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团宠小师妹重生后不做人了 > 第39章 第39章

第39章 第39章


“这纸鹤在你的房间?”阮穗穗微微惊愕。

        晏玄章看了一眼手中的纸鹤摇头解释道:“不,这是在师姐的门前发现的。有些奇怪,我担心有人想监视穗穗师姐,于是便将它带走了。”

        阮穗穗点点头。

        怪不得那店小二等了一夜都没有等到纸鹤。

        “穗穗师姐这时候出门做什么?”晏玄章方才就注意到阮穗穗一身衣冠整齐的模样,微微蹙眉。

        阮穗穗也没想着隐瞒,索性就将自己的梦境和刚刚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却不曾想晏玄章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担心他会乱想,在酒楼里闹事,阮穗穗赶紧扯了扯了他的衣袖轻声说道:“说不定人家就是把我当作一个寄托了,那梦境估计是他们提前设好的局,亦或者是我昨晚看了那场戏,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阮穗穗的话没有说说完,晏玄章忽而把她拉进怀里,又捂住了阮穗穗的嘴,瞬间一股清冷的药香充斥着阮穗穗的鼻子。

        她对这个味道分外熟悉,这是自己近几日炼制的丹药。离开了青林宗,没有了时霄试药,晏玄章又重新做回了她的药人。

        阮穗穗知道晏玄章平常不会做如此出格的行为,他定是发现了什么。阮穗穗乖巧地趴在他的怀里,然而四周一片安静,并没有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

        她眨了眨眼,再看向晏玄章。晏玄章仍旧是一脸警惕。

        晏玄章的感官向来比她灵敏,他这是感知到了什么吗?

        这时一阵窸窸窣窣翻东西的声音响起,阮穗穗屏声听去,发现这声音来源竟然是自己的房间?!

        “我方才就是听到穗穗师姐房间里有奇怪的声音才出来的。”晏玄章低下头缓缓将纸鹤塞进阮穗穗的手里,再把她拉到自己的身后,“可师姐并未在房里。”

        那房间里的动静是谁弄出来?

        阮穗穗也没有客气,顺着就往后退了一大步。就修为而言,晏玄章比自己高了一个境,这种苦差事交给晏玄章,她乐见其成。

        那窸窸窣窣的声音越来越急促,也越来越近,伴随着几声低沉的呜咽嘶吼,忽然间阮穗穗房间的门从里面破裂爆开。

        这声响在安静的凌晨显得格外突兀和刺耳。

        “在哪里?肉在哪里?”一道苍老嘶哑的声音低沉地发出来。

        烟雾散去,阮穗穗和晏玄章这才看清,声音的来源竟然是一个四肢趴在地上,头发散落随地清扫,头呈360度旋转的怪物。只可惜她的脸已经腐烂得不成样子,看不出原本的面貌。

        这实在是太怪异了!

        如果说像店小二那样的活死人已经够离谱的了,那这个怪物就是离离原上草。

        这个酒楼里究竟藏着多少稀奇古怪的秘密?!

        “龙肉……龙肉在哪?我要吃肉,我要变……”

        怪物在周围转了一个圈,最终还是注意到了阮穗穗和晏玄章。

        晏玄章下意识挡在阮穗穗的面前。

        怪物的头歪了歪,似乎还没明白,只是对着他们可怜巴巴地问道:

        “你们可知龙肉在哪?小小姐独独漏了我,我也想变成人,我不要这个样子……”

        说着说着怪物居然哭出了声,她的身子一颤一抖地,看上去伤心极了。

        阮穗穗空咽了一下,她不觉得害怕,只是觉得这怪物哭得太伤心,自己也更着难过起来。

        “她说的龙肉可是指的是麦和裕的肉?”阮穗穗悄声问道。

        这怪物耳朵极其尖锐,她听到阮穗穗的声音突然停止了哭泣,她的头向着周围转了转,似乎在寻找发声的方位。

        “是小小姐吗?小小姐!我是了了啊!小小姐!请您救救了了!了了每天都难受极了!”

        那怪物哭噎着说道。

        阮穗穗和晏玄章更是错愕在原地。

        梦里那个被肢/解的女孩子不就是叫了了吗?她真的存在这个世界上,难不成那个梦真的有某种关联?

