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陛下失忆之后 > 第13章 第一幕

第13章 第一幕


今儿沈云翘回来的早,午时刚过就回来了,和太后说了片刻的话,太后忽然想起件事,“云翘,你想去骑马吗?”

        “骑马?”沈云翘一愣。

        太后摸了摸她的手,“前些日子,大宛国进贡了几匹汗血宝马,有两匹留在了御林苑里,你想去看看吗?”

        沈云翘喜欢骑马,她在漠北就有马场是专门养马的,汗血宝马更是马中珍品,产量稀少,就连大宛一年也不一定能养出两匹,因为太珍贵,即使沈云翘是养马也在贩马,可对于汗血宝马,一直只闻其名,未见其声。听说禁院里有汗血宝马,沈云翘登时来了兴趣。

        太后提这件事就是因为知道沈云翘对马感兴趣,想到她在皇宫里关了好些日子,她笑着道:“我让孙庆送你去御林苑。”御林苑便是皇宫的马场,孙庆则是宁寿宫的大总管。

        沈云翘犹豫了一下,实在是想去看一看传闻中的汗血宝马,便起声道:“那姑姑,我去了。”

        御林苑在皇宫之东,它占地面积广阔,四周圈以三丈高的石墙,步入其中,只觉得巍峨森严。

        沈云翘想到了漠北的草原,虽然比不得皇城御林苑的威严雄浑,可它没有高厚的石墙,它辽阔幽远,有种天地间都无法约束的自在感。

        沈云翘顿时有些怀念漠北。

        这时,马苑的太监领着她到了马厩,知道沈云翘要骑汗血宝马,马苑的李总管就直接领着沈云翘到了最南边的马厩里。

        马苑太监也知道汗血宝马的名贵之处,它的马厩都要比其他马厩低奢宽敞一些,梁木是酸梨木,头顶则是防风减晒的乌红瓦。

        而沈云翘一见它就被吸引了,它四肢矫健,毛发顺滑,一双眸子炯炯有神,沈云翘看着她,它也看着沈云翘,仿佛有灵性一般。

        “我就要它了。”沈云翘瞬间下了决定。

        李总管笑着应了是,便让人解了马缰,备好马具,让沈云翘把它牵出马厩。

        不过沈云翘神情疑惑地四处望了望,“还有一只汗血宝马呢?”

        李总管道:“那匹马这两日有些不舒服,送到兽院里去了。”

        沈云翘爱马,忍不住多问了些情况,得知那匹马没事,养两日就好才哦了一声。

        沈云翘在漠北有马场,她很会和马打交道,加上这只汗血宝马性格又好,不一会儿,她便上了马,小跑了两圈。汗血宝马也不负盛名,小跑起来,速度也不慢,马背上更是稳若泰山,沈云翘正准备肆意地跑上几圈,这个时候,一个穿亮蓝色绣花骑服的女郎带着几分戾气拦住了她。

        沈云翘蹙着眉拉住马缰,停下马。

        骑服女子身边宫女打扮的人道:“这位姑娘,我们公主看上了这匹马。”

        “公主?”沈云翘不认识她。

        马苑李总管对沈云翘道:“沈姑娘,这位是昌青公主。”

        昌青公主啊?沈云翘看着她的脸,和小时候娇蛮跋扈的样子果然有几分相似,想到她的性格,沈云翘依依不舍地看了眼身下的马,动作利索地下了马。

        她将马缰递给李总管,又对面前的女郎行了个礼,“臣女见过公主。”

        昌青没叫沈云翘起,她盯着沈云翘,刚刚她来要汗血宝马的时候,就知道了现在骑马的是沈云翘,她小时候也是见过沈云翘的,也对她很有印象,她记得她小时候长的很讨喜,圆润的小脸,白皙的皮肤,一双可爱清澈会说话的大眼睛,笑起来更是灿烂得像是天上的红日,父皇从前说过,她是她长的最好看的公主,就是还没有沈云翘可爱。

        昌青公主盯着沈云翘的脸,沉了沉眉,沈云翘隐约能看出幼年的轮廓,但不如小时候可爱了,但这并没有让昌青的脸色好看,因为沈云翘现在是十八岁的大姑娘。

        她不应该用好看形容,而是美貌来形容。

        幼年那双机灵聪慧的眼睛变成了多情明亮的杏眸,盛满盈盈水光,她睫毛长又密,皮肤更是雪白,唇瓣丰润,就算没笑也微微上翘,带着几分明暖的舒服。

        昌青公主接过婢女递来的马缰,对着沈云翘笑了笑,“沈姑娘也喜欢骑马吗?”

