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陛下失忆之后 > 第4章 欺负她一

第4章 欺负她一


他的话一出来,沈云翘心肝儿颤了颤。

        刘曜饶有兴致地欣赏着沈云翘的恐惧,他满足地从椅上起身,朝着沈云翘一步一步走去。

        沈云翘绷着身体往后退,退着退着,后背哐一声撞在堵厚墙上,她扭头瞅了眼,竟然退无可退了!

        一道暗色笼罩住了她。

        沈云翘手脚软得如临云端,刘曜站她跟前,半臂长的距离,她抬抬头,额头能撞上他鼻梁。

        龙涎香的味道蔓延开来,沈云翘喉头干的冒烟儿。

        “沈姑娘。”刘曜张开了唇,他温热的呼吸全洒在沈云翘脖颈处,“朕刚刚可是两次让你走,是你自作主张强把了朕的脉,又知道了……”他慢悠悠地拉长尾音。

        知道这个时候她越忐忑越显得心虚,沈云翘索性抬起头,在刘曜目光挺直了胸膛,“臣女医术不好,只能看些小病小痛,其实根本不清楚陛下生的是什么病。”

        她语气比黄金还真。

        可惜刘曜不为所动,只低垂眼帘,轻笑一声道:“你知不知道朕不清楚,朕只知道不能留你了,既然你不愿意自己选……”他拉开了和沈云翘间的距离,看了眼在旁边当木头的赵得信,吩咐了句,“赵得信,把王太医留下的毒药给她。”

        沈云翘脸嗖的一下变白了。

        赵得信得了吩咐,则同情地看了沈云翘一眼,从袖口里摸出个褐色陶瓷圆瓶,赵得信一步一步走向她。

        眼见赵得信马上要到她跟前,沈云翘倏地看向刘曜,想起一个东西,“陛下,你等等,我家里有种药,服用后能让人丢失半个月记忆。“

        舔舔干涩的唇瓣,沈云翘语速快得像疾风,“你若是不相信我根本不清楚你的病,不如我吃了那个药,忘了这段记忆可好?”

        刘曜听了这话倒是扫了眼赵得信,示意他停下。他怀疑地盯着云翘,“朕怎么知道你说的那种药是真是假?”

        “那药有三颗,您若是不信,明日我可以带来,您可以找人试验一下。”沈云翘连忙说。

        刘曜没吭声,似乎在思索她话里真假。

        “我没骗你,你就让我拿来试一试,好吗?”沈云翘竭力为自己争取活命机会,语气温柔得像水。

        刘曜静默片刻,突然笑了声,“那行,朕明日在皇宫里等你。”

        这是同意她条件的意思了,沈云翘挤出温柔乖巧的笑,“那臣女现在可以走了吗?”

        刘曜后退两步,抱臂道:“当然可以。”

        这话一落,沈云翘立马转身往外走去,速度快得好似她的腿有两尺长。刘曜见她离开了,过了片刻,他抬脚出了房间,站在门外的楼道间望着下方,沈云翘快步离开的姜黄色背影落在他眼底。

        他弯弯唇,神色复杂难辨,片刻后,一个黑衣人出现在了他旁边,黑衣人皱了皱眉,低声提醒,“主子,她应该知道了你的秘密,不能留了。”

        主子登基不过数月,根基不稳,若是身中剧毒的消息传出来了,定会带来场大麻烦。

        黑衣人眸色一沉,比划个抹脖子利落动作,“属下去……”

        沈云翘出了观景亭就快步走,一刻多钟后,她回到了和如意约定的地方。

        如意已经回来快一刻钟了,正四处找沈云翘呢,见沈云翘出现在她眼底,她松了口气,又察觉沈云翘心神不宁,呼吸紊乱,她连忙关心道:“姑娘,您这是怎么了?”