        找不到目标的了了似乎有些急切,她开始横冲直撞,将二楼走廊的房间撞得哐哐响。她漫无目标地乱跑,眼看着就要冲向晏玄章,晏玄章不禁握紧了腰边的佩剑。

        就在了了距离晏玄章不过十公分,他拨开剑鞘的那一瞬间,一只灰白的手将了了拦了下来。

        “了了!不得无礼!”店小二的语气里是不容拒绝的严肃。

        看到店小二在面前,了了刚才略带疯态的模样立马收了起来,她变成了怯生生的模样,小声说道:“小少爷,我刚才听到了小小姐的声音。”

        “你听错了。”店小二温声说道,“这两位是酒楼的客人,你不仅吵醒了他们,还把他们吓到了。你快道个歉。”

        了了意外地听话,她将头正过来,身子咯吱咯吱作响,勉强变成一个人形趴在地上。她愧疚的声音从身体里发出来:“两位客官,很抱歉,是了了唐突了。”

        晏玄章神色凝重,而阮穗穗是压根不敢开口说话。

        直到了了乖乖下了楼之后,店小二这才开口,他十分歉意地说道:“抱歉,这孩子有一些不好的遭遇,所以精神状态不是很好,让你们受到惊吓了。”

        “她的身体……”

        阮穗穗开口就有些后悔,这不是明摆着不是人么?

        “只是身材变了形,我们也在想办法医治她。请不要太在意。”店小二并不打算解释太多,“介于打扰了两位清梦,给你们留下了不好的印象,本店决定给两位免去房租。”

        他原本也没打算收。

        晏玄章呼出一声沉重的气,他摇摇头说道:“不必了。你只是一个替人打工跑腿的,你没办法替这个酒楼的掌柜作出决定。我们没有受伤,也不想让你为难。”

        此话一出,让阮穗穗和店小二皆对晏玄章刮目相看。

        阮穗穗知道,晏玄章这是在试探店小二。他们入酒楼这么久了,闹了这么大的动静都不见掌柜,再想想其他人对店小二的称呼,极大可能这店小二就是酒楼的主人。

        若不是,那剩下的可能性就是梦境提及的他的父亲大人。

        奇怪的是,店小二并没有警惕或者生气,他的眼神里多了些许认同。

        片刻后,他再次进入状态,揣着笑脸讨好地说道:“客官真是好心人!多谢谅解。”

        阮穗穗盯着店小二看了一会儿后就收回了目光,他这样全然没有梦境里那般温润的模样。

        了了将阮穗穗的房间弄得一塌糊涂。虽然店小二要求给阮穗穗换个房间,但是她却拒绝。

        他们也不会住太久,搬来搬去实在没必要。阮穗穗索性就霸占了晏玄章的房间。

        而当听说阮穗穗住进晏玄章的房间时,在两人不知道的时候,店小二的神色立马冷了许多。

        待店小二下了楼,阮穗穗边说:“想来是我出了门,符纸结界散了,那个了了便进去了。”

        晏玄章思付了一小会儿开口说道:“不仅是了了,那个店小二来得也悄无声息,而且他方才谄媚的模样太刻意了,兴许是平日里没有机会做这种事。不过我依旧在他身上感受不到恶意,我担心他会故意隐藏修为。”

        阮穗穗点点头,认同他的看法:“虽然我挺在意那个了了的,但那个梦境我怕有人故意为之,在这里待久了我的心情会随着受到影响。”

        “那个店小二说了他们会医治,我们就不插手了。此地不宜久留。”

        “那我们等会就走吧。”阮穗穗莫名的心乱又回来了。

        晏玄章将窗户悄悄打开一条缝,警惕地看着楼下:“方才那么大的动静,难免他们不守在下面,师姐不如先睡一觉,天亮了我便喊你。”

        晏玄章将床让给了阮穗穗,她舒舒服服地睡了剩余一个时辰的觉,而这次安然无梦。

        两人在天微微亮的时候将东西收拾好了准备离开,可才出了院子,就看到那店小二在悠闲地给他们的马儿喂草。

        “客官起来了?我见这马儿漂亮就顺手给它喂了点草吃。客官不用膳了吗?”店小二注意到两人手里的包裹。

        晏玄章点了点头:“我们此来有比较重要的任务,所以想着尽快解决。”

        “我能斗胆问一句,客官要去做什么吗?”店小二神色微微失落。

        晏玄章和阮穗穗互相看了看,干脆直接说了。毕竟若是让他们胡乱猜测同那些宗门一样,怕会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玉明山山路险峻,多雾易迷路。客官可需要人引路?”不得不说店小二考虑得十分周全,“我从小便在北境长大,客官若是不嫌弃,我愿引你们前去。”

        不过晏玄章还是拒绝了。

        “多谢你的好意,不过我们自备了地图。”

        话说到这里,店小二没有再强求。他将一盒准备好的餐盒递给阮穗穗:“这里有本店准备的早饭,客官这时候前去恐路上会饿肚子,你们先带着。”

        末了,还补充了一句,“玉明山天黑之后便不能再进去了,客官请务必在下午六时之前出山。”

        阮穗穗和晏玄章虽心有疑虑,但还是点头应了下来。


  (https://www.uxiaoshuo.cc/21784/21784427/92860631.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