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陛下失忆之后 > 第1章 记忆丢失中一

第1章 记忆丢失中一


熙和元年,四月。

        乾元殿巍峨堂皇,雕梁画栋,历来都是各朝皇帝处理政务的宫殿。

        此刻正是午后,金碧辉煌的殿内寂静无声,守在廊下殿内的太监大气都不敢出。

        乾元殿大总管从外面弓着腰走进来,速度虽快,然而动静很小。

        他快步走到一丈长食指厚的金丝楠木龙桌前三米,抬头望了眼龙案后的新帝,帝王微微低头,目光落在手里的折子上,玉冠两侧的垂珠落在肩侧,看不清表情。

        大总管赵得信小声说:“陛下,沈姑娘求见。”

        怕陛下一时对不上人,赵得信补充了一句,“就是康远侯府的二姑娘,太后娘娘的侄女沈云翘姑娘。”

        男人批阅奏折的动作未曾停下。

        约莫过了几瞬之后,他放下朱批,淡声说道:“不见。”

        这个回答在赵得信的预料之内,毕竟陛下可不喜欢沈家人,他应了声诺,便又快速而声音轻地走了出去。

        今年的天暖的晚,虽是暮春,春风里依旧带着瑟瑟寒意。

        赵得信大步出了正殿,便瞧见丹陛前穿一袭杏黄色交领襦裙的姑娘,姑娘见他出来赶紧上了前,“赵公公。”

        “沈姑娘,陛下政务繁忙,你请回吧。”赵得信止住脚步,笑容恭敬疏离。

        沈云翘一顿,赵得信的话在意料中,也在意料外,她看向数米外巍峨庄严的乾元大殿,犹豫了下,对赵得信道:“那我在这儿等着。”

        赵得信一怔,劝道:“沈姑娘,你还是快些回去吧,今儿风大,万一受寒了就不好了。”

        “没事,我身子骨健康的呢。”沈云翘站直了身体,笑着说。

        “可是……”赵得信皱了皱眉。

        沈云翘眼珠一转,“赵公公,陛下没说不准我在殿外候着他吧。”

        赵得信笑了下,“这倒是没说。”话落,赵得信便转身往乾元殿内走去。

        乾元殿内,帝王还是他方才离开殿内的模样,拿着奏折批阅,分辨不出心情好歹。

        赵得信站在光滑可鉴的大理石地面上,放低嗓子,“陛下,沈姑娘说她要在殿门口等着。”

        这话落下,就见年轻的天子抬起了头,他有双潋滟多情的凤眸,然而凤眸的眸色深黑的像人烟罕至裹着厚重浓雾的幽僻山林,看不透里面的内容,只觉得神秘危险。

        不过因为他眼尾微微轻轻上挑,于是薄薄的眼皮抬垂间又在神秘危险中添了几分华丽诡艳。

        听到他方才那话,他后背靠着龙椅椅背,目光向他扫来,幽邃漆沉。

        赵得信低下头,“奴才这就将她撵走?”

        殿内约莫安静了几弹指,赵得信听到他似乎笑了一声,“不用了。”

        赵得信微愕,抬起头去窥探天子,但天子已经垂下了头,他无法看见他的表情,赵得信只好回道:“奴才知道了。”

        其实他觉得他也能猜出陛下的心思,这么冷的天,比起回到温暖的宁寿宫,在乾元殿在外面忍受寒风的欺凌明显更可怜啊。

        沈云翘侯在乾元殿外,她觉得刘曜不可能不出乾元殿,然而一等就是好几个时辰,眼瞅着天上都铺了层橘红色,再过半个多时辰宫门也要下钥。

        天越来越冷,暮春的冷意透过轻薄春衫浸到骨缝里。

        沈云翘索性拉了个乾元殿殿门口守着的小太监,一番楚楚可怜的恳求后,小太监终于同意了再帮她向赵公公提一提她还在丹陛上等着,想见一见陛下。

        小太监朝正殿走去,沈云翘站在原地翘首以盼。

        不多时小太监又回来了,沈云翘疾步上前,她还没开口,小太监便同情地道:“沈姑娘,陛下一个时辰前就从侧门离开乾元殿了。”

