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团宠小师妹重生后不做人了 > 第29章 第29章

第29章 第29章


晏玄章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阮穗穗拉着跳下了试炼台,他的身体本就比阮穗穗高大,被她这么一拉,他往前踉跄了好几步,最后竟然没站稳直接顺着山坡滚了下去。

        阮穗穗心有余悸,却又忍不住笑出来。

        “你别憋着了,想笑就笑,笑完就跑。”时霄被扯着,一脸难受。

        阮穗穗这时才发现自己手机还拽着这个家伙。横竖都麻烦,她干脆把腰部的乾坤袋直接扯大,然后将时霄抱了起来。

        时霄瞬间明白了阮穗穗的意思,它挣扎着要跑。

        “不行不行,我会闷死的。”

        “想见到温衡你就给我安分点!”阮穗穗毫不留情地威胁道。

        然而这份威胁没有任何意义,时霄已经看清了如今的现状。

        “搞得好像你就能见到他一样。”

        “那我直接带你回去见我大师兄,让他带你去见温衡总行了吧?”阮穗穗好生没好气地回道。

        然而时霄愣了一下挣扎地更猛了。

        “不要不要,你就在这把我放在下来就行了!您的大恩大德我无以为报……”

        他又不是没见过时崇云,不了解他。依照时崇云那个性格,要是让他知道自己曾经想要将毁髓钉打入阮穗穗的脊梁骨,自己怕是十条命都不够时崇云砍的。

        阮穗穗松开手,瞬间顿悟:“原来你怕我大师兄啊……”

        然后她也不等时霄回答,直接将它套进了乾坤袋里。

        时霄在乾坤袋里只动弹了一小会儿就安静下来,她收了收,乾坤袋下一刻缩回了原来的大小。

        阮穗穗一边摇着手腕上的招风铃,一边顺着斜坡滑到晏玄章的身边,她将晏玄章扶起来,顺便拍了拍他头上的草屑,然后毫不留情地笑他:“你怎么回事?这点临场能力都没有?”

        晏玄章揉了揉攒竹穴,略有一些不好意思。他没有看阮穗穗,只是侧过脸,露出泛红的耳朵对着她。

        这边的试炼台上,白甫梅看着两人远去的身影,思绪似乎飘到了很远的地方。她伫立在原地,半点要下命令的意思都没有。

        过了许久,直到试炼台上看不到阮穗穗身影的时候,她身边负责护卫的太玄宗弟子才忍不住问道:“二长老,如今青林宗的两名弟子都已离开……还要去追吗?”

        白甫梅回过神来,她思付了一小会儿,轻咳一声:“还愣着干什么!快追!就说掌门邀请,但别让他们受伤。”

        接了命令的弟子这才追了过去。

        白甫梅双手抱臂,拳头紧了紧,最后放了下来。

        “二长老,对青林宗的这两名弟子可真是关心啊。你不会是想着这样就能挽回冼昭阳的心吧?”一道妙曼的声音从白甫梅的身后传过来,“不过我可提醒你了,冼昭阳可不是你能留得住的。”

        一道幽紫色的蛇尾缠绕上白甫梅的腰部。

        白甫梅不用想也知道这是挽月来了。她不动声色将还未紧束腰部的尾巴褪下来,然后同她保持着一米远的距离。

        “挽月姑娘,慎言。”

        “呦,怎么现在又不承认了呢?”挽月化为人形,她漫不经心撩了撩自己的头发,哼笑道,“刚刚那两个孩子困在时霄幻境中时,我可是看到了你暗中帮助他们解开了幻境呢。”

        “挽月姑娘。我是清秀赛的主持,时霄将青林宗两名弟子困于幻境错失第三关,我有权制止这种恶劣行为。”白甫梅只是看了挽月一眼,便收回了目光,淡淡地解释道。

        “那将天衍宗弟子的神识收回来,解除它与天衍宗的契约,也是维护赛场秩序?”挽月眼中的神色有些冷淡。

        “自然也是我的本职工作。”白甫梅言简意赅地解释道,“青林宗的弟子已经受到时霄的影响,若是再将天衍宗牵扯进来……挽月姑娘,如今正值清秀赛,想必掌门也不愿看到宗门蒙羞的事情发生吧?”

        白甫梅看似句句有理在维护秩序,但挽月很清楚,她在偷换概念。

        而白甫梅最后一句话也有警告她的意味。

        “那是自然。不过我瞧着二长老手下的这几名弟子干事还挺拖沓的,我担心时间长了,掌门会等得着急的。”挽月捂着嘴笑道,“不如我去帮帮二长老……”

        “不必了……”

        白甫梅才开口,下一秒挽月就伸出一根手指挡在了她的嘴巴上。

        “二长老不必谢我。能为你效劳我自当很高兴,毕竟我也是太玄宗的一份子。”

        白甫梅虽心有怨言,但她在看到挽月手指上的那枚流金珠戒指,也只能吞下这口气。

        那是刘一鸣的戒指。

        见此物如见人。

        挽月的迅速很快,转眼就消失在视野里,白甫梅忧心忡忡,忽而一只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二长老的那几名弟子在二长老的刻意拖延下,本就追得很慢,阮穗穗一路上还撒了不少的陷阱,不过几千米的距离,他们就被阻拦在路上,全军覆没。

        可还没等阮穗穗开心,他们的面前就升起了一道紫色的烟雾。

        糟了!是挽月!

