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小说 > 人在漫威开店,刚成毁灭日 > 第一百一十一章

第一百一十一章


  “倔得像头赤炎牛一样。”看着这一幕,秦老笑了起来,“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叛逆吗?”

  话音落下,他手指微微向下一压,下一刻,六倍重力骤然降临!

  一瞬间。

  真的只是一瞬间,楚清眼前一黑,昏厥了过去。

  下一瞬间,他又立刻被无法用言语形容的剧痛给唤醒了!

  醒来的一刹那,他感到大脑在轰鸣,骨骼在哀嚎,心脏更是膨胀得像要炸开一般!

  不,不对!

  楚清惊骇地意识到……心脏,真的要炸开了!

  我……我要死了?

  这个念头才刚刚浮现出脑海,他忽然感到身体一轻——压在他身上的那座无形大山,消失了。

  下一刻,楚清猛地捂住胸口,拼命地呼吸空气。

  “我还活着,我还活着……”

  感受到心脏的跳动,他浑身微颤地如是喃喃道。

  来到这个世界后,他经历过许多危险,比如罗天,又比如韩邢厉和赤血战猿,然而他从来没有像刚才那样,如此靠近死亡!

  他知道,如果方才秦老没有及时撤掉重力,自己就真的一命呜呼了。

  “楚清。”

  不知道何时,秦老已经站在了他的身前,负着双手,看着他淡淡说道:“第一堂课感觉怎么样?”

  楚清抬起头,微微一怔:“第一堂课?”

  秦老点点头,说道:“我不是说了吗,通过第二条红线,就有资格接受我的指导,所以第一堂课,从刚才就开始了。”

  他撇过头,指着第四条红线,意味深长地说道:“其实第四条红线,就是终点线。”

  “什么!”楚清浑身一震,眼中闪过一抹不可置信的神色,“那……那这第五条?”

  “我问你一个问题。”秦老神情严肃道:“你觉得你自己有能力通过第五条红线吗?”

  “我...”楚清迟疑片刻,摇了摇头,“应该不可能。”

  “哦?原来你知道啊。”秦老微嘲道:“那你为什么还要继续测试?”

  “因为...”楚清苦笑道:“因为我觉得自己能够办到。”

  “但事实上,你根本就办不到。”

  秦老耸耸肩,认真道:“对自己有信心,确实是一件好事,但是你明明已经察觉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为什还不停下来?”

  他微微一顿,继续道:“我能从你眼中,看到那种热切的渴望,渴望变强,渴望挑战自身的极限,渴望成为一个强大的武者。”

  “但这些都不能作为你逞能的理由。”

  “所以这第一堂课,就是老夫向告诉你的。”

  “作为一个武者,永远不要逞能。”

  “而这,也是第五根红线的作用。”

  字字珠玑,楚清沉默下来。

  他很清楚,秦老说的十分正确。

  自己真的在逞能。

  但是...

  但是!

  “谢谢秦老。”

  抬起头,楚清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这堂课我收获颇丰,不过...”

  “不过什么?”秦老眉头微微一蹙。

  “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会爬向第五条红线!”楚清面色坚定道。

  秦老神情微微一滞。

  他想起三年前,也有一个少年对自己说过类似这样的话。

  此时此刻,恰如彼时彼刻。

  老人仰起头,哈哈大笑起来。

  “为什么?”

  楚清同样笑了起来,看着老人,眉眼飞扬。

  “因为我是...”

  “年轻人啊!”

  测试完的第二天,楚清又来到兵器馆,拜会秦老。

  “在学习源枪之前,你要先进行为期一个月的体能训练。”秦老看着满脸期待的楚清,“枪斗术是一个极其消耗体力和源质的战斗技巧,因此没有一个好的体魄与耐力,就算学会了也无法在实战中运用。”

  “来,把你的【觉醒】展示出来让老夫看看。”秦老捋着花白的胡子,对楚清道。

  闻言,楚清掀起右臂的衣袖,紧接着一股难言炽烈的灰色火焰倏地燃起,烧起的地方出现了华丽精致的花纹,直至蔓延到整条右臂。

  瑰丽剔透的长剑不知何时凝化在楚清手中,闪烁着冰冷残忍的光。

  “啧啧,真是稀奇。”秦老戴上一副老花镜,看着楚清的右臂,“昨天测试的时候,我还以为你的【觉醒】是体藏系,不然不可能那么快适应重力突变的冲击。”

