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妖采奕奕 > 第17章 第17章

第17章 第17章


——朝贤天煦城松间阁

        挂断了电话,慕乐咏揉了揉太阳穴。

        他刚按照拂曦彦的指示,跟一心院的邱院长通了电话,说拂曦彦和祁奕都身负重伤,正在松间阁疗伤。邱院长的语气一如既往的随和,说要亲自来接祁奕回去。慕乐咏便按照拂曦彦事先安排的,告诉邱院长松间阁适合养伤,让邱涵煦不用担心,伤好了自然就会回去的。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殿下想把人留在身边,希望殿下不要趁人昏迷的时候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慕乐咏心里默默地想道。

        昨晚殿下昏迷,醒后不久,天都还没亮就和祁队长出去了。因为是空间移动,所以慕乐咏也只好放弃,没能跟过去。在这段时间里,他感觉自己如坐针毯,和一旁的绮和绛大眼瞪小眼的。

        殿下抱着昏迷过去的祁队长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他手上还捆着个散发着烧焦味道的古怪东西。殿下吩咐了绮和绛几句后,两人就把那物体带走了。慕乐咏赶紧找了松间阁的御医来,御医诊断后说祁队长是因为能力消耗透支,只要静养即可。

        慕乐咏看向窗外,外面的夜幕渐渐降临。而就在这时候,书房的电话响起。

        “这里是松间阁。”慕乐咏接了电话,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

        “是乐咏啊。”电话那头传来了清澈且熟悉的声音。

        慕乐咏立时坐得笔直,“皓辉殿下。”

        “一心院那边有消息说,阿彦受伤不轻。他现在怎么样了?”

        “已经找了松间阁的御医看过,伤口都有妥善处理,已经无大碍了。多谢皓辉殿下关心。”

        “既然这样我就放心了。”拂皓辉微微松了口气,“我晚点来看看阿彦,阿彦就多麻烦你照顾了。”

        “这是我职责所在,没有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那就好,我先挂了。”

        看来二殿下受重伤的事已经传到宫里了,可为什么陛下那边一点反应都没有呢?

        慕乐咏走出了书房,决定再去看看二人的情况。穿过木质回廊,迎面走来端着托盘的女仆,符伊。托盘上摆着没有动过的餐食,看样子是刚去送晚餐回来。

        “殿下他们什么都没吃吗?”慕乐咏问道。

        符伊一脸为难地点点头:“刚刚送过去的时候,殿下说先不用,让我拿下去。”

        “一心院的客人醒了?”

        “我不清楚,我隔着门问的。”

        “好的,你先下去吧。”

        “是。”

        来到拂曦彦房间门前,慕乐咏轻轻敲了敲门。

        “谁?”里头传来拂曦彦的声音。

        “殿下,是我。”

        “进来吧。”

        房间里的一片漆黑,唯有大床旁的一盏挂着的吊灯,发出温暖的橙色灯光。慕乐咏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床上看书的拂曦彦。

        “有什么事吗?”拂曦彦问道。

        “我来看看殿下有什么需要。”

        拂曦彦合上书,在幽幽的灯光下,他的神情显得有些模糊。“乐咏,怎么感觉你突然变疏远了啊?”

        慕乐咏一脸茫然:“我不明白殿下的意思。”

        “过来坐吧。”拂曦彦指了指床边的椅子,示意慕乐咏坐下。慕乐咏依言而行,刚要落座,却发现拂曦彦的被窝里还躺着一个人,正是祁奕。他身上只穿着来时的那件宽松t恤衫,性感的锁骨暴露无遗,头枕着拂曦彦的大腿,双眼紧闭,似乎睡得很熟。

        慕乐咏见状,忍不住惊呼一声:“殿下!你怎么能趁人家睡着的时候出手呢!”

        话音刚落,慕乐咏意识到自己失态,连忙向拂曦彦行礼道歉,“抱歉,是我失言了。”

        “哈哈哈,我还是喜欢这样的乐咏。”

        慕乐咏窘迫地低下头。

        “从我醒过来开始,你对我的态度就很客气。是不是因为听了绮他们说了什么?”拂曦彦并没有在意,示意他坐下。

        “我”

        “我的性情确实受到了记忆和力量影响,但我依旧是拂曦彦这点没变。我希望你以前怎么待我,现在也是。好吗,乐咏?”

