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团宠小师妹重生后不做人了 > 第21章 第21章

第21章 第21章


修真异苦,所以这些弟子十有八九都是从小父母双亡的孤儿,因天资聪慧被仙人看中带去了宗门培养。天衍宗的弟子不例外,阮穗穗和晏玄章亦是如此。

        不过他们听了没什么反应,反倒是父母尚在的簌簌瞬间如惊弓之鸟一般红了脸,她手忙脚乱地翻看海光之珠。

        “不是我不是我!是它自己响的!”

        天衍宗的几个弟子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主动安慰簌簌。

        “师妹别急!我们知道不是你!”

        “师妹别难过,定是这个海光之珠本身有问题,说不定是太玄宗故意的!”

        “是啊师妹,我们相处这么久了,都是一家人了,自然知道你不会……”

        而这时海光之珠还在不间断放着歌曲:“孤儿园中兄和妹,我们从来不害怕,孤儿园中真快乐相亲相爱如一家”

        好像更尴尬了。

        簌簌委屈巴巴地在海光之珠上反复摸索,可是她不论是用灵力禁闭还是直接用衣袖捂住,都没能找到让声音变小的方法。

        眼见着声音越来越大,她只好将求助目光看向温衡。

        温衡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他揉了揉太阳穴,从簌簌手里夺过这颗海光之珠确认了这声音是从海光之珠里面发出来的之后,他举起海洋之珠再用力往地上一砸,海光之珠顿时碎裂成三块。

        然而碎开的海光之珠声音非但没有消失,反倒是变成了三块碎片,然后三块碎片又分别唱了出来。

        温衡怔住,这下更吵了

        簌簌有些呆滞地看向温衡。

        天衍宗唯有簌簌不是孤儿,这颗海光之珠只经她的手,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她。而这又是过关宝物,她不敢破坏分毫。

        簌簌知道师兄主动担起这个责任,也是为了保护她。她不禁有些难过,哽咽地说道:“师兄”

        温衡将碎片捡起来放在掌心,他反复查看依旧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歌曲依旧在播放着。

        “师兄师妹别着急!”天衍宗的弟子见温衡这么做也傻眼了,不过片刻他们反应过来,赶紧出声,“我们知道你是在担心我们会不开心,我们也知道这不是你做的。”

        “秘境的宝物是假的也就算了,还如此嘲讽我们。太玄宗肯定是故意的!”

        天衍宗的弟子立刻将话题转换为太玄宗,而一旁少数几个太玄宗的弟子虽然脸色不太好,但碍于人数差距大,也不敢轻易上去反驳。

        三个歌曲同时响起来,一时间花海周围十分吵闹,就连阮穗穗也有些受不了了。

        她转头问时霄:“这玩意你知道怎么弄停吗?”

        时霄慢悠悠打了一个哈欠:“不知道,说不定它唱累了就停了。这个秘境里很少有人来,它偶尔放歌我也不管它。”

        “那你知道什么原因它会突然出声吗?”

        “大概是看它心情。”时霄沉默许久,得出这个结论。

        说了等于白说。

        阮穗穗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算了,管它这海光之珠是真是假,反正已经是属于了他们的东西,我们也管不着,也没必要浪费时间。”

        她拉着晏玄章就要离开,而这时簌簌站出来拦住他们,指着阮穗穗问道:“你们刚刚去过花海,是见过了这海光之珠的,你肯定知道这件事,所以你们是故意将假的海洋之珠让给我们,戏弄我们的对吗?”

        阮穗穗被气笑到了,她反问道:“是不是你们天衍宗的人是觉得强取豪夺,坏了都是别人的错,好的就应该属于你们的,对吗?”

        簌簌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她咬咬牙说道:“你们方才都进了花海里了,我不信你们不知道!你如果不是发现这海光之珠是假的,又怎么会如此轻易地让给我们?”

        “我们是让吗?”阮穗穗冷笑一声,她挑眉问道,“我记得簌簌姑娘可是你取得了这颗海光之珠,还义正言辞地警告我们让我们不要打你的主意?”

        “那时候那时候我不知道这是假的……现在想想你们肯定是发现了这颗海光之珠是假的,转而去对付时霄,这样好让我们取得海光之珠放弃时霄。”簌簌有些心虚地强词夺理。

        “凡事都需要讲究证据。簌簌姑娘,你可有证据证明你的话?”晏玄章睨了簌簌一眼,语气有些生硬地说道,“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到我们青林宗是凭借自己的实力捕获时霄的,如今你们将这海光之珠毁坏了,现在又后悔了没有争取时霄便来污蔑我们。天衍宗是如此教育弟子的吗?”

