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团宠小师妹重生后不做人了 > 第16章 第16章

第16章 第16章


灵龙族是少有的被人们和修士统一供奉的妖族。由于世代传唱的神话故事里,龙族总被描绘为仙人般的存在,所以与其说他们是妖族,不如说它们在人们心中更倾向于是神明。

        只可惜,灵龙族在人界数量稀少,且繁衍率极低。就目前而言,人界知晓的灵龙族也只有天衍宗的镇派灵兽禾子仓仅存了。

        禾子仓被抓到偷听也十分淡然,他微微昂着头看了一眼白甫梅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转而只将视线放在阮穗穗身上。

        阮穗穗十分困惑,正要开口便看到他腰部垂着发着光的玉笺。

        她顿时明白过来。

        “二长老,不好意思。我想他应该是来找我的。”

        白甫梅虽有担忧,但也没有再插手此事。她淡淡地收回目光,然后从手袖里取出一本《千金方》递给阮穗穗。

        “总归是你我有缘,我瞧着你也喜欢。这本书不是什么珍品,上面还有一些我记录的痕迹,送你了。”

        她见阮穗穗一时犯难继续道:“一鸣师兄送了你那么多东西,你都收了。总不至于我的这一本书你不愿意要吧?”

        既然白甫梅都这么说了,那阮穗穗便毫无心理负担地接了下来。

        “那我就先谢谢二长老了!”

        等白甫梅离开之后,阮穗穗这才转过身看向禾子仓。

        阮穗穗在上一世也有听说过禾子仓的名字,但并未见过他真人。只知道他虽然是灵龙族,但年纪并不大。同那些活了上百年的老家伙不一样,他成为天衍宗的镇派灵兽还不够十年,比挽月还要年轻许多。

        不过今日见到他,瞧他那满头的白发,和那不爱笑的模样,阮穗穗只觉得陌生又熟悉。

        阮穗穗走到禾子仓的声音,尝试性地问道:“天王盖地虎?”

        这是她二师姐公孙兰同她分开之前万分叮嘱的,说是同那个买家交换物品的暗号。

        阮穗穗原本差点将这件事忘到了脑后,方才瞧见了他那发亮的玉笺这才想起来。

        玉笺通常来说都是散修或者没钱的剑修接活用的,禾子仓身为天衍宗的镇派灵兽,按道理来说,不可能缺钱。

        那唯一有可能的便是,他就是同二师姐交易的那个买家。

        禾子仓只是安静地看着她,从头到脚细细打量。片刻后,才点了点头,然后用手在半空中施了一道法。周围空气里的水珠迅速凝结到一起,又转而散开,拼凑成一句话:“小鸡镇河妖。”

        还真对上了!

        虽然这对是对上了,就是对的方式有些奇怪。

        他不会说话吗?

        阮穗穗意识到禾子仓还在看着自己立马收回了探究的目光,然后禾子仓是何等聪慧敏感之人,他立马就明白了阮穗穗的好奇。

        水珠再次重新拼到一起:“抱歉,给你添麻烦了。”

        “不不不,是我失礼了。”阮穗穗立马摇头道歉,“不过东西我现在并没有带在身上,还请你稍等一会儿,我取来给你。”

        “我同你一起去吧。”禾子仓回复道。

        阮穗穗想了想也没有拒绝:“我的房间里这里并不远,就在前面的拐角处,你若是要来的话便跟着我吧。”

        禾子仓点点头,随即跟了上去。

        两人一路上非常安静,阮穗穗觉得禾子仓一直在盯着自己看,有些尴尬。

        她不知道公孙兰是如何同他沟通的,想了想还是解释道:“那个,玉笺上同你买卖的是我的二师姐。她是元婴期的修为,没法参加这个清秀赛,所以拜托我把东西带过来的。”

        禾子仓淡淡地勾起嘴角。

        水珠又凝聚在一起:“我知道。”

        稍息后,又拼道:“她没有你这么会说话。”

        “”

        既然已经被人指出来话多了,那阮穗穗也便坦荡荡接受了。

        恰好她还挺好奇师姐是如何和他人沟通的,于是斟酌了一小会儿,委婉地问道:“你当时怎么相中了我师姐的这些东西呀?”

