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人在漫威开店,刚成毁灭日 > 第九十七章

第九十七章


  “【体藏系】......”楚清摸着下巴思考着。

  武者的源值提升至999点之后,源质的精纯度便会到达极限,进入一个饱和的状态。

  想要进一步提升源级,就必须改变这种饱和的状态,而要做到这一点,则需要依靠一种被称为“精神力”的神秘能量。

  精神力,是人类与生俱来的。它以液态的形式储存在人类大脑的最深处,一个叫做精神海的区域内。

  在精神海的四周,有着一层泡沫状的透明壁垒,这一层坚固的壁垒,将精神力与外界完全隔绝了开来。

  想要释放精神力,武者就必须控制源质,不停地去冲击壁垒,打破它的防御。然而即便是达到饱和状态的源质,也很难做到这一点,因为大脑会下意识地做出自我保护,将武者心中最为恐惧的事物反映到脑海中,化作逼真的幻觉,阻止他去打破壁垒。

  但是,一旦打破了壁垒,武者便能够以精神力为媒介,与宇宙产生联系,与天地沟通,然后和存在于广阔天地间的无数种能量中的某一种能量,产生一定程度上的契合!这种契合,能够从根本上改变源质,让它从原来的层次,进化到另一个更为高级的层级,其饱和的状态,也就随之消失了。

  武道的第一个境界——【觉境】,便由此而来。

  而当武者与天地间的某种能量的契合度足够高时,他就能和这种能量产生共鸣,然后将它…化为己用!

  经过千万年来的记录与汇总,三圣将【觉醒】分为:召唤系、元素系、体藏系、精神系、血脉系、特殊系以及最神秘的奇诡系。

  召唤系,是将体内积累的源质借助天地法则打通一条来回于异世界的通道,征召一只与自身灵魂纯度最契合的召唤兽签下契约,并肩作战。

  简单来说,召唤系最考验人品和灵魂,而前者最为尤甚,上限很高,下限也低的离谱。

  曾有人在【觉境】便召唤出冰霜巨龙,在共享属性的加成下一路高歌猛进,不到几百年便成为雄踞一方的【域境】强者。

  但也有人召唤出一只毒液史莱姆,在每个世界都属于底层物种的它毫无突出点可言,反而会平摊召唤人的各项属性,相当于养了个祖宗,一个人打两份工,最后这人实在不堪重负,泡在史莱姆的毒液里同归于尽了。

  元素系,顾名思义,源质根据个人的身体体征以及亲和方向形成的独属于大自然的伟力,元素系又分为常见元素和稀有元素,常见元素比如金木水火土,稀有元素比如光暗雷冰风。

  但是由于契合程度的不同以及元素形态间的差异,武者获得的能力也参差不齐,就比如火系觉醒中,存在着强大的五大火焰,其恐怖的破坏力,完全不是普通的火系觉醒能够媲美的。

  体藏系,体内源质在天地法则的运作下与觉醒者的肉身真正地融为一体,开发出人体内的潜能并将其体现出来,这类觉醒只吃体质不吃灵魂,打熬身体越久,突破【觉境】时开发的潜能越多,境界后期简直是人形暴龙般的存在。

  精神系觉醒比较特殊,它是精神力接触到外界后,与某种能量产生了共鸣,进而融合或变异后的结果。精神类觉醒并没有分类,因为这一类觉醒千奇百怪,五花八门,实在难以归类。较为人熟知的,像心灵感应,精神操控,读心术等。一般来说,这类觉醒很少出现攻击型。

  血脉系觉醒分为三种:妖化、魔化、羽化。

  这一类觉醒是拥有特定的人群的,那就是人族与妖族、魔族、天族的混血儿。

  觉醒了血脉系的武者,可以同时拥有两个种族的天赋,例如人类与妖族中虎族的混血儿,觉醒之后,便能够拥有虎族的强大体魄。

  特殊系觉醒,没有做任何分类,因为这类觉醒极其罕见,可是说是万中无一。

  能够觉醒特殊系的,都被称作上天的宠儿,因为特殊系觉醒契合的并不是天地间的某种能量,而是某种规则,这种规则是世间的真理,是宇宙运行的根本。比如恒古就存在的时间与空间,死亡与新生。

