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团宠小师妹重生后不做人了 > 第46章 第46章

第46章 第46章


挽月将了了直接打到风刃上,阮穗穗瞳孔紧缩,她拼了命用灵力撕开束缚在身上的漩涡,然后接住了了了。然而此时的了了肋骨已经全断,她宛如一滩软泥一般瘫在阮穗穗的怀里,污水留了一地。

        阮穗穗顾不得这些漩涡,她将所有的灵力都护在了了的身上。然而心中巨大的悲伤,让她稳定不了自身的灵力。

        了了颤抖着手伸出来擦了擦阮穗穗脸上的泪水,却又不小心将她的脸弄脏得一塌糊涂。

        了了十分歉意地说道:“抱抱歉,小小姐我本想,本想帮你擦可是却弄脏了你我这个人总是这样会办错事”

        阮穗穗并未嫌弃,她一把握住了了的手,肩膀颤抖地厉害。虽然两人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是那是阮穗穗在许世家除了哥哥之外,唯一和自己相伴的人。

        好不容易她想到办法去解决了了的痛苦,却发现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她。

        “小小姐这大概是对我的惩罚与其骨剑落到他人手里不如,不如物归原主”了了口吐黑色的污血,十分艰难地说道,“了了活了这么多年就想和小小姐说一声抱歉”

        “你没有对不起我,相反是你救了我。”阮穗穗感觉自己怀里了了的生命在以非常快的速度逝去,她使出再多的灵力也没有办法挽留。

        而这一边的刘一鸣却是勃然变色,他恶狠狠甩了挽月一巴掌,怒不可遏地骂道:“那可是骨剑!但凡有一丁点损伤,效果都会差一个境界的修为!”

        挽月实打实接下这一巴掌,低着头不敢言。

        刘一鸣快步走到阮穗穗的面前,阮穗穗下意识护住了了,然而下一秒刘一鸣用力挥手,阮穗穗就被迫与了了分开,她滚了好几圈最后被赶来的晏玄章接住。

        “穗穗,你受伤了!”

        晏玄章看到阮穗穗身上血流不止的伤口,他感觉血液在自己的脑袋里疯狂悸动,有什么东西快要冲出来了一般。他立马站在阮穗穗的面前,双爪立在胸前,忿然作色。

        刘一鸣只手插进了了的身体里,在里面摸索了半天却最后却空手而归。

        他一脸不可置疑:“怎么回事?!”

        而就在这时,阮穗穗手里赫然出现一把褪去污秽的宝剑。这把剑的确与其他佩剑不同,它剑身是一节一节的,上面有十八根倒刺,根根晶莹剔透,散发着微闪。仔细看上面还有一层暗金色的咒术环绕着。

        刘一鸣眼睛微微睁大,里面是安耐不住的惊喜和激动。他缓缓呼出一口气,不禁道:“是这把,是这把。”

        见刘一鸣飞速向着他们身边瞬移过来,晏玄章露出利爪对着半空中挥了三下,瞬间有三股不同方向的灵力向着刘一鸣砍下去。

        刘一鸣的速度未减,反倒是挽月出手拦下了这次攻击。她将手推向地下,以晏玄章的圆心的周围顿时发出阵阵爆炸,晏玄章赶紧推开了阮穗穗。这时,挽月率先飞驰到晏玄章的身边,两人皆露出了全形态,扭打在一起。

        “穗穗,快把剑给我。这把剑不能公布于世,由我将它雪藏。”刘一鸣来到阮穗穗的面前,对着她伸出了手。

        阮穗穗紧紧握着剑柄,忽而一股强大的灵气直沁她的心脾,原本的疲惫感瞬间消失了,就连她身上的伤口也在逐渐愈合。

        “这宝剑竟然还有治愈的功效?!”刘一鸣面露惊愕,眼神里是藏不住的喜悦。

        阮穗穗后退一步,举着剑对准了刘一鸣的胸口:“你觉得你说这话谁会信?你分明就是想独吞这把剑!”

