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炎秦大帝 > 第2章下山

第2章下山


秦江仔细的打量这把被老头子十分珍爱的天问剑。剑鞘上盘着一条五爪火龙,雕刻的十分细腻与逼真,龙嘴仿佛真要喷出火焰。

        刷!

        秦江随手拔出宝剑,又是一股剑芒闪过,秦江对着空气挥舞了一套剑法。

        老头嘴唇微动欲言又止,脸色露出心疼的神情。

        “喝!”

        秦江看着面前的一块巨石目光一顿,下一刻他右臂肌肉鼓动紧握着天问剑,毫不犹豫的劈下。

        “别……”老头看到秦江要拿剑劈个破石头想要阻止,但话刚到嘴边,巨石应声两半。

        老头气的脸都在颤抖,整齐的牙齿死死的咬在一起,这该死的浑小子拿着天问剑劈破石头玩,浪费啊!可恶啊!暴殄天物啊!

        他的心都在滴血,他都不舍得这么做,这个浑小子竟敢如此,此刻他真想把秦江活剥了,他深吸一口气,剑给他了,给他了。

        但下一秒,老头差点背过气。

        “逆徒住手!”老头眼看秦江劈一块不满足,还准备再劈,怒喝一声,这声音把秦江吓了一跳。

        “师傅,您咋了?”秦江狐疑问道。他还在试验天问剑的锋利度,果然是把好剑,劈石头竟然都能轻易劈开。

        眼前老头子的脸都青了,看着有些冷,整个人似乎有些陌生,对,就是陌生!跟当初玩剑被打的情形很相似。

        很相似?秦江皱了皱眉,跑啊!秦江大呼一声,迈开双腿就跑。

        “逆徒还敢跑?”老者怒吼一声,这一声跟打雷似的响亮,只见老者身形一晃,整个人动了,那速度看着就不像一个七十八岁的老头能做到的。

        飞快的逼近秦江,眼看就要被追到,秦江心里发苦,跑是跑不过了。

        “师傅,师傅,徒儿知错了。”秦江当即停住,堆满笑容,很是诚恳向老者认罪求饶。

        老者鼻子都要被气歪了,举起手就要打秦江的屁股。

        秦江也不敢反抗,不是他尊师重道,就是反抗也没用啊!他又打不过这老头,索性挨两下,躺几天就没事了。

        等了半天,老者举起的巴掌最后还是没有落下,秦江赶忙笑嘻嘻的握住老者的手臂。

        “师傅,徒儿知错了!这手举着挺累的吧!徒儿给您捏捏。”秦江笑嘻嘻的给老者捏手臂。

        “罢了!”老者叹息一声,“这剑送给你了,但是你要记住,此剑要好好爱惜,不说视为生命,也要是生命第二。”

        秦江也郑重起来,虽然不知道老头子对这把剑为何如此爱惜,但他记得就是了!

        “师傅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爱惜天问剑的。”为了让老头子安心,秦江信誓旦旦保证道。

        老头子转身往回走,陡峭的山路对师徒二人来说都没有任何难度。

        老头子边走边道:“这把剑锋利无比,无坚不摧,当世没有任何物体是它砍不烂劈不断的,但是……”

        秦江心头一动,不禁多看了两眼手中的天问剑,这么牛啊!无坚不摧,当世没有砍不烂劈不断的。

        若不是熟悉老头子,秦江都以为老头子在吹牛。

        “师傅,但是什么?”秦江忍不住随手挥砍山路旁的树枝石块,剑锋所到之处万物不挡。

        “嘣!”

        老者面容抽搐,实在是忍无可忍,回过身就是一个清脆的脑瓜崩,秦江捂着头咧着嘴,疼得眼泪直流。

        “逆徒,你给为师听好了,今后再敢用天问剑砍石头劈树枝,就别怪为师心狠手辣了!”

        老者冷哼一声,觉得这徒弟可能听不进去,抬手准备再来一个清脆脑瓜崩。

        “哎哎哎!师傅,我知道了,从此天问剑不砍石头,不劈树枝,徒儿发誓!”秦江赶紧捂着头,急声说道。

        他可不想再吃一个清脆脑瓜崩了,感觉脑瓜跟个熟西瓜似的都要被弹开了。

        “这剑只能饮血杀敌,懂吗?”忽然,老者扭过头看着秦江,如电的目光盯着秦江的眼睛,二人四目相对,秦江被老头子那可怕的目光吓到了。

        他吞咽下口水,小鸡啄米似的点头。

        “杀敌饮血?莫非打算让我去参军为国效力。”秦江心道。

        师父啊!直说嘛!秦江苦笑一声,他从小学习兵、法二道。其中兵道就是统兵布阵…

        此刻,老头子这般说,分明是让我带着天问剑参军杀敌呀!

        秦江心中直叫苦,老子十年前不小心穿越到他徒弟身上,跟着一个怪老头学习兵、法二道。

        开始只想当个桃花源人做个自由人,但随着后面兵、法二道越精湛,秦江就明白不可能当个桃花源人了。

        唉!算了算了!学习了这么多本领不为国家效力岂不可惜!

        秦江端正了思想,从一个只想当个自由人变成为国家效力的好公民。

        没办法,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身上本领那么多,不去施展那就太可惜了!

        秦江心里还在天马行空的想着,突然,他整个人像一个漏洞的气球腾空而起,身子朝下方山路飞落。

        秦江多年修行让他没有慌乱,第一时间用天问剑插入旁边的山壁使自己安全落地。

        “沃日!老不死的,你要谋害老子!”

        秦江没有戒备的被老者踹飞,也不管师徒情谊,破口大骂。

        突然,前面飞过来一道长虹,秦江以为老头听到骂他扔东西砸他,正欲躲避,传来老头的声音,“剑鞘别落下了,接住。”

        秦江微微蹙眉,看准时机,脚步一点弹跳而起,手中的天问剑刺出,接住了剑鞘。

        “完美!”秦江落地还不忘耍个帅。

        “滚吧!想干嘛干嘛去,别再回来了!”山上轻飘飘的传来老者的声音。

        秦江愕然,这一天终是来了,虽有准备但心情不免有些黯淡,眼眶已有泪花闪动,他朝山上跪地大拜,“师傅!保重!”

        秦江来这十年,与老者相处十年,何尝没有感情。

        十年间,老者视他为已出,二人早就超过了师徒情谊,老头子也倾囊相授他的本领,兵、法二道。

        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

        法者,在势与术,飞龙乘云,腾蛇游雾,云罢雾霁,龙蛇之属,就与引蚁同矣,故君王不能失其势……

        秦江走在下山的路上,耳边似乎响起那个熟悉的声音,为他开悟,为他传授兵、法。


  (https://www.uxiaoshuo.cc/21794/21794331/93554581.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