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人在漫威开店,刚成毁灭日 > 第九十九章

第九十九章


  楚清清楚地记得,在初中开学第一天,班主任问起每个人的梦想时,这个有些木讷的少年站起身,红着脸,鼓足勇气说:“我...我...我要成为世界第一的刀客!”

  那一刻,吴道的眼中闪着无比耀眼的光芒。

  “真帅啊。”当时的楚清在心中由衷地赞叹道。

  然而此时此刻...楚清却无法在吴道眼中再次找出那种光芒。

  一丝一毫都没有。

  楚清眉头一蹙。

  当他看到吴道腰间挎着的武器时,眉头蹙得更紧了。

  那不是一把刀,是一把剑。

  那把剑的剑柄上,刻着一个醒目的红字。

  顾。

  顾剑的顾。

  “楚清?”

  “源值第一的楚清?”

  中间那人摘下脸上的墨镜,淡淡地说道。

  “是我。”楚清点点头,不再理会三人,蹲下身开始处理水蜘蛛的尸体。

  他低下头,不动声色地探测了对方的源值。

  三人中神情傲慢的少年源值最高,源值839.

  其次是吴道,源值465.

  最低的是傲慢少年身旁打扮得像杀马特的青年,源值297。

  看到傲慢少年的源值,楚清想起他便是天澜高中校门口光幕上排名第四的人。

  四大武学世家之一顾剑传人,顾云。

  “顾少,你看。”杀马特少年指了指楚清手上的水蜘蛛,又指了指他身后隆起的背包,凑到顾云身边,低声说了几句。

  顾云先是有些疑惑,随即眼前一亮,对着他说道:“交给你了,卢豫成。”

  “我办事,顾少尽管放心。”

  卢豫成拍了拍胸脯,然后上前几步,轻咳一声,想要引起楚清的注意。

  楚清却是头都没有抬一下。

  见楚清没有任何反应,卢豫成脸上闪过一丝恼怒,却又不敢发作,只得小跑到楚清身边:“清哥,商量个事呗。”

  楚清淡淡一瞥:“什么事。”

  卢豫成指了指楚清的背包:“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清哥背包里放着的应该是水蜘蛛腺体吧。”

  “嗯。”楚清随意地应了一声。

  “那就太好了。”卢豫成高兴地搓了搓手,“我们顾云顾少愿意出三倍价钱收购你所有的水蜘蛛腺体,不知清哥意下如何?”

  楚清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他没有去看一旁的卢豫成,而是望向那边的顾云,后者一脸傲然,用居高临下的眼神望着他。

  那神情,仿佛认定了楚清会答应这个条件。

  “三倍啊,真是让你们顾少破费了。”楚清沉默片刻,淡淡道。

  “害,这不是显得我们顾少有诚意嘛,”卢豫成笑道,“那这事你看...”

  “虽然挺多的,”楚清话音一转,

  “搭嘎,口头哇路。(但是,我拒绝。)”

  “什...什么?”卢豫成一时没反应过来。

  “意思就是我不卖快滚。”楚清淡淡说道。

  听到这句话,顾云不由得蹙起了眉头。

  一直沉默不语的吴道抬眸看向楚清,神情复杂。

  “不卖?”

  卢豫成眼中闪过一丝错愕,

  “为什么不卖?”

  楚清耸耸肩,“心情不好,所以不卖。”

  “开什么玩笑!”

  卢豫成还想说什么,身后的顾云已经开口:“四倍价钱收购,如何?”

  楚清摇了摇头。

  “五倍!”

  楚清仍然在摇头。

  “十倍!”顾云一脸鄙夷且不耐烦地说,他已经认定楚清是想从自己手上狠狠赚上一笔,才如此一而再再而三地拒绝自己。

  楚清叹了口气:“价格再高,我也不会卖的。”

  为什么不卖?

  他很缺钱,也很缺时间,而十倍的报酬足以让他过上很长一段时间的“衣食无忧”的生活。

  那为什么不卖呢?

  “因为老子不爽。”楚清看着远处的顾云,神色冷漠,“老子看你这一副拽样的富二代不爽。”

  “老子看这个杀马特不爽。”

  “就这么简单。”

  因为不爽,所以不卖。

  “真的不卖?”

  顾云张嘴笑了起来,然而眼中却没有一丝笑意,只有一片彻骨的冰冷。

  “滚!”楚清有些不耐烦,这人是不是脑子有病啊。

  “很好,非常好。”顾云目光阴寒,一字一顿冷声道,“从来没有人敢拒绝我。”

  “今天你不卖,也得卖!”

