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人在漫威开店,刚成毁灭日 > 第一百零六章

第一百零六章


  “...唔。”思忖片刻,男子缓缓起身,伸了个懒腰。

  “那就去见一见吧。”他拍了拍身下的长剑,“小黑,走。”

  黑色长剑陡然发出一阵清脆的嗡鸣。

  “真去?”老人诧异道,“茶不喝了?”

  “去去就回。”

  慵懒的声音还在大厅回荡,男子却已消失不见。

  “...师父。”

  片刻后,姬玄拖着疲惫的身体走进兵器馆,有气无力地说道:“今天的量,完成了。”

  “这么快就完成了?”

  秦老拿起茶杯,呷了一口,悠然道:“看来还得加量。”

  “别啊,师父!”

  姬玄一声哀嚎,“再加量,你的宝贝徒弟就要没命了。”

  “哦?”

  秦老笑眯眯地看着他,不怀好意地笑道:“你确定?”

  姬玄浑身一个哆嗦。立刻闪到老人身后,边捶背边赔笑道:“师父我就说着玩玩,其实我还嫌量不够呢。”

  老人舒服地眯起双眼,“有觉悟,这才是我秦暮的乖徒儿。”

  扯了扯嘴角,姬玄目光一扫,“偶像人呢?”

  “见老同学去了。”

  “老同学!”姬玄微微一怔,旋即有些激动道:“是...是...”

  “不是你想的那四个。”秦老笑着摇摇头。

  “......哦。”听到这句话,姬玄失望地叹了口气,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希冀地看向老人:“师父,上次我说的那件事,您老考虑的如何啊?”

  “你说楚清那小子啊”秦暮半阖眼眸,“那小子有点意思,源值也高,性格也不错,为人也正直,可你不能指望老夫教他剑术啊。”

  “那就让他跟您学源枪嘛。”姬玄微笑道:“上次他来这您不是说他对源枪也有很大兴趣嘛。”

  “年轻人贪多嚼不烂,可是要吃大亏的。”秦老似笑非笑道。

  “那都是忽悠普通人的,我姬玄的朋友,当然是天才啦。”

  “而且源枪我都给他准备好了,怎么着也得比顾家那小子手里的高级点吧”

  秦暮回头看了一眼姬玄,“你这小子又从哪搞的。”

  “不清楚,反正我是找利维坦家那小子帮忙的。”姬玄撇了撇嘴,“本来一年之前预定想在楚清生日上给他个惊喜,没想到还要下个月才完成,我真是恨不得跑到利维坦公国狠狠给他来一下子。”

  秦老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这种级别的源枪,那小子能帮你搞定就很好了。”

  他顿了顿,继续道:“我说你小子对楚清也太哈了吧,难道他是你失散多年的弟弟?”

  “我有没有家人,您还不知道嘛。”姬玄笑了笑,“而朋友,只有两个半。”

  “利维坦公国那个见钱眼开的混蛋算半个。”

  “沐子晴算一个。”

  “还有一个,就是楚清了。”

  “那俩又不需要我帮,我帮一帮楚清怎么了。”姬玄耸耸肩。

  “这也算帮一帮吗...”秦老摇摇头,感慨道:“年轻真好啊。”

  “师父,那您到底答不答应啊!”姬玄追问道。

  “你都做到这份上了,我再不答应,岂不是太不近人情了。”秦老无奈一笑。

  “真的吗!谢谢师父!您果然是全天下最棒的老头!”

  “这不是废话吗!不过,我答应了你的条件,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师父你尽管提。”

  “其实也没啥,就是明天开始训练量加倍。”

  “......”

  兵器馆内,忽然响起一声凄厉的惨叫。

  “师父,你也太狠了!”

