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穿成替身女配后我也找了替身 > 第16章 我的师姐

第16章 我的师姐


慕陵游从不拒绝云萝的好意,所以就算因云萝给他挂了一身颜色花里胡哨的法器引来众弟子侧目,他也只是一笑置之。

        其实便是没有这身法器,云萝和慕陵游也是少不了被人围观议论的,四人两脸的故事传得太广,许多弟子都是只知其事不见其人。

        今日登云台开,难得四个当事人都在,自然要瞧个够本。

        云萝现在最怕就是出现在这样的场合,她的脸和李妍柔的脸又被人反反复复对比,魏青鸿又要护着李妍柔贬低她,但这一回却是她想错了。

        她和李妍柔的脸只得七分像,哪像慕陵游和魏青鸿除了眼下红痣宛如孪生兄弟,两人装扮亦是大相径庭。魏青鸿还是古板规矩的大师兄模样,慕陵游那一身女修的法器明显就是云萝的,挂在他身上竟也一点不违和,反而有种奇妙和谐之感。

        这种感觉在他和云萝身上也是相通的,故而他们随着掌门和长老过来时,有不少弟子在下方咬耳朵:“云萝和这位慕公子还挺配的。大师兄虽和这位慕公子容貌一模一样,从前和云萝走在一起却总有种强扭瓜的感觉。”

        “谁说不是呢。且自从这位慕公子来了,云萝举报整顿弟子堂,又在虚林救人昏厥后突破,总算有了个内门亲传弟子的样子。”

        “大师兄他却……”

        这些话在缠着同大长老撒娇转移注意力的云萝一个字没听见,慕陵游听见了却只是笑笑不语,不打算现在说给云萝听。

        今日的登云台只为两人开,掌门到后没有像平日似的长篇大论,只鼓励和交代了一下规矩,便让李妍柔和慕陵游下到山门去。

        所谓登云台其实就是从山门到上云宗的这段石梯,日常没有什么稀奇,只有收徒入门和抵御外敌时才会打开法阵。

        全阶共一百二十梯,前一百梯是会越走越重的考验耐力,后二十梯则会勾起爬梯人心底最害怕的噩梦,考验的是道心。

        登云台只要登过一百梯就能入外门,一百二十梯就可进入内门。

        “你莫要逞强,实在不行入外门也能通过任务升入内门的。”云萝想起那些死于后二十阶的修者,不放心慕陵游,临走前又交代了一遍。

        慕陵游没正面对云萝,只是微颌首,乖巧地如猫崽般用脸贴了贴云萝的掌心:“师姐安心等我回来即可。”

        云萝虽被慕陵游亲昵习惯了,但这个动作对她又是新的挑战,她刚想说什么,贴完脸的慕陵游就忽得抽身离开,几个纵步用了灵力迅速消失在云萝眼前。

        这动作快得她几乎以为刚刚是在做梦,可掌心的温度又在提醒着云萝这不是梦。

        算了,慕陵游还是个孩子嘛。

        云萝将这小小插曲熟练的抛之脑后,却忘了她现在是同师父站在演武场的最高台上,刚刚这一幕除了被台下咬耳朵的弟子们看了一清二楚,就连掌门和几位长老都注意到了。

        掌门依旧是光风霁月的模样,眉目却不自觉舒展开了,正巧大长老看过来,两人对视了一眼。

        “掌门见笑了。我这徒儿被我娇惯怀了,也不看看什么场合。”大长老淡然道。

        掌门摇了摇头,目光愈发柔和:“都是好孩子,年轻嘛,大长老不必苛责。”

        “掌门说的是。”

        两人谈论的功夫,李妍柔也同魏青鸿告别,御剑前往山门去了。

        她走了约一盏茶的时间,掌门开启登云台,演武场上空出现水镜结界,镜中唯二出现的两人正是慕陵游和李妍柔。

        “登云台已开,请两位道友开始登梯。”

        负责宣唱的长老声音如宏,没一会儿水镜中慕陵游和李妍柔纷纷行动起来。

        两人几乎是同时起步,慕陵游一步一梯,步步站稳才接着走,李妍柔本就有一定的修为,选择两梯一步的法子,几步之后便和慕陵游拉开了距离。

        这一切的都是无声,水镜这种法器原是可以记录声音的,但登云台上的幻境涉及修者们的隐秘,上云宗也就人性化的每次只播放画面了。

        这做法虽好,但对于关切着试炼内的人来说,就是多一重的担忧。

        云萝紧盯着水镜,生怕慕陵游逞强硬撑伤了根骨,但慕陵游却是越走越扎实,前一百梯已过半,慕陵游头上才只有薄薄的汗,每行一步停顿时,都是站如松柏坚韧的。

        反观方才大步流星将慕陵游甩在身后的李妍柔,却愈走愈痛苦,水镜里她已开始喘起了粗气,五十层的重量压得她不得不也改成一步一梯,但她前面肆意跑动消耗体力,逐渐连步子都慢了,走一步便要在台阶上歇好一会儿。

