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团宠小师妹重生后不做人了 > 第19章 第19章

第19章 第19章


何为时霄?

        那是这个世界上速度最快最灵敏的生物。

        时霄本身伤害性并不高,只是它那能和光媲美的速度,就连元婴期的修士都难以捕获它的身影。出其不意的速度,再配合它的利爪,往往对方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它拍于爪下。

        很明显秘境里的这只时霄已经放低速度和力度,但这也绝不是元婴期之下的修士能够降服的。

        “组队吗?”温衡神色变得严肃起来,他一边警惕地看着那只正在舔毛的时霄,一边轻声问道,“要渡过第二关必须打倒这只时霄。我们邀请你们组队并不会害你们。”

        阮穗穗依旧摇头拒绝:“我对这只时霄没有兴趣。”

        看到她这幅模样,簌簌不禁有些生气,她忍不住喋道:“别以为我们是求着你组队那样。我们不过是担心你们的安全。倘若你们不想组队,那就在一旁好好看着,别我们打败了时霄,你们也想过来分一杯羹。”

        阮穗穗失笑,她并非说大话,是当真不打算和他们争夺。因为她知道段霄不过只是个幌子,这一关的重点其实是在于谁能取得花海之中那颗海光之珠。

        现在看来温衡他们都没注意到海光之珠,只一门心思扑在时霄上。

        晏玄章的目光在温衡和阮穗穗的身上来回打量,最后竟开口问道:“穗穗师姐,他也不过金丹期修为,你为何这么相信他?”

        “哈?”阮穗穗不明所以。

        晏玄章咬了一下嘴唇,故而稍微提高了一些音量,他问道:“师姐你怎么这般相信温衡?”

        这下不仅仅是阮穗穗,就连不远处的温衡也听到了晏玄章的话。他有些惊讶,紧了紧手中的佩剑,心下不动声色愉悦了许多。

        而他身旁的簌簌更是敏锐地注意到温衡细微的变化,她心中忍不住冒出一丝酸楚。她没有表露出来,只得侧目提醒道:“师兄,小心点。那时霄很危险。”

        温衡立马回过神,他点点头。

        阮穗穗不知道晏玄章如何得出这个结论,她反问道:“难道你也想被时霄揍一顿?”

        晏玄章沉默一息,郑重地点了点头:“他能做到的话,我也可以。师姐,如今我也是金丹期,我的修为和能力不比他低。”

        阮穗穗眨了眨眼,这时才想起来晏玄章还有自身的任务没有完成。只是眼下她并不希望晏玄章参与这场不必要的捕捉计划。

        “你保留体力,还是别去了。”阮穗穗想了想又解释道,“等会我们又更重要的事要去做。”

        晏玄章愣住。

        更重要的事?师姐指的是什么?

        周围在场的弟子基本都是筑基期之上的,且不说他们听力如何敏锐,眼前大敌当前,阮穗穗还需要他们引开时霄的注意力,便没有同晏玄章继续解释。

        她看向温衡。此时天衍宗的弟子已经在他的指挥下摆好了阵法,他们分散在时霄的周围,以符画咒,暗黄色的阵法紧随着他们的移动逐渐显现出来。

        可是他们移动的速度对于时霄来说实在太慢了,时霄嗖的一声突然消失在原地,还未等他们反应,又瞬移到其中一名天衍宗的弟子面前。时霄将自己的爪子亮了出来,银白色的爪子在阳光下反射出异样闪耀的光芒。

        眼见着那弟子就要命丧尖爪之下,温衡眼疾手快使出两片刀片逼退了时霄。被瞄中目标的弟子惊魂未定,他往后退了两片,正中时霄的诡计脱离了阵法。暗黄色的阵法刹那间崩散开。

        “师兄!抱歉!是我”那弟子还未说完话,时霄又是一巴掌甩在他的身上。他想要躲避,而这一次却没有这么幸运,他的右手臂被时霄活生生斩断了。

        顿时痛叫声响彻在整个花海附近。

        而此时,早已神不知鬼不觉潜入花海里的阮穗穗和晏玄章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听到尖叫声忍不住心颤了一下,停下来脚步。

        “师姐担心温道友?”晏玄章小心翼翼悄声问道。

        今天的晏玄章十分古怪,他怎么三句离不开温衡?

        阮穗穗在确认时霄的气息还在花海之外时,她没有心思再回答晏玄章,只是继续掩盖着自己的气息往花海之中探过去。

        外面顿时想起一阵锐器碰撞刺耳的声音,阮穗穗知道他们已经开打了。这时候她便疯了一般往湖泊的方向跑过去。

        眼见着湖泊越来越近,湖底海光之珠闪耀的光芒也越来越清晰,阮穗穗激动地伸出去,她的衣领就被晏玄章拽住,下一秒时霄便在她面前扑了一个空。

        阮穗穗呼吸都变得有些生冷。

        若不是刚刚晏玄章反应快,自己的头恐怕都会被时霄扭断。

        “谢谢。”阮穗穗干巴巴地说道,这时她注意到时霄嘴角白色的绒毛上有些许红色的血液,而它的脚下还有一截血淋淋的断臂。

        随即她看向花海之外。

        不过一炷香的时间,温衡他们就全部败下阵来,温衡身边的季檀捂着残废的手臂在地上打滚哀嚎。

        温衡用剑撑在地上,来不及多想,只提醒道:“快跑”

