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团宠小师妹重生后不做人了 > 第43章 第43章

第43章 第43章


阮穗穗在梦中惊醒,此时的她已经回到了现实世界。她记得梦境里的岁岁和二师姐他们一同回到了许世家族。她看到许世瑄吞下了那最后一块龙肉,身体发生了变异,而岁岁也激发了体内的妖力,变成了全形态的模样。她同禾子仓一样,有着晶莹剔透的龙角,侧身闪耀的龙鳞。

        然后她就醒了。

        阮穗穗揉了揉发胀的脑袋,还有些头晕目眩。待她休整了片刻,她这才注意到自己此时正身处于那个暗室之中。暗室的上面依旧有一颗宝珠悬挂之上,散发着黯淡的光芒。

        她揪了一下胳膊。

        完全不疼,看来自己又进入了一个梦境。

        忽然阮穗穗的面前慢慢浮现出一个淡白色的身影,她有着高大的龙角,身上有龙鳞。这个身影阮穗穗很熟悉,她不假思索脱口而出:“你是岁岁?”

        身影慢慢转过身,阮穗穗看向她的瞳孔微缩。这,这是她的脸!!!

        那同自己一模一样的身影见到阮穗穗惊愕的模样,她笑了,轻声道:“你为何如此惊讶?”

        这怎么能不惊讶?

        梦里她的确没法看清岁岁的脸,但是她打死也没有往自己身上联想。阮穗穗一脸警惕地问道:“你究竟是谁?为何要化成我的模样?”

        “你就是我,我也是你。你我不可分割,你我缺一不可。”她说道,“我知道时间重塑会改变大家的记忆,但我以为给了你这么多暗示,你就能想得起来。”

        “你知道时间重塑?”阮穗穗瞪大了眼睛,只那一瞬间便开口确认道,“你是天道?”

        她思索了片刻,换了一个说法:“或许我应该说,我是你的妖力,是你的心魔,是你不愿承认食用过麦和裕的记忆,而你是我的本体。”

        “那些系统也是你的能力吗?”阮穗穗想了片刻后问道。

        “应说是麦和裕的能力,我不过是继承了他的能力,用另一种方式展现了出来。如今的我游离三界之外,所谓的系统惩罚是震天雷鼓,心法宝物本就是许世家族掠夺而来的财产。”她叹了一口气。

        她漂浮到阮穗穗的身边,用手指指了指阮穗穗的眉心,瞬间所有的记忆都纷沓而至。

        原来许世瑄打一开始就知道龙肉不可被人食用,但是能在人体转换为灵力。许世瑄便利用这一点强迫着家仆食用麦和裕的肉。在那些家仆变为怪物之后就被许世瑄吸光了灵力。

        好在许世瑄本身的修为并不高,急于求成的方法让他身体里的灵力变得尤为不稳定。阮穗穗用自己的龙珠为诱饵,与公孙兰合力打败了许世瑄,但是他们无力挽救那些变成怪物的人。

        “是哥哥他将自己也变成了怪物,收留了他们。”阮穗穗恍然大悟,“那所酒楼也是供他们在里面日复一日扮演着正常人的日常。”

        她点了点头:“可是北境并没有因为许世家族的覆灭而消停。各宗门不愿管那些怪物,只想得到麦和裕的遗物。”

        “他们找不到麦和裕的宝剑了,所以将主意打在了我身上?”

        她点点头:“所以,即便没有我的指引,你也会回到这里。”

        阮穗穗揉了揉脑袋:“怪不得,白甫梅送的书和药恰好都指引着北境,而秘境里又得知了大师兄的身体状况。他们的线埋得还挺深的。”

        阮穗穗忽而抬起头:“那你可见过了禾子仓?”

        “嗯,我的感觉和你一样。”她的回答十分诚恳。

        阮穗穗愣住,片刻后才扯起嘴角笑着实诚地说道:“那可不太妙。恐怕是没有在一起相处过的原因,我对麦和裕和禾子仓的感觉都不似寻常家人那般亲密。”

        而后,阮穗穗又抬起头,“但他到底是我的父亲。虽说是我无意,但我也对他的尸/身造成了无可挽回的后果。所以不论如何我也想,拾回麦和裕的遗物。”

        她笑了笑,说道:“看来你的目标已经明确了。那我的任务也便完成了。从此之后,世间再无我。快回去吧,有人还在等着你。”

        阮穗穗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她猛然推了一下。再转眼之间,阮穗穗便醒了过来,在她身边的是一脸担忧的晏玄章和许世阙。

        “师姐,你醒了。你可有感觉不适的地方?”晏玄章的手立马抚了上来,确认她没有发热等情况,只是下意识舔着嘴唇,晏玄章又端起一杯茶递到阮穗穗的面前。

        阮穗穗接下来茶,没有直接喝下去。她看向许世阙,动了动嘴唇,开口道:“哥哥。”

        听到这话的晏玄章满是困惑,而许世阙却是踉跄地后退了一步,他侧过脸不敢直视阮穗穗。许久才说:“姑娘怕是还未清醒。”

        说未清醒是假,不敢承认是真。

        许世阙踌躇片刻就要离开,又听得阮穗穗说道:“哥哥。麦和裕的剑可是在了了的体内?”