        沈云翘静静心,呼吸平稳后笑着道:“刚刚走的急了些,没事。”她岔开话题,“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快回宁寿宫吧。”

        如意也没多想,毕竟沈云翘好胳膊好腿儿的。

        两人往宁寿宫赶去,走了几步后,沈云翘回头往观景亭看了眼,观景亭离此处不近,一二层楼掩盖在葱郁佳木中,她只能瞅见个尖尖楼顶。

        沈云翘轻轻抚了抚胸口。

        回到宁寿宫,沈云翘再指点了宫女一会儿按摩术,又和姑姑说了会儿话,时间便不早了,她提出离开。

        回到康远侯府,她也没对任何人提起午后的经历,晚上洗漱后屋子里只有她一个人后,她轻轻打开从漠北带来的酸枝梨木小箱子,找到里面那个食指长的细口褐陶瓶,在胸口砰砰作乱的心才终于平息下来。

        她再拿了几张纸,写下了最近这半个月发生的事,当然不包括当然不包括关于昨天的事。

        写好后,她又写了张提醒自己回来看这些东西的纸,将它放在袖口里。

        明儿若是吃了这药,晚上回来,就装作误吃失了记忆,反正也没什么大事。

        第二日,沈云翘趁太后午歇的时间借口逛逛,独自出了宁寿宫。

        到了乾元殿殿门前,沈云翘先请太监通报,过了一刻钟,赵得信摸着把浮尘出来迎接她,圆胖胖的脸上是笑模样,“陛下请沈姑娘进去。”

        沈云翘进了大殿,这还是她长大后头次进乾元宫大殿,殿内雕梁绣柱,巍峨辉煌,然而沈云翘无心回忆。

        行礼后,她掏出怀里的褐陶瓶递给赵得信,见赵得信递给了刘曜,沈云翘解释道:“这便是那可以让人失忆的药。”

        刘曜懒洋洋坐在龙椅上,接过了褐陶瓶,示意赵得信可以出去后,他倒出里面的药丸,药丸樱红色,约摸小拇指头大,刘曜仔细观察着。

        沈云翘贴心提醒,“陛下若是找人试药,可以找那些想要忘记最近半个月记忆的人。”

        忘记半个月的记忆不是啥大事,但也会带来麻烦,沈云翘不想牵连无辜。

        低头嗅了嗅药丸,刘曜好奇地问沈云翘,“你怎么会有这种药?”

        沈云翘下反应诚实道:“我本……”两个字后她消了下音,特别诚恳地说了个理由,“臣女外公是名医,臣女便机缘巧合得到了这种药。”

        刘曜哦了一声,将手里的药丸重新扔进药瓶里。

        沈云翘跟着问:“陛下,臣女是今天吃这药,还是您试验了药效之后再吃?”

        刘曜从龙椅上起身,暗红色袍角扬起个漂亮弧度,他缓缓朝沈云翘走去,摇头说:“你不吃这药。”

        刘曜走到了沈云翘的跟前,他叹口气,“万一你有这药的解药呢?”

        沈云翘愣愣神,立马便想解释,她可没解药。

        刘曜这时掏出个拇指长的雕花小银瓶,截断了沈云翘的话,说:“你把这个吃了。”

        沈云翘眼皮子突然跳了跳,心头更是冒出股不安感,她轻声问,“这是?”

        刘曜笑了,解释道:“这是天云散,是一种慢性毒药,服用它之后,需每个月服用解药,否则就会肠穿肚烂而死。”

        最后几个字,刘曜声音拉的特别长,像是深更半夜停不住的鬼风声,令人心惊肉跳。

        脊梁骨冒起一阵凉意,一直凉到沈云翘的脚底板,见刘曜倒出颗霜白色的药丸,沈云翘更是不受控制地往后退。

        刘曜继续朝沈云翘逼近,可能是见沈云翘一直退,他似乎烦躁了,直接拉住她手臂,将人使往怀里拽要逼她吃药。

        眼瞅距离刘曜越来越近,沈云翘心跳如擂鼓,连忙一跌声道,”陛下,臣女保证,一定会守口如瓶的,臣女也保证,今天给你的那个药也没有解药的。”

        刘曜却无动于衷,将人牢牢桎梏在自己怀中,嘴上道:“来,乖乖的,把药吃了。”

        沈云翘不死心地挣了挣,但力气和刘曜相比不啻于蚍蜉撼树,眼看刘曜捏着药丸的手距离她嘴巴越来越近,沈云翘急了,“陛下,臣女本没有丝毫说出去的想法,但你强迫臣女吃毒药,你不怕臣女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吗?”