        “我知道了。”慕乐咏激动地点点头,千言万语尽在无言中。等他抬起头时,注意到了拂曦彦垂下的一只手,正在有一下没一下地抚摸着祁奕那头微翘的红发。“殿下”

        “什么事?”

        “你这可是在犯罪。”

        “摸自己老婆怎么就犯罪了?”

        “你们还没领证怎么就是你老婆了?不对,你们连情侣也不算吧?”

        “孩子孙子都有了怎么就不是我老婆了?”

        慕乐咏只觉得自己的额头上青筋直跳,虽然这个人继承了前任妖尊的性情,但衣冠禽兽这一点还是安全没受影响。

        还是说,前任妖尊也是如此?

        “不过真是意外,殿下您朝思暮想的人,居然在前世跟您有那么一段过往。”

        “缘,妙不可言。”

        “”

        就在这时,拂曦彦怀里的祁奕“哼唧”了一声后,整个人在被窝里动了动,随即睁开惺忪的眼睛。

        金瞳先是和上方的紫瞳对上,然后又和不远处的黑瞳对上。

        “晚上好呀,奕哥。”拂曦彦笑着跟他打招呼。

        下一秒,金瞳猛地一震,随后,祁奕如一头小猫咪般从被子里蹦了起来。

        伴随着祁奕的突然离开,那种头脑空白的感觉又出现了,拂曦彦不由地轻晃了下脑袋。

        “我在哪里?”祁奕问道。

        “在我房间。”

        “犯人呢?”

        “绮和绛帮我们送去一心院了。”

        身下的床榻上还留有两人的余温,祁奕总算是明白过来现在是什么状况,一时之间感觉脸上火|辣辣的。

        “没想到殿下这么大的人了,还要人□□啊。”祁奕暗暗告诉自己此时此刻要冷静,只要自己不觉得尴尬,那么尴尬的就是别人。

        “是啊,需要奕哥的长期□□。”拂曦彦一听来劲了,紫色的眼底闪过一丝火热。

        不对啊,这人怎么还来劲了?祁奕赶紧岔开话题:“我不会睡了很久吧?”

        “不久,也就睡了一个下午。”拂曦彦道。

        “那还好”祁奕重新打量起拂曦彦,“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刚醒就卷入战斗,后辈你才更需要休息。”

        拂曦彦伸手抓起祁奕的手,握在手心里轻轻地摩挲着,“我舒不舒服,奕哥要不要亲身体验一下?”

        一旁的慕乐咏看着此情此景,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以示清白。

        祁奕连忙把手抽了回去,“既然后辈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先回去了。”

        说完,祁奕就迅速下了床,整理了一下身上有些凌乱的衣服。他的目光落在了一旁的床头柜上,是那两截断裂的笛子。

        察觉到祁奕的目光,拂曦彦伸手拿过那两截断笛,“这小东西也算是尽职到最后了。”

        “这是很重要的东西吧?”

        “确实很重要,但已经完成它的使命了。”

        祁奕朝拂曦彦伸出手:“给我。”

        拂曦彦听话地将断笛放到他的手心里。

        片刻后,躺在祁奕手心里的断笛逐渐泛起红色的光芒。下一刻,两截断面自动合二为一,变回了一支完整的笛子。

        拂曦彦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苦涩笑容:“奕哥,你才刚休息完,现在又开始透支力量了。”

        “只是恢复了原貌,至于妖力什么的就没有了。”祁奕将笛子递了回去。

        “我会好好珍藏的,这可是奕哥送给我的第一个礼物。”

        “我只是给你修复,大可不必。”祁奕抚了抚自己的太阳穴。

        “乐咏,拿根细线来,我要做成项链戴着。”拂曦彦非常宝贝地拿着笛子,吩咐道。

        “是,殿下。”终于可以撤退的慕乐咏脚下生风,迅速退到了房间门口。刚打开门,两个身影就撞了进来,直接把慕乐咏撞到了门的另一边。

        “妈咪!你醒啦!”绮和绛一拥而上,将祁奕团团围住。“担心死我们了,我们给你做了滋补的汤,妈咪一定要喝呀!”

