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团宠小师妹重生后不做人了 > 第22章 第22章

第22章 第22章


其他门派弟子已经走远,阮穗穗本想把时霄一同带走,然而走不过数百步,时霄就停在了原地。

        “你还要继续留在这里吗?”阮穗穗不解地问道,“可是我能感觉到你并不喜欢这里。”

        时霄没有回答阮穗穗,只是说:“你们不必带我离开。这个关卡本就是考验参赛者的临场反应能力和控场能力。不论是那碎了的海光之珠还是都奢花,你们拿到了都有加分。”

        说罢,时霄又从自己的胸口叼下一块绒毛放在阮穗穗的手里:“既然你们是时崇云的师弟师妹,那我不介意再送你们一份礼物。你们再去摘一朵都奢花,这一关的关卡分数便算是全拿满了。”

        阮穗穗摸了摸这一小撮洁白光滑的毛发,看向时霄。刹那间捕捉到它眼中一闪而过的羡慕与惋惜。

        阮穗穗心中有了一个猜测,她尝试问道:“你想不想和我师兄见一面?他现在剑术练得炉火纯青,正愁找不到陪练的。你若是想离开我就想办法帮你。”

        时霄摇了摇头,它用毛茸茸的小爪子指了指自己心脏的部位,叹息道:“我无法离开这里。我的心脏被太玄宗下了束仙锁,锁链的另一头在湖底。”

        阮穗穗环顾四周,她并没有看到时霄所提及的束仙锁,而湖面也十分平静,毫无波澜。

        “我看不到什么束仙锁,可是被人加了咒术?”

        时霄点头解释道:“束仙锁是挽月从不周山之上带回来的法宝,上面有不周山的瘴气,会掩盖住束仙锁的方向。不仅是你们人类看不到的,有的妖怪也看不到。除非”

        时霄顿了顿,打断自己,“算了,即便你们能看到也去不了湖底。那湖底之下还被挽月设了重重结节。那不是你们这个修为可以解决的,你们不必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除非动用血咒之术。”阮穗穗沉思了一小会儿,回答道。

        时霄愣住,随后歪头凑上前,悄声问道:“你怎么知道?你去过不周山?”

        阮穗穗摇摇头,要去的话也是上一世去过。阮穗穗记得那时候她为了妖界寻找晏玄章,鲁莽闯入了不周山。不周山内阴阳不同,瘴气丛生,她在山中迷了路,借从晏玄章那里偷学而来的血咒之术寻到了去往妖界的方位。

        她果断地咬破自己的手指,让灵力随着自己指头上的血液一同流了出来。

        “抱歉,这可能会弄脏你的毛发。”

        她将指尖贴在时霄的胸口上,指尖的血液没有直接滴在地上,而是顺着空气形成了一道细长的血线从时霄的胸口一路延伸到了湖底。不出片刻,被血液包裹着的束仙锁便显现在他们的面前。

        血咒之术虽然便捷,但是十分消耗灵力和修为,稍有不慎,阮穗穗就容易被反噬。她一边在水中谨慎地寻着束仙锁的方向探寻尽头,一边又沉稳地调理身体的灵力与气息。

        时霄上下打量着她:“你这知识储备量,倒是不像是13岁的孩子。”

        随着血液往湖底深处潜去,阮穗穗消耗的灵力也越来越大,她原本红润的脸上逐渐失了血色,血线也频繁跳动趋于不稳定的状态。

        这时,阮穗穗的背后忽然传来一阵暖流。她惊愕地回过头,那是晏玄章在给阮穗穗传送他的灵力。

        阮穗穗忽而反应过来,自己方才注意力都在时霄身上,忘了晏玄章还在自己身边。她会血咒之术还是上一世她从晏玄章那里偷学来的,可这一世晏玄章并未在自己面前用过血咒之术,自己堂而皇之在他面前使用,晏玄章怎么能察觉不到异常?

        晏玄章的确察觉到阮穗穗神色严肃和一丝慌张,然而他以为阮穗穗是对自己不会使用血咒之术感到失望。晏玄章微微自责:“师姐抱歉,是我太弱了,若是我会血咒之术,便不用你出手了。”

        听到这话,阮穗穗不禁抖了抖。

        他是故意这么说的!他肯定猜到了自己有上一世的记忆!

        阮穗穗不禁心中慌乱,她正还未想好如何回答,忽而湖底的一道阵法袭在她的血线之上。强大的力度打得她措手不及,而血咒之术也跟着迅速回噬,阵法上的灵力通过血线直逼她的胸口。

        阮穗穗的心头顿时如同火焰在燃烧,紧接着她吐出一大口鲜血来。

        “师姐!”

        晏玄章赶紧接住阮穗穗,然而阮穗穗瞳孔微缩,恍惚间看到上一世临飞升前的场景,下意识猛然推开了他。

        “你别过来!”