        沈云翘应了声是。

        昌青笑道:“那要不要比一比?”

        “比一比?”

        昌青颔首,“就比绕着马场跑三圈,谁先到达终点。”

        御林苑的马场广大,小跑上一圈,得要一盏茶的时间,跑上三圈刚好能过下小瘾,加上她又是喜欢骑马的人,当即应了声好。

        昌青公主忽然笑了笑,这让沈云翘觉得有些不妙,这时又见昌青公主声音寒了几分,“不过你要是输了的话,你得给本公主做五天婢女。”

        沈云翘眉心微微拧了起来,她笑着问:“臣女以不比吗?”

        昌青公主双手抱胸,高傲地点点头,“当然可以,不过不比就是认输,你得给本公主当五天婢女!”

        沈云翘确定昌泰公主有些不怀好意了,“若是公主输了呢?”

        听到沈云翘这样问话,昌青顿时笑了,是那种自信张扬的笑,“本公主怎么可能输?”笑完之后,昌青公主倒是笑着回答了沈云翘的问题,“本公主输了,本公主就给你做五天的婢女。”

        说完,昌青公主面色一沉,“你比不比?”

        沈云翘不是惹事的性格,但昌青公主都不给她留退路了,沈云翘站直了身体,“比。”

        沈云翘刚骑的汗血宝马被昌青公主抢走了,既然要比马,她就只能重新去挑一匹马,御林苑里的马都是好马,沈云翘便随意地选了只合眼缘的小红马,这只马性子活泼,沈云翘刚从它面前走过,它就主动伸长了脖子,朝着她激动地咴咴。

        马苑的李总管看沈云翘选的马,更是深深地叹了口气,他压低了声音,“沈姑娘,你要不要重新选一匹?”

        沈云翘和小红马打招呼的动作一顿。

        李总管也是不想沈云翘输的太惨,这只小红马虽然也是身高腿长的好马,但和汗血宝马一比,差的有些远,而且它只是看着活泼,上了马场就爱慢悠悠。

        沈云翘摇了摇头,“不必,我就要它了。”

        见劝说无果,李总管只好让人解下马缰,沈云翘想着众人得知她要和昌青公主比骑术后,对她的同情,尤其是这位李总管眼底的同情,都要溢出来了,她眼睛里出现了一点点好奇,“昌青公主的马术很好吗?”

        李总管重重点头,“昌青公主马术极好,贵女中她是第一,就算是武将家擅骑术的公子都未必是她的对手。”沉默了下,李总管又道:“两年前,大宛公主来齐,都没赢过昌青公主。”、

        大宛产马,想必公主也很擅骑术,昌青能胜过她,看来是有几分真功夫。

        沈云翘顺了顺小红马的马鬃。

        “而且她今日骑的又是汗血宝马……”李总管神色复杂,“你真的不换马吗?”虽然都是输,可输的好看还是难看也很重要。

        沈云翘正欲答话,身旁的小红马似乎耐不住了,仰天长啸了一声,沈云翘登时回神:“多谢公公好意,我就它了。”

        李总管闻言,深深地叹了口气。

        昌青已经骑在马背上溜达半圈了,她时常来马场,和这只汗血宝马熟稔,片刻的时间,已经足够磨合了。发现沈云翘从马厩出来了,昌青目光落在她选的马身上,顿时一笑,虽然她早就确定她会赢得轻轻松松,但太轻松她都不想跑了。

        “沈姑娘,本宫可以给你一个换马的机会。”昌青骑在马背上,居高临下道。

        “多谢公主美意,不过不用。”说完,沈云翘踩上马镫,动作干脆地翻身上了马。

        昌青闻言也不在多说,既然有人想要输的很惨,她不介意满足她这个想法。

        两人一夹马腹,到同一线,李总管也在终点旁比马高的木桩上放置好了裹了红绸带的金铃铛,等到最后一圈,谁能拿到这个金铃铛谁就是胜者,看到要拿铃铛的论输赢的方式,沈云翘不由得多看了一眼昌青公主。

        昌青公主勾了勾唇,寻常贵女赛马一般都是看谁先跨过终点线,但那个放金铃铛的马桩比马还高半个头,直接伸手根本够不到,要拿到它,必须在马背上略微直起腰,这可是个有些危险的动作,很多人都不敢做呢。

        想着间,有太监拿起了敲锣的锣。

        昌青公主握紧马缰,身体微微前屈,沈云翘和身下的小红马打了个招呼,也做好准备出发的姿态,这时候,敲锣声骤然响起,沈云翘一夹马腹,往前奔去。

        微风瞬间变成疾风,刮过她的面颊,扰乱她的发丝,沈云翘感受着耳边越来越疾的风声,以及马蹄飞奔带来的像飞一样的快感,唇角不由得勾了起来。

        半个时辰前,乾元宫。

        刘曜随意地扔下一本奏折,他无聊地闭上眼睛,闭目小憩了一会儿后,他睁开眼睛,忽然来了几分兴趣,他扭头问身旁静立的大总管,“她在做什么?”

