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穿成替身女配后我也找了替身 > 第24章 赠剑

第24章 赠剑


“你若是喜欢便留着吧。”云萝点了点头,目光颇为惋惜的瞧了眼粉红的储物袋,她记得当时里面还装了她刚买来准备打发时间的话本,都是掌柜极力推荐,她还没看便没了。

        思及此,云萝又问了一句:“你当时捡到里头可有装着什么书?”书本不甚值钱,或许小偷会同储物袋一起扔了。

        “没……没有。”慕陵游的脸僵了一瞬,我见犹怜的瞳微微放大,但随即很快恢复了笑意,“储物袋里头曾装着什么秘籍宝典吗?对师姐很重要?”

        漫漫长夜,无聊至极,云萝想了想那两天没有新话本的日子,用力地点了点头:“是很重要,可惜了。”

        慕陵游没再说话,默默陪云萝把刚从魏青鸿处抢回来的深蓝色储物袋先烧后碾,反复数次后再扬灰,一副就跟这储物袋如何深仇大恨的样子。

        发泄完的云萝还不忘嘱咐一句慕陵游:“之前说过需你帮我与魏青鸿分道扬镳,这个储物袋你既然喜欢,便以后随身携带可好?”她就很期待魏青鸿瞧见慕陵游天天戴着的表情。

        “好。”慕陵游应下,立即将粉色的储物袋挂在自己身上。旁的男子戴粉色总有些阴柔之气,慕陵游戴着却没有,什么样的颜色在他身后都好看,就像他自己说的粉色娇嫩,正适合他。

        云萝虽什么也没说,眼神却忍不住停留在慕陵游身上,今日林长老幻境内的阳光好,洒在师弟的脸庞像盖了一层轻薄的纱,美的恰到好处。

        慕陵游眼波流转,得意地瞧着云萝盯着他精心设计过的侧颜发呆,他满心以为云萝会说些什么或是做些什么。他连多种情况应对都早已规划好,却见云萝缺心眼似的对他一笑,拍了拍他的肩,同何星鸢上了擂台。

        足足一柱香,慕陵游一动不动远远的盯着台上,他不明白他算他人都是算无遗策,为何就是算不明白云萝的一言一行。

        云萝是一道抓不着的光,他就像扑火的飞蛾,明知前方可能万劫不复,也要贴近摸了摸探一探这火光的温暖。

        学堂的课又上了几日,林长老此人虽然爱捉弄弟子布置些匪夷所思的任务,但修为实力都是上乘的,经她几次指点,云萝的实战经验增长不少。战中得到的感悟最真,如今她那颗原本黯淡无光的金丹已经褪下了一半遮挡,透露出柔和的莹莹之光。

        慕陵游亦在实战中愈战愈勇,刚过去七日他便直接从引气入体跳到了筑基期初期,在林长老的压境界擂台上,战胜比自己高两个小境界的弟子都不在话下。

        只是仙门大会的海选用的可不是这样的擂台,云萝金丹期必须参加仙门大会为宗争光,而慕陵游却是要为了自己,证明给所有人看他当得起清心真人的徒弟。

        大长老早前就说过,在这件事上她不会给慕陵游帮助,慕陵游需自己通过重重海选站上仙门大会的擂台。

        今日便是宗门金丹以下弟子海选的日子。

        云萝和慕陵游早早就便来了,和学堂的弟子们围着规则研究了半天,发现只有前五名才能同金丹弟子和长老们一起前往剑宗比擂。

        林长老之前闭口不谈规则,就跟他们说练就完了,若能融会贯通她的指点,去剑宗的名额根本不用愁。

        如今见到真正的规则,学堂里的弟子还是忍不住灰心:“五个……我们如何能战胜那些有师父教导的弟子,进到前五名去?”

        “林长老还说我们可以,我瞧能进去一个都是万幸了。”

        “我怕我的剑一碰见他们的剑便碎了。”

        他们也不是妄自菲薄,只是有师父管的孩子和没有师父管的孩子差的还是有些多的,这几天训练时,云萝便注意到学堂弟子们的囊中羞涩,几乎所有弟子买下必须的法衣药材或许还要给山下的亲人寄灵石后,一把旧法器便是他们所有家当了。

        云萝把这些看在眼里,第二天便同慕陵游下山找人打造数量足够的法器,今日第七天正好所有法器都做好。

        之所以赠法器,云萝是这样想的,如方才那位弟子说的,他们的剑大多比不上其他弟子的,很可能在比擂中损坏继而输掉比赛,所以云萝希望能让他们公平比斗。

        只是上云宗虽大多弟子都用剑,但也非全部,云萝和慕陵游为了确认每个人所用法器折腾了许久。

        “大家过来,我有一物想赠予大家。”

        云萝忽然开口,学堂的弟子们互相看了几眼,眼中虽有疑惑,但也都围了过来。

        确认过人已来齐,云萝给慕陵游使了个眼色,慕陵游立刻解开腰上的粉色储物袋,他没说话,直接将储物袋一倒,数十把五花八门法器便从袋中倾泻出来,里面最多是剑,光看剑锋便能看出流光溢彩。

