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团宠小师妹重生后不做人了 > 第34章 第34章

第34章 第34章


提问:如果知道了自己卖的东西上有卖家亲人骸骨,如何做才不会被卖家生气迁怒?

        阮穗穗不知道师姐如何想的,但眼下她已经开始从他们三个人和禾子仓打架谁会赢推演到青林宗和天衍宗打架,太玄宗会不会趁机渔翁得利了。

        “那个……这会不会是个误会?”阮穗穗深知师姐遇事慌张,说话结巴的性子,于是绞尽脑汁帮她解释道,“师姐家说不定也是买的,或者源头还在他处?”

        禾子仓对阮穗穗的这个想法表示认同,继续写道:“所以我才想问公孙姑娘可知这些古董是从何处买来的。这些年我一直在收集我父亲的遗骸,希望能让他安息。”

        如今麦和裕依旧是太玄宗不可轻易提及的话题,所以禾子仓所做的这些事,虽然目的简单明确,但包含着不为人知的心酸和艰辛。

        公孙兰脸色变了变,不过短短一中午的时间,她从社死直接上升为遗体毁坏罪了。

        “我家这个的确是买的。”公孙兰面露尴尬,“但是我也不太清楚它来源何处……”

        哪个穿越者得到了系统给的奖励会调查源头啊?!

        想到系统给的东西背后居然是这般血腥,她有些心梗。

        公孙兰看到禾子仓射过来的目光心颤了颤,她得想办法把系统给圆上,证明自己是个良民。

        “如今我父母已仙逝,想问也问不到。我房间里还有一些家产,要不,你等我拿出来给你看看?”公孙兰建议道。

        禾子仓点了点头。

        公孙兰匆匆跑回房间,将从系统里抽出来的五星以上的宝物都取了出来,依次摆在地上。她将同系统唤醒,赶紧道:“你给我的宝物,不会都是刨人家的坟得来的吧?”

        “????”系统震怒,“宿主,这是什么新的侮辱人的方式?”

        “那你给我的宝物都是怎么来的?”公孙兰皱眉,“你刚可听到了禾子仓说那古董上有他父亲的鳞甲,听起来就渗得慌。”

        “唔……”系统沉默一下,片刻后它说道,“是天道给我的。”

        “天道?”公孙兰嘴脸抽了抽,“那个缺德佬?”

        “准确说应该是幼时的天道。”系统回忆着那时候的场景。

        那时天道还是一个小姑娘,彼时所有的系统都沉睡在她的识海里,有一天它被天道召唤了出来。

        那是它第一次见到天道。寒风呼啸,大雪纷飞,在一处结了冰的河流上,一个不过五岁的小姑娘将它召唤了出来。

        小姑娘十分落魄,蓬头垢面,麻木碎布遮体,身上还有若隐若现的血痕。她不知道从何处寻来的一些古董花瓶,还有一些配饰物品,她祈求系统能不能将这些宝物都藏起来。

        “我虽听命于你,但我不属于你。一旦有穿越者启用了我,那这些东西便会落入他们的手里。届时我又该如何归还于你?”

        “不必给我。等你寻到了一个有缘人,启用你的时候自然而然让它重回世间。”小姑娘眼神内敛却坚定,“我会找到它们的。”

        它未多想,便应了下来。

        “所以你就送给我了?”

        “宿主,我是抽卡系统,全新的方式自然就是以我抽卡的形式再出现在这个世间。你卖出了这么多宝物,终于有人来寻这几件了。”系统的语气里透露着一丝开心,“说不定那人就是天道!”

        公孙兰神色复杂:“根据你所说天道是个小姑娘,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会长大但是不至于变性。”

        “???”

        “我的意思是,找我的人是个男的。”公孙兰想了想又确认问道,“你方才说你见到天道的时候在冬天?”

        “可能是冬天,也有可能是常年冰封的地方。”系统极其严谨地回答道。

        刚刚禾子仓也说了许世家族在极寒北境。看来天道极有可能是从许世家族手中得到的。

        公孙兰指了指地上的那些古董:“这里面还有哪些是天道当时给你的?”

