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团宠小师妹重生后不做人了 > 第40章 第40章

第40章 第40章


北境的早上,空气都是寒冷刺骨的。出了酒楼,外面是一片白茫茫的浓雾,一米之外看不清方向和周遭的景象。

        店小二有些担忧,他说道:“客官,要不你们还是等雾散了再去?”

        一阵凛冽的风呼啸而过,风中似乎夹杂着凌晨的呜咽声,阮穗穗抖了抖。

        留意到阮穗穗的神态变化,晏玄章还是拒绝了店小二。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巴掌大小,方方正正的司南,半金半透明的勺状指针漂浮在磁盘之上。

        “没事,我们带了太星司南,它不仅可以指明方向,指针上的透明度还能辨别妖气的厚薄与来源。”

        见他们装备的确周全,店小二眉心这才舒展开,他就站在酒楼门口目送着两人离去。

        直到彼此都看不见对方的时候,阮穗穗这才恋恋不舍收回了目光。

        “穗穗师姐似乎有些不舍?”晏玄章总能在第一时间捕捉她的变化。

        阮穗穗利落地承认道:“是的,总觉得是与一个久别重逢的故友再次离别,心有不舍所以我才说,在这里我的心情会受到很奇怪的影响。”

        “可我见穗穗师姐并不打算追查下去。”似乎有意识也无意识地克制着自己。

        阮穗穗抿了抿嘴巴,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在想什么。

        她总觉得潜意识让她不要在此久留。

        不过比起自己,让她更为在意的是那个店小二,他看上去同她自己一样,虽然他大概率把自己当做了妹妹在思念,但他也在克制着自己清醒,不要沉沦。

        “嗯,我们已经出来了,就不要回头了。”阮穗穗似也在同自己说,“他们似乎在他们的世界里循环往复,是我们的到来打破了他们维持的平衡。”

        上一世这时候的自己没见过禾子仓,也不知道师兄金丹被毁的实情,对于北境的事一概不知。也没想过来这边,当了个还算乐呵天真的小师妹。

        而他们理应没有受到打扰,安然度日吧。

        阮穗穗呼出了一口气,她摸了摸双臂,扯着嘴角转移话题:“之前在酒楼到不觉得冷,如今赶路了,才觉得寒意袭身。”

        她顺手摸了摸悠闲走路的马儿,伏在它耳边嘀嘀咕咕:“抱歉,来得匆忙忘了给你备衣物,要不等会我看看,能不能把一些棉衣扯在一起给你穿。”

        马儿似乎并不领情,在没有晏玄章的驱赶下,它忽而加快速度往前奔跑。

        阮穗穗:?

        “不是我之前你年纪小火气旺,但也不是这么用的”

        晏玄章好笑地提醒道:“穗穗师姐,你忘了。它是云火千行驹。本性热,不惧寒。之前在来北境之前,它行路就懒散无力,到了北境之后速度就变快了。你若是给它套个棉衣,那我们今晚就不必出山了。”

        云火千行驹的速度加快了,周遭的冷空气唰唰拍在两人的脸上。晏玄章立马捏出了一个御火诀放在事先带来的汤婆子里,等汤婆子完全热了他才递给阮穗穗。

        “你可真机智!”阮穗穗竖了一个大拇指,将汤婆子贴在脸上捂了捂,真心实意夸赞道,“我方才还在想如何借用御火诀而不烫手呢!”

        晏玄章轻轻“嗯”了一声,不好意思地撇过脸。

        其实这是他在梦境里学到的,只不过梦境里是阮穗穗捂暖了汤婆子给自己。

        约莫过了三炷香的时间,云火千行驹停了下来。之前预估需要三个时辰才能赶到的玉明山,今日仅仅只用了这么短的时间。

        此时天已经完全亮了,玉明山下的白雾已经散去。两人将马车停靠在一处树下,随即带着太星进入了山林。

        南屋子并不难找,因其独特的紫色杆杆在一众绿色植物中显得格外明亮突出。

        “穗穗师姐需要多少?”晏玄章将自己的乾坤袋解下来准备采摘。

        毕竟难得来一次北境,大师兄的药还不知道药效能磨多久。

        然而当晏玄章回头的那一刻,却发现阮穗穗已经将袖子卷得老高的,她不知从哪里寻来的一个铁锹,弯着腰低头用力,下一秒竟直接将玉明山上的一小片土地直接撬了出来。

        晏玄章:???

        “师姐……?”

        “愣着做什么,你快把乾坤袋打开。青林宗土壤太贫瘠,玉明山的土好,养分足,这一片土还有植物我都要带回去。”

        晏玄章不禁心中肃然起敬。

        薅羊毛这玩意还是得看穗穗师姐!