        “云师叔这是?”这件事连何星鸢都是不知道的,云萝是特意没告诉她,便是也想让她惊喜惊喜。

        “这是师姐赠予你们的,这几日在学堂叨扰,师姐过意不去,只能用这个法子表示一下感谢。”还不等云萝说话,慕陵游便替她回了,“你们不必客气,这对师姐和我只是举手之劳。”

        他话音刚落,便有学堂里的弟子惊呼:“竟还有给我的金刚爪?我这法器全宗门只我一人用,两位师叔谦虚了,举手之劳岂会把我们每个人用的法器都记住?”

        身形硕大的汉子说着说着便满眼热泪,云萝还在奇怪慕陵游怎么抢白了,就见这位使金刚爪的带着其他弟子给她作揖。

        云萝可受不起这些,吓得往后踉跄了好几步,还是慕陵游走上前扶住她,在她耳边呢喃低语:“他们感恩师姐,师姐不必退。”

        “可是……”

        “得恩不报,师姐是希望他们以后的修真路生业障吗?”

        慕陵游这么说,云萝也只能被他推到前面受了学堂弟子里,何星鸢也在里头,云萝紧张直挺挺的站着只觉得手脚生汗,浑身都不自在。

        而慕陵游却意外的很适应,他神态淡然下巴微微抬起,仿佛他天生便该受这样的礼,做万人之上的人。

        “师姐瞧我做什么?”慕陵游回头看见云萝直勾勾的看着他,回眸浅笑。

        云萝摇摇头:“无事。”

        两人静默了一阵,沉默被一阵吵闹打断,学堂的弟子身后忽得涌来了乌泱泱的内门弟子。

        魏青鸿作为大师兄走在最前头,李妍柔照旧跟在他身侧。

        但今天他的另一侧也不孤单,鹅黄色法衣的莫茸像只春日里喜鹊,围着魏青鸿叽叽喳喳的说着话。

        魏青鸿没有怎么搭理莫茸,莫茸也没放弃,乐此不疲的紧跟着他。

        这像极了从前的自己。

        云萝心想。

        这乌泱泱的一群人撞上学堂弟子人也不少,总要有人让一让,魏青鸿板着一张脸直接下了结论:“让。”

        学堂弟子们下意识想让的,毕竟魏青鸿是大师兄,谁会愿意和他过不去?只是武器还堆在地上,大家一时半会也移不开。

        只慢了这一会儿,莫茸便当了护君使者,走到云萝面前傲气道:“你要让他们和师兄过不去么?”

        她低头又瞥了一眼地上的武器,嘴里发出一声嗤笑:“小恩小惠,拿这个买名声。”

        “莫师妹,我们走。”

        她话音刚落,魏青鸿的声音便到了,开口的话竟然是他们要让。

        这让莫茸真是大大的不理解:“师兄,该他们让我们!”

        魏青鸿并未理会,只是朝云萝瞧了一眼,她今日依旧穿着大红的衣裳,最近她变了妆容,和妍柔有七分像的脸现在也只剩下五分。

        不止脸变了,心也变了,铁石心肠污蔑造谣,可惜了这张脸。

        云萝身边的慕陵游,魏青鸿自然也无法视而不见,他的脸就是和自己一模一样,除了眼下多出一颗妖异的痣,破坏了自己这刚正的面容。

        他那张脸上怎么能长那样的痣,都不搭的……

        等等,那是……

        魏青鸿本来还在心里对慕陵游评头论足,从头看到脚忽然瞧见慕陵游腰上挂了个粉色的储物袋,他心中肝火大盛,从鼻中发出一声冷哼,甩手拂袖而去。

        他一走,云萝便拉过慕陵游:“你刚才瞧见了吗?他那个眼神,哇多亏让你戴着这个储物袋了。”

        刚刚魏青鸿自以为很隐蔽,云萝却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徒然燃起的愤怒,再众人面前要端着大师兄的架子,不能发怒斥责慕陵游。

        慕陵游又无过错,难不成骂他不该戴粉色的储物袋?

        “他最后都不是拂袖而去,完全是落荒而逃啊!”云萝等了这么多天终于等到这一幕,笑得眼都成了月牙。

        慕陵游静静的瞧着她笑,看她笑得流泪,便从袖中抽了帕子为她擦拭。

        这个动作本身也没什么,但云萝猛得一睁眼却被慕陵游用的手帕吓到了:“你怎么用这个手帕?”

        “怎么了,这不是师姐赠我的吗?那日我醒来见它在我身上……”

        慕陵游一脸天真无邪的看着她,让云萝都不好意思解释这是他睡梦中硬抢的,以及……

        这曾是她的贴身手帕。


  (https://www.uxiaoshuo.cc/21792/21792299/93575924.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