  唐街上空,云层深处。

  两道散发着骇人气息的身影不断交错而过,每一次冲击,都会爆发出强的气浪和雷鸣般的巨响。

  漫天云朵不是被凌厉的刀芒斩得支离破碎,便是被恐怖的指劲洞穿一个又一个巨大的窟窿,使得这片天空看上去满目疮痍。

  天空,在哀鸣。

  这番异象,自然引起了唐街四周大批人众的注意。

  “……肖林。”

  沧海明珠之上,【贪豕】背着双手,望着云层深处,眼神深邃,如无底之渊。

  “大人,这肖林的出现,也是您一手安排的?”墨蛇垂首立于其后,面色苍白地说道。

  “当然。”【贪豕】撇了他一眼,淡淡说道:“【幻猴】的消息,我第一时间便告知了肖林,像他这样的疯子,是最有可能杀死吕毅的。”

  “大人英明!”墨蛇恭敬说道。

  然而他低垂的眼眸中,却是闪过一丝疑惑。

  他隐隐感觉,大人在提到肖林时,语气有些异常,其中有怀念,也有感慨,还有一些无法用言语描述的东西,或者说,他无法明白的东西。

  然而作为下属,他自然不敢多问。

  就在这时,【贪豕】似是感觉到了什么,赞叹道:“真不愧是绕指柔剑锦少游。”

  天空中,一道黑色刀气剖开大片云层,出现在半空,仿佛高悬起一轮黑月,然而下一瞬间,一道螺旋指劲倏地破开云层,挟裹着大量云团,如龙卷风一般径直落在黑色刀气上,将其摧枯拉朽地绞成了粉碎。

  云端之上,陡然响起一声闷哼。

  紧接着,一道身影就像是陨石一般,从云层中坠落而下!

  这道身影,正是肖林。

  就在肖林马上要砸到地面上时,他的身子突然一顿,下坠速度骤减,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托在背后,他在空中翻身而降,稳稳地落在了地面上。

  “绕指柔剑,名不虚传。”

  他微微垂首,抹掉嘴角渗出的血迹,然后露出一抹嗜血的笑容,漆黑的眼眸中,诡异的红光大作。

  “这就是你的全部实力吗?”

  锦少游身形一闪,出现在距离肖林高出数丈的地方,神情漠然地俯视着后者:“真令我失——”

  那“望”字尚未出口,他心头忽然掠过一抹微栗,身形闪动,整个人倏地向左横移而出,下一霎那,一道泛着红芒的黑色刀气从他身侧猛然掠过,飞向后方的一座高楼。

  这座高楼被这刀气扫过,斜斜地从中断作两截,然后倾倒崩塌,发出轰隆隆的巨大声响。

  好快的一刀!

  锦少游的神情终于凝重起来,目光一斜,他看到自己耳边的几十根白发断作两截,随风飞舞飘扬,转眼消失不见。

  “这一刀……可还满意?”

  缓缓抬起头,肖林露出一双殷虹如血的眼睛,他的额头上,突然多出了一个小小的凸起物,那是……一个角!

  一个黑色的独角!

  “这是……”锦少游望着肖林,眼中闪过一丝震骇的神色,惊呼道:“【觉醒】,魔化?”

  “没错。”肖林嘴角勾起一抹噬血的冷笑,“正是魔化。”

  “原来如此。难怪狂傲如玄后,会收你为徒。”

  锦少游长叹一声,然后眉头一挑,说道:“我突然很好奇。”

  肖林双眼微眯:“好奇什么?”

  “黄金时代。”

  锦少游说道:“老夫虽然退隐多时,却也时常听闻,七十年前的黄金时代,足以媲美一千四百年前那群星闪烁、百花盛开的修炼盛世。”

  肖林眉头微微一蹙:“你到底想说什么?”

  锦少游微笑道:“如果我没有记错,你肖林,便是黄金时代的一员。”

  肖林冷冷说道:“是又如何?”

  “十五年未见,你肖林已经拥有了这种实力。”老人感慨道:“那么黄金时代中最耀眼的那五人,又会强大到什么程度?老夫可真想见识一下啊。”

  听到这一番话,肖林脸色一沉,眸子里的血红光芒越加骇人起来。

  沉默片刻,他冷冷一笑:“他们现在有多强,我不知道,也不关心,你若是真感兴趣,改日登门拜访他们便是,现在……”

  “那啥,不用改日了。”一个慵懒的声音突然打断了肖林的话语。

  肖林和锦少游都是一怔,旋即抬头看向高空。

  映入两人眼帘的,是一把悬浮在空中的剑。

  这把剑很长,约有七尺左右,长度甚至可以和正常男子的身高媲美。

  这把剑也很美。

  指的并不是它的外观,因为这把剑样式普通,造型上并没有任何出彩之处。

  美,指的是它的颜色。

  黑色,这是一把通体黑色的长剑。

  然而这种黑色,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它比黎明到来前的夜空还要深邃,比普照大地的圣光还要纯净,比一眼看不见底的万丈深渊还要神秘。

