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团宠小师妹重生后不做人了 > 第11章 第11章

第11章 第11章


万年之前,这世间总归是人妖共存的,只是后来妖族的优势渐渐大于人类,他们便将人类当做食物或奴隶。后来有七名大乘期修士以性命修献祭,将所有人妖两族以不周山山脉为界分开来。他们的灵气笼罩于不周山之上,形成瘴气,非顶高修为之人不可渡过。

        不过人界也并非全然没有妖怪,这些漏网之鱼或隐身于人界不敢造次,或主动拜入修真宗派的门下,成为镇派灵宠。

        而挽月便是太玄宗的镇派灵宠。

        这些妖族成为镇派灵宠之后,他们以保护本宗门的弟子为己任,不得轻易弑杀人类。同时也拥有了同本宗门弟子一样的权限,可以自由进出各大宗派。

        这也是挽月能够自由进出于青林宗的原因。

        挽月看了一眼自己的右臂,上面是火花炸裂的痕迹,虽然要不了多久会恢复正常,但她总归是心里有气不得舒缓。

        可青林宗虽小,但冼昭阳并不是好惹的。虽然他平日里看似风流不羁,但到底是合体期的修士。那是同太玄宗掌门刘一鸣不相上下的存在,挽月多少还是忌怕他。

        挽月伸手将耳边垂下来的鬓发挽到耳朵后面,她风情百媚地笑了一下,然后用着苏到骨子里的声音娇滴滴地娇斥了一声:“哎呀~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昭阳道君。昭阳道君,你与我这么久没见,怎么上来就这么热情?”

        挽月的声音宛如黄鹂鸟一般轻盈婉转,沁人心扉。

        然而冼昭阳一下便看出了她的招式,他捏了一个咒术挡在面前。顿时挽月的魅术暴露无遗,不出五秒便被打散。

        “挽月姑娘大驾光临,我等自然不敢怠慢。早闻挽月姑娘酒量大,不知您可还喜欢我敬你的这杯酒?”

        要比风月场上的鬼话,冼昭阳说出来可都不带眨眼的。他似无意举起手,指尖上随即又冒出几道亮光。

        “挽月姑娘”

        “昭阳道君可需客气?挽月不胜酒力,不用了。”挽月这回是真的怕了。那特制的雄黄咒虽对她造成不了太大的伤害,但当时也算疼痛难忍,她这几十年里被太玄宗养得很好,可不想再遭受这一次。

        她磨了磨牙,最后败下风来。无奈在胸前画了两道符,紧接着她的胸口处冒出一道紫色的暗芒。她从暗芒里抽出一张请柬,轻轻一扔送到冼昭阳的手里。

        “和昭阳道君聊了这么久,挽月都差点忘了正事。我们家掌门听闻昭阳道君近日收了两名徒弟,恰逢清秀赛将至,这是我们家掌门特意让我送来的请柬。七玄门的六家弟子都会参加,还望昭阳道君莫辜负了我们掌门的一片心意。”

        冼昭阳面无表情地接下那枚红底金印的请柬,指尖忽而冒起一缕紫烟,紫烟绕着他的指尖蹭了蹭。冼昭阳顿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他抖了抖手,紫烟散去。这才开口说道:“看来挽月姑娘还想同我叙旧”

        冼昭阳的话还没说完,挽月脸色再次变白,她拱了拱手赶紧跃下山崖溜了。

        等到挽月的气息消失,阮穗穗这才将身上的伏裘衣掀开,然后赶紧跑到晏玄章的面前,掰开他的脖子摸了摸伤口,又比量了一下。

        还好伤口不深,也没有毒素入侵的痕迹。用一些金创药不过几日就能好。

        “咳咳。穗穗啊,师父还在场呢。含蓄含蓄点。”冼昭阳看着满脸通红的晏玄章,又想到这几日自己过得清汤寡水的日子忍不住劝阻道。

        阮穗穗忽然惊醒,赶紧松开手,然后低着头悄悄拉开与晏玄章的距离。

        完了,师父这下又误会了。

        “师父,师弟他刚刚为了救我才受伤的您别误会。”阮穗穗赶紧将手里的伏裘衣乖乖折好递给晏玄章,然后字正腔圆地对他说了一声“谢谢”。

        晏玄章眨了一下眼睛,有些不明所以接下来。

        不过他好像又有些明白过来,穗穗师姐似乎不喜欢在师父面前同自己过于亲密,难不成其实穗穗师姐很在意师父的看法?

        冼昭阳只当是阮穗穗害羞了,他摆了摆手,继续加了一把火:“既然是晏玄章救了你,那穗穗等会帮他止个血上个药。”

        阮穗穗点了点头,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结。她转移注意力,指了指冼昭阳手中的请柬好奇问道:“师父,刚刚那名女子可是太玄宗的镇派灵兽?”

        冼昭阳眼中划过一丝惊讶,他点点头欣慰地摸了摸阮穗穗的头:“看来这几日穗穗没少做功课。不过那是太玄宗的挽月,她乃百年的灵蛇族,本来是侍奉刘家的,后来太玄宗的上一任镇派灵兽退休了,刘一鸣便让她担任了此职务。”

        冼昭阳摇了摇手里的请柬,挑挑眉说道:“看来刚刚你们都听到了,这一次的清秀赛,那刘老头是十分期待你们参加。你们可有信心?”