        “青林宗的!我师妹说得不是空穴来风!是你们出尔反尔、趁我们不备捕捉时霄在先,所以我们才不得不怀疑你们是故意设下陷阱引诱我们!”簌簌旁边最近的那个弟子也跟着质问道。

        “我们是说过不会出手抓捕时霄还是说过海光之珠是我们让给你们的?总不至于是我们逼着你们砸碎了海光之珠吧?”

        晏玄章的语句里带着一丝丝怒言,他往前走了一两步,然后将时霄放了下来。时霄再次会意,面对着天衍宗这边露出了满嘴的尖牙。

        “既然你们一直说是青林宗占了天衍宗的便宜。现在你们的身体应该恢复了吧?我若是此时松开时霄的禁锢,你们有多大的胜算可有降伏它?”

        听闻这话所有人的脸色皆是一白,那弟子吓得往后退了几步,温衡赶紧将他呵斥回来。

        时霄有些受伤地说道:“靠,这次真不是我想吓他们,我就是打个哈欠啊。”

        晏玄章一顿,他垂眸看了一眼时霄,想了想回答它:“既然是打哈欠,那这次不能算出场费。”

        时霄顿时僵在原地。

        阮穗穗和晏玄章早就看出来天衍宗的弟子除了少数几个人之外,大多数都是只能呈口舌之快,在时霄面前并不敢肆意造次。阮穗穗看他们这般模样,也没有想继续理论下去的欲望,她想早点去下一个关卡。

        这时,时霄却开口说道:“你们真不要那个海光之珠啊?”

        阮穗穗愣住:“那不是假的吗?”

        看他们一头雾水的样子,时霄这才寻寻道来:“当然不是,那是你们大师兄时崇云去西海试炼的时候取得的。不过当年这颗海光之珠被时崇云改造了一下,然后在他离开太玄宗的时候故意留了下来。听说刘一鸣知道了这件事后,还亲自听了这歌,回去之后他气了好久。”

        阮穗穗忍俊不禁,这的确是大师兄能做得出来的一件事。

        阮穗穗追问道:“既然太玄宗的人知道这是嘲讽他们的,那他们为什么还要把这个留下来?”

        时霄举起自己的小爪子舔了舔:“这我哪知道?不过我知道后来即便清秀赛上有人都将它带走,但太玄宗的人总会想方设法把这个要回来”

        它顿了顿抬起头似真诚地发问道,“啊,这是能说的吗?”

        “嗯怎么不行呢?”阮穗穗不甘示弱回击道。

        随后她又仔细回忆了一下,还是想不起上一世是谁获得海光之珠的,不过她记得的确有传闻说太玄宗将在秘境里获得宝物的弟子都召了回去。

        看来太玄宗并不知道大师兄是如何改造的这个海光之珠的,他们只是单纯认为可以利用这玩意嘲讽他人。

        太玄宗还真能恶心人的。

        介于温衡对他们还算比较尊重,晏玄章沉思了一会儿,对着他说道:“我记得我曾经在书上看到过海光之珠的介绍。说这种宝物本质是收集自然界万物的灵气从而转换为自己修为的灵器。灵气越高颜色越浓郁。依照这颗海光之珠的光泽颜色来看,若是需要让它消停下来,约莫还需要四个时辰。”

        “四个时辰?”簌簌有些惊愕,她衡量片刻后忍不住看向温衡,“师兄,这是假的,四个时辰没有太大的参考性。”

        这时候沉默了很久的季檀也点了点头,声音微弱地说道:“师兄,我们还有最后一关没有闯。我怕时间太久了我可能坚持不到最后。”

        季檀的这番话终究是打动了温衡,他将海光之珠的碎片用布条包裹起来放进了怀里。

        “我先取一块带着,说不定到最后还能用得上。这一块的声音最小,且应该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越来越小。这一路上可能需要你们先忍受一会儿了。”

        温衡的话说得这个份上,也算是万全之策。天衍宗的其他弟子总归没有理由反驳,只是跟着点了点头。

        而太玄宗的弟子见状也跟着取了一块。等他们都离开了之后,阮穗穗才不紧不慢取了那最后一块。

        音乐平白无故地出现在宝物之中,而且在宝物碎裂之后依旧找不到源头,阮穗穗心中早就有了一个模糊的答案。

        果不其然,在阮穗穗触碰到碎片的那一刹那,她的识海里像是突然闯入了什么东西,同她的系统连接到了一起。这一刻她也明白过来,时崇云当时在这海光之珠里留的居然是个系统。

        阮穗穗还是第一次见这个系统,上面也没有什么解析与教程。阮穗穗不禁有些好奇地摸索,她点到了一个按钮上,碎片上播放的歌曲紧接着就切换成了另一首。

        同样是一首前调格外得轻快的歌曲。

        “schni,schna,schnappi,schnappi,schnappi,schnappi”

        听到这首歌的人不约而同的站在原地。

        太玄宗这是直接开骂了是吗?


  (https://www.uxiaoshuo.cc/21784/21784427/93163945.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