        沈云翘明媚小脸的笑没维持住。

        沈云翘花了顷刻时间,平复好心情后,向小太监道声多谢。

        “姑娘太客气了。”小太监说。

        沈云翘看了眼空荡荡的乾元正殿,只好拎起裙子赶紧往宁寿宫走。两刻钟后她抵达太后所居的宁寿宫。

        她也没直接进内殿,先在蝙蝠含珠立地大暖炉前立了立,灭掉身上的寒气后,沈云翘才往后殿走。

        一进后殿,便见窝在榻上的太后,她低低地叫了声姑姑。

        太后靠着绣喜鹊登梅迎枕坐在麒麟祥纹红木床头,见沈云翘脸色不大好,心里揣摩出了结果,她没问,只是让沈云翘过来坐。

        沈云翘在太后身前的软凳上坐下,才抿抿唇说:“今儿陛下没见我。”

        这在太后的意料之中,太后叹气道,“我猜到了。”

        她说话的语气很是怅惘,“去岁先皇病重,我看那时二皇子大权在握,应该是他……夺得那个位置,而陛下败势肉眼可见,我和你伯父便偏向二皇子和陛下作对,可哪里想得到陛下能绝地反击,如今我们沈家……”

        说到这,太后剧烈地咳了起来,心肝脾肺都在颤。

        沈云赶紧递给太后一杯温水,太后喝了两口温水,翻涌的脏腑逐渐平稳下来。

        太后缓了缓,又继续说道:“陛下虽未曾将沈家抄家夺爵,可总归是不喜我们的,答应姑姑,不要再去找他了。”

        “可是你的身体……”其实沈云翘也不想去找刘曜,找他之前她还做了好几个时辰的心里建设。

        然而太后脸色蜡黄,像裹了层黄褐色的枫糖浆一般,呼吸也微弱的紧。

        “我无碍的。”太后笑着握住沈云翘的手,她手冰冰凉,像冬日湖面的冰碴子一样,“一点小问题罢了,你不必担心。”

        沈云翘不相信太后说的话,她外祖父是漠北的名医,这些年她也学了些把脉看诊的东西,太后的病是很严重的。

        她黛眉拧起,纠结半晌后,对太后道:“这样吧,姑姑,我就坚持三天,如果依旧一无所获,我就放弃。”

        “云翘……”太皇太后皱眉。

        “姑姑,三天是我最后的底线了。”

        沈云翘眼神坚定,太后和她虽多年未见,这些年的通信却未断过,再加上这些日子的相处,太后清楚了她重情的性格,知道三日是她最后的底线了,她叹口气应,“好吧,给你三日时间。”

        沈云翘赶紧点点头。

        太后看向屋内的沙漏,时间不早,她问沈云翘,“你今儿还要出宫吗?时间不早了,再不走宫门口就要下钥了。”

        沈云翘连忙站起来,“那我先走了,姑姑。”

        沈云翘卡在宫门下钥前半刻出了宫,出宫回到康远侯府就直奔荣寿堂。沈云翘的父亲是现任康远侯的胞弟,沈云翘幼年是在上京长大的,不过九岁那年,父亲去世后,她就跟着母亲去了漠北,此次回京,是因为一个多月前,接到了祖母病重的消息。

        祖母对她一直很好,从小拿她当心肝宝贝,十二岁那年,她母亲病逝,祖母还不顾路途迢迢,刻意赶到漠北,陪了她好几个月。而这些年,就算她在漠北,老人家每年都要送好多东西过来。

        所以得到这个消息,沈云翘就立刻回了京。幸好回京半月后,祖母就转危为安,大夫说只要好生将养几个月定能无忧。祖母身体变好后,沈云翘才有空进宫探望姑姑,也就是太后,然后也就知道了另外一件事。

        太后病的也不轻。

        虽然暂时不危及生命,但每日疼痛缠身,头昏脑涨,难受异常,而若是有千年灵芝入药,她的身体会好上不少。然而可惜这味药过于珍贵,太医院都没有这味药材,沈云翘和伯父康远侯问了京中各药铺,京中也没有。

