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穿成替身女配后我也找了替身 > 第2章 鬼楼

第2章 鬼楼


镇住了一演武场的弟子,云萝扬起四十五度的头刚准备以高傲的胜利者姿态大步离开,一转身迎面便被一道阴影笼罩住。

        月白色的长袍,衣摆绣着一朵盛放的琼华花,再结合周遭默契的寂静无声,云萝都不用抬头就知道此人是谁。她连忙弯腰拱手恭敬道:“见过掌门。”

        “免礼吧。”

        上云宗的掌门天竹子居高临下看着面前一头朱翠华丽得丝毫不像个修者的红衣少女,他平日听过不少人说她飞扬跋扈不尊门规,可适才这一幕的前因后果他都看着眼里。她并无过错,反而是他的徒弟挑衅在先,而后被防御法器所伤。

        若硬要论,他现在该让莫茸给她赔罪。

        可修者亦是人,天竹子心想着莫茸已经受了惩罚,便轻飘飘低头对云萝说:“云师侄,你随我来。”

        云萝、剑童和天竹子一路无言,天竹子身为第一仙门掌门本就要端得严肃高冷,而云萝则是因为对面前的事充满了疑惑。

        在原著中似乎并没有这一段掌门找她的剧情,平日她和掌门的关系也并不熟悉,上云宗内曾传闻掌门本该是她师父的,后来不知为何变成天竹子继位。以前她来找大师兄时,掌门都很少出现,云萝实在想不到有什么理由让他一大早就遣剑童来找她。

        令人煎熬的沉默时光终于过去,一进掌门殿坐下,掌门便说明了意图。

        还真是关于大师兄的事。

        掌门想要万年琼华树顶的花作为大师兄三日后带队历练归来的奖赏,想请云萝禀告大长老求取。

        上云宗的万年琼华树每届都有专门的长老看守,这届看守的便是云萝的师父,平日里除了云萝和大长老,任何人哪怕是掌门都是不能随意靠近琼华树所在的照月峰。

        如今师父仍在闭关,云萝严重怀疑掌门是在暗示她可以先斩后奏为大师兄去取琼华花,反正云萝的师父是绝对不会怪罪她的。

        云萝的手在桌上轻点,脑子里不停回忆原著的剧情,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会有这一趟掌门殿喝茶。

        原本的女配云萝本就会为大师兄取来琼华花,因徒手攀爬,云萝又傲气,第二天便受了伤闷在屋里,所以昏昏沉沉中并未听到剑童到来。

        而后等她恢复,又亲手献琼华花给大师兄表白,掌门就更不必找她了。

        自己是为什么想取琼华花送给大师兄来着?明明有那么多表白方式,却不偏不倚选中了这一种。

        云萝觉得此事有蹊跷,便没有一口答应下来,装着为难的揉着衣角娇声道:“师父仍在闭关,等师父闭关出来我必回禀告她。”

        接着不等天竹子再说什么劝阻的话,云萝又补了一句:“掌门放心,我知晓师父正在闭关的关键时刻,云萝定不会在此时打搅她。”

        “那便辛苦师侄了,早课演练还未结束,师侄快去吧。”好赖话都让她一个人说了,天竹子心想此番劝说怕是不成了,叹了口气便让云萝告退了。

        看来竟然掌门不知道她平时都是翘课的?

        云萝有些诧异,但还是规规矩矩作揖准备离去:“是,掌门。”

        刚走出两步,身后又突然传来天竹子的声音,他没打算让云萝回头,只是轻声说了一句:“今后莫要乱摘琼华树的花,就算不是树顶上的,万年琼华树亦是开花不易。”

        云萝的脸蹭得一下就红了,像是有人追赶般飞速逃离了掌门殿。

        从另外的路重新回到照月峰,云萝一回院子就再也没了在外面的硬气,浑身像是被抽取了骨头,飘飘荡荡的悠进里屋,把整个人埋进软绵的床榻里,施了保温咒的被窝温暖异常,让云萝忍不住发出一声舒服的呼噜声。

        在床上滚了几个来回,云萝才抱着枕头坐起来,歪着头靠在靠垫上掰着手算:“大师兄大后天就会回来,他回来就会带着女主,女主看见我这个替身会不高兴,所以男主拼命地想跟我撇清干系,不惜漠视害死我。”

        想到原著里女配云萝坠入万魔窟,承受万魔噬身的痛苦,被折磨七天七夜最终才咽气,云萝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到底怎么样才能跟男女主撇开关系,让他们别来祸害我呢?”如果我不是爱慕大师兄的小替身就好了。

        数十年的追随表白,几乎把云萝想象的直接跟男女主摊牌她不掺和了这条路给堵死了,就看今天演武场那群弟子的态度,就算她再怎么解释,他们也都会觉得她在欲擒故纵。

        只要他们觉得,女主就还是会不高兴。

        她需要有确凿的证据才能让他们信服!