  “但没想到,竟然是变化莫测的奇诡系。”

  “它叫什么名字?”秦老好奇问道。

  “我刚刚觉醒时,好像有声音冥冥之中在我耳边响起,”楚清道,“说它叫万应王·禁造之手。”

  “是一个完全陌生的【觉醒】。”秦老点点头,“不过看起来战力十分强悍,你小子怎么运气这么好。”

  “嘿嘿,我也觉得是。”楚清收起【觉醒】,挠头笑笑。

  “行了别臭屁了,”秦老扔给他一张纸,“这上面是你每天的训练,现在开始做吧。”

  不管怎样,楚清的训练生活,算是正式开始了。

  可第一天他便有了前世军训时那种痛不欲生的感觉。

  早上六点,第一项训练:跑步。

  在空旷的大厅中,两倍的重力环境,不使用源质,长达一万米的变速跑!

  而这只是热身运动。

  七点半开始,蛙跳五千米!

  八点,卧推一百组,每组十次。

  八点半,早餐。

  九点,右手俯卧撑五十组,每组十次。

  十点,左手俯卧撑五十组,每组十次。

  十一点....

  十二点....

  下午一点半,最后一项训练,深蹲五十组,每组二十次。

  以上这些只是秦老给他布置的基础训练。

  然而直到下午三点,楚清才堪堪完成了训练量的一半。

  “这效率有点差啊。”看着一头栽倒在地,气喘如牛的楚清,秦老悠闲地抿了口茶,淡淡道。

  “您老人家说得倒轻巧...”听着老人略显嘲讽的语气,楚清嘴角一阵抽搐。

  这一系列的项目,都是在两倍重力环境下进行的,相当于扛着一座无形的小山!

  而且不管是跑步,蛙跳还是深蹲,都是大量重复性的训练,这样的训练会让全身肌肉超负荷运作,其中消耗的力量,也就大幅度增加了。

  “老夫年轻的时候,这些训练量,一个小时的功夫就能完成。”秦老眼中闪过一抹得意,悠然说道。

  楚清扯了扯嘴角,忍不住嘟哝一句:“您年轻的时候肯定是键盘侠。”

  躺在地上喘了半天,他才艰难爬起身,转过头继续开始自己的训练。

  ......

  下午五点一刻。

  “498...499...500!”

  “完成!”

  做完最后一个深蹲,楚清大吼一声,张开手臂,任由身子直挺挺地向后倒去,啪嗒一声,汗水飞溅,在四周砸出了一个巨大的人形。

  “呼...呼...”

  躺在地上,楚清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像是一头额潜在海岸边的鲸鱼。

  看着筋疲力尽的楚清,秦老微微一笑,“现在你再运转源质试试?”

  运转源质?

  楚清微微一怔,随即点点头,沉心静气,开始运作体内的源质。

  “怎...怎么回事?”

  诡异的事情发生了,楚清惊骇地发现,源质漫入四肢百骸后,身体各处酸胀麻痛的感觉,竟是以一种惊人的速度消失,与此同时,训练师积累的疲劳感,也在渐渐退去,浑身上下有一种暖洋洋的感觉。

  秦老淡淡道:“源质的其中一个能力,便是滋养武者的身体,增强肉体强度。”

  “但是这个过程,是十分缓慢的。”

  “不过当身体到达极限后,能量过度消耗会使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去主动寻求源质的滋养,身体吸收源质的速度和恢复能力,自然也就大大加强了。”

  楚清的眼睛变得明亮起来。

  “等到你哪天能够按时完成这些基础训练,我就将承诺的武技和身法交给你,”秦老摆摆手,“今天就到这吧,明天继续。”

  “好。”

  楚清点点头,然后站起身对着秦老微微躬身,便准备离去。

  “等一下!”秦老突然叫住了他。

  “嗯?”

  “你说的那个...键盘侠...他厉害吗?”

  楚清:“......”

  “他不是厉不厉害的问题,他是那种...就是夸您老人家少年时风华正茂的意思。”

  说完,他一溜烟地跑下了楼。

  “原来如此。”

  苦况的兵器馆第五层,老人摩挲着下巴,自言自语道:“现在年轻人的流行语可真是奇怪。”

  “不过还挺有意思。”

  “嗯,下次天歌来得问问他。”

  ......