        不过前日倒是得到了一个消息,陛下的私库里有这味药。

        按理说,太后身为陛下的嫡母,她生病,陛下供上药材再正常不过,可惜啊,刘曜的出生为人诟病,太后曾经就不喜欢这个庶子的,何况去年夺嫡之争太后又站在了二皇子的一旁,和曾为四皇子的陛下针锋相对。

        所以让刘曜主动给太后药,可能性微乎其微。

        但不能因为微乎其微,沈云翘一点力都不使了。

        见过祖母柳氏,沈云翘回到春间院,决定明日早些去乾元殿等着。

        然而时间更是不巧,她难以置信地望着乾元殿门口的小太监,“陛下不在?那陛下去哪儿了?”

        “这……奴才不知。”小太监低声道。

        沈云翘也知道问小太监是为难了他,她举目四望,可惜皇宫这么大,她哪里看得见刘曜在何处,是以沈云翘只好回了宁寿宫,午时后,又溜达到了乾元殿前,但依旧得到了陛下不在乾元殿的消息,沈云翘只好又回了宁寿宫。

        眼看宫门又要下钥了,沈云翘只好离开宁寿宫,往宫门口走,只走了一刻多钟,穿过御花园,沈云翘忽然看见前方不远处有抹暗红色的身影,她脚步一顿,随着那人脚步越走越近,沈云翘清晰地看见他的脸,那张绝艳勾人的脸。

        刘曜长得俊美瑰艳,皮囊像是世间画技最好的画工耗尽毕生所能,一笔一划勾勒出来的。他皮肤滑腻的有些像细白瓷,眼窝比起常人深邃,长长的眼睫根根分明,鼻梁挺拔,薄唇则红艳艳的,像是冰糖葫芦上那层糖霜。

        虽然回京后,沈云翘已经见过刘曜几次,然而沈云翘再次碰见他,还是愣了下神。

        宁寿宫送她出宫的宫女如意见沈云直直盯着刘曜,忙扯了扯沈云翘的衣袖,沈云翘回过神,微微低头福身。

        男人应该是要往她来时的方向去,十来步后,沈云翘见他就要越过自己了,忙出声道:“陛下,臣女有事要说。”

        刘曜似乎并不在意这一路上遇见的宫女太监臣女,直到这声音响起,他才微微侧头,往声音响起的方向看去。

        沈云翘找了他两日了,终于逮到机会了,就要再出声,这个时候,男人忽然轻轻笑了声,笑声轻飘飘的像羽毛,但却不容忽视,“朕不想听。”

        沈云翘一怔。

        刘曜目光从她身上扫过,旋即抬脚离开,眼看他就从自己面前越过,只留下一个背影,沈云翘再叫了他一声,“陛下,看在四年前臣女救过你一次的份上……”

        这话很有用,还未说完,刘曜忽然转过头。与此同时,他唇角噙着的那抹笑也越来越浓,只越是浓,沈云翘越是觉得不对劲儿,就感觉像如芒在背。

        她颇感不妙地住了声。

        刘曜却一步一步向她走近,三步后,他在距沈云翘一臂之遥的地方站定。他一站定,沈云翘就感觉有个红到浓稠,变得幽暗深邃的影子罩住了她,她微微抬起头,看见了刘曜颠倒众生的漂亮脸蛋。

        他浓长的眼睫垂下来,眸光带笑,然而沈云翘看着他,觉得他有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可怕感。

        她忍不往后退了一小步。

        “四年前。”刘曜轻笑一声,目光投在她身上,“你还要提四年前?四年前你做了什么,你忘了吗?”

        沈云翘脸色一白,她愕然地盯着刘曜,四年前的事他不是忘了吗?她以为他忘了才敢提四年前她救过他事,而若是那几个月的记忆他已经想起来了,沈云翘顿时鸡皮疙瘩都冒起来了。


  (https://www.uxiaoshuo.cc/21785/21785372/92418679.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