  这种黑色深沉而浓烈,庄严而大气,凝重而幽暗,一眼望去,便会被它深深地吸引住。

  然而肖林和锦少游只看了一眼,便转移了视线。

  并不是因为这把黑色长剑不够吸引他们,而是因为那盘膝坐于剑上,以手支颐的男子,更让两人为之侧目。

  这是一个白衣银发的男子,男子的容貌虽然不算出众,甚至可以用平凡来形容,但是眉宇间却有一种超然物外的淡然与平静,而在那一双烁亮如辰的眸子中,更是有着一种别样的神采,其内透着些许正气,些许邪气,以及一丝慵懒,配上那飘逸的银发,使他整个人都有一种难以捉摸、高深莫测的感觉。

  视线落在肖林身上,男子嘴角缓缓扬起着一抹洒脱的微笑。

  “好久不见了。”

  “小肖肖。”

  “他怎么会在这里!”看着突然现身的白衣人,【贪豕】眼中闪过一丝震骇。

  “大人,他是?”墨蛇有些疑惑地问道,这是他第一次见【贪豕】如此吃惊。

  【贪豕】沉默片刻,念出一句诗。

  “他日倚剑对酒,天地无我逍遥。”

  墨蛇如遭雷击,他浑身一震,失声道:“是...是他!”

  “正是他。”【贪豕】兀自点了点头。

  “神州大陆,五照天之一。”

  “白衣侠魁。”

  “庄天歌!”

  “庄...庄天歌?!”

  望着天空中盘膝坐于剑上的男子,肖林的表情骤然僵住了。

  “小肖肖,我们多久没见了?”

  庄天歌稍稍抬颔,想了想,对着肖林微微一笑:“大概有...二十年了吧。”

  肖林却像没听见一样。

  此时此刻,这个冷酷疯狂地男人竟面色惨白,身子抖得如秋风中的落叶,眼中的嗜血红芒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无可言说的巨大恐惧。

  下一刻,他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而后转过身,头也不回的朝着远处急掠,几下子便消失在了天空另一端。

  几乎在同一时间,地面上陡然升起几十道颜色不一的长虹,紧随肖林而去,仿佛是一道又一道流星划过天际。

  “喂...”

  庄天歌呆呆地张着嘴巴,好半晌都没有合拢。

  “当年你这是把人欺负成什么样了啊...”

  锦少游看着肖林消失的方向,又看了一眼庄天歌,脸色十分古怪。

  没想到自己与肖林的较量,会以这种莫名其妙的方式落幕。

  “我不是,我没有、你别乱说...”庄天歌摊了摊手,一脸无辜,“我只是想来...叙叙旧啊。”

  挠了挠头,看着锦少游道:“之前就听说过绕指柔剑的大名,没想到今天有幸,能在这里见到前辈。”

  “武道修行,达者为先,有幸的应该是我。”老人摇头一笑,视线落在庄天歌膝下的黑色长剑上,他蓦然想起一件事。

  五十年前发生的一桩盗窃案轰动了整个始源星。

  一个人族小伙孤身前往魔族所在的魔渊,盗走了魔族圣地中的一把神兵。

  那把神兵在神州大陆剑谱上排名第二。

  剑名,君不见。

  因为这把“君不见”,魔族违反了四族契约,时隔1000多年,重临神州大陆!

  一时间八方云动,所有人都以为第三次神州大战在所难免了。

  然而令人感到诡异的是,魔族并没有以此为由,发动对人族的战争,而是在重临神州大陆的第三天,悄然退回了魔渊。

  没有人知道这是为什么。

  但是所有人都记住了那个偷走“君不见”的年轻人。

  而他也因为这一次大事件有了一个称号----白衣侠盗。

  很多年以后,年轻人与四位武学天才,成为了神州大陆上赫赫有名的“五照天。”

  因此人们对他有了新的称呼。

  白衣侠魁,庄天歌。

  “这把剑,就是君不见吗。”锦少游有些好奇地问道。

  “正是。”庄天歌点点头,“我一般都叫它小黑。”


  (https://www.uxiaoshuo.cc/15928/15928431/97665816.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