?”白辰对烈子爽说话的语气非常温柔,与传说中那个令人闻风丧胆的鬼王截然不同。但他由始至终都没有去看地上的嘉一眼,仿佛这里发生过什么事都与他无关。

        “你儿子被人掳走,都快没命了,你怎么还这么淡定?”烈子爽怒目而视。

        “我怎么可能淡定,我都快急死了。”白辰的语气像极了在哄小孩子,“哥哥,你重新戴上耳环,是想让我帮忙的吧?”

        “那”似乎是被对方说中,烈子爽将脸埋在白时的小脑袋上,喃喃自语:“只是不小心戴错了。”

        白辰满意地看着烈子爽的态度已经软了下来,“非常感谢外公外婆这么照顾我妻儿,至于发生什么事我就不必知道了。回去后,我亲爱的老婆自然会慢慢地讲给我听。那么,后会有期。”

        说着,一个漆黑的黑色漩涡就在他的背后浮现。不等烈子爽反抗,白辰抱着烈子爽向后一跳,直接跳进了黑色漩涡中,眨眼就不见了踪影。

        “和记忆里的一样,还是这么我行我素。”拂曦彦无奈地耸了耸肩,却突然感觉自己的肩膀一沉。

        回头一看,只见祁奕整个人倒在了他身上。


  (https://www.uxiaoshuo.cc/56873/56873281/91826177.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