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炎秦大帝 > 第5章凉城县令

第5章凉城县令


“多谢少年相救,徐德水无以为报。”徐德水不顾胸口的刀伤,双手作揖朝秦江致谢。

        徐德水看到秦江一剑一人,十分随意和轻松,似乎都没有用多少力,他手中的宝剑也十分锋利,轻易划开山匪的皮甲。

        这一幕使徐德水很是惊讶,震惊。他也曾在军旅呆过,也练就一些杀人的本事,但和秦江一比那就是萤火对皓月了。

        “你身上刀剑伤很多,必须要及时止血。”秦江摆了摆手,示意徐德水这不算什么。

        秦江也学过简单的止血包扎,就顺手帮助徐德水止住血。

        “没想到从凉州访友回来会遇到山匪?”徐德水苦笑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也不顾他是一州之牧的身份了。

        莲儿哼了一声,“还不是你说这里山多风景好,舍着大路不走走小道,差点就……”

        说到最后,莲儿差点哭了出来,到现在她心里面还是心有余悸,一闭眼就有一颗血淋淋的人头滚到自己面前,一双暴凸的大眼盯着自己。

        徐德水苦笑一声,这却是怪他,“是为父的不对,想着路途遥远走关山山脉还能沿路欣赏风景,消闷解乏,谁知道遇到山匪,也幸好恩人仗义出手,徐德水在此感谢!”

        徐德水再次朝秦江大拜。

        “区区小事,何足挂齿。”秦江风轻云淡道。

        “不知恩人姓甚名谁?家住何方?师从何来?”徐德水对秦江的武艺很是钦佩,他眼光毒辣,自然知道秦江手中的宝剑非同凡品,这等宝剑不是大家族的子弟绝对买不起。

        秦江对徐德水的打听也不搪塞,如实道:“秦江,家就住在这关山山脉之中,至于师父,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

        秦江露出苦笑,这不是骗徐德水,老头子确实没有告诉过秦江他的名讳,反正每天就叫他老头子。

        “原来是隐居高人的弟子。”徐德水也相信秦江没有骗他。

        “秦恩人。”

        “叫我秦江吧!恩人听着不舒服。”秦江抬手打断徐德水,让他改改口,一口一个恩人听着难受。

        徐德水微微一笑,“那就称呼秦小哥吧!”见秦江没有异议,徐德水道:“秦小哥救了我们父女,不知秦小哥打算要什么,只要我徐德水能办的到的,绝无二话。”

        “我初次下山,也不知外面是什么世道光景,你给我点钱我到世间逛逛。”秦江也不知道要些啥,就想着到了城市肯定需要花钱,不如要点钱。

        徐德水哈哈大笑,“秦小哥真乃性情中人,区区一点小钱怎么能报答秦小哥的大恩。”

        “我观秦小哥乃坦荡之辈,心思纯正,为人正直仁善。我的好友在凉州任职,他的境内有一座凉城,此城到今还未有县令,如果秦小哥愿意,我可任命秦小哥为凉城县令。”徐德水说道。

        莲儿听到这话,欲言又止,侧目看了眼父亲为什么要给凉州境内的一座城池。

        秦江心道,凉城县令,他还没当过县令呢?反正也无事可做,参军杀敌也不急于一时,先去凉城看看再说,不好玩弃官也不迟。

        “好,凉城县令我接了。”秦江爽快答应。

        徐德水大喜,眼中的喜悦都快掩盖不住,“那我现在就写一封书信交与凉州州牧,小哥你拿上这个,有人验证你就拿出来。”

        徐德水交给秦江一块扬字令牌,随后准备纸笔迅速写了起来。

        这积极的模样让秦江狐疑,不免在心中疑惑,这凉城是个什么地方。

        “这封信火速送往凉州府。”徐德水不待墨水干透,直接放进信封交由一名士兵,让他骑上战马快去。

        这一幕使秦江更疑惑了,有种被骗的感觉。徐德水也看出秦江的疑虑,他笑了笑道:“秦小哥不必担心,我徐德水不是忘恩负义之人,凉城绝对不是山水险恶之地,秦小哥放心。”

        秦江会信吗?打死他都不信,不是山水险恶之地,那八成也差不多。徐德水这笑的跟个老狐狸似的,感觉他被骗了,还要给他数钱。

        秦江微微摇头,他倒不怕徐德水耍诈,只是想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徐德水命仆人安葬了那些战死的士兵,收拾好一切再次上路。

        “秦小哥前面就到徽州城了,我们去城中歇息几日,我好带你领略一下徽州的繁荣。”徐德水出了关山山脉上了大路,整个人都焕然一新。

        徐德水的邀约秦江也不想拒绝,刚好有个人带着他熟悉这个世界的一切何乐而不为呢。

        秦江与徐德水在城中歇息了三日,秦江打算和徐德水分别前往凉城。

        “秦小哥前往凉城不急于一时,可以在游玩几日。”徐德水对眼前这个年轻人越发喜爱。

        “不了。”秦江摆手,很是坚定,

        徐德水无奈,也知道劝说无用,“这是东宋王朝的地图,上面记载了东宋王朝三十八州的地理位置,还有这是一千两黄金,秦小哥路上用。”

        “多谢,咱们就此别过。”秦江抓起一千两黄金背在后面。一千两黄金也就一百斤,这点重量对秦江来说小菜一碟。

        “唉,你,去凉城小心点。”莲儿轻声细语道,说完小脸微红,低着头看着小脚。

        秦江骑上战马回首看了一眼莲儿,嘻嘻笑道:“放心,你还欠我一吻呢!日后还我啊!”说着秦江哈哈一笑,纵马离去,只留下脸更红的莲儿。

        徐德水也并未问莲儿,秦江说的什么意思,年轻人的事,他这个老家伙还是少管。

        官道上秦江的背影越来越远,徐德水轻叹一声,“早知道不让他去凉城了。”

        莲儿在一旁翻了翻白眼,“那你还让他凉城,那么荒凉,让他在扬州境内当个县令多好,在州府做个闲官也不错。”

        莲儿的话尽是责备,这几日相处,莲儿对秦江这个恩人渐生好感。

        “你不懂啊!我的好友在凉州苦苦支撑着,秦小哥此人心智纯善,且武艺高强,去了凉州日后可以帮助到我的好友,凉州那个地方经常有北胡士兵侵略,他武艺高强定能保一方百姓平安。”

        徐德水想法就是如此,物尽其才,只是相处三日,让他有些不舍得秦江去凉城了。

        看着秦江远去的背影,徐德水喃喃自语,“老友我给你送去一个大才,你可要用好了!”


  (https://www.uxiaoshuo.cc/21794/21794331/93554578.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