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炎秦大帝 > 第7章你看我像贪官吗?

第7章你看我像贪官吗?


陈秋白一干人等将秦江请入县衙,第一件事就是安排两个丫鬟侍候秦江沐浴更衣。

        “不用了,我自己来。”秦江挥手拒绝了两位可爱娇嫩的丫鬟为他脱衣沐浴。

        眼见两个丫鬟带着诧异的神情离去,秦江那张微红的老脸才逐渐正常。

        浴室外。

        陈秋白和左堂得知两个丫鬟竟然被挥退了有些惊讶。

        “这两个丫鬟不论是容貌还是身段都是上等,咱们这位县令大人竟然不需要。”陈秋白满脸不可思议。

        不待左堂开口,陈秋白继续说道:“我曾听闻古时那些清廉的县令不需要任何人服侍,莫非秦县令也是这样的。”

        左堂不耐烦的打断陈秋白,讥讽道:“清廉?这叫秦江的长得就不清廉,说不定是看出你故意安排两个丫鬟打探他的虚实,被他发现罢了!”

        陈秋白的小聪明被左堂揭穿,他也不尴尬,自顾自的猜测起来,“可这人一个随从不带,又来那么晚,且一身脏乱,不符合上头大人物后代前来镀金的特征。”

        左堂听他这么一讲也觉得有点道理,随口道:“说不定是不识得凉城的路,走到沙漠戈壁上去了。”

        陈秋白眼睛一亮,也觉得有几分道理。二人还在判断秦江是个什么人的时候,秦江洗好了。

        穿上早就准备好的县令官服,整个人的气势瞬间从一个叫花子变成一位正儿八经的县令。

        “这衣服不错,合身。”秦江浑身清爽,坐在椅子上喝了口茶水。果然洗完澡整个人都变了,在那荒凉的戈壁上赶路真要人命了。

        “秦县令一路风尘仆仆辛苦了。”陈秋白笑着说道。

        “还行吧!”秦江摆了摆手,他不是一个喜欢跟人客套的人,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

        “现在天色还早,初到凉城带我到城中转转。”秦江直入主题,丝毫不拖泥带水,他既然答应徐德水当这个凉城县令,以他的性格自然要好好干。

        陈秋白有些惊异,左堂也不禁多看了秦江一眼。

        这么积极的县令很少了,一般县令刚到不都是先吃顿饭,或者去府邸看看,休息两天正式开始上班,哪有秦江这样不正常的县令。

        “好,可以,下官为大人带路,请!”陈秋白忙站了起来,为秦江引路。

        秦江并没有让其他官吏跟着,只是让陈秋白、左堂二人陪同就可以,其他人继续忙他们的。

        凉城属于凉州的中型城池,位处凉州东南,城内有十万户人家,大约有三四十万人口,城外的小镇,村庄人口与之差不多。

        凉州城内的街道上,还有不少商贩在吆喝着,贩卖着形形色色的物品。

        秦江有些疑惑,还有一个时辰就要禁城了,集市上依旧有大量商贩,城内的主干道上来来往往的骆驼队,马队随处可见。

        这个凉城的地理位置不一般啊!

        “凉城的位置如何?快要禁城了还有这么多商队,小贩。”秦江只有一份东宋王朝的地图,哪里能了解这么多,除了浅要的标明一些州,城池的位置就没了。

        听到这话,左堂的目光变得不善了,警惕的注视着秦江。

        他冷冷一笑,任职来晚了,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了解凉城准备大捞一把了吗?

        陈秋白没有左堂那般想法,但也有些警觉,“凉城地处凉州府与凉州养马场的两方交汇之处,不论是商队前往凉州府还是养马场,都必须要经过凉城进行补给休整。”

        秦江没有开口,示意他继续说。

        “凉城相当于凉州的一个重要枢纽,靠着往来的商队,凉城兴起了不少集市,许多小商贩就在这里贩卖来自中原的物品或是其他州的特色,故此凉城的交易十分发达与兴旺。”

        陈秋白简单的说完了,秦点了点头大致明白了,靠着凉州府和凉州的养马场繁华起来的,那凉城的赋税应该很不错。

        “这个养马场讲一讲。”

        陈秋白一愣,心中有些恼怒,凉州的军马东宋王朝一绝,你难道不知道?陈秋白觉得秦江在戏弄他,凉州自古出产军马,你还明知故问。

        “说呀!干嘛呢?”秦江看了一眼发愣的陈秋白,自顾自的往前走。

        “这家伙在装呢?”左堂满腹惊疑,不论是凉城的交通位置和凉州养马场都是很有名的,这家伙竟然装作不知道,在玩哪出。

        陈秋白摊了摊手,看着秦江的背影,“感觉不像装的,好像真不知道。”

        二人连忙追了上去,陈秋白道:“自从王朝的云州养马场丢失后,我们凉州的养马场就显得弥足珍贵,全国军队的战马供应只能由凉州养马场来,这也导致了中原的大官老爷们和世家大族想要骑马,骑好马只能高价从养马场购买军马。”

        话说到这,秦江也就懂了,那这么说,凉城的地理位置还真不是一般的好啊!

        “这个每年的赋税有多少说一下。”

        这话刚出口,一旁的左堂额头一拧,再也忍不住了,讥讽道:“哟,秦县令这么快就迫不及待的想要了解凉城税赋,打算在凉城捞多少?”

        左堂双手抱胸,很是不善的看着一脸懵逼的秦江。

        陈秋白大声呵斥左堂,“左堂你喝多了?说什么大,疯话!”

        秦江一听二人这一唱一和,便明白了左堂的想法,怕我贪凉城的赋税。

        呵呵!秦江鄙夷的目光扫视这二人,我是那种人吗?

        也难怪左堂这样想,而是每一任来凉城的基本上都会明着暗着进行贪墨,凉城的赋税很诱人,哪个县令不心动,许多朝中大员想尽办法安排自己的人进来大捞特捞。

        秦江叹了叹口气,表示自己不是那种贪官,“我说我不是贪官你们信吗?”

        陈秋白沉默,左堂一脸讥笑的看着秦江,仿佛在说你看我信吗?哪个贪官说自己贪?

        “前面那几个人是干嘛的?看看去。”秦江也懒得理他俩,不信拉倒。径直大步向前去看看那怎么了?


  (https://www.uxiaoshuo.cc/21794/21794331/93554576.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