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穿成替身女配后我也找了替身 > 第11章 妖界

第11章 妖界


“妖……妖界?怎么会来到妖界?”慕陵游虽早有猜测此处八成不是修真界,但在听见云萝这么说后,他仍是害怕极了般用力攥紧云萝的衣袖道,“师姐,怎么办?”

        怎么办?

        云萝也不知道,她对于妖族的认知仅仅是师父睡前故事里面容狰狞的反派,被师父一刀一个。可云萝没有师父的修为,功法和剑术也不够出挑,此刻的云萝就无比后悔自己平时没有好好修行天天摸鱼,此刻要带累慕陵游和她一起身陷囹圄。

        “没事的,先不慌。这里应当只是影织花重现的一段幻境,并非真的妖界。”云萝安抚慕陵游道。

        身后的妖族还是师父故事中青面獠牙的样子,儿时师父给她讲故事时,其他长老分明还吐槽说人家妖族现在早不是茹毛饮血的样子。那都是上届妖王在世的老黄历了,现在的妖王命全妖族学文知礼,让师父莫要吓唬她。

        加之他们是走进了影织花的幻境来到此地,让云萝更加确认这里是影织花截取的一段妖族往事,用于考验他们。

        云萝接过慕陵游手中的面具戴在脸上,压低声音道:“我们走吧,去看看那边发生了什么。”

        要破一个幻境,最重要的便是了解发生什么。

        “好。”慕陵游自然不会有任何意见,他轻声应了,心绪却停留在云萝戴面具时徒然被抽离的衣袖上,低头看向空无一物的手掌。他茫然的眨了眨眼,似乎哪里空落落的。

        “怎么了?”云萝见慕陵游虽然答应,但仍然呆呆站在原地,以为他是在害怕,想想还是走出去轻轻拉住他的手,“师姐在这里,莫要怕。”

        慕陵游不怕,他从来没有怕过,手心被填满,两个人手的大小让少女娇小的手与其说是在握他,不如说是把自己整个手掌送进他的手心里,以自己作为暖源温暖他。

        想了想,慕陵游默默把手握紧了。

        “师弟,你手好冷啊。等拿回影织花,还是要让七长老好好再给你调理调理才行。”

        云萝完全没注意到慕陵游的古怪,她现在全身心都在控制自己不要在师弟面前手抖得跟筛子似的,以及认真去观察这片只用红色渲染的幻境。

        越走近那团红,云萝就觉得愈冷,仿佛浑身的温度都被抽离走了。

        “师姐,那是?”慕陵游在云萝耳边轻声耳语道。顺着慕陵游指的方向,云萝看见了一整个街道上空悬挂的红色“囍”字灯笼,火光透过灯笼将周遭的一切都变成了红的,又在地上拉扯出无数狰狞的黑影。

        看场景,这像是为谁所办一场喜宴。

        可师父说,早年妖族蛮夷,看上了便直接抢,怎么会举行这样的仪式,而且得是什么地位的大妖才能让整座城为他/她的婚礼万里红妆?

        “我们再凑近些。”云萝低声回道。

        两人本以为凑近些就能知晓这一切到底是如何回事,但走近一听云萝便傻了眼,这群扮得和人一模一样的妖族身形能变,声音却极古怪,说的话带着浓重的口音,根本辨认不出什么语句了。

        云萝他们蹲在旁边听了半晌也只听出“城主”,“夫人”,“凡人”几个字,似乎是这座妖城的城主娶了一个凡人做夫人,为了讨老婆开心,才想出了这让群妖假扮凡人街市的想法。

        今日便是城主和夫人大婚的日子。

        “看来这个幻境的主题定是与这喜宴有关了。”云萝皱眉道,人妖结合,听起来便不会很顺利的样子。

        就不知是人妖殊途被棒打鸳鸯,还是城主夫人的来历有蹊跷。

        在这里等着也不是办法,要想弄清楚发生什么,大约还是得去城主府走一趟。

        “这位店家,请问城主府怎么走?”

        云萝故意捏着嗓子,扯出和妖族们相似的古怪口音,但或许是她太有礼貌,还是被摊主瞧了瞧她和慕陵游好几眼。

        直到街道上走过了一队红衣卫兵打扮的妖,摊主才终于躬身及地,行了个稀奇古怪的作揖礼后扯着嗓子从喉头吐出几个字:“这位客人…不……必谢……直走……到头便是了。”

        顺着摊主指的路,云萝很快便找到了道路尽头唯一一座灯火通明的府邸,门口挂着妖艳的红色灯笼,刚刚所见的红色兵士把守着府邸,见到云萝他们走近却并不阻拦,甚至还催促着将两人推进府邸内。

        “二位快进去吧,客人太少,夫人看得不高兴,城主都快发怒了。”

        云萝和慕陵游尚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几个守卫扔进了比外面更加喜庆红装的院内,院子里的摆设比街道上更杂乱,什么红的花的,只要是寓意好的都被挂满院。

        比起东西,院子里的妖真的少得可怜,摆了十几桌酒菜,每桌却只有零星几个妖,大多还都是头深埋着,被绑架来似的瑟瑟发抖的只盯着面前的菜。

        “这样的喜宴谁看了能高兴得起来?”云萝摇摇头,实在不知道城主是什么品味。

        慕陵游深以为然,顺着这话口轻声问云萝:“那师姐喜欢怎样的喜宴?”

