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穿成替身女配后我也找了替身 > 第1章 穿书

第1章 穿书


月明如水,月光顺着上云宗最高处万年琼华树的飞花飘落笼罩在整个上云宗,修真界第一仙门四周云雾环绕,阵法森严,让人忍不住生出敬畏和对无边大道的憧憬。

        在这样美好静谧的场景下,却有着一丝违和——今夜琼华树飘落的飞花似乎特别多。

        万年琼华树是上云宗瑰宝,所以无人能猜到此时的琼华树杆上正坐着一个墨发红衣的少女,毫无怜惜地从万年琼华树上摘下雪白的花朵,葱白似的手指一下又一下揪着这珍贵无比的琼华花,嘴里还念念有词:“是真的……不是真的……是真的……”

        手上的琼华花再次被薅完所有花瓣,结果仍然是真的,云萝缓缓从胸腔里吐出一口气,心里的憋闷终于压抑不住了:“我这……他喵是造了什么孽啊!”

        明月无声,云萝也知道根本不会有人回应她,但这话实在是她再不吐就要气死了。

        她本是上云宗辈分最高大长老的小徒弟,亲爹也是有名的一代渡劫大能,在修真界人人敬畏的上云宗是能横着走的。她没什么梦想,天赋虽极佳,但修炼总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最大的爱好就是捉猫逗狗仗势欺人,还有变着法跟修无情剑的大师兄表白。

        大师兄是年少英才,她只因在入门时人群中多看了他一眼就展开了长达数年的花式表白。

        本来她一直觉得事情挺顺利的,纵然大师兄一直没有答应她,但是对她比其他师姐妹多了几分温柔。

        大师兄修无情剑,是他的剑让他犹豫,她懂!

        她一直如此自我安慰着,但就在方才她才发现不是的,大师兄才不爱她,他对她好其实是因为她长了一张和女主七分像的脸。

        自己居然是仗着身份坏事做尽的恶毒女配?

        在穿书过来迷迷糊糊过了数十年后,云萝为了给“心爱”的大师兄取一朵万年琼华树正顶上最吸收日月精华长得最美丽的琼华花表白,头着地被活生生摔回了记忆。

        寒风中坐了一个小时,云萝还是无法相信那个为了证明爱意真切打算不用任何灵力徒手爬树摘花的傻姑娘是自己。

        太zz了,真的不想承认这一切都是真的!

        然而不承认又有什么办法呢,万年琼华花有占卜的功效,最后一瓣花落便是答案,她已经摘了足有二十朵花,每一朵都在告诉她:

        她确实穿书了,也的确站在即将被弄死的边缘。

        过几日大师兄就会历练回来,这之前是她最期待的事,但现在在她记忆中这本有和她同名女配的小说里,却是她这个替身噩梦的开始。

        因为女主要回来了,她之前欺男霸女的恶行都会被清算,闭关的师父和亲爹救不了被男女主无视见死不救的她。

        现在最重要的是她不能死,无论什么女配女主的,好不容易来了修真界,她不活个几千年对得起当初反复阅读小说数遍的自己?

        或许是脑子里多了一世的记忆,云萝能明显感觉到自己对大师兄的爱意被挤压得非常微小,她平静地思考着如何让大师兄和他的女主锁死,别来祸害她这个可怜的小女配。

        云萝在琼华树上思考了一夜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天一亮她正准备回去换身衣服继续想,就见她的院子门口站着一个紧张踱步的小童。

        小童抱着剑,脸上严肃异常,见她走过来神色愈发不耐:“云师姐去哪儿了?可叫我好等!大师兄即将历练归来,掌门让我请师姐过去商量。”

        说是商量,这话里却没有多少尊敬,摆的是一副“你让我等烦了”的姿态。

        这只是一个剑童,用来陪内门弟子练剑的。

        云萝也是走近了才认出这剑童是掌门座下归云峰的,上云宗的掌门是大师兄的师父,她一向对与大师兄有关的事格外宽容,从前竟从没注意过归云峰的一个剑童对她是这个态度。

        或许是她许久没有搭话,那小童又跺脚重复道:“掌门有请,是关于大师兄回来的事!”

        回来就回来嘛多大点事,她巴不得他现在回不来了才好。

        虽然如此腹诽,但云萝还是施了个清洁咒除去衣服上的晨露对剑童点头道:“请带路。”

        此时正是上云宗内外门弟子晨课的时辰,她这个常年翘课睡懒觉选手忽然出现在演武场,四周尽是窃窃私语声。

        他们根本没想着隐藏,所有的议论声像是长了翅膀故意往云萝耳朵里钻。

        “她居然起来了?难道大师兄是今日回来,她又想装勤快?”