        刘一鸣脸色微冷,他的佩剑也从身后显现出来,他握住了它,对阮穗穗做出了对峙开战的动作。

        老实说阮穗穗心底毫无把握,反倒是这剑身不受她控制有一股灵力绕着剑身浮现出来。阮穗穗尝试对着刘一鸣挥了几下,这股灵力变对着刘一鸣发动了攻击。虽然被刘一鸣轻松躲过,但这股灵力最后又回到了剑身之上。

        “不愧是源于自然万物的灵龙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刘一鸣的笑容越发狰狞,前几下他只不过是试探阮穗穗和这宝剑的锲合度,而接下来他便不再屡屡退让。

        刘一鸣的速度很快,他瞬间又闪回阮穗穗的面前,对着她的剑便是一刀下去,剑身相撞爆发出来的震动和灵力十分巨大,阮穗穗虽有心护住宝剑和五脏,但也不可避免地吐出了一口血。

        刘一鸣没有给太多她反应的时间,招招都打在她握着剑柄的虎口的直线剑身上。这个刁钻的角度最能给阮穗穗的手带来巨大的疼痛和酸胀。

        几个回合下来阮穗穗意识到,这样下去她只会被刘一鸣消耗完体力和灵力。除非她能找机会取回金丹!

        阮穗穗找准了空隙忽而身体往后仰,脚蹬着地上的雪,借着这股滑力轻松地从刘一鸣的身下侧过去。可当她要伸手去取那金丹之时,已被刘一鸣识破。刘一鸣耍了一个花剑,将剑朝下对着阮穗穗刺过去。

        “噗嗤”一下,剑的灵气直接割断了阮穗穗的一角髻发,那边的头发顿时散作一团。

        阮穗穗好不狼狈。

        正当刘一鸣以为能轻松拿下阮穗穗的时候,晏玄章忽而从身后出现,挽月紧随其后。刘一鸣微微侧首便明白过来。他使出了一道力,形成一个屏障阻隔在自己的身后。

        而晏玄章比他想象的速度还要快,他敏捷地躲过,然后又虚晃一下来到刘一鸣的侧边。

        本以为可以轻松拿下的两个小毛孩,却能纠缠到现在。刘一鸣此时心中极烦,他不再保留实力挥着剑向着晏玄章的方向刺过去。

        这时,原本被乌云遮住的月亮忽而显现出来。晏玄章似乎早有准备,在月光撒下来的那一瞬间,他将自身的妖力与灵力相结合。他以极快的速度收了身子,转而用脚带着灵力漩涡踢中了刘一鸣的剑。

        刘一鸣没想到晏玄章身上也能迸发出巨大的妖族之力,他的剑只偏离了那一小小的角度,就撞上了旁边的挽月。剑刺穿了挽月的身子,刘一鸣瞳孔微缩,他低下头这才看到挽月的脚下收了一双灰白的手。

        达到目的之后,许世阙又缩回土里,在地下转了半天这才跳了出来,来到了阮穗穗的身边。

        刘一鸣磨了磨牙。

        想来突然散去的乌云也是他们的杰作。

        “天衍宗,竟敢背叛于我!”刘一鸣咬牙切齿地说道。

        “天衍宗从未与你合作。”禾子仓悠然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他正色道,“应该说自打多年前他们就知道你是破坏温衡的幕后凶手。他们可是想看你的好戏等太久了!”

