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开局救下绝世美女 > 第五章螳螂捕蝉

第五章螳螂捕蝉


桂林,“五洲国际大酒店”。

        下午两点,陈梓坐在浅棕色意大利真皮沙发上,象个“太”字,仰面躺着。

        嚼着槟榔,抽着烟,美滋滋,活象个神仙。

        网撒出去了,就等着几个马仔前来汇报。张网以待,他还真不怕那条小鱼溜掉。五十几条汉子,对付一个普通女学生。

        “咚咚咚”,敲门声。

        “进来,门没关”,陈梓摆正身体,挺了挺啤酒腰,五个衣冠不整的健壮汉子齐斩斩走了进来,都带着黑色太阳镜,脖子都有一条食指粗的,黄色的“狗链子”。

        “陈少”五人异口同声,中气十足。一看就是道中高手,而且训练有素。

        “好,辛苦了!”陈梓打开旅行箱,甩出五条软芙蓉王,“拿去抽。”

        五人拿着烟,坐在地毯上,等着少爷训话。

        “此次桂林之行,任务大家都已经在做了吧!”,陈梓拉着脸,不喜不怒扫了地上五人一眼。见五人默默点头,心中略喜,“那好,你们逐个把布出去的点面,人手分配汇报一下。”

        “啪”地一声,点了支烟,指了指中间那个高个子,“马队长,你先来。”然后,摆正姿势。

        “是,陈少”。高个子屁股往前挪了两下,“我负责三个火车站”

        ……

        下午三点,桂林高铁站。播音员一如既往地介绍”桂林,阳塑三日游”,那甜美娇糯的女中音,犹如夏夜里的凉风,让人舒畅清爽。

        和平左手揽着雅黛,右手拉着行李箱,刚从高铁下来,热浪扑面。

        七月末的桂林,正是一年中的旅游旺季。暑假的学生,带着子女的爸爸妈妈,带着孙儿孙女的爷爷奶奶。

        出站口人声鼎沸,不得不感叹,中国人就是多。

        和平见人潮涌动,把雅黛往后拉了几步,躲一边休息去了。

        边抽烟,边观赏栏杆外郁郁葱葱的滴水观音。广场上高耸入云的椰子树。这时,和平发现椰树旁有两三个人,眼神不对!时不时往这边张望,清一色的墨镜,白衬衫,寸头。“盯哨的”,看来,对方动作挺迅速的。

        和平立生警觉,依然若无其事地抽烟,赏风景。用眼睛余光扫了几次,确定无疑。

        他不敢告诉雅黛,怕打草惊蛇。

        看到人流稀疏了,别揽着雅黛拉着行李箱缓缓前行。心中已有主意。

        慢悠悠,两人来到出站口。和平在找那块他熟悉的招牌——”桂林陆军学院招待所”。

        和平拉着雅黛,站在那块招牌下不动,看着黄阿姨在招呼客人上车。

        “黄阿姨”,和平见她忙得差不多了,大声叫道。

        “哎哟喂,小和”,黄阿姨转过身,一个俏丽的中年女性,一阵风般走了过来。

        “雅黛,这位是黄阿姨”和平介绍道。

        “黄阿姨好”雅黛大大方方地叫了声。

        “黄阿姨是我村子里的,她儿子又是我大学同学。”

        “黄阿姨,这个是我女朋友雅黛”。

        “你这女朋友,形象气质太好了”黄阿姨绕着雅黛转半圈,赞不绝口“我家诗其八字还没一撇呢,和平你要介绍点经验啊”。

        和平:”嘿嘿!”

        三人边走边聊,黄阿姨时不时爱怜地看看雅黛,俨然婆婆看新上门的儿媳妇,满脸开心。

        上车后,和平假装重心不稳,往后望了一眼,果然,那三个人跟上来了。

        ……

        安顿好吃住后,已经傍晚了。

        “走,”雅黛拉着和平想出门逛街。

        和平象突然想起一件事,问:“雅黛,你大舅有联系你不?”

        “没有呢”雅黛见和平有事,只好坐下。“怎么突然想起问我大舅舅呢?”

        和平本来就是没事找事,又不知道如何拉入话题,只能往桂林这边扯。

        突然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好几天了,这样好不好啊,他们会不会很担心你呢,还有外公外婆他们”。

        “嗯,马上联系他们。”雅黛二话不说,就打电话。

        和平夺过手机“别急,现在网络通迅这么发达,万一大舅电话被监听了,岂不麻烦大了。我们先谋划一下吧。”

        “嗯!”雅黛鸡啄米似地点点头。

        雅黛轻轻拍了下胸脯。发现和平似乎有很多话要说,瞧着和平。

        “对了,大舅叫什么名字啊!”和平挨着雅黛坐下,故意放松气氛,准备透露些计划。

        “姜鸿儒,做能源开发,房地产开发的”。

        和平两个眼珠上翻,不会吧!

        “巧了,我这里有张名片,好象也是这个名字,不会是同一个人吧”。

        和平拿出卡包,把名片抽出来,递给雅黛,“是不是你大舅舅?”