        直到几处地已经被两人薅得光秃秃的了,他们这才收手。如今已经日落西山,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而本就昏暗的玉明山,变得更加阴森森的。

        晏玄章看着这几块已经秃了的土地有些于心不忍,他侧过头去提醒阮穗穗:“穗穗师姐,我们要回去了。”

        阮穗穗一心扑在药材上,她拎了一下有些重的乾坤袋,喃喃自语道:“难得来这一趟,下次指不定还有没有机会来了。”

        不过乾坤袋都能被自己装满,理应够了。

        好在两人在上山的时候在沿途的树上做了标记,如今只需按照标记循规蹈矩往回走,不出片刻就能下山。然而半个时辰过去了,他们还在山上转圈。

        阮穗穗指着面前的那块色泽与其他地方不相同的土壤说道:“这不是我们之前采药的地方吗?”

        饶是两人再愚笨,也反应过来,他们遇到了鬼打墙。

        两人警惕地环顾四周,周围也无任何妖气,这就排除了妖物作祟的可能。

        阮穗穗又捏了几只纸鹤向着前方飞出去,结果过了片刻纸鹤从他们的身后飞了出来。阮穗穗摇摇头说道:“没有任何结界,是单纯地在原地转圈。”

        经她这么一点提,晏玄章赶紧拿出太星司南。果不其然,磁盘上半透明的勺子正在来回旋转,摇摆不定。可这在上山的时候并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看来玉明山白日黑夜的磁场是不相同的,兴许这也会扰乱我们对方向的判断。”

        “可那些树我们也做了记号的,按道理来说若是按照树上的标记去走,不应该还在原地。”

        阮穗穗正说着,忽而见到树林里缓慢走过一个庞然大物。那家伙隐匿在树林之中,看不清头部也看不清四肢,只能看到淡白透皙的身躯在挪动,毫无声息,如同魂魄一般。

        它虽然身体呈现半透明状,但是因为身材高大,它身上的鳞片在偶现的月光下显得微微发亮。

        阮穗穗拉了拉身边的晏玄章,晏玄章紧抿薄唇,手放在腰边的剑柄上,很显然他也看到这个家伙。

        这个庞然大物似乎没有注意到阮穗穗和晏玄章,一直往前,可许久过去了,两人依旧看不到它身躯的尽头。

        晏玄章忽而开口,悄声说道:“莫不是麦和裕的灵魂?”

        说完两人皆是一愣。

        灵龙族原型高大修长,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晏玄章下意识看了看手中的太星思南,上面的金勺并无任何妖气显示。

        就在这时,它忽然停住不动了,但也没有要后退转身的意向。

        若是麦和裕的话,它应该不会攻击他们。于是阮穗穗壮着胆子往它身边靠拢着,它便又跟着往前走着。而当阮穗穗停下来的时候,它也跟着停下来了。

        “它在指路?”阮穗穗恍然大悟,面露惊讶。

        那灵魂也没有回答,只是十分安静地在前面开路。

        阮穗穗悄悄加快了脚步,走到它的身边。她鼓起勇气伸手摸了摸那如灵魂般的身躯,却发现掏了一个空。而它却能跟着抖了抖。

        是元神!

        阮穗穗默默将手收了回去。

        它似乎并没有生气,只是继续往前走。

        虽然不太明白它会将自己引到何处,但总比困在山里好。晏玄章上前握住了阮穗穗的手,两人十分默契地选择了跟上去。

        就这样两人跟着它绕了小半圈,终于看到了出口。

        出口的正前方正站在一个身材矮小的人,看上去好像是之前酒楼的店小二。

        “你怎会在这里?”

        晏玄章心生警惕,他们分明已经离开了酒楼,这店小二怎么阴魂不散。莫不是玉明山上的鬼打墙是他所为?

        “即便是离开北境,也需路过酒楼。然而日落西山了,两位客官还未出现,我有些担心便寻来看看。”店小二中规中矩回答道。

        “你……还真的是热心肠。”晏玄章有些一言难尽。

        “这玉明山的夜晚险象环生,敢问两位客官是如何出来的?”店小二眉头松动,似乎只是正常询问。

        “是它带我们出来的。”

        阮穗穗指了指身后,却见店小二依旧困惑。她转身看出来,他们下山的小径幽暗空荡,哪里还有那个庞然大物的影子。

        好在店小二并没有追问到底,他淡笑着解围:“我明白了,兴许是这玉明山上的神明相助,护两位客官下了山。”

        “你们玉明山还有神明?”晏玄章抓住重点反问。

        店小二的眼中似闪过一丝意外,不过瞬间又恢复如常。他垂眸少许,答道:“曾经有听闻过,但无人证实……”

        店小二剩余的话卡在喉咙,他看向晏玄章的身边,忽而瞳孔骤缩。

        晏玄章也突然反应过来,他看向身边,这哪里还有阮穗穗的身影。


  (https://www.uxiaoshuo.cc/21784/21784427/92860630.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