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般若大同 > 随笔文书

随笔文书


  “天地初开,鸿蒙伊始。传说有神,一念化境。翻手覆雨,万物衍衍。无数生灵,息息而孕。又不知,过了多少个春秋,下过多少次冬雪……”

  一名老者轻晃着摇椅,闭目缓道,浑厚的声音透着他那半生岁月的沧桑。

  善家村村口的老榕树下,篝火燃着温暖而又明亮的火光。

  一名白发老者的身旁正围坐着一群可爱的孩童,灵动的火光在他们稚嫩的脸庞上不断闪烁。一双双殷切而又期待的目光此刻也紧紧聚焦在面前的老者身上,细细聆听着接下来的故事。

  突然,一阵喧嚣声打破了这份恬静的温馨。

  一群手持武具的村民,在月光的映照下于地面留下一道道黑影,窸窣的脚步声此刻正快速的朝着老榕树这边逼近。

  眼前的骚动,惊得老者连忙起身,随手拦下一人问道:“小伙子,发生了什么?”

  “邪种把他奶奶害死了!村长要把他抓起来行刑呢!”

  被拦下青年满脸愤慨的说着,随即便径直朝着前边队伍跑去。

  身为村民的老者,眼下既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自然是不能缺席的,一旁的孩子也纷纷好奇的快步跟着。

  “诸位乡亲,就是这个邪种!”

  村长指着被捆绑在木桩上的少年义愤填膺的说道:“就在今天,他亲手害死了善老,现在,我们一定要好好替天行道!”

  他口中的善老正是少年的奶奶。

  片刻过后,在场的村民接连高举着火把不断附和,嘴里还嚷嚷着要烧死这个邪种。

  而这个所谓的邪种,就是此刻被绑在木桩上的俊朗少年。

  少年似乎有些昏沉,酥软的四肢令他无法动弹半分。就这么丧着头颅,任由散开的乌黑长发顺着他的面庞向下静静低垂着。

  再看那帅气的面庞,哪怕一束束火把之光,也依旧无法照亮他脸色的阴影,让人始终无法看清他的表情。

  半饷过后,似乎恢复了些神志。少年不禁缓缓抬头,望着眼前这些平日里和蔼可亲而现如今却用恶毒的眼神看着他的乡亲们,不觉内心凄凉无比。

  记忆之中,他清楚地记得前几天还帮过二婶喂鸡,也时常帮过牛叔耕地,在看那角落起哄的少女,正是曾经一起去山里抓兔子的好友虎娃。

  他不明白,也不能理解,为何曾经的美好,竟然一夜之间全变了,就连唯一最疼爱自己的奶奶都走了!

  此刻的他感到一丝悲凉,也不想再辩解什么,如果非要做出选择的话,他只想着早点离开这冷漠无情的世间去陪奶奶。

  村长继续着义愤填膺的演讲,陆续到场的村民脸上,也逐渐浮现出愤愤不平的神色。而一直低头不语的少年听着眼前这位平日里德高望重的老者在数列自己的一桩桩罪行,忍不住自嘲的笑着。

  十五年前,一场百年难得一遇的大雨,冲刷着整个善家村。

  这场大雨整整下了有足足一个多月,离奇的是这场大雨竟然还伴随着极其频繁的雷电。村里的诸多树木也皆因此而被劈成了一块块焦木,甚至还有十几位村民也不幸成了雷下亡魂。

  大雨过后,在村中长老的指示下,重建工作很快就提上了议程。

  然而,就在不久后的一天,一声婴儿啼哭声引来了一些村民的注意,循声而去,竟是在一处草丛中找到了哭声来源。

  婴孩极富灵性,一见来人,顿时便停了哭泣,笑逐颜开的模样格外讨喜。

  更令人啧啧称奇的是他胸前的一块宝玉,通体透彻之中,夹杂着丝丝韵痕,显得异常的翡绿深邃。

  新生歹意的村民正欲下手去取,谁知下一秒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融进了他的胸膛,再也不见了踪影。

  眼尖的村民,更是连带着发现附近因为大雨冲刷后浮现的古墓。

  对于这座墓穴,村民十分好奇,甚至还有不少贪财的村民自发的组队想要进入其中一探究竟。

  然而,探墓的最终结果竟是无一生还!

  唯一逃出来的那位,也在出古墓的数息过后,死于非命。

  待到村民围上前去,不禁纷纷捂嘴而逃。

  只见那倒地村民圆目突睁而久久不能瞑目,紫黑色的尸身更是不断从七窍之中渗出黑红色的血液。

  至此,古墓成为了村中禁地,而古墓外的婴孩,也被村民一致认为是不详的邪种。就在决定处死之际,高层中突然出现了不同的声音。在这名资深高层的力保之下,婴儿的性命才暂且保下。

  作为代价,这名高层必须在婴孩成人之际交出他们想要的东西。并且立即革去自身职位,搬到村外山脚下居住,亲自抚养监督婴孩。

  一旦有任何差池,立刻处死!

  时间很快,一转眼就是十五年,当初的襁褓婴儿现如今也长成了一位俊朗少年,而那时力保婴孩的高层,便是少年最为敬重的奶奶。

  少年单名一个翊字,奶奶时常亲切的唤他小翊。

  因为始终得不到善家村的认可,至今都没有姓氏。

  取名的时候,对于自己悉心照料的孩子,奶奶只盼他能早日一展鸿翊、建有所成。

  奶奶很清楚,自己不可能一直陪着穆翊,总有那么一天,他必须独自面对的。

  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正如这意外也是说来就来。奶奶终究还是走了,走得十分突然,万分痛苦。

  同时,也让穆翊感到百般自责。

  下一秒,无数颗石子犹如雨水般飞速袭来,而后不断猛烈的击打在他的身躯之上。只片刻之后,周身便已被鲜血浸湿,残旧的衣物则显得更加破旧不堪。

  甚至还有一块不大的石头,不偏不倚,竟是直接击中了他的额头,黑红的血液顿时顺着脸颊快速下滑,显得尤为渗人。

  尽管如此,面前的村民似乎也丝毫不曾怜悯,口里更是咒骂着各种恶毒的话语。

  少年此刻只感觉身体的疼痛正在一点一滴逐渐变得麻木,而后悠悠的看向周围发狂的村民。

  在这些人群中,有的是从小一起玩耍的伙伴,有的曾经在山上因为自己帮忙干活而笑脸盈盈的大叔大婶……

  但此刻他们都仿佛化作恶魔一般,朝着自己无限疯狂的发泄。

  “呵呵,或许在他们眼中,我才是恶魔吧!”

  少年眼眸低垂,自嘲的想着。

  身体早已没了最初的疼痛感,浑身湿透而冰冰凉凉的感觉令他感到有些发冷,意识也渐渐变得模糊起来。

  “好温暖……”

  突然,一直沉默不语的少年有些神色迷离的喃喃自语。

  只见他眉头紧皱,努力的想要保持着神志清醒,而后用力睁了睁越来越沉重的眼皮,想用最后一丝气力好好再看一眼这个世界。

  这一刻,他似乎看到周围又多了许多柴火,火焰在它们的上方噼里啪啦的响着,眼前的村民则还在声嘶力竭的嘶吼着。

  只是,好像什么也听不见了……

  呵呵,人呐!

  奶奶,我好想你哦,一会大概就能见到你了吧!

  好累呀,就这么什么都不想的永远睡去好像也挺好……


  (https://www.uxiaoshuo.cc/21788/21788062/776465682.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