        有了!如果她从头到尾爱的就不是大师兄呢?也许这样可以!

        云萝脑中灵光一闪,连忙翻衣柜换上一身最普通常见的修士服,戴上幕离遮住面容,直奔山下云城。

        作为大仙门下方的城镇,这里到处都是南来北往的修士,人员复杂,云萝此去的目的地就是云城最神秘的鬼街。

        在那里只有有钱,什么都可以做到。

        云萝找到鬼街最深处最破旧的一个店铺,直接将一块白玉镶金的令牌拍在桌上,原本一副昏昏欲睡双眼半闭的掌柜立刻精神起来道:“贵客有什么需要的?我们这只有您想不到的,没有我们做不到的,杀人放火找消息绑架,您只管开口。”

        店铺门口虽然人烟稀少但也有修士来往路过,注意到云萝一直未开口,掌柜连忙掀开旁边打了补丁的门帘:“贵客,请!”

        “我想找一个人。”

        到了里屋,云萝也没有放松,她故意压低音线发出雌雄莫辨的中性声。

        “不知贵客想找什么人?”掌柜的给云萝倒了杯茶,用得虽然是毫不起眼的陶瓷杯,杯中的茶水却有灵光闪动。这是一杯价值不菲的灵茶,修士喝下可以快速补充灵力。

        东西很好,但云萝不想暴露身份,连手都没有从袖下伸出来,继续用中性声回道:“上云宗的大师兄魏青鸿你们知道吧?我想找一个与他长相相似之人,三天之内,越像越好。”

        云萝没有解释原因,但她心里是这样想的,既然她就是爱慕大师兄这张脸已经是甩不掉的事实了,那不如换个人。

        找个和大师兄长近似之人,然后假装自己爱慕的是他,真凭实据摆在面前总比她空口白牙的有说服力。

        除此之外,云萝也怀了一点恶意,既然男主都能把她当做女主的替身,她为什么不能让他也体会一下当替身的快乐呢?

        替人者仁恒替之,是时候让大师兄吃点替身的苦了,那种爱而不得,虚浮在假象之上的爱,明明没有希望,又为什么要给她希望让她被迫承受被千夫所指。

        云萝以为自己这么说,掌柜会惊讶为什么,没想到掌柜只是拿出算盘拨弄了两下,给了云萝一个报价:“魏道友面容俊朗,要找和他容貌相似之人恐要翻遍修真界,此番动作颇大,少不了消耗人力物力。贵客体谅体谅我们,两百万灵石,先预付一半。若不能达成,本店愿十倍退还。”

        来之前也想过可能会要很多钱,但这个数字还是超过了她的想象,刚好卡在她这么多年私房钱加起来的总和。

        这家铺子是全修真界最好的暗阁,令牌都是她爹亲自给她的,说完全可以信任他们。云萝是个几乎不下山的咸鱼,这么短时间也来不及找更适合的。

        贵有贵的道理,云萝咬咬牙从腰间解下一个储物袋递给掌柜,掌柜也不客气,当面点清,接着笑眯眯递给云萝一个通讯令牌说:“此为通讯令牌,事成之后我们会通过这个联系贵客。”

        从头到尾掌柜的都没有问云萝为什么要找一个和上云宗大师兄相似的人,这反而让云萝好奇心上了,她忍了又忍,一步三回头,终于在快要走出店门前忍不住了。

        “你们不好奇我为什么要找这样的人吗?”

        掌柜的刚成了笔大单子笑得见牙不见眼,乐呵呵道:“客人的事我们从不多问,客人自有客人的秘密,而且爱慕魏道友的人数不胜数,客人有这个要求也不奇怪。”

        哪里不奇怪了!很奇怪好吗!

        但云萝也不想多问,因为适才她一着急用了本音,听罢掌柜的话,她立刻拢了拢幂离,匆匆离开鬼街。

        在即将踏出鬼街时,云萝忽然被一个黑斗篷的人迎面撞上,等她反应过来时,她别在腰间装碎灵石的袋子已经不见了。

        云萝有心想追回,但鬼街蒙面戴斗篷的人实在太多,黑斗篷混入人群就找不到了。

        好在刚刚给出了身上绝大部分灵石,里面都是些碎灵石,只是可惜了那个储物袋,上面有她自己绣的鸳鸯图案,虽然乍看丑了些,但母不嫌儿丑,她还是挺喜欢的。

        云萝返回上云宗,在照月峰上啥也不干等了两天半,在第三天的傍晚,掌柜交给她的令牌终于是亮了,那头只传来一句话。

        “子时,鬼街交货。”


  (https://www.uxiaoshuo.cc/21792/21792299/93894701.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