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穿成替身女配后我也找了替身 > 第13章 界血

第13章 界血


夫人忽然要闹自杀这件事,众妖显然是根本没有准备的,它们大呼小叫乱作一团,云萝三人更是闯进一场兵荒马乱的梦。

        四周的妖叫嚷的叫嚷,逃窜的逃窜,全都摘去面具露出了真容。

        “别看。”云萝明明自己也吓得半死,却立刻去捂慕陵游的眼睛,“抓紧我就好,不要看。”

        她担忧慕陵游一个凡人害怕,却完全不知这些在慕陵游只是一场骷髅戏,除了声音太吵,半点不能引起他的害怕。

        但他仍然回应了云萝的好意,在她手心下温顺的闭上眼,发出小动物般幼嫩的嗓音:“师姐,我闭上了。”

        反正他闭不闭眼,其实也是差不多的。

        接下来的事超乎了云萝的想象,随着妖族们的混乱和逃窜,四周的屋子和天开始变得血红,无数血从夫人所在的楼顶往下淌,这些粘稠的液体落在地上便形成一个凹陷,落在妖族的身上,它们便尖叫一声化作黑烟。

        “不好,幻境现在才是真的开启了!”云萝忽然想起,“师父说过妖族幻化的幻境最开始都是看起来人畜无害的,但一旦你被困得太久,就会出现这样吞噬一切的界血。”

        云萝指了指地上被血液腐蚀出的缺口:“不能被喷到,否则在幻境里死了便是真的死了。”

        尽管没有明白为何影织花织就的幻境会变成妖族的,但眼前的一切分明在说幻境已经变得异常危险。

        “我们先上看看情况,得赶紧找到月鹿她们。”何星鸢指了不远处凉亭的顶,那个地方正处于城主府的正中央,能纵览整个城主府。

        何星鸢说完便自己先御剑飞上去了,云萝要带着慕陵游御剑麻烦一些,稍稍耽搁了一会儿就听见妖族群中传来更凄厉的叫喊。

        “师叔!月鹿她们找到影织花了!快上来!”

        “夫人!夫人她跳了!”

        何星鸢的呼唤和妖族的尖叫几乎同时响起。

        云萝下意识回头,但只来得及看见夫人飘落的红色裙摆。她本以为会目睹血溅当场,没想到夫人坠落的一瞬不知从哪生起了大片的血雾,覆盖了高楼下方。

        “师姐,发生什么了?”慕陵游感觉四周似乎一下突然安静了下来,忍不住问道。

        “没事!你不要睁眼!什么都没发生!”云萝说这话自己都不信,她御剑漂浮在半空,透过血雾模模糊糊瞧见了,高楼下的所有妖族身上的皮肉猛得炸开,血肉融入雾里,变成一具具骷髅白骨。

        “呼——”

        远处传来类似风穿过峡谷的呼啸声,又像是什么怪物在痛苦地嘶鸣。

        “这里是妖族的幻境,刚刚那声嘶鸣就是妖族幻境崩塌的声音。”方才的动静更加佐证了云萝的猜想,上云宗弟子最常来的虚林怎么会出现妖族幻境?

        上云宗进了奸细,可这任务是七长老发的,七长老和她师父清心真人从小一起长大,总不可能是妖族的人。

        云萝回想七长老的样子,实在无法把他和妖族奸细联系在一起,而且这都是后话了,当务之急是尽快找到生门。

        妖族的幻境不似其他的幻境,破坏也是破虚的一种方式,妖族的幻境从来是为了杀人的,如果幻境平衡被打破,连接的会是未知之境,刚刚那样的血雾会越涌越多,直到把幻境里人全都杀死。

        “上次我进来都不是这样的,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鹤扶被月鹿拉着,皱着眉看着城主府,“只不过过了几个月而已。”

        天边已经开始倾入界血,月鹿也来不及让鹤扶分析原因:“云师姐,我们该如何逃生?你是清心真人的徒弟,我等对妖族幻境实在知之甚少。”