        许世阙的拳头攥得许紧,约莫过了一刻钟,他才缓缓转过身,答道:“你的哥哥应该是天衍宗的禾子仓,而非我这个罪孽深重、不人不鬼的家伙。”

        “岁岁果然很聪明,剑的确在了了体内。当年唯有了了支离破碎,不再那些被吸食了灵力的人之中,许世瑄可以瞒天过海。”许世阙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语气里饱含着乞求,“岁岁,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我父亲的错,但了了她很想活下去。或许她活得很痛苦,但她若是没有了剑骨,她就会死去。”

        “她不会死去。”阮穗穗吸了吸鼻子,郑重地回答道,“我的龙珠给她。”

        “岁岁!”

        “穗穗!”

        晏玄章和许世阙异口同声地喊道,却被阮穗穗拦住:“因果也在我。那把剑由麦和裕的脊背骨打造而成,虽他早已身消魂亡,但他的灵力依旧附在剑上。了了的身体受不住这么强大的灵力,长此以往她的骨头会变形得更严重。”

        阮穗穗想起那“但我的龙珠不同,它没有那么多的副作用。更何况,没有它的这么多年,我已经活得好好的。”

        “哥哥,或许你应该还记得那暗室如何走。”阮穗穗笑了笑,“就当是我作为你的妹妹能为你做得一件事吧。”

        许世阙已经是活死人,他虽有悲伤难过,却无法落泪。最后只是无力地说道:“抱歉,都是许世家族的错。我若是能力再强一些便好了”

        许世阙未说答应,也未拒绝。他到底是分得清哪一项最有利。

        送走了许世阙之后,阮穗穗这才将松了一口气,她半瘫在床上,方才故作坚强的伪装全都卸了下来。过了许久,她这才想起来身边还有一个晏玄章。

        阮穗穗心中很是尴尬。当年天道告诉过自己,时间重塑的上一世记忆只对穿越者有所保留,虽然她继承了天道,但是她忘了自己也是这个世界的土著人。她不仅修为恢复得缓慢,而且部分记忆还发生了错乱。

        这一世明明她已经得到了很多提示了,偏偏还一个劲认为晏玄章不怀好意。

        阮穗穗十分心虚地摸了摸鼻子。虽然眼下的晏玄章并不知晓上一世的记忆,但自己这一世也没给他好脸色看,还总拿他做实验。

        阮穗穗抿了抿嘴唇,看向床头边睁大眼睛小心翼翼观望自己的大狗狗,沉默了片刻后问道:“或许,你愿不愿意听一个故事?”

        “所以穗穗师姐你其实是麦和裕的女儿?禾子仓是你的哥哥?”晏玄章这时候的理解能力又变得敏锐起来。

        阮穗穗点了点头:“我早该想到。当时在秘境之中,时霄也曾说过,单看名字也能猜得出来。偏偏每一次我都只看到表面,想得不够深。”

        上一世是这样,这一世依旧是这样。

        “还有那个店小二他也是你的哥哥?”

        “嗯,虽然许世家族罪不可赦,但他也是不知情的可怜人。若没有他我恐怕早就死于许世瑄的刀下而且这所酒楼他是当真在用心照顾那群人。”

        阮穗穗的话不假,都是活死人了,谁也不怕谁。若非许世阙用心照顾他们,他们不会如此臣服于他。

        晏玄章看上去好似松了一口气。

        “不过我看二师姐她似乎并没有关于极寒北境的记忆。”晏玄章问出了关键。

        阮穗穗也摇了摇头,关于这一点她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是这种事,若是二师姐想不起来就想不起来了吧,也非什么令人感到高兴的事。

        这时阮穗穗的肚子咕噜咕噜叫了起来,声音之大惹得她一阵羞愧。阮穗穗不好意思捂住了脸。

        晏玄章勾了勾嘴角,他起身从怀里掏出一份干粮递给阮穗穗。

        “你都备好了?”阮穗穗有些惊讶。

        “嗯,穗穗师姐昏迷了很久,担心你醒来就会饿,我就时刻用灵力捂暖着这些干粮。”晏玄章如是说。

        阮穗穗心中一阵暖流,她咬下一口馒头,忽而想起什么事,有些含糊不清地问道:“说起来你一直喊二师姐为二师姐,那你为何不喊我小师姐,而一直喊我穗穗师姐?”


  (https://www.uxiaoshuo.cc/21784/21784427/92844178.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