        云萝刚想回答,就听见身后响起了一声呼唤:“云师叔!师叔我们在这里!”

        一回头,就见正后方的桌上坐了三个戴面具的女子,其中一个身材小巧,一看便是鹤扶那个小姑娘。

        “何师侄,月师妹,你们原来在这。”能在幻境中找到同伴,云萝大喜过望,连忙拉着慕陵游凑过去。

        没听到云萝回答,慕陵游颇为失望,因戴了面具,他脸上的表情并未像平时那般掩饰,眼神流露出不悦正巧被埋头苦吃忽然抬头的鹤扶瞧见了。

        两人有了短暂的眼神交集,慕陵游几乎立刻反应过来自己的眼神,垂眸低目,等在抬头时他又恢复平时眼里满满对云萝的依赖和胆怯。

        鹤扶愣了一息,随后摇摇头。或许是自己看错了吧,门内都说慕陵游身家性命都倚仗云师姐,怎会露出那样如野兽般充满攻击欲的目光。

        两人对眼神的时间,云萝已同月鹿和何星鸢对完了他们进幻境后发生的事,她们和云萝慕陵游不同,一进入幻境便已身处城主府。

        城主和夫人拜堂时,她们也在这里,据何星鸢说,夫人长得娇媚动人,但眉间却有一抹不开的愁,一举一动都写满了伤心。

        这样的表现结合儿时的睡前故事,让云萝不由怀疑道:“夫人会不会是被城主抢来的,我们这场幻境的任务是救出夫人?”

        “不像,夫人全程拜堂都未被束缚,她只是愁却没有一个动作想逃走。”听了云萝的话,何星鸢摇摇头说:“而且我瞧夫人小腹,她怕是已有身孕至少三月有余。或许是在担忧孩子也不一定。”

        毕竟人妖殊途,七长老也说过异类生出的孩子总容易有缺陷。

        关于云萝猜测的幻境任务,月鹿亦有话要说:“方才我听那妖官念聘礼提到了影织花,这当不是巧合。”

        他们因影织花进入这里,如今喜宴礼单上也出现了影织花,比起救什么素昧相识的夫人,显然拿到影织花这个任务更靠谱。

        “月师妹可注意到聘礼都送去哪儿了?”云萝听了也觉得有几分道理,遂问道。

        但这次月鹿却摇摇头道:“不知晓,只念了礼单,并未见到实物。”

        “是因为夫人不高兴,喜宴就没进行下去了!”鹤扶突然插话道,她一手拿了一个鸡腿道,“本来接下来就该是让夫人验收聘礼的。”

        “哪有让女方自己验收聘礼的?”云萝听得满头黑人问号。

        慕陵游终于逮到了话口说话,像是极怕云萝忽略他似的:“这是妖界,亲族或许都不敢来,也可能是妖族根本没弄懂人族喜宴的规矩。师姐你瞧,这院子不就弄的不伦不类的。”

        这么一说,云萝才想到这布置得惨不忍睹的院子和外面那群除了模样,和人没有半点关系的妖族。

        城主本意是想讨夫人高兴,但这种程度只能让夫人更加惆怅,她还怀着孕,更易伤感抑郁。

        “我们要去逗夫人开心?”云萝不太确认道,说完她自己又摇摇头,“还是先找找花在哪里,影织花算是稀有的灵植。城主找来这花说不定就是为了自己未出生的孩子,怎么也不会给我们的。”

        “这样也好,那我们便兵分两路各自寻找影织花的下落。无论有没有找到,半个时辰后都在此汇聚”

        月鹿说完就扯着埋头苦吃的鹤扶走了,剩下何星鸢和云萝慕陵游三人一组。

        “我们朝那边走?”三个人都沉默了,作为这里辈分最高的,云萝无奈再次当起领头的角色,指了个月鹿她们相反的方向。

        “我听师姐的。”慕陵游贴着云萝应声道,“有师姐在,我去哪里都不害怕。”

        “师侄,可以吗?”

        云萝又看向何星鸢,她不知为何呆滞了两秒,才把目光移到云萝的脸上:“云师叔,我都行。”

        八卦如何星鸢早就听闻过云萝那震惊全门派的八卦,只是她的还是格局小了,这旁若无人的,不愧是云师叔!


  (https://www.uxiaoshuo.cc/21792/21792299/93872954.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