  “是吗。”楚清笑了笑,随后一腿扫中身旁卢豫成的腹部,整个人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倒飞出去,飞过吴道,飞过顾云,径直撞上一棵大树。

  大树被他撞得簌簌作响,树梢上的树叶纷纷落下,飘落在他低垂的脑袋上。

  卢豫成:喵喵喵?

  特么关我什么事啊?

  “因为老子最讨厌乡村杀马特了。”

  “丢人现眼。”

  顾云看也不看失去知觉的卢豫成,转过身,扫了吴道一眼。

  吴道心领神会,抬眸看向楚清,微微地叹口气:“得罪了。”

  噌的一声,长剑出鞘,直指楚清。

  曾经心系于刀的少年,如今却握着长剑。

  “得罪算不上,”楚清笑道,“林刀、朱枪、顾剑、吕戟、朱枪我已经见识过了,名不虚传,不知道这顾剑如何?”

  笑声中,满是嘲讽的意味。

  吴道沉默片刻,“一试便知。”

  “好。”楚清点点头,“我会压制修为,免得说我欺负你。”

  双方开始动步。

  吴道的身体以纯正的直线迎向楚清,手中的长剑也以一条直线刺出。

  楚清却仿佛没看到这一剑,他单手握剑,对着他狠狠劈下!

  误导严重闪过一丝错愕,楚清这一剑简直是在一命搏命,如果不去管,他就算一剑刺死楚清,也会被削去整条左臂。

  无奈之下,他手腕一抖,长剑划出一道弧线,迎向楚清的剑。

  两剑相击,金铁交鸣。

  吴道脸色骤变,自楚清剑上传来的力量惊人的强大,仿佛是一座大山压了下来,只能堪堪撑住。

  “怎么,身为一名‘刀客’,狠劲还不如我,给你机会你也不中用啊。”楚清咧嘴一笑,手中力道再提,将吴道击退。

  吴道一连后退数步,方才稳住身形。

  他一脸震惊地看着眼前的少年,若不是他身上的源质波动与自己一般无二,他都怀疑楚清是不是偷偷恢复过原来的修为。

  一剑击退吴道,楚清迈步追上,又是一剑劈下。

  吴道没有挥剑。

  他身形一晃,眨眼间消失在原地。

  “嗯?”

  楚清一剑骤然停住,旋即转过身,猛地向后挥出。

  “当”的一声,火星四溅。

  吴道蹬蹬蹬又连退三步。

  “这就是顾家的凌波飞燕?”看着出现在身后的吴道,楚清眉头一挑,“果然很快。”

  吴道神情复杂地看向楚清:“我真的无法想象,全盛的你到底有多强。”

  “我也无法想象,”楚清面色微嘲,“一个从小便说要做天下第一刀客的人如今竟然握着一把剑,还成了顾家的武侍。”

  武侍,顾名思义,就是武学侍从。

  神州大陆上的各大武学世家会将一些拥有武学天赋的少年招募到自己麾下,赐予武技与功法,让其为家族效力。

  就像楚清高中刚入学,校长在办公室里组织的那次见面会一样,那些武学世家的代言人就是想将楚清吸收到自己的家族中成为武侍。

  但是一旦成为武侍,就意味着这辈子烙印上了仆从的印记。

  然而对许多贫苦出身的少年来说,这却是他们通往武者之路的唯一机会。

  吴道闻言一声苦笑,“现实是残酷的。”

  “这个道理,我上辈子就懂了。”楚清甩了个漂亮的剑花。

  “上辈子怎么可能就知道呢。”吴道摇了摇头,看向楚清,“接下来无论如何请小心,我要使用全力了。”

  “尽管来便是。”

  话音甫落,吴道已原地消失。

  几乎在同一瞬间,楚清脚步横移,身形一斜,闪过突然出现在他身前的一剑。

  一剑落空,吴道神情不变,他手腕连连翻动,剑光如潮水般向楚清袭来。

  顾家剑法,雨花纷扬。

  楚清挥剑格挡,不动如山,吴道共识不减反增,愈演愈烈,漫天剑影如疾风骤雨般落下。

  顾家剑法,银河倒泄!