        “她一个女子怎么如此不矜持,天天追着大师兄跑!大师兄也是的,竟也真允她跟着!”

        “跟着也正常,毕竟大师兄丰神俊逸,谁不仰慕?但你瞧瞧她那个修为,连外门弟子都不如。”

        云萝今年二十四岁整,筑基中期修为,鉴于她天天摸鱼搞事谈恋爱,她自以为能有这个修为已经是天才中的天才了。没想到在他们眼中,却是她配不上大师兄的证据。

        剑童似乎不太喜欢她,前往掌门殿有好几条路,偏偏就选了这条要路过演武场的。云萝如今知道自己是替身女配,对这样的话内心没有半点波动,但这不代表别人看见她也毫无波澜。

        作为大师兄头号追随者,她一向是其他爱慕大师兄弟子的心头大恨。

        这不,“忍气吞声”的云萝即将离开演武场,背后却忽然打来一道灵力,云萝闪身一躲,灵力没有伤到她,却切掉了她的一缕头发。

        青丝缓缓飘落,云萝回过头没看见行凶者,外门弟子都埋着头挤作一团拼命想证明不是自己,内门弟子默不作声,平素和她不对付的几个长老亲传弟子在笑,却不知道是哪一个。

        鉴别灵力来源是金丹期才能做到的术法,她如今还做不到。

        行凶者就是想嘲讽她,就像之前那些窃窃私语,嘲讽她修为低下却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云萝,你别瞪我们。上云宗禁止同门相残,你要说是我们干的可得有证据!”淡黄色衣衫的女修莫茸是和大师兄同一师尊门下的亲师妹,平日也就是她最看不顺眼云萝。

        “是啊,得讲证据!”

        几个内门师兄师姐看气氛剑拔弩张,连忙出来打圆场笑道:“云师妹这个方向是要去见掌门吧,定是有要事,别为了这不愉快让掌门久等。”

        云萝身边的剑童也适时点了点头,赞同了他们的说法:“大师兄他……”

        “如果我说我不愿意呢?”云萝轻声打断了剑童的话,在剑童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她的声音慢慢加大,“这难道不是你们其中之一的错?”

        “凭什么让我退让!”

        之前就说过云萝对于有关大师兄的事总是格外宽容,以前遇到这样的事她都默默忍了,再回头想办法报复回去,但不知道是门中弟子的记忆力太差还是有人在恶意抹黑。明明是回敬,在他们眼中就成了云萝霸凌同门的证据。

        渐渐的她的名声就越来越不好。

        一心只有大师兄的女配云萝不在乎,但现在的她在乎,她要当面呛回去,告诉他们什么才叫真的仗势欺人!

        云萝手中手诀翻转,手腕上的玉珠凭空飞起,把一道灵力轻轻打入,玉珠便如离弦之箭疾速飞出,笔直打在莫茸的手上虎口。

        庞杂的力量震得莫茸手掌瞬间的酸痛,手中的武器被震飞数尺。

        “云萝,你无凭无据敢打我?”莫茸被云萝的动作激怒,怒火中烧从头上取下发簪幻化做剑飞身朝云萝袭来。

        “莫师妹!不可!”

        莫茸有金丹初期实力,打筑基中期的云萝还用了掌门送她的灵剑无异于以大欺小,这就是奔着重创云萝去的。

        所有人都以为会看到云萝重伤的画面,没想到等来的却是莫茸被一道强光弹了出去,跪地呕出一口鲜血。

        云萝头上的头饰在她周身形成了最高等级的防护罩,演武场的弟子们这才想起云萝的亲爹和师父是谁。

        她从来不缺厉害的武器。

        “方才打你的珠子是我父亲赠我,无论是谁攻击我都会记录它的灵气,我是筑基无法辩别灵气,但它可以。你被击中手是你自己先撩者贱,而后又想袭击我,我正当防卫可不算同门相残!”

        “我也不要你的道歉,公道我已经自己找回来了。但如果你再要纠缠,就别怪我禀告掌门了!这么多人还有掌门剑童看着,总不会都徇私偏袒,现在这欺凌同门的可是你!”

        云萝一字一句掷地有声,像是重锤砸在在场所有弟子的心中。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觉得云萝今天格外不一样,她从前不会对他们说这么多话,能让她说这么多的只有大师兄。

        吐出一口恶气,在道德的制高点上一击制敌,看着莫茸站起来后默默退至原先的位置,大气都不敢出一声,云萝终于感觉自己活过来了。

        就要这样!她亲爹强师父好,不缺钱不缺美貌,凭什么为了一个男人受这么多气?

        她从今天开始就是钮祜禄云萝!谁也别想抹黑她!


  (https://www.uxiaoshuo.cc/21792/21792299/93894702.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