        反应敏锐的赵得信愣了一瞬,才推测出刘曜口里的她是谁,“陛下问的是沈姑娘吗?”

        刘曜没吭声,就斜斜地睨着他。

        赵得信瞬间了悟,他低声道:“奴才现在就去打听。”

        办事又稳又快的大总管一刻多钟后就回了乾元殿,他看向龙椅上那个无聊至极的帝王道:“启禀陛下,沈姑娘去御林苑骑马了。”

        “御林苑骑马?”刘曜重复了下这几个字,忽然站起了身来,抬脚往外走去。

        赵得信见刘曜出了门,忙不迭跟上。

        近两刻钟后,刘曜到了御林苑,他刚抬脚入内,就望见敞阔的马场上两道浮光般的影子,他眼眸微眯,目光很快锁在了一身石榴红骑装的人身上。

        马苑李总管发现陛下来了,赶紧过来行礼请安,刘曜看都没有看他一眼,目光继续落在马场上,李总管见状便贴心道:“那是昌青公主和沈姑娘在赛马。”

        刘曜听了这句话,低低地笑了下,“赛马呀。”

        语毕,他抬脚往马场正东方的石台走去,那儿比马场要高几阶,能更好地观赏到马场的情况。

        御林苑虽隶属皇家,可大臣家的子女或者武将都可来此骑马,今儿人不多,但还是有几个末等武将在的,本来兴致勃勃地望着两位贵女赛马,忽然得知陛下过来了,便去看台向陛下请安,赵得信见陛下正津津有味地看着马场,赶紧阻止了几人,只让远远行个礼。

        这边因为陛下到来引起了一场小动静,不过场上的沈云翘和昌青根本没发现,她们的心神都在马上,见沈云翘落后自己百米,而这就是最后一圈了,昌青公主扬了扬马鞭,让身下的汗血宝马跑的更快,既然都是赢,她不介意赢得更漂亮些。

        沈云翘骑马,她感受着纵马狂奔的快乐,享受着马蹄哒哒驶过草地的声音,根本已经忘了她在赛马,她笑着,直到发现这是最后一圈了,她弯弯唇,拉紧马缰,对身下的小红马道了句,“我们要使劲儿了。”说着,夹紧马腹,身下的小红马似乎明白了沈云翘的意思,它嘶鸣一声,顿时抛弃了洒脱自在和跑法,绷紧身体,蓄力向前冲去。

        要赢了。

        距离终点只有不到百米了。

        昌青已经在幻想如何折辱沈云翘了,这个时候,红马越过她身边,带来一阵风尘,她一愣。

        而沈云翘根本没心情去管她,她和小红马盯着终点,飞一般地向前冲去,眼瞧距离木桩只有三步之遥了,沈云翘动作流畅地直起腰,手往前一掠,金铃铛登时发出一股响脆的声音。

        沈云翘忍不住笑了两声,同时她也没有停下马,一边纵这小红马继续驰骋在这块被圈起来的自由之地,一边举起手上的金铃铛,扭过头对着昌青公主笑道:“公主,我赢了。”

        她笑的开怀,两只眼睛彻底弯成了月牙,唇角也高高地翘了起来,像是蓝天上自由驰骋的。刘曜看着她,扯了扯唇角。

        但也就是在这一刹那,脑袋忽然传来一阵剧痛。

        他看着御林苑,然而眼前修剪整齐精致的草场突然退去,似乎变成了一望无际的辽阔草原,他好像听到了万马齐喑,无数人朝着前方奔去。

        这时,一个红色身影如风一般出现在最前面,她在马背上敏捷自在地站起身,动作如云般流畅勾走桉树树枝上裹着彩绸的花球。

        她拿到了花球也没停下动作,和御林苑里一样,她身下的马还在往前疾奔,不过她好像笑着转过了头,朝着谁在用力挥手,“初七,看,我赢啦。”


  (https://www.uxiaoshuo.cc/21785/21785372/92418667.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