        刘曜说是慢性毒,可慢性毒说明什么,说明她永远受制于刘曜,她岂不是永远不能回漠北了?

        想到漠北那个最重要又不能来京城的人,沈云翘慌了慌,慌不择言道。

        这话让刘曜的动作慢了下来,他疑惑地看着沈云翘,“哦,你要干什么?”

        事已至此,沈云翘定定神,尽可能直视刘曜那双妖异的眼睛,“说不准臣女一怒之下,就把你身中剧毒时日无多这件事说出去了。”

        刘曜中了毒是肯定的,但沈云翘只把了一次脉,也不清楚到底是不是时日无多,毒严不严重,但现在只能赌了。

        她怒目看他,努力显得她有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决绝感。

        刘曜听罢啧啧了两声,他微微低下头,玉冠上的垂珠滑过沈云翘的脖颈,带来一股凉意。

        沈云翘听见刘曜带笑的声音,“沈姑娘想说就说呗,反正有朕在,不会有人相信你的话。”

        懵了一瞬后,沈云翘眼睛不由得睁大了,“既然就算我说出这件事也没人相信,你为什么还要逼我吃毒药?”

        刘曜唇角勾起了一个恶劣的弧度,他松开抓住沈云翘右臂的手。

        得了自由,沈云翘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拉开了和刘曜的距离。

        刘曜往前步拉近距离,黑色眸子倒出沈云翘的影子,他语气疑闷,“难道沈姑娘还没看明白?朕想做什么吗?”

        沈云翘的确不明白,“陛下想做什么?”

        刘曜缓缓吐出几个字,“朕想欺负你呀。”

        他的声音很好听,如玉石击耳翠竹鸣笛不过如此,然而这几个字落在沈云翘的心中,就像是破锣鼓落在心头,往下沉去。

        她神色恭敬问:“不知臣女哪儿得罪了陛下。”

        绞尽脑汁,沈云翘也想不到她哪儿得罪了刘曜,难不成是因为沈家和他做过对,但沈云翘很快否决了这个,去年先皇病重时,大伯和姑姑站队二皇子和陛下作对,陛下就算厌恶,首先也应该是针对姑姑和伯父。

        可他的恶意很明显针对的是她。

        想到这,沈云翘心跳瞬间加速,难不成刘曜想起四年前的事了?

        沈云翘脸色唰的雪白,她看向刘曜,刘曜眉眼沉沉,氤氲着一股厚重戾色。

        真想起来了?

        但这也不可能呀,刘曜要是想起来了,那天她问他讨千年灵芝应该就是另外一番说辞了。

        沈云翘思索的时候,刘曜正看着沈云翘。

        沈云翘有张饱满的鹅蛋脸,肌肤白里透红,不见一点点瑕疵,世间最好的雪缎也不一定能和她的皮肤比。她瞳孔是琥珀色,眼睫卷翘,睫毛一颤一颤时像把小扇子。

        脑袋巨石砸般疼了起来,刘曜去想四年前那几个月的记忆,然而依旧一无所获,不过纵使一无所获,他大概也能推测出发生什么。

        他的记忆回到那一天。

        “你是刘曜?”她漂亮脸蛋上满是愕然震惊,像她救的人是他是多么可怕的事实,“你怎么会是四皇子刘曜?”

        她不知道他是刘曜,但不需她说她是谁,他就认出了她是沈云翘。

        她和她小时候很像,眉毛秀气,眼睛水汪汪,脸颊饱满,带着婴儿肥,唇瓣红翘的像沾了蜜的海棠花瓣。

        但像的不仅是模样,还有她对他的态度,抗拒嫌弃他的态度,“你快走吧,不要告诉任何人是我救了你,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知道吗!”

        想到过往,刘曜眸色越发幽深了,他盯着沈云翘不安的神色,轻轻笑了下,“因为沈姑娘长的很想被朕欺负。”

        这是什么狗屁混蛋理由?沈云翘听得顿时想挠他一爪子。


  (https://www.uxiaoshuo.cc/21785/21785372/92418676.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