        “有,但是宿主你还没有抽到。”系统真诚地回答道。

        “……能兑换到吗?”公孙兰实在不想把这麻烦的东西放在身上,既然是禾子仓他爹的东西,那不如一次性都还给他,这黑心钱她不能赚。

        “可以,但是会消耗宿主你全部的积分。”

        “那换吧。”公孙兰虽心痛,但还是坚持。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公孙兰才慢吞吞从房间里出来,不知道是不是得知这有麦和裕鳞甲的缘故,她将这些宝物抱出来的时候格外小心谨慎。

        “只有这么多。”公孙兰递给禾子仓,同时她将夜明珠照在其中一份花瓶里面,“你看看,我刚刚发现这里面有许世的印记。这么看来,的确是我家从他们那边购买而来的。”

        禾子仓接下这些物品,十分珍惜地抚摸着,然后小心翼翼收到乾坤袋里,这才向公孙兰道谢。

        “谢谢各位。如今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不便在青林宗久留。还请各位代我向昭阳道君道谢。”禾子仓的眼神划过阮穗穗,她神色如常,看似只是在听着他人的故事。

        禾子仓内心叹息一声,手指摇了摇,他的脚下开始升了一团团白色的烟雾。

        灵龙族,亦可以腾云驾雾。

        “你要极寒北境吗?”公孙兰鼓起勇气问道。

        根据系统的描述,拥有众多系统的天道在极寒北境都吃到了一定的苦头。极寒北境的不是什么好地方。

        禾子仓身影一顿,他眼眸垂了下来,他没有回答也没有否认,只是面朝着公孙兰笑了笑便离开了。

        “之前我还觉得那些物品亮晶晶的还怪好看的,没想到居然是麦和裕的鳞甲。”阮穗穗心中莫名泛起些许酸楚和感伤,“竟会有人在他死后剥了鳞甲作装饰。”

        “龙之鳞甲坚固不可催,若麦和裕的鳞甲都被剥了,那他极有可能在死后被分/尸了。”晏玄章冷静分析道,“方才禾子仓也说了,许世家族擅长雕工锻造。”

        剩下的含义不言而喻。

        阮穗穗忽而感觉一阵恶心,她赶紧制止晏玄章:“总归是别人的事,我们就别再深入了。”

        晏玄章随即噤了声。

        禾子仓走得匆忙,没有带上时霄,它被留在了青林宗。

        据晏玄章所说,时崇云连着一个多月都拖着时霄陪他一同练习剑术,时霄苦不堪言,还不敢抱怨。

        “时霄下手可知轻重?”到底有前科,阮穗穗多少不太信任它,“实在不行,就书信一封寄给温衡,让他过来将时霄带回去吧。”

        晏玄章回忆了一下被时崇云揍得鼻青脸肿的时霄,那下手的力度多少带着一些个人恩怨。

        他道:“温衡的神识已经回到了本体内,记忆理应恢复。一个多月过去了,他没有半点动静,兴许是已经做了决断。”

        阮穗穗点点头,认同了晏玄章的话。

        时霄天真愚蠢,不管是出于各种原因,它同太玄宗勾结的那一刻就意味着,与天衍宗站在了对立面。更何况即便温衡有想法,嫉太玄宗如仇的紫云道君恐怕也不会同意。

        这时,晏玄章从乾坤袋里掏出两个不同形状的炼丹炉递给阮穗穗。

        “穗穗师姐,这两个炼丹鼎是我从山下集市里买来的。我看之前的那个炼丹鼎控火不准,而你最近又常常炼丹无暇分心,我便趁着下山给你买了。”

        阮穗穗心有困惑地接了下来。

        由于大师兄死活不愿意吃白甫梅给他的药,药便留在了阮穗穗的身上。恰好这段时间她在研究那个药,可他晏玄章有这么好心吗?

        这时阮穗穗的脑海里响起了一道冷酷的系统音:“宿主,现阮穗穗已收下玉虚玄离子母鼎,您的提前享受已开启,请您于一周内分别完成与金丹期、元婴期、化神期三种不同修为修士的切磋,从他们身上获得的伤害分别为30、30、40。”

        原来这其实是晏玄章做任务得来的,而且还是提前预支的。

        玉虚玄离子母鼎,看来这是个好东西。恰好她从《千金方》上找到了那药丸的配方,眼下就有机会来试一试。

        “谢谢,这真的太实用了。”说不感动是不可能的,阮穗穗毫不吝啬地道谢。

        她将鼎炉仔仔细细从头到外都检查了一遍,又简单地清洗了一番。

        阮穗穗心想,若是晏玄章没完成任务,这子母鼎便要收回去了。为了自己可以一直使用下去,这几日她就帮着晏玄章留意别人能不能揍他。

        晏玄章看着阮穗穗按照书中的顺序将药材放进鼎炉里,不禁问道:“穗穗师姐,你可是在做白长老给师兄的药?”

        阮穗穗没有否认。

        只是她指着其中一一束开得稀稀拉拉的草药,说道:“书中的配方有一种药材,整个三危城都没有找到,我猜白长老也是如此。她在书中备注了用其他药材平替,虽然效果差了些。我且试一试能不能成功,若是可以,那大师兄就可以安心服用了。”

        晏玄章看了一眼那状似芹的草药,心中困惑。

        这不是香菜吗?

        “那没有的药材,哪里可以寻到?”

        阮穗穗纠结片刻回答道:“极寒北境。”


  (https://www.uxiaoshuo.cc/21784/21784427/92920985.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