  传说每一个特殊系觉醒都是独一无二的存在,如果存在一个时间系觉醒的武者,那么除非他死亡,否则不会出现第二个时间系觉醒的武者。

  奇诡系,包罗万千,神秘莫测。但凡不能分到上面四类的【觉醒】统统归于奇诡系。

  奇诡系属于真正的无法干涉,无法引导,它不吃任何体质以及灵魂,三圣只能将它定义成看清了觉醒者那冥冥之中的命运而做出的最佳选择。

  因此奇诡系也被称作命运系,不属于任何人的【觉醒】。

  觉醒时,奇诡系也许会给你丢一个指甲刀便了无音讯,也有可能逆流时间长河为你引来上古大能的渺渺一瞥而让你原地爆炸,也有可能具现出一个神器让你坐上四皇的宝座。

  思绪回到现在,楚清突然想到那个奇怪的梦:“我最近做了个挺奇怪的梦。”

  “什么梦?”朱墨好奇道。

  楚清把梦完完整整地讲了出来。

  “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暗示...”朱墨挠了挠脑袋,“如果这真的是你【觉醒】的表现的话,首先就排除了【元素系】和【精神系】。”

  “【体藏系】也关系不大,【血脉系】就更别说了。”

  “至于【奇诡系】,这种觉醒太过稀少,整个沧海市也找不出几个。”

  “破案了,应该是【召唤系】,给你召唤个老爷爷过来。”

  “去你的...”楚清不想跟朱墨说话,并朝对方扔了一根柴火。

  朱墨轻松接住,丢到一旁。

  “既然都不靠谱,那应该就不是【觉醒】的征兆,别想那么多。”

  楚清只能点点头。

  他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突然拔剑把身后的一颗狼首一劈两半,大吼一声:

  “滚!!”

  周围的小弟顿时作鸟兽散。

  “时候不早了,我也该走了。”

  朱墨点点头,也站起身来:“虽然今天被K头很不爽,但是看在替我挡了一口的份上,就不跟你计较了。”

  “我倒是挺想跟你打一场。”楚清咧嘴笑了笑。

  “四中联考有机会再碰一碰,今天你这样我怕胜之不武。”朱墨回怼道。

  “就这样,我走了。”拔出长枪,朱墨转身离开。

  “等一下。”

  楚清忽然问道:“子晴,小玄还有你,谁比较强。”

  朱墨步子微微一顿。

  “现在是他们比较强。”抛下这句话,少年迎着星光,迈步离去。

  “现在是他们比较强吗。”看着朱墨远去的背影,楚清喃喃:“真是个可怕的家伙啊...”

  抬起头,看着天上那条横贯长空的星河,“朱墨就已经如此恐怖了,小玄跟子晴,又会强到什么程度呢?”

  想起自己的两位好友,楚清嘴角不禁露出了一丝微笑。

  “也不知道这两个家伙现在在干嘛。”

  ......

  距离狼啸坡西南十公里处,有一处竹林。

  竹林中中年长着深绿色的竹子,繁茂异常,看起来十分有清幽绝俗的情调。

  然而这大好风景,鲜有人能够欣赏。

  在这片竹林中,居住着一种名叫“血纹熊”的恐怖妖兽。

  成年血纹熊,妖力在850到950左右,躯体粗壮肥大,脸型似狼,四肢强壮有力,凶爪锋利,腰间长有血色纹路,其性格残暴,嗜血好战,是竹林唯一的霸主,耽误事擅闯竹林的外来者,一律格杀勿论。

  然而此时此刻,在竹林的一片空地上,竟有一人盘膝而坐。

  这人闭着眼,一把木剑横于膝上。

  在他周围,横七竖八的躺着数十只血纹熊,这片竹林的霸主们此时模样狼狈,姿势难堪,细长的熊嘴里不住地发出痛苦的呻吟,而他们望向空地中央的人影是,更是充满了恐惧。

  片刻后,这人睁开眼睛,露出一双如宝石般瑰丽的碧绿双瞳,看到那双纯净的眼睛,血纹熊们不禁颤抖起来。

  这人便是沐子晴。

  静坐一会后,沐子晴抬起木剑,缓缓起身,看到他的动作,血纹熊们颤抖地更厉害了。

  一把木剑,仅仅凭着一把木剑,这少年便将它们打得落花流水,反观它们甚至连他的衣角都没碰到。

  “谢谢。”

  对着血纹熊们微微点头,沐子晴转过身,朝竹林外走去。

  这就走了?