        阮穗穗心道不妙。

        面对太玄宗的弟子哪怕是跨了境,她还能巧施计谋应付一番。可若是挽月来了,差距太大,她还真不一定能打得过。

        “小姑娘,晏小公子,又见面了,别来无恙啊。”挽月从烟雾之中现了形,她挑了挑眉头,毫不掩饰地打量着两人,随即吐露着蛇芯子笑道,“别急着走嘛。我们掌门可是很赏识你们,想要同你们叙叙旧呢。”

        听到这话的阮穗穗下意识心脏一缩。

        这一生她不过只和刘一鸣在七玄门白玉阶上有过一面之缘,哪来的旧可叙的?

        除了她,那就只剩下了晏玄章。

        他究竟是什么时候和刘一鸣勾搭上的?

        不对!

        阮穗穗忽而冒出一丝冷汗。

        ?

        她这时突然意识到挽月对晏玄章的称呼很不一样。虽然挽月说出来的话有一股捧杀的意味,但是小公子这种称谓也不是什么人都受得起的。

        难不成挽月早就知道了晏玄章的身份?

        “抱歉。我们回去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晏玄章紧了紧与阮穗穗握着的手,略带紧张地看着挽月。

        “是什么事如此重要,怎么一杯茶的功夫都没有吗?”挽月歪了一下头,抖了抖尾巴,“还是说晏小公子看不上我们太玄宗?”

        晏玄章并没有否认这个称呼。看来他也默许了这个称呼。

        阮穗穗心底一沉。

        她想起来早在那天挽月去青林宗的时候她就这么喊晏玄章了。看来,这一世早在晏玄章进入青林宗之前,他们之间就已经有了接触。

        “太玄宗乃天下第一大宗,能与刘一鸣刘掌门同饮茶水自当是我等的荣幸。只是我们事出紧急,还请掌门可以理解。我们恕难从命。”晏玄章的回答不卑不亢,宛如在这种场合打过了很多次交道。

        挽月听到这话也是明显一愣,她眉头微微拱起,不一会儿又恢复了原先懒散的模样。

        “晏小公子不如明说了。挽月可十分好奇,若是恰好挽月能帮得上忙的,我也可以略表薄意。”

        挽月是摆明了不看氛围,打破砂锅问到底。

        晏玄章嘴唇动了动,他似有很艰难地做了一个决定,正要开口,却见阮穗穗一把拉住他:“不光是他,我也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挽月探究的目光在他们俩身上转悠,过了一会儿才问道:“你们要做的事是同一件?”

        “是。”

        “不是。”

        阮穗穗和晏玄章互相看了看,又立马改口。

        “不是。”

        “是。”

        挽月:?

        她忍不住嗤笑道:“你们若是没有想好如何编谎话的话,我倒是可以给你们一些时间,让你们好好想想。”

        横竖弄到了一个地步,阮穗穗灵机一动。她偷偷取了几颗豆子塞进晏玄章的手里,转而同挽月说道:“是这样的,他内急!急需蹲坑。”

        挽月一愣,脸色有些微怒:“你们在开什么玩笑?!我们掌门等你们等了这么久,编个借口好歹也用用心吧。”

        “是真的!骗你是小狗!”阮穗穗一脸真诚地回答,“你没有这种感受吗?在外面上不出来,回家上厕所才会最安心。”

        说罢她又抬头看了看晏玄章,侧了侧头,示意他赶紧附和自己。

        晏玄章万万没想到阮穗穗会给自己找这么一个理由,他脸憋得通红,又不能反驳。最后趁着挽月不注意,将豆子吞了下去,然后艰难地点了点头。

        可挽月到底活了这么多年,她吃的盐可比阮穗穗和晏玄章两世加起来都多,她才不会相信这么拙劣的谎言。

        阮穗穗自然能看出来。

        叹了一口气,佯装成无可奈何的样子走到挽月的身边,一把扯过她的手臂,踮起脚尖附在她的耳边说起了悄悄话。

        “我就知道你不会相信这一点,这话说出去我都不信。”

        阮穗穗老实承认,这把挽月搞得不会了。

        “那你为何骗我?”挽月觉得这小姑娘还挺有趣的,忍不住接着她的话问道。

        “那自然是有他非在家蹲坑的理由啊!”阮穗穗脸蛋变得通红,“就是……就是味重了一些,他会不好意思……因为他不太擅长……那什么……”

        “他不擅长?”挽月不解。

        “你好好想想……我刚刚说的话。”阮穗穗决定留白,“这件事还是含蓄点说比较好,我拉你过来就是怕他感觉到很难堪……”

        挽月一愣,她的蛇瞳微缩,又忍不住打量起晏玄章。片刻后,她忽然感慨道:“没想到晏小公子,你居然……居然有病……”

        有病?什么病?

        晏玄章顿时多了一丝男人独有的警惕。


  (https://www.uxiaoshuo.cc/21784/21784427/92920990.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