        “啊嗯”祁奕仍然不知道该怎么去接这两家伙的话,但看她两一脸担心的模样,又不像是装出来的。

        “妈咪,你身上怎么有我主的味道?”绛抱着祁奕,用力地嗅着他身上的味道。“这么好闻的妈咪,都被我主的味道覆盖了——”

        绛的嗓子渐渐低下去,因为他感受到了从床头传来的一道森寒的目光,不禁浑身一颤。

        “啊,我主的骨笛恢复原样了!”绮大呼起来。“太好了,这贱妖居然敢掰断我妈咪的手指,有机会我一定要让他尝尝断指的痛苦——”

        绮的嗓子也软了下来,因为她也察觉到了床上的视线已经低温到了极点,她被冻的瑟瑟发抖。

        可祁奕却一字不漏地将她的每一个字都听到了,他蹙着眉头问:“什么意思?”

        绮和绛就跟个犯了错的小孩似的,双手紧握在一起,仿佛在默默乞怜。

        拂曦彦轻轻拍了拍身边的空位,“奕哥你坐上来我就告诉你。”

        祁奕抱着胳膊,开口道:“说。”

        拂曦彦苦笑一声,摊了摊手,一副我投降的样子,“好,我说。这笛子,是用你第一世无名指的下指骨体做的。”

        听到拂曦彦说出这句话,祁奕一愣,半天没有反应。

        “第一世的你,是一名修士。我们相识相恋,本来以为就这样过着神仙眷侣般的生活。直到那一天,”拂曦彦停顿了一下,“我们被人陷害,在逃亡的途中,你为了救我而牺牲了。”

        全场鸦雀无声,只能听到在场人轻柔的呼吸声。拂曦彦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当时的我无法接受你就这么突然离去,所以我用你的一截指骨做成骨笛,还有”

        拂曦彦看向一言不发的绮和绛,“我不想你的血白流,所以把它们都收集起来,捏出了这俩孩子。很抱歉,我擅自这么干了。奕哥,你会原谅我吗?”他认真观察着祁奕的表情,按照前几世的反应,每次他提到骨笛的事,他们最后都会——

        祁奕扶着额头,挥了挥手,“就算你这么说,在我看来也太不真实了而且这对我来说好像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看,他们最后都会选择宽恕自己对前世的所作所为。拂曦彦在心里叹了口气,他的心上人虽然每一代都会性情大变,喜欢使点小性子,但对自己纵容这点,还是一点都没变。

        但这也说明,他的灵魂并不希望带着前世的回忆轮回吧。

        “殿下,东西拿来了。”慕乐咏适时地回来了,手里捧着个盒子,上面挂着不同颜色的细线。

        “我看看,要不就红色好了。”拂曦彦拿起一根细如发丝的红线,轻车熟路地将红线穿过骨笛末端的吹孔上。

        看着拂曦彦将红线系在自己的脖颈上,骨笛垂至胸膛前,一幕幕场景在祁奕的眼前一闪而过——

        “祁奕哥哥!”银发紫眸的小女孩欢喜地朝祁奕这边伸出了手。

        场景一变——

        “琅雎,我终于等到你了,你是来杀我的,对吧?”银发紫眸的女人摇着折扇,缓缓地走向了这边。

        场景再次一变——

        女人单手握着剑刃,剑锋直指自己的心口。那里,有着一枚熟悉的骨笛

        一幅幅突如其来的景象让祁奕头晕目眩,头痛欲裂,但是慕乐咏一声惊慌的叫喊又令他瞬间清醒了几分。

        “殿下!”

        床上的拂曦彦上身失去了平衡,摇摇欲坠。祁奕眼疾手快,一个箭步上前将拂曦彦接住。

        拂曦彦胸膛前的骨笛在半空中一晃一晃的,闪烁着淡淡的光芒。


  (https://www.uxiaoshuo.cc/56873/56873281/91826176.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