        妖族早已退守妖界,这年头还能和妖族有接触的人少之又少。

        再次被委以重任,云萝也是着急得不行,她反复回想脑子里师父讲过关于妖族的事,可关于怎么寻找生门这一项怎么都想不起来。

        如果用法器,她的法器也不足以保证五个人都安然无恙。

        她之前没想过会遇到和妖族有关的事,能短暂抵御界血的法器只带了两样。

        “师叔,不要急。我相信你。”何星鸢忽得开口道。

        比起何星鸢的鼓励,月鹿则是在反复思索她们找到影织花的细节,她刚一打开装影织花的盒子,屋里的四面八方就忽然涌出血液。

        “云师姐,会不会要影织花做什么?”月鹿把在房间里发生的事如实相告,云萝立刻被打开了思路。

        “对!影织花!我们可以影织花造一个幻境!”云萝还是没想起生门的路,但她想到了一个办法,就是用影织花造一个境中境。

        界血只有杀死幻境里所有人后才会停下,既然找不到生门,就用幻境包裹他们,让界血误以为他们已经死了。

        这个办法是云萝自己想出来了,从她脑子里现在知道的影织花和妖族幻境的机制,是有可行性的。

        “只是这个办法并非出自我师父,是我想的。”一瞬间的喜悦后,云萝有些后悔了,不是很想用。

        这是她想出来的办法,没有人这么做过,在这生死关头,她担不起也不想担这么多人命。

        “要不还是再想想,我这个法子也不知道……”

        “云师姐,界血淹没城主府了,我们没有时间了。就用这个办法吧。”

        云萝的踌躇被月鹿打断,她低头一看脚下,刚刚瞧见的所有房屋和妖族,都淹没在血海中变成森森白骨和残垣断壁。

        “来不及了,师姐提出这个办法定是会用影织花搭建幻境。快!我们为你护法!”月鹿一改之前高冷的神色,催促着把影织花塞进云萝手中。

        云萝还是懵的,就被推到安全的高处打坐,月鹿鹤扶和何星鸢站在她身侧为她护法。

        慕陵游没有什么法力,就坐在云萝身边陪着她:“师姐,我亦相信你。”

        这么多人的鼓励,云萝再怎么也只能赶鸭子上架,催动影织花的办法其实是她缠着七长老非要了解慕陵游治疗的过程中知晓的,她连催动这个都只是第一次。

        云萝盘腿坐下,先是打开了身上可以抵御界血的法器,以灵力为刃截取一段影织花周遭的七色光芒。

        “接下来就是这些光织成一个茧,就能根据心中所想形成幻境。”

        这一步是织幻境最难的,要把这一段光芒分出数股七彩的线就如将豆腐切丝,非常考验幻境者对灵力的控制。

        把光芒拢在身前,云萝先是用灵力试切了一下,灵气刚刚落在光芒上,光芒便摇摇晃晃,一副快要崩塌散架的架势。

        “这样不行。”云萝连忙收回灵气,又重新调整了下灵气的大小和锋利程度,这次切在光团上终于是能切下来了,只是切下来的线粗细不一,不像是线,反而像是手工面条,比起七长老书里的粗犷了不知多少。

        再切一切?

        云萝刚这么想着,身边突然传来是滋啦滋啦的煎炙声,界血已经蔓延到了他们的脚边,月鹿她们用力支撑的防护罩在界血的腐蚀下根本不堪一击,只能眼睁睁看着它层层变薄。

        “云师姐,好了吗?界血上来了!”

        “好了!马上就好!”时间紧迫,云萝也顾不得纠结这线粗细不一了,赶紧织出幻境才行。

        一回生二回熟,云萝这次算是一刀一个,没多久就切出了幻境所需要的光线,再从头上取下一根有镂空的簪子做针,她强迫自己不要去看不要去想,眼里除了手中不断翻飞的线什么都瞧不见。

        仿佛过了漫长的时间,又好像只是一瞬,外头的界血覆盖了幻境妖界的所有,不停的朝着云萝他们这唯一的幸存之地攻击。

        月鹿她们的保护罩被融化了,云萝的上等法器也在一波波的冲击中损毁殆尽,只有那两个可以暂时抵御界血的法器还在苦苦支撑。

        这时,云萝的幻境终于搭建好了。

        粗细不一的线导致正常的织就出现了一堆破洞,云萝修补了半天这才创建出一个像是打了补丁的旧衣服般的幻境。

        “我不知道行不行。”云萝咬紧牙关,她的浑身都在发抖,无论是织幻境还是切光线都是极度耗费灵气的行为,云萝长这么大还从未感受过灵气枯竭的感受,经脉枯竭干涩,连抬手都费劲。

        可七长老跟她比喻慕陵游的病时说过,就和一个修士经脉枯竭差不多,这种痛深入骨髓,时不时就会出来折磨一下你。

        云萝设身处地愈发心疼慕陵游,但现在不是关心这个时候,她扯了把旁边唯一的支撑点,憋着一口气想要站起来看一眼:“幻境搭好了,界血退了吗?”

        慕陵游被她猛得一扯差点跌倒,转头看见云萝脸色苍白如纸,想都没想就回道:“在退了,已经没事了。师姐你现在灵气损耗,听话,别乱动。”

        云萝整个人都是晕晕乎乎的,慕陵游说的其他话她都没听见,只听见一个没事了,终于放心的晕了过去。


  (https://www.uxiaoshuo.cc/21792/21792299/93823026.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