        阮穗穗话音刚落,就见自己周围的气流迅速聚集旋转,将她刚刚稳定下来的气息再次打乱。

        “师姐危险!”晏玄章眼中的焦急不是假的。

        师姐她宁愿自己身处危险,也不愿连累自己。他还是自己太弱了,连保护师姐这件事都做不好。

        “你是不是碰到了挽月设下的结界?”时霄立马看出来不对,因为这股灵力同时分流也跟着反噬到它的胸口。

        阮穗穗十分愧疚地点了点头。

        “这结界的灵力会沿着你的血线袭回来,两种法术会同时反噬你的。”时霄嘶了一声,“我早就说过你们的修为太低,是承受不住”

        时霄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晏玄章强行运了一道灵力切入这股气流漩涡之中。他用灵力努力控制着周围的气流,想要打散它。

        想要打散气流,就得正中气流眼。可气流眼在漩涡之中肆意流转,变换方向,晏玄章压根抓不到它,不出片刻他就筋疲力尽,被弹了出来。

        “你能不能切断血咒之术?或者让他帮你切断?”时霄低头对着自己胸口的血线咬了许久,然而依旧咬不断,它忍不住叹气。

        此时的阮穗穗已没有什么力气再回复它,她没想到这个阵法的反噬如此强烈,她的全身像是被千斤重的石头碾压过,骨头如同散了架一般支撑不起来。

        见阮穗穗没有回应时霄,晏玄章心下一沉。他赶紧再次探入漩涡中,不同于上一次心急鲁莽,这一次他小心翼翼顺着漩涡的气流流动方向走到阮穗穗的身边,然后一点一点用自己的灵力缠绕上阮穗穗的指尖。可是阮穗穗指尖的血线并没有断开,血液依旧从缝隙中流出。

        漩涡中的气流眼依旧在毫无规律地移动,晏玄章防止再次被弹出去,他只能悄然收回灵力。眼见着阮穗穗指尖上的血线还在源源不断带出她的血液,晏玄章纠结了片刻,低头含住了阮穗穗的手指。

        这一次血线瞬间被他咬断,紧紧拽在手里,周遭的气流漩涡没有了血线的指引也逐渐散开。

        这时他注意到手里的血线开始有些涣散,地上也递了不少血渍。

        他知道血咒之术已断,血线维持不住太久的时间,若不能及时找到束仙锁的另一端,师姐方才所做的努力都会功亏一篑。

        仅思考了一瞬,晏玄章顺着血线的方向跳入了湖里。湖面顿时波涛汹涌,然而在一炷香的时间后又归于了平静。

        “他他就这么跳进去了?”时霄呆滞在原地。

        不仅仅是时霄,阮穗穗也很震惊。

        她第一反应是晏玄章在做任务,然而她的识海里并没有检测出系统的任务。

        那晏玄章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

        晏玄章顺着血线一路潜到水底,随着下潜的深度越来越深,晏玄章发现周围的水中散发着金色的暗芒。那定是时霄所说的挽月下的咒术。

        有了一次经验,晏玄章在水底没有再使用灵力,他屏住气息,小心灵活地在水里穿梭,避开那些漂浮移动的暗芒阵法。

        终于在一个巨石之下他发现了束仙锁。这个巨石上被人贴了一张千斤咒,难怪任凭时霄如何挣扎,它都没法将束仙锁拽起。

        如今晏玄章只需完整地将那张千斤咒撕开,再搬离石头,他便可以带着束仙锁离开湖底。可即便晏玄章再小心谨慎,那张千斤咒到底在水里泡了很多年,晏玄章撕到一半的时候,中间的符纸就碎了一小块出来。

        这时漂浮在晏玄章头顶的暗芒阵法刹那间启动,它迅速扩大然后往下压过去。同时晏玄章周围的水流急速旋转,开始形成一个以他为中心的封闭式漩涡。

        晏玄章眼色一凛。

        看样子,触发阵法的机关就是这张千斤咒。

        横竖都走到了这一步,晏玄章索性不再压制灵力,他直接捏出一个御水诀。

        他来不及去控制漩涡水流,只能将符咒如尘屑一般剥离石头。石头没有了千斤咒的压制,又在急促的气流之下晃动得厉害。

        眼见着阵法就要压下来,晏玄章用尽全力推开了那个巨石。这时被压在下面的束仙锁瞬间如同脱了缰的野马抽离出来,它将阵法瞬间打碎。

        然而那阵法却分散成四道暗芒直接砸向了晏玄章。

        晏玄章来不及躲避,只能眼睁睁看着阵法如细锐的刀尖将他的衣服和肌肤割开,顿时鲜血冒出,血晕散开在湖底。

        束仙锁如同有灵智一般诡异地绕在晏玄章的脖子上,本就筋疲力尽的晏玄章此时半分灵力也使不出来,他逐渐陷入了昏迷之中。


  (https://www.uxiaoshuo.cc/21784/21784427/93163944.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