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般若大同 > 似曾相似的梦境

似曾相似的梦境


  南宫炎的出身优越,虽然耳濡目染学了不少表面功夫,但实则不过花瓶一个,内心的城府甚至浅的连条金鱼都养不活。

  眼下穆翊的一番深情表演,还真就让他心生动容:“穆老弟,别的不说,只要你能帮我追到小燕,以后兄弟我绝对罩着你!”

  不得不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李豪杰对穆翊的影响还是不可小觑,至少就刚刚的演技,妥妥奥斯卡无疑了。

  穆翊心底一阵冷笑,不过嘴上却是继续解释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和上官燕是属于兄妹之间的感情,先前她有把你曾经想要迷晕她的事情告诉我。”

  “然后呢?”

  说到迷晕,南宫炎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太好看,声音也跟着阴沉起来。

  “不过上官燕是个挺传统的女孩,可能就是因为你是第一个想要染指他的男人,所以她对你的情感着实有些与众不同。”

  穆翊刻意的在言谈之中不断叫着上官燕全名,以图通过潜意识让对方相信自己和当事人之间的关系并没有那么亲密。

  果然,此话一出,南宫炎的小心思顿时又活络了起来,当即一脸惊喜的问道:“你说真的?”

  “肯定啊,是一种和所有人都不一样的情感。”

  此刻穆翊的眼神真挚,表演满分,真真是从墨雨泽和李豪杰身上学到了些本领。

  只是,在他的心中悄悄补上一句:“因为极其厌恶,所以和所有人的情感都不一样!”

  “哎!你等等啊!”

  下一秒,南宫炎突然起身朝着办公桌跑去,而后在穆翊一脸莫名的注视下,打开了保险柜。

  “呐,你把这个转交给小燕,就说是我送的!”

  南宫炎朝着穆翊递来了一个首饰盒,下意识打开一看,是一翡绿通透的玉镯。

  从面相来看,显然不是件凡品。

  “嘿嘿,顺便再替我美言几句,最好能再帮我约她出来见个面什么的!”

  南宫炎的笑容阴邪的很,穆翊甚至觉得他脑海里的画面早已超出了见面的范畴。

  “咳咳,人家好歹也是女孩子,毕竟很久没见面,也要有个适应的过程,回头我再做做她的思想工作......”

  穆翊并不打算真的替他约人,眼下随口敷衍几句便直接切入了正题:“不过说起来,我眼下还真有件事情需要麻烦南宫兄帮忙下。”

  话题突然一转,南宫炎显得有些纳闷,随即下意识问道:“什么忙?”

  “之前天成中学的教务处主任周光你认识吧?”

  穆翊不紧不慢的自沏自饮,而后突然收敛了笑容正色说道:“我要他所有的罪证!”

  “你和他有仇?”

  南宫炎的神情略带疑惑,他和周光不过几面之缘,实际也没什么交情可言。

  “嗯。”

  穆翊点了点头,随即突然笑道:“只要南宫兄帮我这个忙,关于上官燕的事情,我想也应该能够顺利进行。”

  应该,晓得不?

  不晓得就算了。

  穆翊心里这般补充道。

  ......

  “嗨、就这?小事啊!”

  南宫炎一听“上官燕”三个字就立马脑子一热直接应承下来,对他而言,周光的死活,根本无足轻重。

  “穆老弟既然和他有仇,要不我直接找几个人把他砍了不就完事了嘛!”

  半饷,似是想到什么,南宫炎突然给出了一个自以为很牛逼的建议。

  兴许是他想要早点约人。

  “那倒不必,也不是非要他死不可,南宫兄只要把他所做坏事的罪证收集到就行。”

  穆翊并不想多添私人恩怨在其中,他只是计划实事求是的根据罪证,给予周光应有的惩罚。

  凭直觉,他认为周光做过的坏事绝对不少。

  当然,若是真的清白,穆翊也不介意“放他一马”。

  但前提是不能影响天成中学的教改计划,所以若是一旦对方作死,他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帮韩素琴扫清障碍。

  说到这,穆翊特意来了个欲情故纵:“这样会不会太麻烦南宫兄了?要不算了?毕竟,我和上官燕交流起来也不是很轻松的……”

  “啊?不会不会!都是小事啊!”

  南宫炎一听顿时急了,赶忙出言保证道:“穆老弟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你放心,我一定帮你关注这件事情!”

  其实说实在的,联姻之事早已板上钉钉,至少以目前的剧情来看,上官燕毕业后的婚配一事,已然注定。

  可南宫炎急啊。

  眼下明明有机会,却要苦苦等待四年,这样的事情,他可不干。

  ......

  离开大厦的时候,已是几近饭点,尽管南宫炎再三邀请,穆翊也还是委婉拒绝离开。

  当然,穆翊也看得出对方是在客套。

  南宫炎这货一看穆翊离去,转头又开始他的奇妙体验。

  现如今,穆翊虽然存款不多,但也不是差顿饭钱的人,眼下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他也不想多做停留。

  毕竟逢场作戏的过程,实在有够累的!

  不过话说回来,穆翊也渐渐明白南宫炎是如何在花瓶的道路上越走越远的。

  都说过犹不及,或许也是南宫问天护孙心切,从小不仅给了他最好的物质生活,也给了他最优越的生活环境。

  18岁,一个本应该读大学的年纪,却是直接放弃学业,胜任偌大商圈的副总裁。

  倒不是说年龄的问题,而是真真德不配位。

  尽管没有实权,确实影响不到公司的发展。

  但毕竟才疏学浅,难以胜任,外表看似保护,实则却是害了对方。

  有一说一,与其整日绞尽脑汁的想着如何为孙儿铺路,倒不如多想想怎么培养对方以至于能够让其拥有独当一面的能力!

  南宫问天的出发点从一开始就错了……

  彼时,穆翊望着公交车窗外的风景,想起自己的“六改四”计划,不由得暗自感慨道:“果然,教育很重要呀!”

  “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

  下一刻,突如其来的熟悉旋律打断了穆翊的思绪,周围的人也闻声下意识纷纷侧目看来,随即又继续转头重归视线。

  “说。”

  穆翊接电话的开场白永远都是如此的言简意赅。

  “翊哥,成了!”

  电话那头,李豪杰颇为兴奋的说道:“大鹏这逼牛货了啊,翊哥你快回来看看!”

  “叫谁逼呢,你才是逼呢!”

  一旁的张鹏程听着李豪杰的倒装句,顿时不乐意了,当下也是骂骂咧咧的表示不满。

  李豪杰的老人机隔音似乎不太ok,穆翊这头听着也是哭笑不得。

  “行吧,等我回去再说!”

  考虑到公车上的氛围,穆翊还是选择暂且挂了电话,心想着以后有钱还是买台车吧,老坐公交,讲电话都不方便了。

  不得不说,人是会变得。

  此时此刻,穆翊竟也开始嫌弃起了那些曾经无数个日日夜夜,永不抱怨的载他风里来雨里去的无名英雄———公交车。


  (https://www.uxiaoshuo.cc/21788/21788062/773066366.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