  楚清心中闪过一丝凝重,心动念出,【勇气】加持己身。

  下一刻,密不透风的剑网仿佛暴雨一般,将他整个人笼罩其中。

  林间草地上,登时剑光影闪!

  “不错,雨花纷扬与银河倒泄衔接的恰到好处。”顾云满意地点了点头,“不枉我亲自挑选,在剑道果然有些天赋。”

  “刺啦”,楚清腰侧的衣服划开一道口子。

  紧接着,他的右肩被刺中一剑。

  然后是左臂。

  吴道的剑仿佛是天空上落下的雨滴,穿过楚清用剑编成的伞,落在楚清的脸颊上、腰上、肩上...

  楚清身上的细小伤口越来越多,他的衣服也被自己的鲜血染红,仿佛一朵朵在雪地中盛开的野梅花。

  然而他的眼中仍然一片平静。

  他在等。

  等吴道攻势减弱的那一刻。

  吴道眼中的震撼越来越强烈。

  银河倒泄就是意图通过密集且源源不断的攻势压垮对手,不单单是身体上,更是在心理上给对方施加压力。

  然而眼前这个男人,竟能面不改色地接下他绝大部分攻击。

  吴道想不明白,为什么楚清身上的伤势远远没有自己预想的严重,按照常理,这个时候她已经被自己的疯狂攻势彻底击垮了。

  他心中终于感到了一丝焦躁。

  这一招对源质的消耗极大,如果这样下去,自己的赢面将会越来越小。

  想到这,他手中的剑光更甚!

  树林间,剑声不断,衣服被划破的“刺啦”声不绝于耳。

  不知不觉,楚清的一身白衣已经残破不堪。

  然而他始终护住了自己的关键部位,令吴道的攻击无法在一瞬间对他造成致命的伤害。

  眼中仍然平静,仿佛不远处琉璃般的镜湖。

  暴雨再大,终有停时。

  源质的高速消耗,终于让吴道体内源质的运转出现一丝停滞,手中的剑,也在一瞬间慢了下来。

  机会!

  楚清平静如死水的眼眸中陡然掀起惊涛骇浪,这一刻,他不再防守,而是迎着漫天剑影猛然向前踏出一步!

  体内原本蓄势待发的源质此刻疯狂运转,【致命打击】也在同一时间发动。

  楚清一剑撩出。

  身前重重雨幕,被这一剑斩得干干净净!

  轰的一声,吴道倒退而出,双脚在草地上拖出两条长长的沟壑。

  猛地将剑插在地上,才堪堪止住了这后退之势。

  握剑的右手不住地颤抖,虎口更是早已被震裂,鲜血流出,顺着剑身滴在地上,染红了身前一小块草地。

  抬起头,他的眼中神情复杂,苦涩、震惊、失落充斥在心间。

  在他眼前。

  楚清的铁剑,正静静地抵在他的眉间。

  吴道凝视着剑尖,长长一叹。

  “源值465的你输给了同样是465的我。”

  楚清从自己身上扯下一块碎布,擦拭着身上的血迹,抬眸嘲道:“吴道,现实比你想象的还要残酷吧。”

  吴道垂下头,沉默不语。

  楚清耸耸肩,【坚韧】发动,不再理会他,转头看向站在远处的顾云,面带微笑,“顾家少年,就剩下你一个了哦。”

  顾云一脸漠然。

  从始至终,他的表情都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即便是之前夸赞有加的吴道战败,眉头也只是微微一蹙。

  沉默片刻,顾云说道:“楚清,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顾家?”

  楚清挑眉,“我记得,三年前你们顾家也在那个办公室里吧。”

  顾云点点头。

  “傻杯。”楚清直接开喷:“要不怎么说骂的就是你这种傻卵,爷想去三年前就答应了好吗?”

  顾云强忍怒气,眼睛微眯,“这已经是你第二次拒绝我了。”

  “大男人的说话别那么恶心行吗,”楚清撇了撇嘴,“这让别人听见还以为你对我有什么不正当想法,到时候我的清白置于何处?”

  这个杂碎!!

  顾云忍无可忍,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源枪。

  漆黑如墨,呈流线型,看上去像一滴被拉长的水滴,又像是一只穿梭在空中的飞鸟。

  见到这把源枪,楚清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

  他没有想到,或者根本就没想过,顾云使用的竟然是源枪,而不是剑。

  一个剑道世家的少爷竟然用源枪,这是什么鬼啊!


  (https://www.uxiaoshuo.cc/15928/15928431/97672673.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