        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见时霄又一跃至空中,它再一次向着阮穗穗和晏玄章的方向扑过来。

        晏玄章将阮穗穗护在身后,瞳孔聚集于一点,聚精会神地盯着那时霄,他数着时霄兽降落的节拍,在它接近自己的那一瞬间,一拳砸在了它的牙齿上。

        晏玄章的手关节顿时鲜血淋漓,而时霄也被砸出十米远的距离。

        众人惊愕在原地,阮穗穗心中却警铃大作。

        虽说晏玄章的这一击瞬息之术用得巧妙,但方才他也没有控制住力气,在不经意间释放出了妖力。虽说这股妖力转瞬即逝,但若是修为高深之人不难看出。而且晏玄章并非体能强壮之人,能将时霄揍出这么远的距离,也正是因为有这妖力的加持。

        这件事容不得细究,而且他们现在正在太玄宗的秘境里,晏玄章若是暴露了自己的身份,说不定太玄宗就会借此扣押晏玄章,同时直接污蔑青林宗与妖族勾结。

        阮穗穗赶紧抽出剑,使着会灵圣步跟着晏玄章冲到了时霄的面前。这一招是时崇云在出行前教她的,是勉强可以跟上时霄的御剑之术。虽然她也没什么把握自己能伤害到时霄,但无论如何她都要用这一招混淆大家的注意力,掩盖住晏玄章的身份。

        时霄被晏玄章的这一拳砸得有些懵,它甩了甩头又看到一道寒光闪了过来。它迅速偏离,那剑光却紧紧跟在它的身后。

        时霄是一种利用捕捉它的修士灵气运作辨别他们的位置和力度的。然而阮穗穗使用的却是千鸟诀十二式,只借助气息与剑术,再配合会灵圣步,时霄分辨不出阮穗穗出招的方向,只能步步后退躲藏。

        正当它想着变为全形态的巨型妖兽之时,颈脖出突然遭受一道厚重力度的袭击将它压在地上,而那道寒光也立在它的面前。

        时霄被阮穗穗和晏玄章合伙压制住了。

        “你们的招式是跟着学的?时崇云那毛头小子吗?”时霄愿赌服输,它收起尖锐的利爪和牙齿,全身放松,用爪子在地上蹭了蹭。

        阮穗穗和晏玄章面面相觑。

        阮穗穗想起二师姐曾经告诉过自己,大师兄曾经是太玄宗的弟子。于是问道:“你认识我师兄?他用这些招数同你打过?”

        “也只有他这种金丹俱碎,被人下了恶咒永世不得灵力聚体的人才会在剑术上发奋修炼吧。”时霄冷哼一声,语气里却是掩盖不了的落寞。

        ?!大师兄金丹俱碎?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阮穗穗赶忙收起了剑,她自知无礼又摁下焦急的心情,解释道,“时崇云现在乃是青林宗的大弟子,是我们的师兄。你猜得没错,我们的剑术是他教的。”

        时霄圆溜溜的眼睛转了转,流光转瞬即逝。它叹息一声说道:“果然,他走了。”

        “既然你们是他的师弟师妹,你们就没有好奇过时崇云为何剑术如此强,而修为只停在筑基期不得往上修炼吗?”

        “难道不是他懒么?”

        “师兄只有筑基期?”

        阮穗穗和晏玄章同时发出疑问,这一刻他们同时反应过来,自己平日里只注意到表面,却没有切身关心过大师兄。

        “他是被人陷害金丹俱碎灵力无法在体内聚集,他这一辈都修不了金丹了。”时霄抬头看了看剑光中的自己,忽有感慨,“剑修虽说剑术练到极致同样不输他人,但他曾经也是人人羡慕的天才。这是他心中的痛,所以他才会离开太玄宗择一小宗避世,不愿告知你们吧。”

        听到这个消息的阮穗穗宛如晴天霹雳,她想想自己之前一直都以为师兄是故意摆烂才不修炼,也是因为嫌弃自己不服用增加修为的丹药。她给时崇云选的系统,还会因为他不修炼时不时给予惩罚。

        原来,她一直都错怪他了。

        阮穗穗只觉得浑身发冷,心中满溢愧疚之情。

        她明明都走了医修这条路,为何师兄的异常她却一丝一毫都没察觉到。

        她真是糟糕透了。

        “师姐,冷静,不可让他人发现。”关键时刻晏玄章可靠又淡定,他一把握住阮穗穗颤抖的手,转过头轻声问道,“那你可知是谁害我师兄?”

        阮穗穗几乎是同时抬起头看向时霄。而时霄只是默默收回了目光,缓缓闭上了眼睛,不再开口。

        阮穗穗和晏玄章顿时心中有了一个不好的猜测。


  (https://www.uxiaoshuo.cc/21784/21784427/93163947.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