        “呵呵那他们怎么不来?就躲在你的身后。看你为他们做嫁衣?”刘一鸣毫不犹豫地在挽月震惊的神色中淡然抽出剑,他轻轻擦拭了一下,没有再看倒地的挽月。

        “天衍宗是想出马的,可没必要。”禾子仓轻笑了一下,又立马收了笑容,“按照时间顺序,灵龙族的仇恨需先与你做个了结。”

        “哈哈哈就凭你们?”刘一鸣抖了抖肩膀,忽然他用剑将一旁的挽月挑了起来,揽入怀里,“果然是平日里被捧高了,掂量不清自己的实力了。”

        “本想以为你们这几个小毛孩我不必纠缠太多,但眼下浪费了我不少的实力,这丫头也没有什么用处了,那我就让你们看看我真正的实力!”

        说时迟那时快,刘一鸣对着挽月那白皙的脖子就是一口咬下去。原本还有一丝丝气的挽月不可置信地瞪圆了双眼,她张大了嘴巴,无力地呜咽了几声,最终是没有气息,死不瞑目。

        她打死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两次死在忠心护着的主人手里。

        刘一鸣最后一层伪善的面具被他自己撕了下来。他将挽月的元神、灵力和精血都吸光了之后,将干瘪瘪的挽月踢到了一边。

        一旁的四个人皆是震惊。

        阮穗穗捂住嘴巴,却忍不住胃里翻江倒海的苦水。

        忽而以刘一鸣的头顶为中心乌云开始聚集,从乌云之上有雷电缓缓往下延伸。刘一鸣将他的佩剑高高举过头顶,雷电连接到他的剑上,他却能毫发无损。

        这雷电来势汹汹,怕是方圆数十里都会受到牵连。

        许世阙咽了一口气,他可以不在乎自己的性命,但是他不能不在乎酒楼其他人的性命。

        他看向禾子仓,不确定地问道:“我记得传闻你们灵龙族可以驾雷驭水,引开这些雷电,应该没问题吧?”

        禾子仓面对许世阙的时候总能不淡定,他皱着眉头,语气微微拔高:“你从哪里听来的传闻?”

        灵龙族的确在驾雷驭水有一定的天赋,但是这也得看他们的修为境界。同父亲那般厉害的龙,即便在逝世之后,他的灵力依旧可以引导这些天赋技能。

        但是他眼下并没有父亲那么厉害,面对大乘期的刘一鸣,他也没太多的胜算。

        就更别提没有金丹,妖力被封印的阮穗穗了。

        “我觉得我可以试试。”

        阮穗穗紧了紧手中的宝剑,她不是对自己有信心,而是对麦和裕有信心。

        阮穗穗的话音刚落,一瞬间就有天雷砸向四个人。他们不约而同地向着不同的方向躲开。

        吸食了挽月的刘一鸣修为更上一层楼。他操纵着数十道天雷同时降下来,即便四人如何躲避,这天雷总能跟随着他们而来。

        许世阙夹在两道天雷之间躲避不及,阮穗穗想也没想挡在他面前,用剑接下一道天雷,转而奋力挥向了刘一鸣的方向。

        刘一鸣眯了眯眼,御着另一道雷与其相撞炸开。

        阮穗穗趁着这个间隙将许世阙扶起来,退至后方。她活动了一下手指,虽然有些麻,但看来效果还不错。

        然而这时,天空中的乌云全都压了下来,黑云压城城欲催,天雷也变得更加密集。

        宝剑上的灵气通畅着阮穗穗的灵脉,她没有感到疲惫,愈发神清气爽,阻挡天雷的招式越来越熟练。

        刘一鸣占不到上风,生气极了。他收回了天雷却将它们全部推入了地下,顿时天雷顺着土地向着四人冲过去。

        他们不约而同感觉到腿脚发麻,难以动弹。就在这时,原本处于雷电中心的刘一鸣消失了。

        阮穗穗心提到了嗓子眼,她已与刘一鸣交手好几下,她深知这是刘一鸣下手的前兆。

        阮穗穗心静止水,感受着天地之间的气息,在第三秒的时候突然退了十几步,她身后突然出现的刘一鸣一剑劈了个空。


  (https://www.uxiaoshuo.cc/21784/21784427/92789281.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