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陛下失忆之后 > 第12章 第三四夜

第12章 第三四夜


沈云翘知道从赵得信这儿问不出什么来了,她道过谢,便和花嬷嬷一道出了乾明宫,目送沈云翘出了乾明宫,赵得信扭头往偏殿走去,才走两步,便看到个颀长的影子站在门口,正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奴才参见陛下,不知陛下有何吩咐?”赵得信赶紧道。

        刘曜望着沈云翘消失的方向,半晌后,他才扭过头,漫不经心地问:“你和她说什么呢?”

        这句话看着没什么情绪,但赵得信能当刘曜身边的贴身大总管,自有一股敏锐的直觉在,见状赶紧笑了两声,“是沈姑娘在向奴才打听陛下的爱好。”

        刘曜顿时来了几分兴致,“哦,打听朕的爱好?她问什么了?”

        “沈姑娘问奴才陛下喜欢吃什么样的点心。”赵得信道。

        今儿刘曜回乾明宫的时间早,沈云翘到宁寿宫自然也早,洗漱之后,躺在床上,望着淡青色的床幔,沈云翘一点儿睡意也没有。她翻了个身,回想起赵得信说的话,好像不是假话,难不成刘曜真的不喜欢吃点心。

        既然他不喜欢吃点心,她再送点心……

        思及此,沈云翘第二天去乾明宫的时候就没带点心了,刘曜今儿依旧回来的不算晚,他仍然是沐浴后慵懒随意的打扮,沈云翘见礼之后,就要净手给他按摩。

        刘曜目光在偏殿里扫过,唇角忽然往下压了一点。

        沈云翘用棉帕擦干手,转身过来,就发现刘曜的气势似乎更加凛然了些,见她看过来,对着她似笑非笑地挑了挑眉,沈云翘一愣,步子放的更轻柔了点,在他幽邃难言的眸光中,小步小步挪到他身后,试探性地伸出自己的小爪子放在他的脑袋上。

        两刻钟后,沈云翘今儿的任务结束,她向他告辞,刘曜闭着眼睛看都没看她一眼。

        沈云翘也不懂,不过刘曜的心思向来都不是她能懂的,见他没让自己不准走,就步子虽小但很快速地挪出了偏殿。

        今儿的差事结束,沈云翘和花嬷嬷回了宁寿宫,回到宁寿宫的房间,沈云翘看见自己今下午才缝了个开头的布老虎,打起精神,熬了很长个夜。

        子时之后,才熄了灯躺在床上。

        她向来精力充沛,虽然熬了夜,第二日依旧是神采奕奕地去了太医署,太医署的太医都不是普通人能比拟的,他们本就知道人体的穴位,沈云翘教了他们三日,按跷术基本已经学会了,只是因为面对的对象是陛下,才务必要慎重。

        不过沈云翘觉得最迟一两日,他们完全就可以出师了。

        依旧是未时之后,让他们自行练习,沈云翘就回了宁寿宫,拿起自己昨晚上没做完的针线,继续缝制起来。沈云翘针线活一般,可不做细致的东西也够用,近两个时辰后,她打量巴掌长的布老虎,老虎身体是用好几种亮色布料拼接,看起来亮敞亮夺目,生机勃勃。仔细打量一番,沈云翘拿起针线在它的唇角多缝了几针,确定布老虎笑得很灿烂之后,沈云翘用个小箱子装好。

        恰好这时候,花嬷嬷来叫她,说应该去乾明宫了。

        沈云翘应了声嗯,对着铜镜整理好发髻,便抱着个小巧玲珑的樟木箱出了房间。

        花嬷嬷一怔,“这是……”

        “这是我为陛下准备的礼物。”沈云翘道。

        花嬷嬷自然问是什么东西,沈云翘想了想,还是没说,毕竟她这是剑行偏招,有些奇怪,花嬷嬷清楚沈云翘有分寸,见她不愿说,便也就没有面前。

        接近两刻钟后,两人到了乾明宫。

        今儿刘曜进门时,穿的依旧是中衣,宝蓝色绸缎,他眉目俊美,是浓墨重彩勾勒出来的打眼,这种亮色更容易衬托出他眉眼中的风流瑰艳,就像是满园芙蕖花中最惹眼的一枝,在它跟前,再美的同伴也只能黯然失色。

        就算见过只着中衣的刘曜两次了,沈云翘眸光还是呆愣了一瞬。

        刘曜眸光扫过她。

        沈云翘赶紧行礼,“臣女参见陛下。”然后又笑盈盈道,“陛下,臣女今日为你准备了一个东西。”

        刘曜姿态慵懒地坐在上首的圈椅上,打从进门的那刹那,他就注意到了下手红木几案上小箱子。

        他淡淡地嗯了一声,不在意道:“嗯?”