        云萝并非故意想把李妍柔和慕陵游做对比,只是瞧着李妍柔领先时,魏青鸿脸上出现对慕陵游的不屑,就希望慕陵游能比李妍柔先登梯,再给魏青鸿脸上一巴掌。

        她只是这样胡乱一想,梯上的慕陵游仿若有了感应,趁着李妍柔站住歇脚,突然三步成两步大步从她身旁超过,走到了前头。

        他是憋了一口气的,跑完这几步他额上的碎发全被打湿紧紧贴在脸颊上,却朝着梯顶的方向露出一个笑容。

        “他在云萝笑吧?是吧?”

        “五十梯了还能跑起来,我当年五十都在用手爬了,云萝居然是真的想给上云宗收师弟,而不是找了个小白脸男宠。”

        “他若能入门,那他和大师兄……”

        “胡言乱语什么?一切还未落定,莫要窃窃私语。”魏青鸿突然吼道,他眉头紧锁,握剑的手上青筋凸起,吓得台下的弟子再不敢议论。

        上云宗其实没有这么严的规矩,人人都能看出魏青鸿是因为李妍柔落后在迁怒,掌门眯着眼他,转而笑道:“两位小友根骨都不错,慕小友有谋略,李道友坚毅,想来一百梯对他们而言不是问题,且等着他们后二十梯再瞧吧。”

        “师父说的是。”魏青鸿握剑的手松了松,面上的表情也不再那么严肃了。

        云萝甚看不上魏青鸿如今随意迁怒的样子,一直没回头给他眼神,水镜里李妍柔在慕陵游超过后错愕不已,顿了顿也跑了起来。

        两人接下来的梯保持着你追我赶,一会儿慕陵游在前,一会儿李妍柔在前,都说不上谁领先谁,便同时到了第一百梯。

        两人在梯前互相看了一眼,同时走入第一百零一梯。

        接下来登云台的幻境是只有当事人能瞧见的,又隔绝了声音,云萝完全不知道慕陵游瞧见了什么,只看见他站定在第一百零一梯上,眼神有些呆滞和茫然,隔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要往前走。

        他的步子虚浮,摇摇晃晃走了几步又停下来,停下后他张开自己的手用力甩了两下,仿若上面沾染什么脏东西,他拼命想要弄掉它。

        慕陵游开始揉搓,眼里慢慢蓄满了泪水,云萝关心紧张,竟然无师自通了口语,从他嘴型里看出了“师姐”两个字。

        他是看见自己了?

        云萝原本还以为慕陵游会看见儿时悲惨的记忆,却没想到他竟然看见了她。自己对她有这么重要?

        不光是云萝没想到,慕陵游自己也没想到,他是有特殊体质的,连影织花的幻境都没能魇住他,他本以为登云台也不过尔尔,却没想到上到第一百零一梯的瞬间,他瞧见了一个身穿红裙的女人,这个女人虽然没有在他记忆中出现过,但他大概知晓是谁。

        他丝毫不理会女人的呼唤,继续向上走着,只是刚走了两步,他又看见一个红裙女子。

        这次的他认识,是“云萝”。

        “云萝”倒在地上,脖子处的鲜血不停涌流,而他一低头就看见自己手上全是血。

        他……杀了“云萝”?仅仅因为“云萝“不听他的话,她不过当自己是个玩物。

        慕陵游深陷幻境,意识不到自己这一段记忆是假的,他害怕地看着自己血淋淋的手,又看向前方尚有一口气的“云萝”。

        他听见自己说:“师姐,你说你后悔了,我便救你。”

        “云萝”染着殷红口脂的嘴张了张,似乎要顺他的意开口讨好,慕陵游手中的法诀却突然翻飞,一道灵气打在“云萝”身上,幻境随之消散。

        “不对,你不是她。”

        他的师姐坚韧如竹,从不摇尾乞怜。

        接下来的幻境全都和云萝有关,短短二十梯的幻境慕陵游仿若过了一生的时间,幻境里他为着各种这样的事伤害云萝,把她锁在自己身边。

        以至于走出登云台看见真的云萝,他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呆呆站在原地不敢靠近。

        “怎么了?你通过登云台测试了,师弟你呆傻啦?”云萝不明就里,见慕陵游不过来就三两步蹦到他面前拉起他的手,“啊,手怎么又这样凉?快随我回照月峰休息吧。”

        “照月峰?”慕陵游迟疑道。

        大长老姗姗来迟,替云萝和慕陵游解开了疑惑:“他现在刚从幻境里出来还未适应呢,你莫急。”

        又转头对慕陵游道:“云萝很喜欢你,你便到我座下,当她的亲师弟吧。”


  (https://www.uxiaoshuo.cc/21792/21792299/93745041.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