  这煞星真走了?

  血纹熊们纷纷露出疑惑的神色。

  然而劫后余生终究是一种美妙的感觉,所以它们不再多想,兴奋地朝天大声吼叫起来。

  “我还会再来讨教的。”

  竹林深处,突然飘来沐子晴的声音。

  仿佛听懂了似的,空地上的吼声戛然而止。

  紧接着,凄厉的惨叫响彻了整个竹林。

  久久不停。

  时间再往前推一点,沧海市DC区,水月轩大酒店。

  顶楼的一间五星级套房中,姬玄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俯瞰着整座城市的繁华。

  此时正值夕阳西下,斑驳陆离、五光十色的晚霞把半个天空都织成发光的锦缎。在蔷薇色的斜晖下,重重叠叠的高楼大厦,流水潺潺的小河以及川流不息的街道,都仿佛被大火烧着了一般,变得一片金红。

  “好景。”

  姬玄由衷感叹道。

  低头看了一眼杯中红酒,他轻摇酒杯,旋即一饮而尽。

  “好酒。”

  浓郁的酒香在嘴中弥漫,他闭上双眼,脸上满是沉醉的神色。

  “景是好景,酒也是好酒。”

  他摇头一叹:“此番良辰美景,身旁竟没有佳人相伴,实在可惜。”

  “你说对吧?”

  “血鹰。”

  他转过身,看着倚靠在墙壁上,浑身是血,脸色惨白的中年男子,微微一笑。

  这一抹笑容在夕阳的映衬下格外温柔,然而从中年人的眼中看,就像是死神缓缓抬起手中的镰刀,让他整个人都禁不住颤抖起来。

  环顾着这间装修豪华的套房,姬玄又是一声赞叹,“以杀手而言,你们的品味确实不错。”

  之所以用“你们”二字,是因为在这房间中,并不是只有他与中年人。

  七具尸体,正安安静静地躺在房间的各个角落。

  虽然死状各异,但七具尸体的额头上都有一个血淋淋的窟窿,一脸震骇,仿佛在临死前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浓浓的血腥味弥漫在房间中,让人作呕,然而姬玄却神色淡然,就像是早已习惯了这个味道一样。

  看着眼前的这些尸体,中年人满是恐惧的眼中透出一丝愤怒与悲伤,抬起头,他颤声问道:“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

  姬玄微嘲:“你还不配知道。”

  “好歹也比我高了50点源值,却还是不堪一击。”

  “连你这种三流货色都招募,【影】还真是堕落了...”

  听到“影”这个字,中年男子浑身巨震,眼中的恐惧在顷刻间达到了一个无以复加的地步。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少年会掌握自己以及小队成员的行踪,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代号。

  他更想不明白,为什么从这个少年眼中看不出丝毫畏惧,难道他就不害怕来自神州大陆七尊之一----【影】的报复吗?

  “有何所惧?”

  仿佛猜到中年男子心中所想,姬玄嘴角扬起一抹张狂的笑意,一股凛冽的杀气自他身上散发而出,瞬间笼罩了这个房间。

  他看着中年人,笑着说道:“总有一天,我会将整个【影】连根拔起!”

  笑容阳光,眉角飞扬,可说的话却杀机纵横,令中年人心头一寒,如坠冰窖。

  “哦对了。”

  就在这时,姬玄突然想到了什么,懊恼地拍了拍脑袋。

  “因为你们,害得我忘了帮老师买早饭。”

  “所以我只能用一顿晚饭来补偿他老人家了。”

  “你再不死,可能晚饭我都要赶不上。”

  “抱歉大叔,要送你上路啦。”

  话音落下,他迈开步子,朝中年人缓缓走去。

  脸上的笑意如同这下山的夕阳消失不见,眉宇间只剩下长夜将至的冰寒,看向中年人的目光,也仿佛是在看一具冰冷的尸体。

  中年人露出绝望的神色,随后他缓缓低下头,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然而就在姬玄走到他脚边的一刹那,中年人低垂的眼眸中陡然爆出一丝寒芒!

  轰----!

  他右手猛地朝地板拍下,整个人弹地而起,左袖间探出一把匕首,对着姬玄的胸口狠狠刺去!

  他假装重伤,隐忍不发,为的就是这一刻!就是为了这致命的一击!


  (https://www.uxiaoshuo.cc/15928/15928431/97674626.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