        沈云翘转过身,打开雕刻荷花莲纹的樟木小箱子暗扣,取出里面的布老虎,上前递给刘曜。

        刘曜沉默了下,蹙眉将那个布老虎接了过来。

        沈云翘解释:“这个是臣女。”

        刘曜难得懵了下,他垂眸,盯着手里这个笑容异常灿烂的布老虎,实在无法把它和沈云翘联系在一起。

        “臣女是属老虎的,所以做了这个。”沈云翘的眼睛弯弯的,“如果陛下看臣女不顺眼,不把这个当做臣女的替身。”

        她顿了顿,才继续微笑着道:“揪揪耳朵扯扯嘴巴。”

        她话到此处,刘曜哪里还能不明白沈云翘意思。他握紧布老虎,掀起眼皮子,意味不明地笑了声,“沈姑娘,你把朕当傻子吗?”

        沈云翘一怔,否认道:“臣女没有。”

        “以后要是大臣犯了错,是不是拿个布老虎给朕,朕砍了布老虎的头就可以了?”刘曜似笑非笑地盯着她问。

        沈云翘一顿,她也没想这么多啊。

        知道自己走错了道,现在他又这样说,沈云翘赶紧认错。

        刘曜盯着她,过了半晌,他看看手里的布老虎,这只布老虎的颜色很鲜艳,当然最显眼的就是唇角的笑容了,过于咧开的嘴角让它多了几分可爱。刘曜捏了捏手里的布老虎,忽然问道:“这个自己缝的?”

        沈云翘点头:“是的,缝了七八个时辰呢。”虽然预料到刘曜不喜欢的结果,但结果真的如此,沈云翘还是免不了有些垂头丧气,她少了分精气神回话。

        刘曜打量一番,嫌弃道:“你绣工也很勉强。”

        沈云翘正想应让陛下见丑了,余光忽然扫到刘曜微微上扬的唇角,她愣了下,再看刘曜唇角弧度已经消失了,好似刚才是错觉。

        这个时候,沈云翘又想起了件事。

        她做这个布老虎也不是想当然耳,刘曜喜不喜欢她不知道,但他的……可是很喜欢啊,经常指着她属相的布老虎叫她,再怎么说,血脉相连,总有些相似吧。

        “嗯,还杵着干什么?”正想着,刘曜的声音忽然响起。

        沈云翘赶紧回神,净手之后,便去按摩刘曜的头部穴位。

        好不容易按摩完刘曜的头部穴位,她收回手,余光又扫到刘曜正在捏布老虎的耳朵,她一愣。

        刘曜转头,眸光淡淡地向她扫过来。

        沈云翘登时回神,“臣女告退。”

        刘曜倒也没出声,直到沈云翘的背影消失在他的视线里,他低头,盯着手里的布老虎,扯了扯唇,“这是你?”

        他抬手,用力戳了戳布老虎的下巴。

        布老虎受力凹陷,唇角的弧度消失,一下子变成愁眉苦脸的布老虎,等刘曜收回手,它重新变回圆润可爱的布老虎,虎唇的笑更是异常灿烂,根本都不像是一只老虎。

        沈云翘东西拿出去了,便懒得去想刘曜到底喜欢吗?反正她已经为化解恶意做了目前她能做的事了。

        昨儿晚上睡得少,今儿她早早地便睡下了,翌日去太医院,更是确定王太医和小陈太医可以出师了。

        沈云翘笑着对他们道:“今晚上我就告诉陛下这个好消息,以后就劳烦两位太医了。”

        两位太医自然也感谢沈云翘,几人处了几日,也有些感情,寒暄了会儿,沈云翘才提出告辞。

        只走了两步,察觉有道目光若有若无地看着她,沈云翘转过头,却什么也发现,她奇怪地望了望,便转身回了宁寿宫。

        回了宁寿宫,沈云翘就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姑姑,“两位太医已经能出师了。”

        太后听到这个消息自然开心,“那你明儿也就能出宫了。”

        沈云翘重重点了点头:“是啊,明儿应该就能出宫了。”


  (https://www.uxiaoshuo.cc/21785/21785372/92418668.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