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炎秦大帝 > 第8章贿赂陈秋白

第8章贿赂陈秋白


凉城的街道上一群人围着几个人看热闹。

        两位穿着朴实,长相憨厚的汉子红着脸在与一个穿着华丽,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争论。

        中年男子趾高气昂的看着两个农家汉子,眼中充斥着鄙夷,他的背后站着几个长得凶神恶煞,膘肥体壮的大汉。

        秦江还没靠近,便听到其中一个农家汉子喊着,“刘老爷我们还清了贷款,凭什么还要收我们的地?”

        “当初说好的,借十两银子还十五两我们还清了,为什么还要霸占我们的地,还我的地!”另一个农家汉子愤愤道。

        那位刘老爷眼神一撇,很是不屑懒得搭理这二人,抬腿就走,他现在还要去给家中的爱妾买簪子,去晚了金店若是关门了,那今晚他可能就进不去房门。

        “你不准走,今天不说清楚,哪也不能去!”二人往前一拦挡住刘老爷的去路。

        刘老爷脸色一暗,压根不想鸟这二人,脑子里想的都是买哪种簪子,眼看二人还打算纠缠,刘老爷冷冷扫了二人一眼,“滚开!”

        二人心底一寒下意识向后退了一小步,但紧着咬了咬嘴唇,目光坚定了起来,“不还俺们的地,坚决不走。”

        地是庄稼人的命根子,命根子没了,那这一家人日后怎么活。

        想到此,二人也就不怕了,“刘长贵,今天不还俺们的地,死也不走!”

        “好啊!死也不走是吧?那就死吧!”刘长贵怒极,整个人仿佛掉进了冰窖,声音十分寒冷。

        “打,给我往死里打,这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低贱之人。”刘长贵手一点,他身后的十几个大汉得到命令,仿佛饿狼似的,张开那血盆大口扑了上去。

        二人面对十几个大汉压根没有反抗的余地,仅过一秒二人被打得蜷缩在地上双手抱头,十几个大汉围着二人一顿拳打脚踢,密集且沉重的力量打得二人就发出几声惨叫。

        旁观者都露出惋惜,却没有一个人上前制止。

        “住手!”秦江刚到旁边,二人就被打倒在地,十几个大汉围着用脚击他的身体各处。

        眼看没人鸟秦江,他急忙扒开人群,这种殴打再不制止不出片刻就会要人命。

        “住手!”十几个壮汉还在拳打脚踢,压根听不到秦江的话,秦江一脚飞出,一个背朝他的汉子直接被踹飞。

        十几个汉子顿时停在拳脚,目光不善的看着秦江。

        “你是什么人?胆敢管我的闲事,活得不耐烦了?”刘长贵冷眼看着这两个不知死活的东西要被打死,突然一个人将他的打手踹飞,这分明是在打他脸,和他作对。

        “秦江,新任凉城县令,你是何人?为何要杀害这二人?”秦江挡在倒地不起的二人身前,冷声质问刘长贵。

        “新来的县令?”刘长贵眼睛一亮,脸上瞬间布满笑容,打量着秦江。

        左堂以为他揭穿了秦江就是来凉城捞钱的心思,秦江故意扯开话题甩开他俩,谁知道前面真有情况。

        “老白前面真有情况,看看去。”左堂也来了兴趣要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谁知还没走两步,他的衣角被人拉住,“老白你拉我干嘛?”

        陈秋白皱着眉头看向前方,“刘长贵在前面。”

        “刘长贵又怎么了?你还怕他?”左堂甩开陈秋白的手,大步流星的过去。

        刘长贵不认识秦江,但认识这身官服,前阵子州府来人通告,说凉城县令不日就到,他们这些地主老爷们在城门等了多日不见人影,也就没放心上了。

        “哈哈哈,原来是县令大人,失敬失敬,小的凉城刘长贵。”刘长贵笑的很是灿烂朝秦江做了一揖。

        “为何要置这二人于死地?”秦江看着眼前这个大腹便便一脸奸诈的刘长贵,听到自己是凉城县令整个人都欢快了许多,比捡到金子还要兴奋。

        刘长贵乐呵呵的笑着,“这两个低贱的东西,碍了县令大人的眼,我这就处理好。”

        他眼神示意手下将这二人拖走。

        “且慢。”秦江抬手制止,冷声质问刘长贵,“你霸占这二人的地,还要致人死地,该当何罪?”

        刘长贵听到这话,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了,整个人都变了,眼神阴翳的看着秦江。

        “县令大人,这二人当街拦住我,我便让手下教训教训他俩,至于霸占二人的地,这不存在的呀!县令大人可能听到了些风言风语,还请大人不要相信。”

        “哦,是吗?这二人现在昏迷了,无法与你对证,若不是我发现及时,恐怕二人早就死于非命!”秦江也看过一些史书,知道古代的百姓生命贱如麦草,没想到穿越而来,也遇到这般事情。

        既然遇到了就不能不管,不然也对不起他这个县令。

        左堂也挤了进来,“发生了什么事?”他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两个人,再看看刘长贵背后的十几个大汉,仿佛明白了什么,眼中已有怒火在燃烧。

        “你来的正好,将这二人带回衙门治伤。”秦江淡淡的撇了一眼刘长贵,转身离去。

        现在没有证据,也奈何不了刘长贵,仅凭打人就要惩处刘长贵,人家显然不怕,像这样的豪强大不了赔点钱就是了。

        秦江和左堂走了,陈秋白来了。

        “刘老爷,发生了什么事?”陈秋白皮笑肉不笑的和刘长贵打个招呼,询问来龙去脉,虽然他心里早就明白一切。

        “哎呀!老白你来的正好,误会,我和那位新上任的县令一见面就产生误会,你可要帮我调解调解呀!”刘长贵看到陈秋白脸上再次泛起笑容,袖筒靠近陈秋白不着痕迹的滑进去二两金的。

        “刘老爷你这是?”陈秋白揣着明白装糊涂,明知故问。

        刘长贵拍了拍陈秋白的肩膀,“老白呀!凉州这么苦,咱们凉城就更苦了,我知道农民日子过的苦,可是苦也不能胡说八道呀!你说是不是?那两个家伙在胡说八道,要是死了就算了,若是没死,还请白兄施以援手,事成再请白兄喝酒。”


  (https://www.uxiaoshuo.cc/21794/21794331/93554575.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