        桂朔科技能源开发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长姜鸿儒

        “是我大舅!”雅黛震讶,“怎么回事啊!你认识大舅?”

        和平没想到故事情节如此狗血!这算什么事。

        “娘哟,我的100万泡汤了”。和平自言自语。

        “我这次过来追讨欠款,共计85亿,你大舅5亿。”和平实话实说,“另外有个老板35亿”

        然后和平还把自己在高铁站看到的情况,以及如何去见大舅,等等计划,详细的告诉雅黛。

        “和平,你对我太好了”。抱着和平稀里哗啦哭起来。

        和平没反应过来呢,雅黛又笑了,眼泪都还在脸上呢!

        “这”和平脑筋不够用。

        “讨厌!我高兴”说完又抱着和平大哭。

        ……

        晚上七点,桂林五洲国际大酒店。

        “陆军学院招待所?没事啊!”陈梓正在接电话。边听边点头“好的,注意隐蔽好。嗯”挂了电话。又拔出个电话,“喂,马队长吗,把所有的人员重新调配,等等啊。”

        想想,还是不周密,又补充道“住房,别墅,公司,陆军学院招待所。五路人马全部集中这四个地方,另外留十个人,做机动队。”

        ……

        “喂,哪位?”

        “诗其,我和平啊”

        “不对啊,你换号码了?”刘诗其似在埋怨。

        “兄弟啊,一言难尽。我现在桂林。”和平见雅黛翻了个身,赶紧的声音小了很多。

        “好,我马上去接你”。

        两个老同学叽叽歪歪聊了半个小时。挂断后,和平拇指擦食指,“0k”!

        和平赶紧下楼,等刘诗其。

        下楼不到两分钟,刘诗其就开着辆军用吉普车到了。

        “老爷子还好吗?”和平走上前,跳上副驾,双手紧握,摇了几摇刘诗其的手。

        “蛮好的!”刘诗其递烟,给和平点火。

        “兄弟呀,差不多半年没见了吧!”和平感叹啊。联想到雅黛的事情,世事难料啊!

        “是啊!”刘诗其颇有同感,毕业后工作一直没落实,在家宅了半年。

        “对了,东西在后排”。刘诗其扔掉烟,启动吉普车。和平三下五除二,套了件长袖迷彩服,然后墨镜,歪带军帽,哪里还是个学生模样,活脱脱一兵痞(绝对不是骂人,只是和平要化妆)。

        “桂朔能源有限公司”,和平双脚架在车门上,斜躺着,吐着烟圈。

        “好哩!”刘诗其猛踩油门,吉普车“涮”地冲出招待所。

        ……

        桂朔能源有限公司大门外,刘诗其漂移转弯,直接冲进大门内。

        两个保安欲拦截,车已停在场内,看见是桂林军牌,也不敢说什么了。

        和平已经把“道具”收捡好,又恢复文质彬彬书生模样。走向保安,“兄弟你好”,递支软芙蓉王过去。

        “你好。”保安很高兴,很少有人这么客气过,特别是这么帅的红二代。

        “请问姜董事长在公司么”?和平依然非常客气。

        “在的,不过”保安不好意思拒绝这个帅哥,但是,自己又做不了主。正犹豫呢!

        “我是他外甥,c德的,姓朱”和平客气道,“麻烦你了”。

        “不客气,我打个电话吧”,保安转身,打电话去了。

        ……

        和平来到董事长办公室,轻轻敲门。

        “请进!”里面传出个宏浑的男中音,挺有磁性的。

        和平推开门,地板毫光闪亮,清一色粉褐色铁力木地板砖,宽大厚实的黄花梨办公桌。

        一个五十多岁的慈厚的长者,正盯着和平呢,不说话,面无表情,有点黑脸铁包公的气场。

        和平明白,对方正生气呢。这事理解,换你也生气。但是,我不生气。

        和平厚着脸皮叫了声“大舅”,笑着,递烟。和平知道,大舅抽烟的。

        “小伙子,你贵姓啊?”姜董事长直接打脸——你叫我大舅,可惜,大舅都不知道你姓啥?

        这就是上位者智商。

        和平不急,脸皮厚实。

        涎着脸,还叫“大舅,您不认识我正常,我是雅黛的男朋友”!

        听到“雅黛”二字,董事长脸不黑了,脸青了。

        和平“雅黛”二字中的,慢悠悠,点上烟。

        董事长也点上,在等下文。

        于是,和平拿出手机,拨通雅黛的电话,开了免提“你到大舅那儿了吗?”雅黛问。

        “是的,大舅坐在我对面”和平把手机恭恭敬敬地双手递给董事长。

        “雅黛,大舅想你”姜董事长,哽咽了。

        “大舅我也想你们,也想外公外婆他们,嗯嗯,嗯嗯嗯”。雅黛大声哭啼。

        姜董事长,喉咙打结,泪水哗啦啦流。

        和平沉默,心痛。眼里含泪。


  (https://www.uxiaoshuo.cc/21782/21782885/93344280.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