        阮穗穗记得清秀赛是本宗门的元婴期以下的弟子都可以参加。于是她灵光一闪问道:“那师父,师兄可参加?”

        冼昭阳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他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喃喃自语:“好像的确可以。不过那家伙懒,肯定会拒绝。”

        冼昭阳回过神来,他说道:“你师兄我另有安排。这次便由你们俩参加吧。哦对了,此去路途虽不遥远,但毕竟是你们第一次参赛,你们自己看看可有什么需要准备的东西。这几日下山去备一些吧。”

        说罢冼昭阳便将自己的乾坤袋递给阮穗穗。

        阮穗穗垫了垫乾坤袋,里面非常沉重,想来极品灵石不少。

        “清秀赛是历年来的新秀大赛,七玄门的七大宗派需提供镇派灵兽作为护行者,确保各位参赛者的安全。我们青林宗到底是成立晚,没有那些花里胡哨的镇派灵兽。不过穗穗可还记得,你在七玄门白玉阶得到过一枚令牌?”

        阮穗穗点了点头,那枚令牌她也曾研究过,但是并没有发现什么用处。

        “那令牌如乾坤袋,却有威慑降服之效,可替代镇派灵兽。”冼昭阳顿了顿又提醒道,“清秀赛或去往海上秘境,你们若是有钟意的灵兽,亦可收服。”

        按照冼昭阳的说法,清秀赛前后几天,各大门派不限弟子出行,故而在人界的妖族这时候会格外小心地隐藏自己。所以这期间内晏玄章可以放心大胆下山采购。

        得到了冼昭阳的允许,阮穗穗便同晏玄章一起下了山。相比较于阮穗穗的轻车熟路,晏玄章反倒是像第一次走,陌生且谨慎。

        阮穗穗心想,这青林宗的人真的是一个比一个会演戏,哪天在山头搭个戏台说不定也能赚得盆满钵盈。

        两人运着灵气约莫走了一个时辰的路,终于赶到了三危城。三危城直属于太玄宗门下管辖,这里民康物阜。此时恰逢赶集前后,百姓来往不绝,热闹非凡。

        阮穗穗摇了摇手里的清单问道:“我要去药铺采药,有的是种子,有的比较难买,估计得跑好几个药铺。要不咱们分头行动?”

        阮穗穗要买药材不假,但是更重要的她是想看看晏玄章来到三危城会做些什么。

        然而晏玄章却摇摇头,说道:“穗穗师姐,我并没有什么要买的东西,我同你一起吧,帮你拎东西。”

        阮穗穗有些困惑。

        她忍不住问道:“你当真什么都不要么?比如佩剑,比如宝衣之类的?”

        晏玄章略有羞涩,他指了指自己的乾坤袋,然后从里面取出了三把一模一样的白钢锻造金丝雕刻的千鸟剑,说道:“这是二师姐送我的。她担心我之前未曾专业性修炼过剑术,不会控制力度,还送了我三把。”

        哦,你别多想,单纯是她抽卡抽到重复的了。

        阮穗穗无力吐槽,不过她随即转念一想,千鸟剑这种大剑型的武器本身笨重还难使用,需要利用并配合身体的惯性才能打出效果。晏玄章身为半妖,他的力量本来就异于常人,使用千鸟剑的话应该要比其他修士更容易上手。

        想到这里,阮穗穗不再说什么,她指了指不远处街头拐角处的一家药铺,那是她此行最重要的目标。药铺的一个窗口还未开门,门前就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伍,看上去热销极了。

        她说道:“走吧,这是最近的药铺,我需要采购一些冬藏花和须臾草,这些冬药只有他家有,但是只在每天只会在上午九点放出来,咱们先去排个队。”

        晏玄章点点头,似无意说了一句:“看来穗穗师姐还挺了解的。”

        阮穗穗虎躯一震,她知道晏玄章话中有话。他们俩几乎同时拜入山门,自己极少下山,理应对三危城的情况了解不多,可是自己刚刚无意说得那么仔细,免不了引起晏玄章的怀疑。

        阮穗穗还在思考着用什么理由糊弄晏玄章。不曾想,身侧走过两名身着紫锦绣袍的弟子,他们从鼻尖冒出一声不屑和轻笑,态度恶劣地嘲笑道:“哟,这又是哪里来的小门小户宗派,衣服穿得跟破烂一样,你当谁都你一样无知吗?”

        晏玄章的拳头攥紧,他神情严肃看向来人,忽又不觉得意外。

        前几日自己帮二师姐公孙兰出售宝物时也遇到了这两个人,他们同今日一样,戏弄,嘲笑,外加找茬。当时自己不方便透露身份,只能任凭他们造作,一忍再忍。

        那两人对着阮穗穗吹了吹口哨,其中一人凑到阮穗穗的身边,嬉皮笑脸地说道:“这位道友面生得很,第一次来三危城?我们俩乃是太玄宗的弟子,向来热心肠。要不道友赏个脸,我们俩带道友逛逛?”

        “好呀。”

        原本还在担心现在排队不一定能赶上采药的阮穗穗听到这话不由得眼前一亮。她转过身笑眯眯地答应下来,然后下一秒果断出手,一拳打在了说话的那人脸上。


  (https://www.uxiaoshuo.cc/21784/21784427/93163955.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