  第二日,下午四点三刻,楚清完成了所有的基础训练。

  第三日,下午四点半,训练结束。

  第四日,下午三点五十,训练结束。

  第五日……

  第六日……

  每一天,楚清都在取得巨大的进步,这种惊人的进步速度,即便是布置这些训练项目的秦老,也为之咋舌。

  终于,在第十二日,楚清第一次按时完成了所有的基础训练。

  从这一天起,他开始学习一门武技——军中杀人术!

  据秦老所言,军中杀人术,是五百年前大秦帝国第一军队——神诛军的秘传武技。这一门军中杀人术,没有花招,也没有任何繁碎的技巧,其招式,就是追求最简单地杀死对手!也就是所谓的,快!准!狠!

  军中杀人术的招式,包括头撞、口咬、拳打、脚踢、戳眼、撩阴、插肾、蹬踹、扫绊、肘击、膝顶、抓捏、压打、摔跤等,全身上下任何部位,可用则用,对手的要害部位,能打就打,每一招,每一式,都凶狠毒辣。

  在学习这门武技的过程中,楚清可谓吃尽了苦头。

  秦老坚持认为,最快掌握军中杀人术的方法,就是亲身体验一下这门武技,其实就是把楚清一顿胖揍。

  也不知道老人是有意还是无意,每次切磋,他用的最多的,就是插肾和撩阴这种断子绝孙的招式。虽然他每一次都点到即止,但是仍然把楚清吓得不轻。

  这样挨揍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十九日。这个时候的楚清,已经基本掌握了军中杀人术的招式。

  第三十天,兵器馆大厅。

  “哎哟。”

  “累了大半个月,终于能好好休息一天了。”

  躺在藤椅上,秦老抿了一口茶,舒服地叹了口气。

  一个声音突然在大厅外响起。

  “师父,你帅气无比的徒儿回来啦!”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秦老嘴角浮现出一抹笑容,微微抬眸看着快步走来的英俊少年,笑骂道:“小混蛋,对着你师父用什么敛息术!”

  这少年正是姬玄。

  走到秦老身前,姬玄微微一笑:“我这不是想给您老人家点惊喜嘛。”

  “惊喜?”秦老上下打量着他,眼睛一亮,“臭小子,这次去利维坦公国,收获不小啊。”

  “主要还是师傅教的好。”姬玄笑嘻嘻道。

  “算你小子会说话。”秦老喝了口茶,眉头微扬。

  “对了,师父!”

  姬玄从身后拿出一个小巧精致的手提箱,“您看,这就是我给小清准备的礼物。”

  缓缓打开手提箱,两把源枪正安安静静的躺在里面。

  “这是...”秦老眼中闪过一抹震惊,“看来你这人情欠大了啊。”

  “管它呢,只要小清用得顺手就行。”姬玄耸耸肩,“至于韩枫,我救他命那人情他还没还完呢。”

  “韩枫·阿萨辛?”秦老笑道:“他今年也在天骄榜上吧。”

  “运气好罢了。”姬玄嘟哝一声,然后抬起头看了一眼。

  “师父,小清在练什么呢?”

  “身法。”

  “是那个身法?”

  “自然。”

  “看来您嘴上说着不愿意,心里不还挺看好人家的嘛。”姬玄一脸坏笑道。

  “老夫平生就两套身法,一攻一防,一套给你,一套传给他,我这辈子也就没什么遗憾了。以后的路你俩还要相互搀扶着走。”秦老笑道,“等你们两个将各自身法练到大成,到时联手对敌,不说举世无双,天下无敌应该是有的。”

  “还有,”秦老看向姬玄,似笑非笑,“那小子知道给我买早饭。”

  “咳咳,师父,我马上给您去买。”还沉浸在日后复仇大业的姬玄瞬间清醒,讪讪笑着跑出去买早饭了。

  空旷的第五层大厅中,楚清低垂着头,目不转睛地盯着地面。

  大厅的地面中央,五条红线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许多小点,星罗密布,仿佛夜晚的星空。


  (https://www.uxiaoshuo.cc/15928/15928431/97661710.html)


1秒记住U小说:www.uxiaoshuo.cc。手机版阅读网址:m.uxiaoshuo.cc