        “眼熟。想买。”

        “”

        “所以你就直接拍下来了?也没有同我师姐砍价?”阮穗穗记得这些东西并不便宜。

        禾子仓点了点头,他似乎看出阮穗穗所想继续拼着。

        “没有砍价,但是沟通了交易时间和地点。她似乎很着急,一定要我在月底之前完成交易。”

        阮穗穗了然,肯定是系统设定了任务的时限,师姐才会在这么着急。

        正想着,两人就来到了阮穗穗的门口,阮穗穗直接推门让禾子仓进房来取东西。

        阮穗穗这次帮公孙兰交易的东西是一个金缕彩绘花瓶和鸾兽八荒镜。

        鸾兽八荒镜看上去就是一枚普通的镜子,只是金缕彩绘花瓶有点吸引人注目。花瓶的配色十分鲜艳且冲突,上面红色与绿色布满了整个瓶身,除此之外瓶身上还镶了许多亮晶晶的银丝和碎钻。

        禾子仓十分小心将镜子和花瓶举起来放在手中细细观摩,他的手指顺着纹路一直向下细细抚摸。一切确认无误后这才同阮穗穗道谢。

        那一瞬间,阮穗穗似乎看到了禾子仓眼中的一丝惜痛,仿佛这两件东西是他错失很久的宝贝。

        禾子仓察觉到阮穗穗的好奇,他反问:“你觉得这个花瓶好看吗?”

        “啊?好看啊!挺好看的,尤其是上面的装饰,亮晶晶的。”阮穗穗回答得很诚实,“我也是出发的时候才看到这个花瓶的。如果师姐这个没有卖的话,可能我就央求她卖给我了。”

        阮穗穗的话不假,只不过她没有说,自己夸这个花瓶好看的时候众人看向她的眼神都变了。因为在他们看来,这个花瓶配色艳丽,十分庸俗。

        禾子仓嘴角的微笑就这么淡了下去,他看向阮穗穗的眼神里多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不过他并没有表现得很明显,只是同阮穗穗完成了交易后便离开了。

        秘境之地位于东海之上的一座小岛之上,距离西南方的太玄宗有一定的距离。而太玄宗用着他们自己发明的巡天船只花了不到三天的时间便载着所有参赛者降落在秘境之地。

        此时秘境里艳阳高照,碧空如洗,微风阵阵。众人的面前有一个白玉雕砌的大门,门柱之上雕刻着栩栩如生的蛟龙腾蛇。一个高高在上,怒目而斥;一个盘踞在下,精光难掩。

        巡天船在众人下了船之后便直接消失了,而船上的几个宗派的灵兽也化作几道光,分别飞向了小岛各个不同的地方,他们将会担任本次比赛的护行人。

        太玄宗的二长老白甫梅这时候走到众人的面前,当着所有人的面将一颗硕大的留影珠取出来。

        太玄宗掌门刘一鸣雄厚的声音便从留影珠中传了出来:“欢迎各位星秀之辈参加我宗举办的清秀赛,此乃我宗之荣幸。我太玄宗一直鼓励旗下弟子不论是参加秘境还是比赛,结果是小,过程是大。同样的,我希望各位参赛者在此次比赛公平公正、和平互助,收获满满。”

        刘一鸣的话叨叨绵长,他说完之后白甫梅也简单扼要说了几句。

        由于上一世本就经历过这些比赛,阮穗穗对后续会遇到的关卡了然于胸。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歪了歪头看向身边的晏玄章。

        晏玄章听得很认真,还似有顿悟地点了点头。

        阮穗穗微微蹙眉,心里的警惕又起来了。

        这几日同晏玄章相处了,他天天帮自己试药,她都差点忘了上一世他对青林宗做的那些事。

        他听得这么认真,难不成他是在此次比赛的时候就有了同太玄宗的迹象?

        阮穗穗眯了眯眼。

        既然如此,那自己这段时间就更要小心谨慎。

        终于等到了太玄宗那几个长老发言完毕,阮穗穗他们面前的大门这才缓缓打开。大门之后的森林树木高大茂盛,几乎遮挡了所有的光线。偶有清风吹拂撒下一两缕阳光,瞬间又消失了,俨然有一股阴森暗黑之感。

        阮穗穗知道这次的清秀赛一共分为三道关卡,谁最快闯过这三道关,谁就能获得比赛的最终胜利。而这片森林就是第一道关卡。

        阮穗穗的身边陆续有一些弟子踏入那森林之中,暗黑遮住了他们的身影,紧接着就有几声尖叫传出来。而还未进去的弟子见此反应顿时愣在原地,进退两难。

        “穗穗师姐,这森林里怕是有危险的灵兽,你跟在我身后,我保护你。”晏玄章表情严肃,谨慎地说道。

        阮穗穗似乎对这个状况并不意外,她反问道:“你有瞧见森林里有打斗的动静了吗?”

        晏玄章摇摇头,而后也立马反应过来。

        若是有灵兽,即便再细微小心都不可能这么安静。而那群弟子进入森林后只是单纯尖叫那说明他们只是遇到了难以解决的麻烦,而非生命危险。

        “应该是类似于折人柳一般的植物。在本就视线不太好的环境下,它们出其不意的攻击吓到了那群弟子。”阮穗穗摸了摸怀里,那里有她早就准备好的御风诀符咒,“你注意脚下,说不定就有什么藤蔓冒出来,把你给拽走了。”


  (https://www.uxiaoshuo.cc/21784/21784427/93163950.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